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七四章 无道陨落?
    离尘本山,位于山体左侧的一处高崖之上,一座绵延数百丈的楼宇矗立在此。周围三十亩灵田,种满了阁楼的灵药。十七栋楼房,也有近半是用来充作丹房药室。

    绝轩道人此刻,就正静坐在一间药房中。看着对面,那正躺在一个水晶棺椁内的宇文元洲发呆。棺泡满了药酒,还有星白寒石,暗火蛇油等等。

    火有毒,常年泡于鼎炉药水之中,固然能压制碧蟾雪魂丝,却也会使人的体内,沉积大量的火毒。

    所以时不时的,需要将宇文元洲的躯体从鼎炉中取出,将其体内的火毒消怯。

    星白寒石能够维持极低的温度,而暗火蛇油,则可使水晶棺的药酒,保持液体的状态,无法结冻。

    可能是因为这冰寒药液之内,浸泡太久了的关系。宇文元洲的肌肤惨白,看起来毫无生气,宛如死人一般。

    而绝轩道人的眼里,则是瞳孔全无焦距,陷入了深思。似乎是有什么极其为难之事困扰,束手无策。

    在三月之前,他还是在千里外的岐阳峰,就近为宇文元洲疗毒。此时却不得不把宇文元洲,迁入到他的药炉之内。

    只因此处取药更为方便,金针药炉之类的器皿,也更为齐全。有些特殊的手段,施展起来也更便捷。

    药室之内,死一般的寂静。许久之后,绝轩道人忽的眸光微闪,似有所悟。正欲立起身,却听得药炉之外不远,蓦然间一阵喧哗。

    绝轩道人顿时眉头大皱,有些恼火的看向了门外。

    “外间是因何事喧哗?”

    声音沉冷,怒意隐然。而药炉门外,也立时有个二人身影走了进来。

    其中之一,一袭青衫打扮,正是最他贴身的弟子苏辰。他虽是离尘宗,最倍受敬重的长老之一,甚至身列离尘六大客卿秘传,然而究竟还是客卿。

    这弟子苏辰,却已寄名于明翠峰内,待他故去之后,苏辰便是明翠峰弟子,真正纳入到离尘宗二山七峰的道统之内。

    而另一人,则是女子,容貌娇俏而又憔悴,正是夜小妍。

    “回禀师尊”那苏辰深深一礼道:“是扶伤阁的病人,在议论那颖才榜。言语激烈,不知克制,不想惊动了师尊。”

    “颖才榜?”

    绝轩道人已经平静了下来:“如此说来,今年的颖才榜已经出了?”

    按照往年的常理,每年年初的正月十五,元宵佳节,就是颖才榜出之日。

    然而今年的情形,却更为诡异了一些。从正月一直拖到三月,天道盟都无动静。

    只要是稍有些见识,就知今年的情形,怕是迥异于往常。也使天下修士,都翘首以盼。

    本来这些都与他无关,绝轩的日常极其简单,不是闭关修行,就是为前来求医者诊治炼丹。实在没有余暇,去理会这些修界后起之秀的榜单排名。

    然而今日却是不同,离尘宗此次有数十名弟子,名列于颖才初榜之上。而其中宣灵山节法座下,已受赐本山秘传身份的庄无道,更与号称天下第一道门的乾天宗弟子方孝儒,并列第一。

    也就使得这颖才榜,成为离尘上上下下,最为关注之事。便是绝轩,也同样是耳根难得清净。从门下弟子与亲近老友的口中,听闻了无数余次。

    “非也,是因天道盟那边有了消息,今年的颖才榜公布之日,需要再次延迟。”

    “延迟?”

    绝轩道人楞了楞,忖道现在都已是三月了,难道天道盟的意思,是要拖到年底么?

    “这其中,可是有何缘由?”

    “不知,天道盟只说是榜单有变,需要重新整理。可真正是何缘故,却到至今都无人知晓,不过据说中原三大圣宗,对此都无异议。”

    天道盟的颖才榜,天一南北数千大小宗门,都有预定。而其中又以中原三圣宗财大气粗,每一家都常年预定着三千本的颖才榜单。

    不过两家关系,其实谈不上亲密,尤其今年,冲突频频。天道盟推迟发榜之日,而中原三圣宗身为最大主顾,却无丝毫动作,真是咄咄怪事。

    苏辰在答话时,也是一脸的怪异之色,而后又犹豫着道:“不过弟子也有曾听说,这才颖才榜之所以推迟,是因这次各宗的精华弟子,在那离寒宫内,死伤过于惨重之故。据说,据说,宣灵山的庄师叔,多半也已身亡于离寒宫内。方才扶伤阁中,就是宣灵山一位门人听说之后不满,与明翠峰及绝尘峰的弟子争论。”

    绝轩接治的病人,都不可能药到病除,一次治愈。其中需要疗养的,都住在距离此处不远扶伤阁中。这边则是救死楼,专用于安置,似宇文元州这般奄奄一息,离死不远,几近绝症之人。

    而听说了此言,夜小妍的面上,则是神色复杂异常。既有几分庆幸轻松,也有着几许不信与担忧。

    “庄无道?死在了离寒宫内?”

    绝轩的面色,略略凝然:“可曾确证,是否有确实的消息?”

    “没有,不过这次我宗进入离寒宫内的十几名弟子,大半都已从离寒宫退出,却直到至今,都无庄小师叔的消息。”

    说到此处时,苏尘苦笑着道:“消息传开,据说明翠峰,翠云山,岐阳峰还有些皇极峰的弟子,都纷纷呼朋唤友,饮酒作乐。有些甚至当这宣灵山弟子的面,大声庆贺。这也太不知收敛了,门内弟子隔阂至此,真非离尘之幸——

    “千年积累,二山七峰双方怨恨已深,心结在胸,怎可能轻易就化解?没有相互厮杀,就已经很不错了。”

    绝轩道人一声哂笑,也同样摇着头:“不过在我看来,那庄无道真若是没了,倒也未必是见坏事。”

    “师尊?”苏尘眼神愕然,不解的看向绝轩:“这又是为何?”

    “现在毕竟已不是千年之前,那个时候离尘宗门气氛和谐。明翠峰与宣灵山共掌宗门,互相牵制,然而却能同心协力,一致对外。”

    绝轩语气淡淡的解释:“现今却不同,彼此之间仇怨已结,难以释怀消除。此时的情形,只有一家独大,彻底压服另一方,方可使离尘宗摆脱内斗漩涡。再若如千年前那般,明翠峰与宣灵山并立,离尘迟早有不测之祸。就如蛇有双头,一方准备向左,一方却要向右,这蛇身只会是动弹不得。只是而今的情形,宣灵山固然有个颖才榜第一庄无道。然而明翠峰有望元神境的修士,却亦有两位之多。故此近些时日以来,我日日都忧虑离尘,会有分崩离析的一天。那皇极峰首座叁法真人,岐阳峰阳法真人,也正是看透这一点,才会支持宏法。然而似庄无道这样,能使宗派更上层楼的天赋,又不能轻弃——”

    “原来如此”

    苏辰若有所思,眼神释然。相较于与他们无关的宣灵山,他自然是希望接纳绝轩他们这一脉弟子的明翠峰,能够独掌离尘大权。

    “师尊之意,是没了庄无道,宗门反而能更快整合,弥合人心?仔细思来,还真是如此。”

    “也不是这般说,我出此言,只是一心为公。若能宗门兴旺,无论怎样都好。,

    “师尊一片公心,徒儿自然省的。徒儿只可惜,当初这庄无道,若然拜在了明翠峰门下,也不会有这么多的风波。此事那魏枫难辞其咎他倒是聪明,早早就躲到了极南恶地。”

    苏辰又摇着头:“庄无道陨落的消息,实在真假难辨,难以确证。据说此时失陷在离寒宫内,并不止他一人,还有燎原寺法智,玄圣宗的司马云天,镇龙寺的智渊等等。这一次若是出了事,——”

    正说着话,却忽被后面的夜小妍插言打断:“师叔,不知元洲他,何时可以醒来?当初不是师叔不是说过,最多一个半月,元洲就能清醒?”

    “小妍?”

    绝轩皱眉,眼透不悦之色,隐隐听出,这夜小妍语中,暗含的质问。

    这是对他医术,不放心了?

    不过还是极有风度的按捺了下来,绝轩言语淡淡的解释。

    “元洲他体内毒素,比我想象的要重一些,不过已在好转。苏醒之时,绝不会超过三个月。”

    见夜小妍不依不饶般的神情,又欲再开口问。绝轩道人的语气,就忽然转冷,毫不客气道:“放心这个世间除了我之外,估计再无人能治好他的毒伤。再若是连我都束手无策,那么宇文元州他也再无人可救。你们岐阳峰,就等着给他送葬归尘吧。”

    夜小妍顿时言语微窒,再不敢说话言语。而绝轩道人,也微一拂袖道:“苏辰你可带她出去,日后不得允许,不能入内。也提醒扶伤阁那边,莫要扰了老夫清净。”

    苏尘躬身应是,带得不情不愿的夜小妍,离开了这间药房。而也就在二人离开之后,绝轩道人的面色,瞬间就转为阴沉。看向水晶棺内宇文元州的目光,也更显阴鸷。

    一定是自己漏过了什么,宇文元州身中的碧蟾雪魂丝,必定还经历过其他自己不知道的异变。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