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七九章 魔道修士
    这殿堂宽达三百丈,高亦有十丈之多,完全拓印下来所需的二阶兽皮与蕴元石,堪称海量。

    还有那穹顶的群星图图案,亦有百丈方圆,哪怕缺了一边一角,都有莫大的影响。

    不过庄无道在数月前收了叶真的小虚空戒,此人明显筹谋已久,其中就有不少用来印制功法的器具。而后他在方孝儒,还有四象殿那里,也搜刮到不少。庄无道手中的材料充足,就是以一人之力,要完完整整将图壁中所蕴的剑意一并保存,颇有些费功夫。

    好在还有飞鹄子,两人联手一起合力,彼此配合默契,过程倒也算轻松。用了两个时辰,才将这门‘七杀无妄剑,录制了两份,各自保存。

    而后当二人,从内门走出这星海殿时,只见眼前,又是一座一百丈的白玉石桥。

    核心处的云海殿连带周围的园林,占据了足足五里方圆,位于这小湖的中央处。

    有四条白玉石桥,与包括星海殿在内的内四殿连结。此处由照空镜洒下的紫色灵辉,更为强盛。

    当年的小湖早已与这大湖为一体,而云海殿周围的园林,则亦残破不堪。

    不过庄无道此刻注目的,却是他远远望见的那数个身影。燕鼎天、智渊、法智、司马云天,还有两位容貌陌生的年轻修士,或立在那断浪殿前,或站在了烈阳殿桥头之上。俱都是筑基初期的修为,年纪也都在二旬左右。

    庄无道看时,那边几位,以都发现他二人到来,纷纷注目。法智司马云天与他对视了一眼,瞬时火花四射,杀机隐伏,而后三人,就又不约而同,齐齐移开了目光。

    那燕鼎天则大笑这高声言道:“之前我与智渊,还说起无道你。万幸能见你安好,总算可以放心。我就说以你庄无道之能,又岂会失陷在这区区禁阵之内。”

    “劳燕兄担忧了”

    庄无道笑了笑,淡淡应了一句,又朝着智渊颔首示意,接着才又看向眼前的这座石桥,而后庄无道的眼神,就渐显凝重。

    “我与智渊,是大约一日之前到的烈阳殿。在这里,已经被阻了十多个时辰,毫无办法。”

    燕鼎说完,又瞥了那法智与司马云天一眼道:“这二人,来的还要比我更早些。至于他们在此处,呆了多久,这我就不知了。”

    一边听燕鼎说话,庄无道一边仔细观察,总算确证了自己方才的感应。确实没错。

    他与飞鹄子的眼前,看似有一座白玉石桥,可通往云海殿。可其实这座桥,根本就不存在。或者说,这座桥已不在他们所处的这一空间之内,其实是在另一时空,单独存在着。就似一副画,中间被生生的挖去了一块。

    ——这里的世界,同样已被大面积的割裂,眼前分明有着一层看不到的界限,一堵无形的墙,拦阻在前。

    不止他这里如此,恐怕那断浪殿,烈阳殿与羽衣殿,也是类似的情形。才能使法智与司马云天顿足于此,一日一夜都束手无策,不能再前进一步。

    不过看此处几人的神情姿态,都是淡定自若,并无什么忧愁之色。耐心十足的在原地等候。

    即便身侧的飞鹄子,也似乎是胸有成竹,并不试图突破,这层无行的屏障。反而眼神饶有兴致的,看向另两位年轻修士,

    “正道之中,似乎无此二人既然进入离寒宫之前,都与我等一般是练气境。估计这两位,也不在颖才榜上前三百之内。”

    飞鹄子猜测着:“身上煞力隐含,应该是魔修一脉,就不知是魔衍门,还是森罗寺的弟子。”

    魔道修士在天机碑上的评价,一向不高,不过庄无道却绝不敢小视。

    别看这二人的修为,如今与他相仿。颖才榜上的排位,可能不入前三百,甚至未曾名列榜单之上。

    然而魔门功法,入门极速,修为可突飞猛进。今日他们同为筑基初期。然而最多三五年内,这两人就可修到筑基后期。快了他们这些正道修士,不知多

    魔门功法真正的难点,是突破屏障之时。庄无道自己也是如此,进阶之前,需要以大量的时间,来纯化打磨自己的真元道力。而魔修则更需大量的法力积累,同样耗时日久。

    除此之外,魔道修行,灵根天资同样很重要,然而心志毅力的重要性还要更强过资质。金丹境是一个死关,天一界近九成的魔修,都因心志不足,在冲击金丹时折戟沉沙。也因此故,颖才榜上的魔修,大多都是垫底。

    然而只需安然度过这一关,那就前程无量。这些金丹魔修在天机碑上的排位,也会大幅度的提升,名次往往会跃居许多正道修士之前。

    而魔衍门与森罗寺,更是世间少有的几个,可以公开亮出名号,甚至盘踞一地的魔道宗门。一个地处东域,几乎与离尘宗接壤。一个则是紧临着玄圣宗,都控制有百余国度,雄霸一方。

    控制的地域虽少,然而其宗派内的元神魔修,却都不在少数。排名魔门第三的森罗寺,也有着足足六位元神。所以能在玄圣宗的眼皮地下,逍遥自在。

    不过魔门在天一诸国实力不弱,却终究不是主流,只能抱成一团取暖,苟延残喘而已。

    万年前魔修横行,然而诸多正派养精蓄势,在大灵朝崛起之后,联手一场诛魔之役。将天下魔修,诛绝扫灭了大半,才有这万年以来的天一盛世。

    庄无道同样仔细注目了这二人一眼,可除了感应这二人,的确身后魔息煞力之外,就看不出什么究竟。

    而也就在这时,最后那座羽衣殿前,也出现一个身影。却是一位二八芳华女子,手持着一口剑,一袭粉红纱裙,脸上蒙着白色面巾。肤如凝脂,气质清秀绝俗,那双寒星般的眸中,却又隐透锐气。

    望见这女子到来之后,那飞鹄子的脸上,顿时浮出了几分莫名笑意:“人总算凑齐了——”

    “凑齐?”

    庄无道挑了挑眉,不知飞鹄子之语,到底何意。不过转瞬之后,当那蒙面女子,也踏在了白玉桥的桥头之前,庄无道就已霍然明白,飞鹄子方才语中之

    整个空间,都在震颤,那上空的照空镜,更是紫光大放。瑞气千条。垂照而下。

    周围的空间封禁,迅速消弭。割裂开来的虚空,在不断的弥合。

    那白玉石桥前的无形屏障,也在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燕鼎天一定会告诉庄兄,禁湖宫内一共是有离寒宫内九门最上等的传承功法吧?确实是如此,只是云海殿的这门传承,却又与其余八种不同,据说是介于秘术与功法之间,这才是离寒宫真正的根本。离寒宫所有内四殿的圣子圣女,都有资格修习。而能顺利通过这禁湖宫内,诸般禁法之人,对空间术法的领悟与运用,往往也都能有不错的天赋。”

    天地震荡,这湖泊内暗潮四起,飞鹄子浑不在意,踏上了那白玉石阶。

    “不过离寒宫每次试炼弟子,却有一个规矩,需得内四殿的圣子圣女全数就位之后,通向云海殿的石桥才可通行。由拥有圣子与圣女资格的几人,在云海殿中再决一高下,争夺云海圣子的资格。万年之后,这些都已无意义。传说中,云海殿那门绝顶圣法,也毁在离寒宫那场灭门大劫中,早已不存——”

    远处的云海圣殿,确实只剩下了残垣断瓦,一片废墟。哪怕是由这世间最坚硬,最牢固的石材,在元神境的争斗中,也无法完整保存。未曾彻底化为齑粉,就足可见当初的离寒宫建造这座大殿时,的确是用料十足。

    此刻庄无道远远的看去,更生出一种怪异的视感。只觉里面那些事物的比例,有些不对,都似缩小了数倍一般。尤其里面生出的那些水草,显得特别的细密。可惜模模糊糊,有一层视障阻截,看不太清楚。

    然而中央的云海圣殿,仅从那残余的几段墙壁来看,除了多出了几个偏殿以及一大群配属建筑之外。那主殿无论长宽高度,又都与其他八座圣殿相仿。

    “——不过这却是我赤阴城与天道盟,还有那中原三圣宗的一个机会。只需这天下数万练气境,有八九人得入内四殿,就可使这离寒宫第三层最核心的禁制破除”

    随着飞鹄子的言语,天空中那面青铜境照下的紫色光辉,终于渐显黯淡。

    然而这云海圣殿附近,却并未就此消停,那异常的空间震荡,反而在不断的加剧。隐隐可见有六七道刺目光痕,陆续出现在了云海殿的外围。尤其是在西侧,那烈阳殿相对的桥头处。

    都是由外力破开的空间裂隙——并非是如早先四象殿前那般的空间割裂。而是来自于离寒宫外的力量,正试图强行打通与这封灵之地间的通道壁障。

    而出奇的,这禁湖宫上空处的照空镜,却对此全无反应,仿佛沉睡了也似

    是因此处的禁法,早已在万年前,就已被摧残大半了么?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