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七八章 七杀无妄(第三更全渠道加更)

第三七八章 七杀无妄(第三更全渠道加更)

    “恕无道愚笨,听不懂师兄之意——”

    “听不懂才是对的”

    那飞鹄子失笑,而后取出一张符篥,隔空托拂了过来。

    “这天下间任何禁法,都不可能完整无缺,都有破绽存在,都有空子可钻。这张符,就可助我入内。”

    说到此处时,飞鹄子又解释道:“这是寄魂托身符,这次入离寒宫之前,师尊他就有所预料,将此符赐予我手,正好用在此处。青蝇之飞,不过数武,附之骥尾,可至千里。飞鹄子灵根不如师弟,然而若师弟能允我寄魂托身,飞鹄子也可混入这星海殿内。”

    庄无道哑然,万万没想到这飞鹄子,打的是这样的主意。把手中符篥仔细验看了一番,就知飞鹄子所言不假。

    这符并不是由他来使用,飞鹄子送过来,只是让他先验看而已。

    “我这里倒是无妨,能帮忙的话自然不会袖手,不过也未必能进得了这星海殿。”

    “师弟说笑了”

    飞鹄子只当庄无道是自谦,摇着头到:“那天机碑的潜力榜上,虽无师弟你的姓名。然而天下谁人不知,那榜上第三位,就是师弟?若连你都不能通过,那这世间,怕也无人能入这内四殿了。”

    庄无道再次无语,总不可能与这飞鹄子说,他体内的灵根,其实是伪造得来?且只到三阶,那离寒宫只怕看不上眼。

    不过不管怎样,他总需尝试一二。将手中的‘寄魂托身符,递了回去,他本意是让飞鹄子慢点使用,让他试试再说。飞鹄子却直接就将这张符篥激发,顿时一道清辉,洒在二人身上。飞鹄子身周,顿时光影暗淡,气机也变得若有若无,仿佛是成为了庄无道的影子一般。

    而飞鹄子的人,也是亦步亦趋的,随在了庄无道身上。

    “师兄未免也太性急——”

    庄无道无奈,只能走向那星海殿的殿门。忖道若是他也过不去,这飞鹄子今次就是亏惨了。

    这‘寄魂托身符,本是就是四阶,术法也极其诡异,世间只怕难能寻到几枚。

    不过当庄无道走入门内,却只是感应到一泓清凉之感,流遍了全身。就好似整个人,泡在了清冷泉水之内,舒适无比。

    然而轻轻松松,就跨过了门禁,走入到了殿堂之内。浑未曾遭遇,之前在四象殿内遭遇的障碍。

    飞鹄子亦是尾随在后,依附着庄无道的身影,从门禁之外走入了进来。

    这就是‘寄魂托身符,的功效,身魂寄托,与庄无道重合。从而骗过此处的禁法,将二人错认为同一个体。

    “师弟果然是天赋超群,这星海殿不在话下”

    飞鹄子赞叹了一声,同时手中的符篥彻底燃尽化灰,而后就见庄无道正在旁边发呆,眼神怔怔,似在沉思。便又笑道:“师弟在想什么?可是有什么为难之事?这里可是令整个修行界,都垂涎有加的宝库。庄师弟不在意,我就先取了。”

    庄无道回过神,而后微微摇头:“对不住,只是有些事,感觉奇异而已。

    到底为何事奇异,庄无道却没说。转而扫视着四周,确证了此处,并无燕鼎天与智渊的身影,也无人迹。时隔七天之后,他依然是第一个,进去这星海殿之人。

    而后又看向那四面,同样有着一面面的壁画,与四象殿的情形,差相仿佛

    “这就是七杀无妄剑?”

    穹顶之上,是一片仿如真实的天幕。群星璀璨,就似星辰海洋。其中一颗,特别的耀眼。正是南斗第六,凶星七杀。

    而四面的石壁之上,则是一个穿着五彩霓裳,身形曼妙的女子,正执剑而舞。

    初看时似雕于石壁之上,只是平面的图画而已。但若人仔细端倪,就会发现这女子的身影,渐渐的灵动生活起来,那图画也转为真实立体。似真的有一女子,在眼前舞剑一般。

    那身姿动作,煞是好看,有着难以言喻的灵蕴,好似了活了过来。庄无道却觉眉心发凉,这星海殿内的四面八方,都有着一丝丝的剑意萦绕,正四面八方的朝他刺来。凌厉凶绝,只要他的精神意志稍有不支动摇,这些忄意,就似可将他整个人,彻底的撕碎。

    “也是凶名赫赫的诛仙神决”

    飞鹄子却似毫无感觉,只是以欣赏的目光,看着着四壁:“赤阴城这万年内,都在收集与离寒宫相关的前人古籍。其中有提到过。离寒宫衰落覆亡之前,当时只有金丹修为的星海圣女,以一人只剑,转战天下,连续刺杀十四位元神修士,使整个修界震怖不已。可惜,这门功法,只有身具土系灵根,以及水火二系任意一种灵根才可以修习。我赤阴城之内,估计也只有云琴师妹,才能在这七杀无妄剑上有所成就。拓印下来,她见到了不知会有所欢喜——”

    说到此处,飞鹄子笑着转身道:“庄师弟,不若你我联手如何?要完完整整把这门功法带回去,怕是有些麻烦。”

    庄无道面无表情,继续仰望着上方。知晓这里的‘七杀无妄剑关键非是四面墙壁上记录的剑式,而是这穹顶之上的星图,以及那颗七杀凶星。四面壁画,只是剑路变化。这上方的星图,却包括着完整修行之法,以及炼虚境之前,‘七杀无妄剑,能打通的十几个灵窍方位。

    一边仔细存神记忆,一边则不经意的问:“飞鹄子师兄,莫非很喜欢云琴师姐?”

    “不瞒师弟,确有几分仰慕。师妹她是仙子般的人儿,赤阴城内,哪个少年能不心生倾恋?”

    飞鹄子面上,微透苦涩之意:“不过早在得知师弟,会一起进入离寒宫之内,我就知与她已无缘分。师弟你是第一个进入第三层,这次回去之后,大概就会与师妹她结为道侣吧?我知她的心意,看不起凡夫俗子,故而不欲强求。仔细想想,也确实只有师弟你这样,天资高绝之人,才配得上云琴师妹。我如今只望师弟日后,能好生待她。”

    “是么?”

    庄无道不予置评,眼中闪过了一丝异泽,不过瞬间就又敛去无迹,恢复了常色。

    “先看看此处,你我有何收获吧。”

    这座殿堂内,除了那四面墙壁和穹顶,事关离寒宫传承,是用特殊材质砌成,依然保存着完整之外。其他比之四象殿,也好不了多少,一片狼藉。甚至可说,此处的残损,还远在外四殿之上。

    地面坑坑洼洼,中央处,甚至有个数十丈宽的深坑。还有三十余具尸首,分散在这殿内三百丈方圆的地面。

    有些是重伤而死,有些则是死于这里的空间禁法,身上也同样有着整齐光滑的创口。

    其中还有五人,身上的衣着服饰,都与四象殿内那位真元枯竭坐化之人相同。

    庄无道与飞鹄子二人分别动手,翻看了一番那些尸骸,却全无所得。

    “应该是战死之后,被他们的同伴取走。”

    飞鹄子首先放弃,庄无道则亦紧随其后收手,这里的确是找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可以想象,当时这些人,从西面攻入禁湖宫。一路突破,将内四殿的阵法核心全数摧毁之后。其中一小部分人,继续攻打外四殿。试图彻底破坏这禁湖宫内的空间禁阵。而包括所有元神修士的主力,则是把矛头转向了中央的云海主殿。

    “光是这里,战死的金丹,就有三十余人。还有些灰烬,应该是形神俱灭,此战之惨烈,真使人咋舌。”

    飞鹄子唏嘘不已,眼神遗憾。也不知是为这里陨落的几十位金丹修士,还是为自己,没能在这里收获到这些修士留下的前古遗珍。

    “我等后人,对离寒宫覆灭这一战的前后,都是从那些侥幸逃生的筑基修士留下的故纸堆得来的只言片语。却是雾里看花,难知究竟。”

    庄无道没去搭理,径自从自己小虚空戒内取出了一些兽皮,开始了拓印这门‘七杀无妄剑,。

    惨烈么?这一战真的极其惨烈,然而只有进入过离寒宫遗址第四层,真正的离寒天境之人,才能真正知晓究竟。

    那个地方,陨落的元神修士,就达三百之数,还有近百头四阶妖兽的尸骸。整个主峰附近,尸横遍野。战死之人,不下四十万。至今还有着一口,浇灌了合道修士所有气血神魂的神诛灭绝之剑,在诛杀灭绝着那里的一切生灵。

    相较而言,这里第三层的死伤,不过是小儿科而已,不值一哂。

    ‘七杀无妄剑,是二品功决,普通的兽皮不能承载。不过庄无道自有办法,将三阶蕴元石全数磨碎成粉末,再以特殊的油脂调和,均匀的抹在这些兽皮之上。

    然后在这些蕴元石粉末,彻底凝固之前,将那四面墙壁上壁画,一副副拓印下来。

    这只是临时之策,保存不了太久。不过庄无道只需在回归离尘之后,将这些送到传法十殿,那边就自然有人会想办法,将之完整存入到离尘殿内。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