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七六章 无可争议
    “颖才第一?”

    庄小湖一阵失神,不过倒也并不觉太意外。初稿之时,庄无道就已与方孝儒并列第一。这正榜之中,只是将庄无道的名次,真正拔到了首位,位于方孝儒之前。

    ——可笑世人,还以为主人他与方孝儒名列颖才榜第一,只是侥幸。是天道盟观月散人爱惜颜面,有心打压中原三圣宗,有意偏袒,其实名不副实。如今正榜一出,定可叫那些说闲话之人,瞎了眼睛。主人他,又岂是方孝儒可以比拟?

    庄小湖心中这般思忖着,而后直接就跳过了前方记叙,庄无道在天机碑各个正榜副榜的排位名次。直接却看观月散人,对庄无道的点评,

    “——此榜出时,已是三月,天机碑中,庄无道已为筑基修士。然而在正月十五之时,庄无道已然以练气境之身,盖压天下英杰,名列颖才榜第一人成就之高,更在当年其父重阳子之上,六经魁首,当之无愧,也无可争议”

    “时人以为,乾天宗方孝儒身有不灭道体,练气境修士中,可以其首。又有人言,玄圣宗司马云天身具蕴剑元胎,灵根天品;又有燎原寺法智,佛法精深,乃佛门沙弥之首。这二人,俱可在庄无道之上。然而三月之前,颖才初榜定后,离寒宫内曾有一战。庄无道在第二层得龙须菩提,引法智觊觎,不得已只身独剑,于离寒宫第三层入口独战六大练气修者。其中就有乾天宗方孝儒,玄圣宗司马云天,燎原寺法智,北方太平道萧丹,北方金丹境魔修叶真,赤阴城一位不明身份的金丹修士——”

    看到此处,庄小湖就不禁jm一声,心中惊骇难言。这其中任何的一位,都是天一修界中最顶尖的人物,可以想象,当时庄无道的处境,是何等样的危险。

    “六人中,如方孝儒司马云天等,无不是颖才榜前百人中有名有姓者。其余叶真,与那身份不明之人,亦是金丹化身。练气境中,战力近乎无敌。然而离寒宫第二层一战,庄无道以一敌六,不落下风。使方孝儒重伤,甚至断去一臂,燎原寺法智,几乎身死道消。叶真化身,被庄无道以高超御剑术,一剑结果。事后仅仅轻伤,从容扬长而去。而在场方孝儒司马云天等人,俱都不敢拦截追击。而此时的庄无道,才仅练气——”

    “——窃以为,此战之后,颖才榜名次之争,可以休矣庄无道此子,天一界这千年中,可谓绝无仅有,举世无匹。犹记得太平道重阳子,连霸颖才榜第一,达十数年之久。然而即便太平重阳,亦未曾有练气境时独压群雄的战绩。昔年颖才第二,乾天宗雪舞上门衅战,历经二个时辰,方分胜负。远不如庄无道多矣”

    “甲子年颖才榜初稿排定,是我天道盟失误。便是宣威十一年榜单,亦颇有错谬,对庄无道实力修为,都低估太甚。”

    “父升而子继,然而庄无道,却又胜过乃父多矣,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观月以为,今日之后,颖才榜第一,离尘庄无道又将十年蝉联,直至金丹。父子二人,独霸颖才榜首位二十余载,实为千古奇闻——”

    看到此处,庄小湖已怔怔失神,连手中的颖才榜,被聂仙铃拿去,也浑然不觉。

    良久之后,才回过神来,朝司空宏疑惑的问着:“我家主人他,真的是以一战六,真有此事?”

    “大约不会有假?那天道盟,绝不会随意拿这日进斗金颖才榜来开玩笑。若是日后被拆穿,岂非是颜面尽失?”

    司空宏双手负于身后,神情自若道:“据说天道盟这次推迟颖才榜公布之期,就是因中原三圣宗不满,联手施压,欲令观月散人,删去这一段评语。对于无道他位居颖才榜首位,却并无异议。为了此事,几方还在打擂台。那天道盟自是想落中原三圣宗颜面,代大灵皇族打压消减三圣宗的声势,然而乾天玄圣也不肯就范,故而双方僵持不下。不过天道盟,却是先一步,把这本是十日前刊发天下的颖才榜送至师尊处。”

    聂仙铃默默无言,看着手中的榜单,眼里一丝异泽闪过。既是庆幸心安,又有几分钦羡敬崇,更含着几分忧色。不过瞬即之后,就又消失无踪,恢复了平静。

    怪不得司空宏会说,此事最多旬月,就会轰传天下。这世间绝无不透风的墙壁,这本颖才榜,的废稿若然流传出去,那么这个天下,不知会是怎样的震动?

    还未来得及说话,庄小湖却已代她问了出来:“可如此一来,主人他在岂非是众矢之的?”

    庄无道力压群雄,登顶颖才榜魁首,固然是使人惊喜。然而如此一来,庄无道却也必将为各方所忌,处境只会更为恶劣。

    “无需担忧至少在赤阴城范围内,还无人能动得了他。”

    司空宏一副并不在意的模样:“就在三个月之前,羽旭玄师叔以信符告于师尊,言道要借师弟之手,做成一件事。事后定然会完完整整,将师弟送归离尘。又说师弟已将他体内的羽蛇化寒毒驱除化解,对羽师叔他是恩同再造。定不会让自己的救命恩人,有什么不测。”

    庄小湖闻言又是一惊,知晓近年赤阴城声势大衰,从天下第四宗派跌落到太平道之后,就是因羽旭玄身中奇毒,修为数十年无法寸进之故。

    一旦没了‘羽蛇化寒毒,的困扰,那位几十年前,就是天下第三术修的羽旭玄,必将是虎出牢笼。

    而此时的司空宏,又语气一转,目光落在了聂仙铃身上:“倒是聂仙铃你,近日倒是有些麻烦。就在十三日前,有人在东海蚀日岛,发现了一座你先祖留下的陵寝。”

    聂仙铃的脸,顿时的一声,苍白如纸。

    司空宏只看聂仙铃的面色,就已知究竟,微微一叹:“如此说来,你们聂氏一族留下那笔的宝藏是真?这就更棘手了。”

    如今之计,也唯有等庄无道回归。毕竟是庄无道的灵奴,到底如何处置,还是他那师弟说了算。

    他虽对聂仙铃心生同情,然而为了此女,而与海涛楼及东南诸多散修,甚至宗门之内的同门为敌,确有些不值。

    若然宣灵山,能拿到些好处也就罢了。偏偏他们这一脉,并不缺修行资源,也做不出夺人财物之事。

    但若是庄无道执意庇佑,那么宣灵山与离尘宗,也只能是死扛到底。

    挟颖才榜首之威,庄无道说出的话,此时的离尘宗上下,都不能不侧耳倾听。

    就如昔年,重阳子在太平道的地位一般。

    ※※※※

    “——似有人在议论我,而且不止一人呢”

    离寒宫内,庄无道莫名的心潮感应,自言自语着,抬目看向了天空。其实这里也没有‘天,的存在,整个空间都俱被阵法割裂,碎散错乱。称得上是天地呼唤,乾坤倒置。

    云儿却未会答言,意念缩在剑窍之内,不曾出声。

    庄无道微微一叹,他本来是想把剑灵引出来,然后就找个话由,让云儿代替他操控身躯,从这里出去。省事省力不说,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不过观剑灵这副姿态,看来是坚决不肯上当,打定了注意要任他自生自灭了。

    嘿然自哂之后,庄无道就立在那空间割裂的边际前,望着这片混乱无比的空间,若有所思。

    他修为虽低,然而在这碎散空间内穿行这么久,对与空间之法,多多少少有了些认知。

    这是真正的‘实践实际观睹了空间术法的运用,远比书本中得来,更为深刻直观。

    令庄无道颇是心动,自信这次出去之后,可以修出一两门空间类的小法术

    这一类的道术功决,都极难修习,然而一旦有成,威力却是大的不可思议

    不过真正让庄无道驻步在此的,却非是对空间术法的感悟,而是因他想起了,当初云儿说的那两句话。

    ——剑主这门功法,就唤作坤大挪移,如何?

    ——牵引挪移,借力打力,固而名为乾坤大挪移。我也期冀剑主这门功决,最终有偷天换日,颠倒天地之能。

    “偷天换日,颠倒天地——云儿啊云儿,你是在那时,就看到我这么功法的缺陷?”

    庄无道的眼眸里,异光微闪。早在第二层那一战之时,他就已经有了认知,自己的这门坤大挪移还有着极大的缺陷。那一战,即便是云儿,也极其吃力。

    牵引挪移,借力打力是没错,却未必能做到‘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他现在引力化力的能耐,已颇有几分造诣。然而若是对手站在远处,万丈甚至亿万丈开外之外时,又如何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o

    哪怕是配合‘隔山打牛,的秘术与摘星手,也仍有破绽。

    仔细想来,唯一的方法,就是将空间转换,融入到他这门功法之中。

    “乾坤大挪移,乾坤,倒也不错——”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