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八零章 金丹群聚
    庄无道默然无语,忖道这就是赤阴城,借羽云琴‘太阴清体,之名,召集天下间最具天资的练气境界修士汇聚,又开放离寒宫遗址之因么?

    ——的确是用心良苦了对面的云海殿内,多半就有着通往第四层的入口

    是万年之前,汇聚整个天一修界数十万修士,在离寒天境中强行打通的入口

    从此之后,不止是二层三层,便是真正的离寒天境,也都将畅通无阻了吧

    与中原三圣宗抗争了数千年的赤阴城,也终于肯低头妥协了么?

    只是这些位元神真人,唯一没有料想的,就是那真正离寒天境之内,还有着一口以合道修士精血神魂浇灌的神灭诛绝之剑!

    哪怕经万年,这口神灭诛绝之剑,也依然非是合道之下,可以抗衡!

    在云儿的口中,这口剑如今,甚至有着可以与归元境比肩的实力

    这么想着,庄无道已是真正萌生了退意。《七杀无妄剑诀》已到手,而眼前那云海殿,已无他所需之物。

    再进入那第四层,根本就是自寻死路——死路o不对

    庄无道眉头皱起,直觉的感到有些不妥。然而到底不妥在何处,却又说不出来。那几处空间裂隙,不断的增扩着。不过要想彻底打通,明显还需一段时日。

    那照空镜彻底收敛了紫光,却另有几束光影一一罩下,同时在庄无道,以及桥头上的几人身上,各自显化出了一个半月形的符印。

    “这应该就是禁湖圣印,只有能进入内四殿之人才能获得,也才有资格,争夺云海圣子之位。只需有这圣印在手,就不用畏惧这禁湖宫内才还残存的禁法。”

    那飞鹄子说话时,已发现庄无道的异常,奇怪的回过身道:“庄师弟在思量何事?这里照空境禁制放开的时间有限,最多半刻钟就会重启。我等已入筑基境,不能再入二层三层,要想回去,也就只有从此处离开了。”

    庄无道不置可否,看着自己的左手。他身上出现的‘禁湖圣印就位在左手手心处。那是由数把细小的光符汇聚而成,恰好呈半月形状。就这么贴在肌肤表层,并未侵入他的肌体之内。

    这圣印在他手心显化之时,他体外的磁元罡气,竟毫无作用,完全不能阻拦。

    而当神念探查感应时,亦无所得。‘圣印,明明就他在手,灵念却感应不到。

    只隐隐感觉自己的气机,与上方处的照空镜,有了莫名的联系。

    这应该就是燕鼎天所言的‘先机,了,持这‘禁湖圣印的确是可避过此处绝大多数的禁法。只因这半月符印,已经使他们,与禁湖宫这座阵法,气机言为一体。既然是自己人,也就不用再担心被禁湖宫禁法所伤。

    略略思忖了一番之后,庄无道还是走上了白玉石桥。

    要想从封灵之地回归,其实并不止这里一个方法。然而有现成的途径可走,他也用不着异于旁人。

    更何况,他还答应过燕鼎天,要为他夺取那枚钅镇龙石,。倒不是他庄无道有多守诺,再怎么守信重义,也不会拿性命为别人去拼。

    一则是燕鼎天所说的灵物,依然让他动心。二则是有‘禁湖圣印,在手,在那云海殿中,他应可畅通无阻。取得镇龙石以及那件东西的希望,远强过他

    庄无道堪堪走到了石桥中央,飞鹄子已是从白玉石桥的另一端走下。然后飞鹄子整个人,就在庄无道视野中,缩小了整整十倍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巴掌大的小人。

    “这莫非是,亭户纳千里?”

    也就在他发呆之时,远方数十道气机,蓦然在庄无道的灵觉感应之中显现

    大多都是从西面而来,都动作迅捷之至,须臾间就陆续疾穿过内外殿。又越过了后方白玉石桥,紧随在那法智与司马云天几人之后,进入到着禁湖宫的最核心区域。

    每一人的气机,都使庄无道心神微凛。其中竟无一位,修为在筑基中期之下。

    其中之一,庄无道居然还认得。正是当日与他争夺龙须菩提,又在第二层那石殿中,与方孝儒等人联手的那位蒙面金丹。

    “居然是芥子纳须弥之术,里面的云海殿,至少比外面看起来要大十倍。诶?都是金丹境么——”

    飞鹄子明显也吃了一惊,重新退回石桥之上,随即就被西面的动静惊动。远远的往那边望了一眼,而后是满眼无奈之色:“居然有这许多,看来后面的云海殿,是没你我什么事了。”

    庄无道面色凝重的微微颔首,心中深以为然。这些金丹修士,之前忧惧被禁湖宫的禁制诛杀,都停在外四殿,不敢闯入。直到此刻,照空镜的禁法消失,这些人方才现身,趁机而入。

    所图谋的,无非就是禁湖宫内,价值难以计量的千古遗珍,还有那真正的离寒天镜。

    这个时候,他们若还看不清风头,收敛贪欲。只会在这些金丹修士的争斗中,被碾得粉身碎骨

    从这漩涡风暴中迅速抽身,才是最上上之策。若非是那几道空间裂隙,都在西面的桥头,燕鼎天所需的那枚镇龙石,也不在云海正殿。他差一点就生出,立时掉过头,远离此间的念头。

    庄无道更隐隐可觉,几道杀机凌厉的视线,自他身上掠过。其中之一,自然是那位使用赤阴奔雷二十四剑的蒙面金丹。

    另几人,容貌却有些陌生。然而目光在他身上掠过时,都是利如刀锋,含着阴冷之意。

    庄无道不用想,就知这几人,多半就是来自中原三圣宗的金丹修士无疑。范围再缩小一些,那就是乾天宗的人物了。

    他将方孝儒打成重伤,不得不遁逃出这封灵之地,这些人想必也已知晓了

    庄无道却是处之泰然,并不怎么畏惧。若然是在得到第四层那些‘天地元灵,之前遇见,也还罢了,他多少会有几分忌惮。

    然而此时,庄无道的牛魔霸体与大摔碑手,都已突破入了第三重天境界。平常的手段,连他体外的磁元罡气都无法打破。而体质之强,甚至还超越这些使用筑基化身的金丹,

    即便庄无道自己,也有足够自信,可以与这些金丹修士正面抗击而不败,甚至战而胜之又更何况藏在他体中剑窍内的云儿?

    他的乾坤大挪移,最不惧的就是群战。尤其是自花接木,这式本命玄术完成之后,对借力化力的运用,已更上层楼。

    还不能说是对手越多越好,但若只这寥寥几位金丹,庄无道根本就不用在意,都可以一人视之。

    再除了剑灵与乾坤大挪移之外,他现在更另有底牌。只需不是在修为与道业上彻底压过他的对手,想来都可应付。

    可能是被庄无道自负的神态所摄,也可能是忌惮庄无道,之前在第二层以一敌六的战绩,也可能是还隔着一座云海殿,不能接触。

    包括那蒙面金丹之内,几人尽管是杀机毕露,却都只是看了他一眼,就都收回了目光。

    而四十余位金丹修士中,倒有近半人在穿过白玉石桥之后,并不往云海殿的深处行进,而是各自奔向了那西面石桥附近,那几道不断闪烁的耀眼光痕。

    或是凝神护卫在旁,或者在那光痕附近,快速着搭建法阵。

    庄无道只一看就明白,这是在布阵接引外界,准备内外一起合力,把这些空间通道,快速打通。

    而几乎每一个耀眼光痕之旁,都有着两三位金丹修士护持。以免被其他散修,或者其他的宗派,于扰阻扰。

    彼此间也是警惕防备着,气息剑拔弩张,一时间也就再无人去理会庄无道

    还有二十余金丹修士,则都是纷纷加快了遁速,冲向了云海殿的残墟。

    “那位应该是玄盈师兄,若不是他,就定然是善妙与灵玉这两位师兄中的一位。”

    飞鹄子言中所指的,正是那位蒙面金丹。他也是赤阴城的秘传弟子,进入筑基境之后,对这些金丹修士,也以师兄弟相称。

    “我离尘宗上下,都盼着羽师叔他安好,尽早化解那余蛇之毒,重震我赤阴城声威。却惟独只有这几人例外,恨不得羽师叔他越早死越好。其中最擅剑术的,就是玄盈,赤阴奔雷二十四剑使得出神入化。再其次,就是善妙与灵玉。我知庄师弟你拳法超绝,剑术通神,不过仍需小心留神——”

    说到此处,飞鹄子又不经意的问着:“不知师弟你欲取之物,可需我飞鹄子相助?”

    “这是何意?”

    庄无道皱起了眉头,眼中闪烁着寒芒。

    “师弟莫非还以为自己,能瞒得过谁?遍观赤阴城内,羽师叔他唯一能放心托付的,不过寥寥几人。其中又以庄师弟你,与赤阴城内势力并无牵扯。是忘年至交的弟子,更兼实力出众。我若是羽师叔,也唯有将那件事,托付于你

    飞鹄子摇着头,眼含哂意,径自御空而起,往前方飞去。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