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七七章 再遇飞鹄
    再次踏入到那割裂的空间之内,庄无道明显更为从容。比不上云儿的游刃有余,却也能行走自若。

    修为增长,他的神念也借天地元灵之助增加了不少,原本的两千丈方圆,足足扩增到了两千一百丈。

    别看只是增加了一百丈范围而已,却是他的魂识,扩增了足足近倍的结果

    然而要想在这其中,寻到一条路出来,通往他的目的地,却依旧艰难。

    天地元灵已被他与剑灵瓜分炼化,第四层入口处的灵珍,此时也在他小虚空戒内。这离寒宫内,他想要的东西,都已到手。而这三层之内,即便还有什么奇珍,也绝不上那团天地元灵及‘月纹并枝果,。

    按说此时想办法,从离寒宫退走,才是上策。然而庄无道却对那星海殿,与燕鼎天所说的七杀无妄剑,诛仙神决,依然还有几分牵挂。

    七杀乃南斗第六星,星力同具冰火土三种特性。聂仙铃一旦有一日化解了三寒阴脉,那门《天璇照世真经》,就只会浪费了聂仙铃冰火同体天资。

    转移星宫,是必行之事,而七杀星是最佳的选择。不过离尘宗内,只有寥寥几门与‘七杀星,的星修功法,残缺不全不说,品阶也不使人满意。

    而这门‘七杀无妄剑既然是离寒宫的嫡传功法,可见是道统完全。位阶二品,更是绝世罕见。

    整个天一界,如今被人所知的二品功决,也只有寥寥九门而已。

    聂仙铃之事,庄无道很是在意,却并不值得拼上性命。然而这现成的功法触手可及,在他眼中,却是机缘,也是聂仙铃的道缘。天授而不取,反受其咎

    庄无道将神念延伸,不断往四周蔓延,既是为提前避开这里的空间变化,也是为再次寻觅那条,通向星海殿的途径。

    而每一次他都需在这个‘空间漩涡,开始卷动之前,把神念及时的收回。一旦收束慢了,部分神念就会割裂。

    虽说日后,仍可恢复。然而那灵魂分割般的痛苦,也的确是让人心神颤栗

    庄无道一边在这漩涡之内行走,一边在自己的脑海之内,制作着一个立体的扌拼图,。

    将周围的碎裂空间,在意念之内再现,不断的拼凑推演,试图窥测着,其中的规律。

    也就在第二日的辰时,庄无道那疲态尽显的眼眸之内,终于闪现出了一丝亮泽。

    悄然加快了步伐,更为迅速的穿行着,而就在仅仅三十步之后,庄无道已踏在了一个白玉石阶之上。正是四象殿与星海殿之间的那座白玉桥上,最后的一级。

    甫一走出,庄无道就是一楞,只见远处一个人影,正立在了‘星海殿,的门外。看着这座宏大殿堂,若有所思。

    直到庄无道到来之后,此人才蓦然惊醒,回过头来:“是庄师弟?侥幸,能到师弟你也安然无恙。方才还以为,只有我一人活着走了过来。”

    庄无道的双眼微眯,颇有些意外,而后就也颔首为礼道:“还没谢过飞鹄子师兄,之前援手之恩。”

    “我那件灵器,最后也没能帮到你什么。倒是庄师弟你,身处那样的绝境,居然仍能安然脱身。使那阳慎文博二人,最后自食其果,实是让我佩服。”

    飞鹄子说到此处,又好意取笑道:“不过我看师弟你现在心血剧损,筋疲力尽。在这空间禁阵中,磋磨了整整七日之久,似对空间术法,不太擅长?”

    “让师兄你见笑了,也确实是侥幸,才没死在里面。”

    庄无道毫不在意,他方才在里面,确是损耗了不少心神气血,却远没有飞鹄子说的那么严重。只是因推演的太急,才会显得格外的疲惫。

    至于空间术法,他以前没怎么钻研,现在却自问可超越大部分的筑基修士。之所以会耽搁到现在,才来到星海殿前,是因炼化那团天地元灵,着实花了不少时间。

    不过这些,都没必要跟飞鹄子解释。天地元灵,他不想别人知晓。那月纹并枝果,就更是禁忌。

    说完之后,庄无道就又看向了四周,眼头疑惑之色:“我那朋友燕鼎天与智渊和尚,难道都没过来?”

    “这我就不知了,我也是才到不久而已。”

    飞鹄子摇着头道:“毕竟已过了七天,他二人可能是先你我一步到达这星海殿,也可能去了别处也说不定。”

    那‘空间漩涡是将所有内四殿与外四殿之间的空间,分割混淆。神念不足,会陨落于内,对空间认知不够,也会迷失其中。

    即便这二者都达到一定水准,也有可能会被那连续的空间转换逼迫,转移到了其他方位。

    “是么?”

    庄无道略略皱眉,不过仔细想想,也没什么好担忧的。智渊的擒龙手与不动明王印,已极其精深。燕鼎天的两极元磁神光,亦是稀有的二品功决,至今都不见此人真正的根底极限。又都有着符宝在手,不曾动用。

    二人修为,俱都不弱,不至于失陷在‘空间漩涡,内。而只要窥破那些三阶剑魍瞬间挪移的究竟,二人都可不惧这些妖邪。在这离寒宫内四殿范围内通行无碍谈不上,却至少有着保命之能。

    也不再询问,庄无道先将一颗丹药服下,而后就地坐好,以周天冥想之法,来恢复损耗的心神识念。

    物我两忘之时,却保留了部分的意念,防备着飞鹄子。

    说来也确是使人不放心,这飞鹄子在他到来之后,并不抢先进入星海殿。反而是坐在一旁,耐心的等候,似在给他护法一般。

    两刻之后,庄无道苏醒了过来。他心血损耗,本就不大。自身灵识,也未被那变幻的空间分割过。

    不过在飞鹄子的面前,庄无道依然在脸上,保留了几分疲意,面容泛白。

    “多谢师兄为我护法,不过这星海殿,难道师兄就不觉好奇?”

    他只是借助丹药之助,恢复一下神念而已,又不是真正坐忘运功。这飞鹄子为他护持,全无必要。

    正常人都会想着先入内一观,看看这星海殿内的究竟吧?

    “说出来,只会然庄师弟你见笑。”

    飞鹄子神情古怪,颇有些尴尬:“不是师兄我不想先行一步,实是我飞鹄子灵根天资不足,实在进不去这扇门。”

    庄无道楞了楞,看向那星海殿的入口,忖道这里,果然也有着类似四象殿的禁止。想要进入,不是那么简单。

    若真被拦在了这里,那就是聂仙铃,无此道缘,他也只能放弃了。

    “我方才差点就绝望,准备放弃返回,好在庄师弟你及时赶至。”

    飞鹄子吁了口气,一副轻松的神色:“总算不至于,白辛苦一趟,人生最大的痛苦,实在莫过于入宝山而空回。”

    庄无道再次愕然,这内四殿进不去就是进不去。门前禁制阻隔,难道还能有什么办法绕开不成。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