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七零章 离寒天境
    飞速的穿梭,然而就在庄无道距离玉桥不足一丈时,那条锦缎,却忽然被撕裂割开。二十重法禁的灵器,在附近这些破碎空间的流动转换之下,毫无抵御之力的被割成了碎片。

    庄无道楞了一楞,却知此刻不是发呆犹豫之时。锦缎已碎,回归四象殿的途径,也彻底的混乱,难以辨清。前后左右,也都已错乱倒置。

    往前方看,却是如破碎的玻璃一般的景致,且更为错落。左边明明是四象殿的部分外墙,右边就变成了星海殿的穹顶,而下方处,则是该是湖顶上方的景致才对。拼凑在一起,光怪陆离。也看不见,那燕鼎天与智渊三人,到底在何方位。

    只略略思忖,庄无道就于脆以遁空之法,任意前行,专心在这些正流动循环的割裂空间穿行着。

    也不敢使用磁遁,只因上下天地颠倒,一个不好失控,就可能是身死魂灭之局。

    关键是那割裂空间边缘,比之最绝顶的灵兵,还要锋利无数倍。稍稍挨着碰着,就必定见血。且不断的变幻方位,转动碾磨着。

    此时情形,就好似在炒黄豆,不断的翻卷。而庄无道,就是在这些不断变大变小,甚至会互相组合分裂,又彼此接驳的‘黄豆,之内穿行。需要在这些‘黄豆,粉碎之前,寻到安全的途径逃离

    好在他神念强大,总能够先一步有所感应,避开被这些割裂空间碾磨撕碎的下场。

    庄无道不知,是这里的禁阵,是本来就是如此,到时间就会激发。还是因他与阳慎二人之战,将这座大阵惊动。

    只知此时此处,真的是步步杀机潜伏,每一寸都使人惊心动魄。

    幸亏是这座阵,已无人主持。否则任是千百个金丹来攻打,怕亦是无济于事。

    庄无道四下瞭望着,随着时间流逝。他渐渐已摸清了,这周围的割裂空间,轮转变幻的规律。

    正忖道这里是离寒宫考验弟子的神识,还有对空间之法的认知?接着就眼前一亮,望向了远方。

    此时映射在他眼中的,依然是一个破碎的画面。然而庄无道的意念,却已捕捉到了一个出口,一个脱离这处混乱空间的契机。

    他不知那对面,到底是四象殿,还是星海殿。不过只需再穿越过几个空间碎片,就可逃离这处禁阵。

    只是下一刹那,庄无道就听云儿的声音道:“剑主且慢那里似乎有些古怪——”

    庄无道的脚步顿止,眼神疑惑万分,知晓云儿所指,并非是他看到的那处出口,而是下方。这个空间漩涡的最深处,一万丈的意念,透过一片片的空间断层,往下方蔓延着。

    “可是有什么不妥?”

    “没有,只是感觉惊奇。”云儿发出一声轻笑:“原来如此有意思,真的极有意思布置此阵之人,定然是一位妙人。居然把第四层的入口,隐藏在这空间变幻中”

    “第四层的入口?”

    庄无道眼神愕然,然后神情万分古怪:“怎么可能?那离寒宫的弟子,又该如何出入?”

    禁湖宫内步步惊心,凶险重重。尤其这混乱空间中,任何行差踏错,一个小小的失误,都可能命丧黄泉。

    “禁阵未激发时,那里也就与平常无异,可以正常出入。自然,可能其他方位,也有第四层的出入口说不定。”

    云儿压抑着兴奋,询问道:“剑主可否由我来o我可确证,那里定是一个进入第四层的门径无疑”

    庄无道略一思忖,就于脆的把意念收起。任由剑窍中传来的热流,掌控住了躯体。

    而后遁法轻巧娴熟的,在这些空间碎片中继续穿梭。同样的修为,云儿却远比他从容。无论各种样的变幻,都能游刃有余。

    仅仅片刻之后,庄无道就望见了前方,出现了一座石门。同样是大门敞开着,里面漆黑一片,摸样与第三层的入口差相仿佛。

    ——这就是第四层的入口?

    庄无道的脑海内,才闪过念头。就见‘自己,又衣袍一卷,将石门之前,摆放在一个石桌上的几样东西,卷入到了袖内。然后整个人飞身而起,横空穿入到了那石门之内。动作似如行云流水一般,流畅之至。

    而就他冲入石门的刹那,身后蓦然间有数十道细小的白光闪过。看似没有什么变化,然而那石桌却在须臾之后裂开,被分割成了数十上百余片。切口平滑,无丁点的参差不齐。

    而那地面,也出现了数十条细细的痕迹,深不见底。

    庄无道亦是只觉头皮一阵发麻,心中惊悸莫名。不过最后还是分出了一丝意念,往自己的左手衣袍处探去。

    “刚才拿到的,究竟是何物o”

    云儿拼了命到才拿手的,却是一个丹瓶,一个木盒,一颗宝珠。

    宝珠只是件灵器,却是与雷杏剑簪一样,可以祭炼到法宝层次的灵器。

    而若论到品质,这颗宝珠还要强过剑簪整整一个层次。看其模样,应该是一件护身之宝,只是具体的功用,还未能知。

    至于丹瓶与木盒,都因隔绝封闭了灵识,仍不知里面到底是何物。

    当顺利穿出到门外时,云儿就已把身体,交还给了庄无道。转而在庄无道身外,化出了身影。

    “刚才我有些行险了,没能想到那里预付的禁制,会那般的可怖。”

    云儿轻轻吁了口气,似乎也是为方才的险情,心有余悸。“那里若是离寒宫弟子,执有离寒宫信物。取这三件东西,可以轻而易举。然而若是外人,那就是必死无疑。”

    庄无道先不急着打开那丹瓶与木盒,而是扫望了一眼四周。只见这是一处空间不小的石殿,大约百丈方圆。而除了他身后这扇,位于石殿最中央处石门之外,左右两旁。还有各有一排数量上百,规格又小了许多的青铜小门。

    只是都封闭着,灵光黯淡。所有的青铜门上,都贴着十张以上的符篥,将门扉牢牢封闭着。

    除此之外,还有上百面青铜镜,立在青铜门的侧旁。

    “这是——”

    庄无道心有猜测,不过却还未能确定,云儿却已是流露出释然之色。

    “果然,出入第四层的入口,并非止一处。这里的门,有些通向第二层,有些则是第一层。应该是有人在此处监控,若弟子有难,可随时从此处救援。

    说完之后,云儿又瞧向了石门之前,那些散乱的玉简与书页。

    “遭遇攻打之时,这离寒宫内应该正在试炼门内弟子,所以措手不及。”

    庄无道探手一招,将其中一枚玉简拿到了手中,而后潜心感应着。却见里面,是一条条关于离寒弟子的信息。

    “——任庄,二品金灵根,御敌冷静,可以栽培。缺陷:易为幻法所迷—

    “黄玄智,二品木灵根,遇事冲动易怒,需磨砺棱角之后,方可大用——

    “凌玄,二品土灵根,遇敌生畏,弃友而逃,可以逐出离寒宫。”

    庄无道顿时便知晓,这是离寒宫,对门下弟子在试炼中的评价。通过这近百面青铜镜,来观测弟子的动向。多半不能面面俱到,只有最精英弟子,才会被如此关照。

    由他手中的这枚玉简就可得知,里面无一人的灵根,在二品之下。

    也可想象,当时此处,至少有上百位修士在此,观察弟子在下三层的动向。然后当大夏皇朝的余孽,纠集诸宗诸派来袭时,这些人惊慌失措的,把这里的上百座青铜门,全数封禁。

    就只是不知,为何这位于禁湖宫内,最紧要的一座石门,依然是敞开?

    “不是他们不想封,而只是未曾完成而已。”

    云儿指了指二人身后的石门,庄无道依然回望。果见这石门两旁,都各自贴着十几张符篥。

    “古怪——”

    庄无道皱着眉,心中更是疑惑。不过也并未深究,走出到了这石殿。

    石殿之外,是一处宽阔的青石平台,当庄无道走出殿门之时,才发现这座石殿,应该是修筑在一处山崖之上。一眼望去,远处云雾缭绕,群山争秀,奇峰罗列。这片世界,也不知方圆多少里,只见到处都是天地之灵汇聚而成的五彩霞光。

    “这就是离寒宫的第四层?不对,这才是真正的离寒天境”

    庄无道心中震撼之余,又往这石台的左右下方望去。也恰在此时,一股狂风吹来,将那些笼罩在山峦间的白雾,吹开了大半。

    而后庄无道,就立时‘嘶,的一声,倒吸了一口寒气。就在这石台的正对面,有一座大山,然而山体已断。赫然有两只千丈长的蛟龙之尸,躺伏在了山野处。

    流出的血液,赫然在山脚处形成一个方圆百丈的血色湖泊,至今都未凝结

    再望其他,只见到处都是血,尸骸满地,一片狼藉。有修士的尸体,也有妖兽的遗骨。

    百里之内的十二座山峰,无一座是完好无损。大片的屋宇残存倒塌,只余满布疮痍的废墟。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