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八一章 散修燕某(第三更全渠道加更)

第三八一章 散修燕某(第三更全渠道加更)

    “庄兄心存防备,多半是对我飞鹄子放心不下。这句话,就当我飞鹄子没说过。那云海主殿去不得,不过偏殿周围,应该还能有些收获。飞鹄子告辞了

    说完这句,飞鹄子的人,就已到了数丈之外,再次从这桥头走下。

    庄无道则依然立在原地,微低着头,若有所思。而待得他恢复过来时,眼前就已见不到飞鹄子的身影。

    明明这云海殿五里方圆之地,都在他眼皮地下,飞鹄子却偏偏不见了踪迹

    不止是他,就连之前那些往云海殿深处奔去的金丹修士,也是一样。

    而西面烈阳殿的白玉石桥之后,还有更多人人影,争先恐后的往云海殿疾奔而至。

    这却已非是金丹修士,都是一些普通的筑基径。说‘普通,其实绝不普通,能够进入第三层,在这一层完成筑基的修士。都是天一界中,天资绝顶之辈。这里指的‘普通其实只是相较那几十位金丹修士而言。

    这些人之前也同样被拦在了外四殿,只有当禁法解除之后,才能进入此间

    庄无道没去理会,直接就在意念里询问道:“云儿,要想解除羽蛇死咒,有没有可能以煞解咒?”

    “以煞解咒,剑主为何会这么想?”听云儿的语气,明显是兴致颇佳。

    “确实是有这种方法,不过剑主你,到底是如何想到的?”

    “是那位绝轩道人。”

    庄无道一声苦笑,他这是联想到了宇文元州。既然能以毒攻毒,那么以煞解咒,也不是什么无法想象之事。

    “我想知道,这死灵之地,有什么东西可助羽旭玄压制羽蛇死咒?”

    “举一反三么?剑主确是聪慧过人。”

    云儿语含赞意。而后思索着道:“以煞解咒之法,有十数种之多,不过都有着极大隐患。而与死灵之地有关的,就只有两类。一种是‘玄阴灵煞就生于死灵之地,往往在高阶煞魂体内蕴育。不过这里的死灵之地,死气的品阶不足,不足以产生。至于另一种——”

    云儿的语气微顿道:“那是一种名叫‘紫心菇,的四阶灵物,死煞郁结,凝为紫心。是以煞克咒之法中,隐患最大的一种。固然能化解羽蛇死咒,也很难再复发。不过那羽旭玄的修为,一生都再难有寸进了,且寿元也会被缩短至少百载。你服用过‘冥狱腐魔参,与‘冥海九窍石应该知晓这种冥死灵物的厉害。”

    冥死类灵珍的厉害,庄无道自然是深有体会。若非是已入了筑基境,他现在至多只能活到六十岁。

    “紫心菇,这种解除羽蛇死咒的方法,是否很常见?在这死灵之地是不是很难寻?可有办法,预知‘紫心菇,的生长之地?”

    “不是很常见,知晓之人少而又少。毕竟这羽蛇死咒,以佛法道术就可破除。天仙界中,只有些魔道修士,寻不到擅长解咒的羽士高僧为其出手化解。就会用紫心菇来解咒。后患虽是大了些,可至少能保住性命,也能彻底解除羽蛇死咒的祸患,是一次断根的方法。不过这毕竟是偏门之法,又是属咒术这一部。剑主你医道入门后专攻毒煞,没必要学这些,故而我从未曾提及。至于‘紫心菇,的生长之地,至少我是难以预知。只能从‘紫心菇,大致的生长环境,稍加推测。”

    “换而言之,别人即便知道羽旭玄要寻找的解咒之物,就在这离寒宫内,也不可能知晓他要寻的,到底是什么。即便知道是紫心菇,也不知在哪个方位?然而我那羽师叔,又是如何知晓,这里有紫心菇存在?”

    庄无道眯起了眼,遥遥看向了远方,那飞鹄子离去的方向。而也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一个焦急无比的粗宏嗓音。

    “进又不进,退又不退,是何道理?别站在这里拦路可好?给我走开”

    随音而至,是一股至少三百象的巨力,向他所立之地冲卷而来。

    庄无道从沉思中蓦然惊醒,旋即就暗暗意外,除了他们这几人,居然还有人从禁湖宫东面过来?

    那劲风已至,庄无道依然立定在原地不动。施展乾坤挪移的法门,在那人罡力临身之前,一缩一震,就将打来的巨力,全数反震了回去。

    “嗯?”

    那人一声闷哼,撤步数尺,退回了桥外。庄无道回过头,只见是一个面貌粗犷,满脸须发的汉子。右边的衣袖,已被震成了粉碎。

    方才此人,就是以这袖袍挥舞,试图将庄无道从这桥头处排开。却在乾坤挪移的反震之力作用下,吃了些小亏。

    “你这人,用的是什么邪法o为何定要阻住道路?”

    庄无道却没再理会,径自往前方那云海殿行去。若非看这人,并未心存杀意,出手时还留着余地,只是想把他桥上推下。而自己也确实理亏,方才就绝不会只是将这人震退那么简单而已。

    堪堪垮过了石桥,庄无道就觉眼前陡然一阔。眼前的世界,陡然增大了近乎十倍

    远处那座云海圣殿也是一样,在石桥对面看着,大小与内外四殿大小相仿的。可当他跨过桥后,却在他视野里,猛然增大,更显恢宏。

    还有那些随着水中暗潮,荡漾不休的海草丛内,无数的尸骸,纷纷暴露了出来。

    一眼望去,光是庄无道视野之内,就有不下千具。不过其中,大多都是筑基境的遗骨。

    无数戾煞之气的沉积于此,浓度甚至还超越了四象殿外。

    这也就是智渊口中,所言的死灵之地了。整个云海圣殿周围,所有的湖水,都蒙上了一层灰白之气,仿佛浓雾一般。

    “——果然是芥子纳须弥外面看是五里之地,其实却是五十里方圆。”

    庄无道彻底愣住,这是何等奇妙的术法?将南北五十里的地域,强行压缩成了五里方圆,然后再将之与禁湖宫的其他地域,拼凑了在一起。

    这离寒宫,对空间道法的运用,简直就是神乎其技

    这就是合道练虚境修士之能?那么真正的仙人,又会是怎样?

    说来也怪,庄无道在白玉石桥上的时候,还能看见西面烈阳殿的情景。那些个金丹与空间裂隙,也都尽在眼前。

    然而当他一过了白玉桥,就再无法望见那远处的烈阳殿羽衣殿。眼前都被一层灰蒙蒙的薄雾阻挡。颇有一种‘云深不知处,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感觉。

    这又是刂见障与第二层的情形差不多,效果却更强。而且此处,更弥漫着死气煞力,远比二层与禁湖宫外,要危险得多。

    庄无道轻吐了口气,提起了心神防备。哪怕是有‘禁湖圣印,在手,在这里也不能不小心警惕。

    天空中那轮如月般的青铜古镜,忽的又紫光大方。千万条紫色的灵符,再次如瀑如帘般垂卷而下。浩大的紫芒,再次将整个禁湖宫,都全部笼罩在内。

    先前暂时开放的禁法,又一片片的恢复。尤其是后面那座白玉石桥,又再次与周围的空间,分割脱离。

    “好险总算过来了,差点就被拦在了外面——”

    那粗犷大汉,此刻也冲下了石桥,满脸的侥幸之色,而后又对着庄无道的背影一声闷哼。

    “你这人本事不错,功法怪异得很。方才我出手你也不恼,也没反击,想来人品还不错。可方才为何要拦住石桥,不让人过去?我喊了几声都不应?”

    见庄无道身躯浮在水中前行,根本没搭理的意思,人影也快消失在那灰白浓雾之中。

    粗犷大汉的眼神,更为不满:“我这是瞧不起人?我姓燕,名狂人,一介散修,你给我记住了,迟早有一日,我要把你们这些名门大派的弟子踩在脚下,可敢留个下姓名?”

    庄无道愕然,心忖道怎么这又是散修,又是姓燕?燕狂人,难道也是大灵国的一位皇子,燕鼎天的兄弟不成?

    可听此人对名门大派满腹抱怨的口气,又不太像。

    庄无道不由顿足,仔细回思,自己的姿态,确实有些不妥。尽管他并无有轻视之意,只是不愿在这时候再与这人打交道而已。可看在别人的眼内,却未必就是如此。

    微摇了摇头,庄无道还是回过身,语含歉意道:“刚才对不住,我只是在桥上想些事情,有些失神了。我名庄无道,离尘宗弟子。燕狂人可对?你的姓名,我也记下了,告辞”

    那粗犷大汉却一阵发呆,似没想到,庄无道还会转过头来向他道歉。

    庄无道倒是有几分理解,一般散修的地位极低。似北堂古月家这样的地方豪族,或者那些入了类似‘天道盟,之类散修盟会的修士,情况还好。其他无根底的修士,真是任人欺凌宰割。

    名门大派的弟子,往往一言不合,或者仅仅只瞧不顺眼,就可让这些修士走投无路,身死道消。

    所以他也佩服此人,明明知他实力不俗,在宗门内地位定然不低,也依然敢说出这番话。

    光是这胆量,就使人佩服。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