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八二章 玄冥离影((有奖竞猜)

第三八二章 玄冥离影((有奖竞猜)

    为回馈书友,开荒在书评区设置了几个有奖情节竞猜,欢迎每一位看到这一段的书友参与币奖励)

    以上不占章节字数

    “庄无道,离尘宗庄无道,你是颖才榜第二十六位的那个庄无道?”

    那燕狂人总算是反应了过来,而后第一时间就倒吸了一口寒气。

    “原来就是你,怪不得方才的手段,那般的高明。我老燕也遇到过一些颖才榜上的人物,其中就有两个排名四百的筑基修士,不过却被我打趴下了,也远不如你——”

    话还未说完,燕狂人就见前面的庄无道,已在白雾中不见了身影。他下意识的想要前追,肩侧却忽的一道弧形的光影山过。无声无息,就把燕狂人的半边头发,割裂了下来。

    燕狂人顿时止步,满头的冷汗。知晓这是禁湖宫内的空间禁法,再次启动。只有身拥‘禁湖圣印,之人,才能在这里行走自如。

    不过——燕狂人咧了咧唇,拍着自己额头,眸中异色微闪。

    这个人,真有些意思——

    无独有偶,此时在庄无道的心念内,云儿的声音,又轻笑着道:“这个燕狂人,好生有趣。”

    “外似憨厚直率,不过也非是没有心机,不知内里怎么样。”

    庄无道神情淡淡的评价,对于这萍水相逢之人,并不放在心上,也未有与之深交之意。

    “剑主是看他的为人么?我却是看他的修为,实力真的不弱,无论道体还是功法秘术,都不在那方孝儒与司马云天几人之下。不对,可能还要更远在那三人之上。真不知这位,到底是得了什么传承。”

    “可这与我何于?”

    庄无道依然不在意,这燕狂人非敌非友,何必浪费心力去关注。若然与他为敌,那就灭杀了便是

    至于友,知人知面不知心,若不能有十年二十年以上的交往,怕是难知一人本性。

    云儿‘嘿,了一声,没了言语,又把意念缩了回去,不再冒头。

    庄无道也凝神扫望四周,眼下的当务之急,就是先寻到智渊与燕鼎天二人。这两位是从南面的断浪殿过来,此刻也不知到何处了。

    在这死灵迷雾之地,几人想要汇合在一处,怕是要颇费些功夫。

    然而还没等庄无道为这件事头疼,就见一只蓝光闪耀的纸鹤,从远处疾飞而来。

    须臾间就至眼前,绕着庄无道翩翩飞舞。

    庄无道哑然失笑,知晓这必定是燕鼎天的手段。随着这纸鹤一路前行,走了大概五六里地,片刻时光,果然就见燕鼎天与智渊二人,正等在那里。

    不过智渊还好,燕鼎天的气色,却不大好看:“这次来的金丹修士,有些多了。之前在入口的时候,怎么就没见到?”

    “贫僧倒是猜到了几分,这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这禁湖宫内,若真如燕兄所言,有通往真正离寒天境的途径,又怎可能瞒得住?”

    智渊神情淡淡,对得失却是看得极淡:“不是还有禁湖圣印?你我三人已据先机,在这云海殿内各处,都可畅通无阻。那些金丹修士强则强矣,这点却又远不如我等。真要战起来,也不是没有胜算。再说我等,也不是为那云海正殿与离寒天境而来,金丹来的再多,也与你我三人没甚关系。”

    “话虽如此——”燕鼎天依然是眉头紧皱:“可毕竟是多出了几分变数,并不在我意料之中。”

    “变数么?”

    智渊笑了笑:“然而燕兄谋划此事,似已非一日,事前也必然考虑过变数存在,如何应对吧?”

    “确实还有点备用的手段,不过——”

    燕鼎天话未说话,庄无道就忽然开口道:“我观那法智司马云天二人,似都有恙在身。”

    “嗯?有恙?庄兄之言,到底意为何指o”

    燕兄颇是奇怪:“是指他们身上,有暗伤在身?”

    他知晓庄无道也擅长医道,而且造诣极其高超。不过语中仅只是好奇而已,并无什么喜意。他们来这禁湖宫的目的,与法智司马云天二人迥异,双方已没什么利益冲突。

    “不是伤,而是咒,这二人应该是在禁湖宫西面,中了咒法。且还不止一人”

    那个时候,几乎所有赶至的金丹筑基修士身上,都有咒术的痕迹,只是或轻或浅而已。

    医道中的咒术部分,庄无道还没学过。之所以认出来,是恰好在离尘宗的传法十殿之内看到过。

    正是那么冥修功法《玄冥极阴录》,是一种名叫玄冥离影咒的咒术。不是什么太厉害的咒术,然而却极难查知,身中之人,也往往无法自觉。

    “咒术?”智渊眉头微凝。他佛法高深,刚才却未能察觉到什么。

    “到底是何种类,有何功用?”

    “是死灵之咒,可以追踪生灵的气机所在,使人神念迟纯,对死物邪灵的感应,也会大幅度降低。平时没什么影响,不过在这死灵之地。这些人,怕是有些麻烦。只希望此处的禁法,真的已经将所有三四阶的怨魂邪煞,全数诛除了。”

    庄无道仰头看了眼照空镜,心中却是笃定了此间,必定有着高阶的邪灵存在。否则何至于会有这许多人,身中‘玄冥离影咒,?

    咒术与巫法,是这世间最诡秘邪异的法门,然而也不是随便什么人,就可以施展的。

    此处是百万年前,双方大战之地,禁阵已残存不多。应该也是离寒宫主阵,覆盖不到的所在。

    这也是为何,那赤阴城与三圣宗,会选择从此处,强行打开空间壁障之故

    别说是四阶怨灵,以这离寒天境的环境,便是五阶的邪物,也不是没有可能。

    亏得是燕鼎天,带他们从东面进来,这边并无大规模的死灵怨地。才不会身中这死灵之咒,而全无所知。

    不过眼见这二人半信半疑,庄无道也懒得再多说什么。

    “那东西与镇龙石,到底在何处?这里可用时间不多,最多只有半日。”

    “是只有一个时辰才对,三圣宗,天道盟,赤阴城筹谋之久,只会远超过庄兄你的想象。最多一个时辰,他们的元神境修士,就可以进入此处。”

    燕鼎天赫然冷笑,而后也不再废话拖延。抬手取出了一个舆盘,而后在自己手指尖处逼出了几滴精血,滴入其中。

    见在场二人,都眼中流露出疑惑之色,燕鼎天便又语气平淡的解释道:“这世间之人,只知我燕家传承数万载,是古远以来就有的世家,历经几度兴灭,而依然存世。却不知在百万年前,我大灵燕氏,也曾是那大夏皇朝的臣子。我家的几位祖宗,都是大夏的将臣。其中一人,就陨落在这离寒宫内。我说那块镇龙石,当时就在他手中。”

    庄无道微微动手,他只知大灵燕氏,早在万年之前,就已是修界的第一世家,实力并不弱于中原三圣宗多少。

    那时天下间妖邪作乱,使修界人间都哀鸿遍野。大灵燕氏也就顺天应命,趁势而起,

    却真不知这燕家,与百万年前的那大夏皇朝,还有这样的渊源。

    精血点入,那舆盘上的指针就疯狂乱转,半晌之后,才忽然定住,指向了西北面的方向。

    庄无道往那边看去,顿时心中一动。确实不是云海正殿的方向,而是云海殿后侧的一个偏殿的位置。

    三人面面相觑了一眼,也都不再耽搁。纷纷御空而起,往那舆盘所指之处疾遁而去。都有禁湖圣印在手,不惧禁法,然而此处乃死灵之地,包括修有横练霸体的庄无道在内,遁速都不敢太过放肆。

    而也就在三人,刚遁行出十里之地时,远处突然一声刺耳的惨叫。那声音尖细,就仿佛是钻入了人的皮膜之下,不断的游动着,使人毛骨悚然。

    “明王佛眼印”

    随着智渊一个手印打出,立时一只巨大的眼瞳,在他身后张开。一束金色光辉透出,直接将左侧方的灰白死雾彻底排开洞穿。

    而后三人,就见十里外,那惨叫声传来处。一个大约二旬左右的女修,竟是硬生生的将自己的双眼挖出,留下两个巨大血窟窿。整个人肌肤之下,就似有无数的虫豸钻动着。到极致时,整个人猛地爆开,炸成了一团血雾。那爆开的罡气轰鸣,使三人的耳膜几乎失聪。

    只一眨眼,这位女修就已身殒道消。而那血雾散开之后,又与那些白雾混杂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血骷髅头。在水中悬浮。冲着三人咯咯大笑着。

    “应是玄圣宗的弟子”

    燕鼎天的神情凝重,那女修虽只筑基一重楼,然而实力应当不弱。可方才根本全无反抗之力,就被阴邪所趁。

    “那应是至少三阶的邪灵无量真佛——”

    智渊一声佛号之后,手中取出了一串念珠,口中则念念有此,正是读的地狱往生经的经文,双手则结出‘不动镇祟印,。

    在这阴寒邪地,使三人的身躯之内,凭空多出了几分暖意。

    那血骷髅笑了几声,一双血瞳,阴戾的看了三人一眼,而后整个身影就在他们的眼前,渐渐的消失无踪。

    此时被明王佛眼印强行排开的死雾阴煞,又再次倒卷而回,也将三人的视线再次遮蔽。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