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七二章 牛魔崩山
    虽是侥幸从那剑下逃生,然而庄无道的五脏六腑,却已被那剑气余势,绞得近乎粉碎。

    好在此刻他的体内,有着海量的天地元灵存在。居然也仅只顷刻,就将他的伤势,完全恢复如初。甚至连元神之内的伤势,也须臾弥合。

    而更多的元灵,则无处宣泄,使庄无道的肉身,似吹气球一般的开始膨胀

    “剑主,此时不冲击那牛魔元霸体的第三重天,更待何时?”

    随着云儿清脆的语音,一组组的图画,开始印入庄无道的意念之内。

    这是——

    庄无道微微动容,知晓这是剑灵对牛魔元霸体的认知与感悟。详尽无比,将需要做到每一个诀窍,每一个细节,都深深映入到他脑海之内。

    自从他进入练气境之后,云儿就不再使用这种法门。所有的剑道术法,都是通过梦境教授,甚少再直接神念印识。

    一是他修为提升,元神有了抗力,可以自发的抵抗任何的外力影响;二是损耗极大,哪怕只维持片刻,事后都需沉睡许久时日。

    此刻以天地元灵为媒介,云儿却是将这些信息,直接印入到了他元神核心

    而明明是忄人,硬塞过来,本该是极陌生的东西,庄无道却偏偏没有半分的生疏之感。仿佛自己早已经学过一般,浸淫已久。

    心神清明,能够理解这门功决每一个要点。

    几乎未加思索,庄无道就已循着牛魔元霸体的炼体拳架,开始了周天循环。勉力将体内的天地元灵,导入到正轨,灌注入自己的骨骼血肉之内。

    体内血脉膨胀,五脏六腑内的精气,俱皆蒸腾而起。庄无道却觉是痛苦不堪,只觉自己的皮肉,都要被那爆棚的精元,强行掀起。

    而此时若在他体外观看,也确实可见庄无道浑身上下,出现数十上百个半圆形的凸起,忽起忽散,流转不休。

    让庄无道隐隐想起了那日,他在越城时,速成牛魔霸体的情形。昏迷中隐隐感应,似乎有数十把钢刀,在为自己刮骨凌迟一般。

    而近日的情形,更远远胜过。只是云儿却再未把他拍晕,也未代他速成牛魔霸体的的第一重天。

    所有的一切,都需他在清醒中承受,第三重天的牛魔霸体,也需他自己一步步推动,一步步去完成。

    不过庄无道,却反而是精神亢奋之至。那一次云儿虽是代他完成了牛魔霸体的第一重天,然而也留下了隐患。事后庄无道花了许多时间,才弥补过来。

    而这一次,虽是辛苦了些,然而他却能记得,冲击之时的每一个细节。事后也能将新修成的三重天的霸体,完全掌控。

    更重要的,却是此时他的意念之内。云儿印入他脑海之内神念信息,依然是源源不绝,并不仅只限于牛魔元霸体,还有大摔碑手的第三重天。那《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天璇照世真经》,《天地阴阳大悲赋》亦全数囊括在内。

    在天地元灵的助力之下,这些他可能用八年十年才能学会,才能掌控的东西,仅仅只是这顷刻之间,就已学会。事后稍加整理,就能与自己所学无异。

    浑然忘我,魂与肉身,似乎已彻底分离。庄无道一边是近乎本能的舒展着拳架,一边则是把意念,沉入到了魂海中映射过来那些图画,那些道文中,任意的徜徉。

    然而不知觉,体内的某个方位,陡然一炸。如漩涡一般,吸引了海量的气血精元入内。

    灵窍已开,庄无道自然而然的就想起了一个画面。却是一只体型巨大的神犀,正以其头部刀角,冲撞着一个高不知多少万丈的巨型天柱。大地震荡,天崩云裂。

    “古时有绝代仙王玄真,立鸿蒙天庭,欲诛尽天下妖邪,使人族独尊仙界。魔犀王怒,以其角冲撞天柱,一击断折——”

    这一式玄术神通,名为‘牛魔天冲,身前五千丈内,庄无道掌势冲撞过处,一切碎折

    庄无道不知,自己在神念中看到的这些图像,到底是云儿从何处观睹得来,又到底是真是假。却只觉是生动之极,将魔犀的蛮横霸道展现的淋漓尽致。

    可能是此时庄无道的意念介于有无之间,暗合道家无为之法的缘故。这处本是品质一般的窍穴,却被庄无道开发到了极点。更在天地元灵的作用下,不断的扩增,一举冲过了四品玄术的层次,还在不断的增长。

    使庄无道的身外,也凝聚了一层异常浓郁厚重的土黄色罡气。

    “牛魔霸体第三重天已成,剑主可转修大摔碑手”

    云儿清冽的提醒声,却并未使庄无道惊醒过来。意念依然全数收缩在识海之内,只是身体本能的,开始转换成了大摔碑手的拳架。

    也不知过了多久,庄无道的丹田之下,又是一声轰鸣。同样是浑身真元气血猛地一震,而后再次收缩。

    而这一次,庄无道脑海中的画面,却是换成了一头血色巨猿,立在海洋之上。猛地一拍,顿时无数的海水往天空倒涌而起,飞空而起。

    下方整整一千里方圆之内,海水都被这掌力生生的排空。更有两条万丈长的紫金巨龙,亦随着那些海水飞空而起。俱都筋骨碎折,奄奄一息。

    “五劫之时,大日猿王战于天仙界上玄海之畔,以大摔碑手,战玄海龙族。单人独力,击杀十头玄海神龙,己身毫发无损——”

    这一式,名唤为‘震海崩山,

    掌出之后,可力出无量,震荡四周。覆盖千丈内,对手无论任何方位,都将承受大摔碑手十一倍的发力

    听起来似与隔山打牛差相仿佛,却是迥然不同。隔山打牛是隔空传劲,只能锁住同一个方位。

    而‘震海崩山,式,却是覆盖千丈之内,每一个角落。无论对手几何,在哪个方向,都将承受庄无道完完整整的十一倍力量而大摔碑手那特殊的震荡之劲,更会使对手的真元随之共震失控。一旦中掌,三五息之内都休想平复体内气息。出手之时,必将大受影响。

    这是更适合群战之招,不过单人搏杀时,也可使用。若用在二层入口石殿内那一战,当这一掌出。在场的几人,包括殿外的在内,都需承受这一式十一倍掌力的‘震海崩山,。

    当这式玄术凝聚,灵窍开通,庄无道也从意识有无之间,清醒了过来。

    倒不是他愿意如此,而是体内的天地元灵,已经彻底的耗尽。云儿印入他魂海内的那些图画信息,也在此时终结。

    而当庄无道再睁开眼时,就只见云儿的身影,正立在他的雷杏剑簪之旁,神色凝重,若有所思的仔细端详。仿似那剑簪之上,可以瞧出一朵花来。

    这口剑器,是他在第四层内,被那衤绅诛绝灭之剑,追击之时,情急御使出来,准备最后护身抵挡之用。

    而在回归第三层之后,却又因体内天地元灵膨胀失控之故,未曾收起。

    说来也是奇怪,明明没过多久时间。庄无道此刻,却有种恍若隔世之感。

    不过随即,就也敏锐的发现了云儿的异常。

    “云儿,你盯着我的剑作甚?”

    一件死物而已,总不可能是‘同行,生嫉。

    “这口剑,似有些古怪不同寻常——”

    云儿说话之时,也转过了身,嫣然笑道:“恭喜剑主,大摔碑手与牛魔元霸体,这两门功法,都入了第三重天境界。外功之道,最难修行,然而一旦有所成就。受益之巨,也远非是灵术内修类的功法能够比拟。剑主修成第三重天的牛魔霸体,肉身体质已能有部分金丹境的特性。”

    那团元灵到手,轻灵剑再次恢复,云儿自然心情颇佳,眉眼间都含着丝丝的笑意。

    庄无道稍稍感应了一番自身,而后就微微摇头。什么金丹境的特性,他没感应出来。

    不过感觉自己,确实是耐打了许多。运起霸体之时,体外的元磁罡气,已经厚增至实质化的程度。庄无道试着弹了弹,四百象力非但没能使这罡气有分毫动摇,反而手指头被震得微微发麻。

    估计此时,普通筑基初期修士,哪怕是手持二十法禁的灵器,也难以将他体外的罡气破开。

    不过力量倒是没增加多少,之前是一百二十象力,此时却是增至到了一百五十象。

    按说牛魔元霸体第三重天境界,他的力量应该上翻数倍。不过此刻,庄无道的问题是真元不足。

    体内的‘容器,倒是增大了数倍,然而里面的水,却只是比先前稍多一线。根本不足以将三重天的牛魔元霸体,十足运用。

    日后随着修为增长,将这‘容器,灌满,自然就能使出超越现今数倍的力

    至于大摔碑手,他一时还不甚清楚。不过在之前进入筑基境之后,庄无道施展大摔碑手时就已感吃力。一百二十象力,已经很难推到八倍以上。

    不过此时已入了第三重天境界,自己这一身一百五十象力量,已能再次轻轻松松,推到十五倍,甚至十六倍的层次。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