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七一章 天地元灵
    “竟是如此惨烈——”

    庄无道呢喃着,目光渐渐在那左侧处,最宏伟的山峰上定格。

    此处应该是主峰位置,然而却已残破不堪。尤其那山脚之下,尸骸成百上千计。

    光是四阶的妖兽之躯,就多达二十余具。当年围攻离寒宫之战,怕是除了天一界诸宗之外,还有不少妖族参与。

    也忽然间明白过来,为何刚才那扇石门,未曾封闭。是因没有用,也来不及了。

    那时各大宗派与妖族联手,已从另一处攻入离寒天境之内。这里的石门,封不封闭,估计都已无关紧要。

    只是庄无道依然惊奇,有一事不解。当年这离寒天境之战,攻入此处之人,难道就没有一个活着?

    燕鼎天曾跟他说起,当时天一界数百个大小宗派,大夏皇朝,离寒天境,都是同时消亡。

    似乎当时攻入离寒宫之内,只有寥寥十几个筑基境,从第三层逃脱性命。而攻入第四层的元神与金丹修士,无一人能走出离寒天境。

    天一诸国的修界,也由此没落,沉寂了十几万年,才渐渐恢复元气,直到现今。

    这念头才起,庄无道就听得一声剑啸之声。一波浩瀚恢宏,强横至绝,无边无际般的剑意,忽然自上方横空掠过。

    庄无道心中大凛,在这剑意冲击之下,差点就欲俯身称臣,跪倒在地。关键之时,还是他魂念里一股不屈之意涌出,才勉强抵住了这剑意威压。

    天生战魂之体,可使他可正面抵御任何不高过他五个境界的元魂压迫。

    那剑意宏大,庄无道感应到的,却仅只是余波而已。故而他的元神,依然还能挣扎抗衡一二。

    “这是什么?”

    抬首上望,庄无道却赫然见是一道血红的剑影,掠过了天际。准确的说,是一口青蓝色的剑影,外侧则盘绕着一条巨大的血龙,拖拽着至少三千丈的血红气血。推动着剑势,在这离寒天境的上方,盘旋呼啸着。

    而仅只是望一眼,庄无道就只觉自己的眉心刺痛,有些喘不过气来。

    “剑主当心,这是神诛绝灭之剑”

    剑窍之内,热流再次涌出。庄无道感应到了云儿的焦急之意,也顺从的将身体,再次交由剑灵来控制。

    就在丝丝热流,蔓延到全身之后,云儿第一时间,就把庄无道体外所有的气机罡力,都全数收缩回体。同时神意收敛,缩小到了极致,将庄无道的元神,牢牢包裹护持在内。

    整个人,就如一个封闭的水缸,圆融一体,不泄不露。而外界之灵,亦休想渗透进来。

    直到那宏大的血红色剑光,飞空越到十万丈外。庄无道眉心处的刺痛之感,也开始消退。云儿才出言解释道:“神诛绝灭之剑,是一种秘术。元神修士,以自己元神及毕生的修为为祭,寄托于上品的剑器之上,以换取绝强战力。是一种与敌同归于尽之法,往往挑选高出自己一到两个境界的剑器,激发此术。自己身死魂灭之余,却可使剑器受其临时执念指引杀敌,战力也往往可以提高两三个境界——”

    语音微顿,云儿的言语中,略含感慨之意:“这应是合道境的修士施展,以九十八重法禁的剑器,来施展神诛绝灭之剑。故而哪怕经历百万年,依然能够存在。实力甚至可堪与归元境的修士比拟。方才若被感应其感应,那就危险了。此剑分明在诛绝灭杀着这离寒天境之内,一切的生灵。你没察觉,这片世界,太安静了?”

    庄无道瞭望四周,顿时只觉一股森森的寒意,包裹住了自己身躯。

    云儿不提醒,他都还未察觉。此刻才发现,这石台周围的那些草木,居然没有一株,年份超过千年以上而那鸟兽虫豸,亦是完全绝迹。

    也忽然间明白,这离寒天境内,为何无有人能够幸存。

    “剑主你再看看天”

    庄无道先是不明其意,依言往右侧上方望去。那是一片青蓝色的天空,然而当庄无道极致目力,仔细窥眺时,却变了颜色。

    那赫然是一个巨大的窟窿,在十万丈高空之上,可以望见一个巨大的孔洞。只因周围白云缭绕,将其遮蔽,庄无道这才未能在第一时间发觉。

    “那是第五层?”

    庄无道将真元灌注于双目,隐隐可见,那个窟洞上方,赫然也有着一些残缺的楼宇。

    “这些攻入离寒天境之人,实力亦是很不弱呢。能将这层壁障,强行打穿。其中一人,至少也有着能媲美合道境的战力。”

    云儿猜测着道:“应该是被此人逼迫到了绝境,那位合道真君,才会拼死一搏,以身合剑,施展出这神诛绝灭之剑——”

    就如佛门,有僧正,大僧正,权僧正,禅师,先觉这样的等阶,与称呼。道门虽不如佛家的等级森严,可几个境界层次,亦都有相应的尊称。

    元神与练虚境,都可称真人,到了合道境,则可呼为真君。而归元之境,则是天君。

    大乘境为天尊,而更在之上等仙境,那就是大天尊。与佛门的法主与大法主并列。

    庄无道心念意动,就欲踏步前行。眼前这离寒天境,简直可称是无尽宝库

    这里的东西,哪怕是只得一成,只怕就不逊色于离尘宗,这万年以来的积累。

    然而他才迈开步,云儿就已警示:“剑主还是放弃为佳,这里的禁阵,杀机重重。同样有练虚境真人,以类似神诛绝灭之剑的法门,将元神精元血祭,可维持这里的大阵千万年不散。便是我也破解不得,这里稍有异动,就会将那口剑惊动。那个时候,立时就是魂消魄丧之局。”

    庄无道哑然,身下的脚步顿止,面上浮起几分自嘲哂意:“换而言之,这里的宝物,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样都不能收取。入宝山而空回?”

    “剑主日后到了元神境界时,或可到这里再冒险尝试一番。不过云儿不建议呢,哪怕剑主到了元神境界,也一样挡不住这口神诛绝灭剑一击。至于现在

    轻云剑蓦然从庄无道的剑窍之内腾空飞出,而后定在了上方百丈虚空处。

    “只需将这里最珍贵的东西取走,就已足够”

    一声剑鸣,清啸二百里方圆之地。一股无行的波动,由轻云剑为中心,开始向四周蔓延,

    庄无道微微变色,而后就听云儿的声音道:“我非生灵,不会惊动那神诛绝灭剑,剑主勿用担心。好运气,这里的元灵存量,还在我想象之上。这封灵之地,至少存在一百二十万年。可惜这离寒宫之人,皆不知使用。”

    话音未落,就见那几十里外的主峰方向,突然间一股五彩烟岚喷出。如一团轻烟一般,被吸引着往这边急速飞来。

    “这就是先天元灵?”

    庄无道心中才略过这念头,那股五彩烟岚就已到了面前。这时才发现,这团轻烟,其实并非是五彩缤纷的颜色。而是一团五彩灵光,包含着一团清气。

    却还没来得看清楚,这团清气,就已被轻云剑全数吞吸入内。

    “剑主你崇尚的是气本论,而传说中,这先天元灵就是由天地万物的源头,混沌之气化生而成。”

    那剑身之上,一阵阵微光散发。古朴的剑脊,泛着清冷的光泽,又有数个玄奥无比,让人难知奥秘的铭文,在剑身之上,逐渐成形。

    十八重法禁

    庄无道只看一眼,便知轻云剑又再次进阶,进入到了中品灵器的层次。这已是轻云剑跟随他以来的第三次恢复——

    而后就在最后一道符文完成之后,轻云剑一个旋飞,再次落入到了庄无道的剑窍之内。

    瞬间他就觉一股清冽之气,从轻云剑之内冲涌出来。仅仅只是那么一丝而已,庄无道就觉自己浑身上下的真元气血,在沸腾澎湃,不断壮大着。

    仅仅一息,庄无道就再无法控制。原本圆融守一,不泄不漏的气机,终于开始往外溢散。

    “此处不是炼化先天元灵之地,还请剑主速离此间。”

    其实用不到云儿的提醒,庄无道就已警觉的后退。身影瞬闪,往殿内疾掠而去。

    也就在他抵达那石门之前的刹那,那股凶厉无边的剑意,就已漫卷而来。在二十万丈之外,遥遥的锁住了庄无道的心神。一道青色的光影,在那红色血气的助推之下。疾闪而至。

    庄无道一声闷哼,口中一口血沫吐出,神意遭遇了重击,几有碎散之险。

    换成寻常的修士,早已动弹不得。他却仍能挣扎,在那口衤绅诛绝灭之剑,抵达之前,强行穿越过了石门。

    人与剑的联系,顿时被切断割裂。庄无道却是再一口鲜血吐出。脚步虚浮,四肢无力,在踏出石门之后,直接就跌坐在了地上。面色苍白,几无人色。

    方才斩过来的那一剑,距离他的后心,仅仅只一线之隔。他的动作,如果再慢百分之一个刹那,就必是被一剑穿胸,而后被噬尽精血而死。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