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六九章 何必当初
    剑光闪逝处,那阳慎惊悸的无以复加。仓促间凝聚了无数的冰针,布在身前。又将一张符篥取出化开,身影再次飞闪退后。而后连续数道癸水玄雷,砸向了庄无道,

    竟然是符宝,不过仅只三阶。威能不但远及不上当日方孝儒使用的乾天斩魔蚀日神雷符,比之节法真人为他炼制的上霄阳炎计都雷符,也是远远不如。

    庄无道这一式,也早非是初创之时的破绽处处。关键是乾坤挪移,借力化力之法。

    而剑尖处一幻,一个剑花挽出,就将那些冰针,大半粉碎。残余的部分,则直接就被庄无道的磁元罡气,在接触的的瞬间,反弹了出去。

    而之后的癸水玄雷,庄无道则根本就无躲避抵御之意。身外却炸出了更多的紫雷,然后一人一剑强穿而过。阳慎这些手段,甚至都无法拦阻他哪怕半息时光。不但不能阻止,反而是将一小半的癸水玄雷化为己用,混在漫天的都天神雷之内。

    阳慎一声闷哼,再一张符篥打出,而后身影便又化光流逝。此时他在殿内退无可退,只能尽力绕着这座殿堂四壁飞速的穿行。

    身影已加速到了极致,然而却始终无法都将身后的剑光摆脱,距离一点点的拉近。甚至脖颈处,都能感觉到那剑气传递过来的透骨寒意。

    “竖子你真敢杀我,与我沧澜阁为敌?”

    阳慎语气已不自禁的放软了下来,只因再不停手,这具化身,定然会毁在庄无道的手中。

    “杀了你,能有何妨o”

    庄无道浑不在意,就如沧澜阁可以不在意远在天南的离尘宗,离尘自然也不用在乎,沧澜阁这个远隔百余万里的北地大宗。

    那飞鹄子闻言,不由一声苦笑:“庄兄,且给我一个颜面,罢手如何?几位终究都是我赤阴城的客人,伤到了谁都不好庄兄何必定要平白为自己添一仇敌?”

    剑势却更是凌厉,已经阳慎的脖颈上,割出了一条血痕。阳慎再退无可退,几乎所有的腾挪空间,都已被庄无道的剑势与意念,牢牢的锁死。此时任何的变化,都已无用。阳慎于脆退往了殿外,疾飞了出去。

    恰是四象殿通往内四殿,那条白玉石桥之上。庄无道依然是不依不挠,剑势紧锁着阳慎的身影,不离分毫。

    然而当他的身影,才刚穿至石桥之上时,才发觉不对。他的眼前明明,该是那星海殿才对,然而当他冲入此处时。上方却是一片星空,身影则由平行穿孔,转为向湖顶处逆冲而上。

    是照空镜,空间之法——

    庄无道心中,瞬时明悟过来。这条通往星海殿的白玉石桥,看似普通寻常,其实却是杀机重重。

    整个白玉石桥,都已被那上方处的照空镜,分割折叠成了无数余片。

    之前就感觉,进入这禁湖九殿未免太过轻易,却原来奥妙在此处。

    然而这空间的变化,却不影响他的剑分毫。哪怕是这白玉桥上的空间分割,也不能将他的意念,全然割裂。这里的空间变化,毕竟有迹可寻,并非是全无章法。

    此时殿内,却又是另一番的情形。看着那白玉桥上的二人,在位置不断的变化,不断挪移方位。

    智渊与燕鼎天的面上,也渐显凝重。隐隐看出这白玉石桥,怕是凶险重重。要进入到这禁湖宫的内四殿,远没有他二人想象的那么乐观。

    飞鹄子则是眉头紧皱,似乎是不自觉的,就走到了四象殿的出口,面带担忧之色的看往殿外。

    文博本是一直沉默着,不曾有过分毫动弹。哪怕阳慎被庄无道打成了重伤,也没有出手之意。似乎真是被智渊与燕鼎天二人,联手威迫压服。

    然而就在殿内三人的注意力,皆被白玉桥上的二人之战吸引,警惕降到最低时。文博的手中,却突然就祭出了一枚梭状的灵器,带着他身影疾逝,在三人猝不及防间,就冲出到了殿外。

    身外九剑并起,如剑轮一般,穿过了一重重分割后的空间,斩向了庄无道

    三人俱是一惊,飞鹄子当先穿行了出去。而智渊与燕鼎天二人,则紧随其后,意图阻止。

    此时那阳慎,却已被庄无道的雷杏剑簪,彻底逼到了绝境。不过此时他反而没有了忌惮惧色,反而脸上青筋毕露,满面的狰狞,目光赤红。

    “也罢,这是你逼我——”

    话音未落,整个人的身躯,就如充气一般的不断膨胀。身外罡气澎湃,有如罡墙。

    庄无道却不管不顾,‘嘿,的一声,直接就斩下这阳慎的首级。对此人接下来的动作,他心知肚明。然既然仇怨已结,对方已恨他入骨。那么他又如何能容此人,在自己剑下生离?他对方孝儒如此,对这阳慎也如是

    斩杀身外化身,虽不能了结此人的性命。然而也必定会影响元神岁寿,严重一些更会掉落两三重的修为境界。

    至于此人紧随而至的反噬,大不了自己就拼着重伤的结果,硬接便是

    果然下一刻,就在阳慎被血液激飞冲起的头颅上,露出无比诡异的笑意,

    “那便同归于尽”

    已经膨胀到近半丈方圆的身躯,猛然爆裂了开来。无数的血肉,就如火焰般,朝着庄无道喷涌而来,散开十丈,将他完全笼罩在内。

    而其中每一个细碎的血点,此时都有如钢珠,含着洞金穿石的毁灭之力。雷杏剑簪编织出来重重剑幕,在与之交触的瞬间,就已崩溃开来。

    庄无道已有准备,手中已持住了得自方笑儒的那枚‘金鼎天罡气符,。可就在他刚欲将这符宝发动,硬撑过这阳慎的拼死反噬的刹那。

    身后一口剑影,一道剑轮,也蓦然从他身后,一起冲凌而至。

    是文博

    庄无道微微皱眉,此时也没心思去想,那燕鼎天二人,为何未能将此人拦住。

    意念之内,瞬时闪过了千百个念头,在全力思索着,解困脱身之法。若只是阳慎的自爆反噬,他有把握,在不影响实力的情形下,重创脱身。然而此刻,面临这一前一后,简直可称是配合无间的夹击,却有着陨身之险。

    然而只是刹那,庄无道的脑海之内,就又灵光一闪。于脆大胆的放开防御,剑光幻化,圈舞轮带,带起了几圈奥妙之至的剑弧。身外的磁元罡气,也是一缩一涨。

    乾坤挪移,移花接木

    所有的动作,在一个眨眼之间就已完成。在一眨眼前,庄无道在前,文博在后。

    一个眨眼之后,却是文博在前,庄无道在后。那血潮冲击过来,首当其冲的,再非是庄无道,而是文博

    那阳慎的头颅之上,满面都是不可思议的神情,而含着几分焦躁惊恐。

    “怎么会?”

    与他身躯爆出的血潮对冲,文博是必死无疑。也意味这个沧澜阁这一代最为出类拔萃的弟子,即将死在他的手中。

    “庄无道,你敢——”

    阳慎以头颅断躯内的精血一声咆哮,魂念嘶嚎。而文博的眼里,却已是惊慌失措,满含惧色。匆忙间收住了身影,提劲飞退。然而一时之间,却根本就无法避开。

    而此时庄无道雷杏剑簪,已经再次在他的身后,编织出了一重剑幕。将文博的退路,完全阻绝,眼中冰冷,依然无半分怜悯之意。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当这句话说完,那血潮就已与文博的剑轮正面冲击。毫无悬念,那九口飞剑,都纷纷震裂抛飞。

    而后文博的整个人,都被那血潮彻底的淹没。文博的身影在内,不断的抵御,不断的挣扎,不断试图突破。

    可所有的努力,都最后功败垂成,血潮内的动静,也在短短三息之内,就重归于寂静。

    庄无道面无表情的望着,顺手将金鼎宝符引动,一层金鼎天罡气护住了周身上下,抵御那溢射出来的气罡余波。

    而后就在那血潮,声势暂衰之时,雷杏剑簪猛地一斩,便将啊阳慎的头,绞成了粉碎。

    不过也就在这时,庄无道心念内忽然警兆大起。不过危急的来源,却并非人,而是身周的空间变化。

    不对

    庄无道下意识的就看向了天空,那面青铜古镜散出的紫芒,渐渐鼎盛。而周围这支离破碎的空间,也突然间‘活,过来,开始了流动,。

    庄无道就亲眼看着,那文博身躯的残余,似被无形的利刃切割,分解了开来。一部分留在原地,伤口异常的平滑,而另一部分,则于脆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空间变化,越也越快。更好似一个阶段的漩涡,把人往深处席卷,彻底的吞噬。庄无道虽几次险险避过,人却不由自主,投入这个漩涡之内,无法脱身。

    “庄兄,接住”

    一条七彩斑斓的锦缎,忽然越过了数重分割的空间,从远处抛了过来。

    庄无道只听声音,就知正是那飞鹄子。心中虽是奇怪,庄无道动作却并未有丝毫犹豫,探手就抓住了那锦缎,欲借此物脱身逃离。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