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六八章 得寸进尺
    阳慎的那口剑器,看似攻势如潮,似狂风骤雨,然而直到现在,都未能有所寸进,反而被庄无道的雷杏剑簪,迫退了十数丈。

    二人此时的剑力相当,加持在剑身上都是六百象左右。剑法却是阳慎稍胜一筹,毕竟是金丹,积累非筑基可比。然而因心存轻视,攻的太急,反而给了庄无道不少可趁之机,被一步步的反迫而回。

    那阳慎面皮发紫,在几人注视之下,明显感觉自己颜面大损,一声闷哼:“竖子剑术倒还算不弱,小看了你——”

    也不再与庄无道在御剑术上纠缠,那阳慎直接就欺身到了庄无道的近前。手执着一把纹着日月图案的金环,带着水火炎力,猛地往庄无道的脑仁处砸了下来。

    庄无道的目中杀意微闪,而后嘿然冷笑。此人还真是毫无留手之意,一开始就是想要了结他的性命。

    身影蓦地飘退三尺,就在那金环击下之后,庄无道随手袍袖一拂,就将之荡开一旁。

    然而此刻,那阳慎的目里,却已是泛出得意的轻哂。嘴巴一张,顿时一道针影,就向庄无道的咽喉处打来。惨绿色的针尖,分明是含蕴剧毒。

    庄无道的左手袍袖,依然在与那金环就抽,而右手则是引控剑诀,根本就无瑕去抵抗。

    竟是无遮无拦,任由那毒针打至到了身前。

    “卑鄙无耻”

    智渊的浓眉微凝,眼含鄙薄。这样的人物,居然也是金丹——

    “无妨的”

    庄无道毫不慌张,脚下猛地一踏,而后浑身的磁元罡气顿时也一抖一颤。

    以借力化力,移花接木之法,直接就将那毒针反弹了回去。几个月前,他还需借云儿之助才能办到。此时到了筑基境之后,对自身功法的感悟,对力量的掌控,又提升了好几个层次,乾坤大挪移的运用,比练气境时强了无数余倍

    “怎会——”

    阳慎却是双瞳猛张,一副见鬼了般的神情。怎么都不解,这毒针竟会倒转而回。他深知这毒针之威,穿罡破气,寻常道衣与横练之法,皆不能抵御。

    毫不犹豫,阳慎就是弃开了那枚日月金环,扬手就又拿出了一枚红色令牌

    竟亦是二十四重的法禁,迎着那毒针一挡。却是依旧被针影破入,差点将这件灵器洞穿。

    只余一点针尾在令牌之外,而令牌上端的那一借红木,竟然在一个弹指之内,就化为了惨绿色。

    阳慎根本不敢手握,挡住了毒针之后,立时就把这红木令牌,远远的抛开

    而此时的庄无道,却已紧随其后,欺身而至。以磁遁之法,身影浮空,一掌大摔碑,撼山震岳般的轰击而下。

    伪玄术,大烈石

    他可不是被打了,却还要忍气吞声,委屈求全的性子。这阳慎既然想要他的命,那么他庄无道,自然就要有所回敬

    “大胆”

    阳慎既是意外,又是惊怒。一声怒喝,下身立定之后,也不抵挡。只双手持决,并在了胸前。

    “博儿你可看好了,不是一直想看看我的氵澜旋冥术,?此术要旨在于以攻代守,此术施展,可化力借力。别人非但不能伤我分毫,反而要被这术法的寒力所伤,故而被认为是我沧澜阁列为本宗十大守御之术位列三品,是我宗金丹境之后,最佳的本命玄术之一——”

    浑身上下,赫然无数的水液凝聚,如水龙一般旋转刮起,缠绕着阳慎的身躯为上。青蓝色水液中,又似含着无尽的冥寒之力。使得周围的空域,都形成了一片冰白雾气。

    三股水龙,在他的头顶汇聚。宛如一个巨大的水锥,气势迫人,朝着上方的庄无道反噬而去。

    庄无道的唇角处,那讥讽的笑意,却更为浓厚。化力借力?沧澜阁十大守御之术?真正是有趣,也运气丑到了家。

    乾坤挪移,移花接木

    命神通施展,庄无道身周的罡气,也开始了旋动。然后那大摔碑手,就已拍打在了那旋动水锥尖部。

    周围三百丈内,气机顿窒。然而是‘轰,的一声炸响,那水液纷飞炸散。

    庄无道竟是不费吹灰之力,直接一掌就将这水龙漩涡给强行打碎,而后继续拍下,气势却是更是慑人。

    行无忌,碎山河

    拳意威压百丈,肆无忌惮的宣泄开来。而庄无道那右掌之上,竟然也覆盖了一层冰蓝之色。不过却未浸染冲入庄无道的体内,而是覆盖包裹在肌肤之外

    乾坤大挪移的要旨,就是以其之道,还治于其身

    那阳慎的眼神首现出几分慌张之意,为弟子指点示范的从容,消失的无影无踪。

    猝不及防之下,只能仓促的以右掌上托抵挡,人则飞速的后退。

    铿——

    似玻璃破碎之声,在那双掌接触的刹那。阳慎的肉掌到齐肩处,就都已被冻结,化成了无数血色冰渣,四下爆射了开来。

    不过有这片刻缓冲,阳慎已经引动新的玄术。一个水分身术,人影就已是一化为三,同时冲向了三个方向,难辨真假。须臾间,疾掠出十丈开外。

    庄无道却并不打算就此了结,占据了先机上风之后,是更不愿把这人放过。意念蔓延伸展,始终在捕捉着阳慎的的真身气机所在。右手则是再一召,把那枚伏魔定山圭取在了手中。

    “原来在此处——”

    就在三个水分身都一晃一摇,快要维持不住消散之时的,庄无道的‘伏魔定山圭,就往左侧处,猛地一砸

    身躯则如影随形,继续跟上。

    那阳慎才刚现出身影,就被‘伏魔定山圭,击住了胸前。整个胸膛,十几块肋骨,都同时塌陷了下去,口中一口鲜血喷吐,洒出三丈之遥。

    而庄无道的掌,也再次欺到了近前。阳慎的目光,是暴怒无比,分明感应,庄无道流露出的杀机,还有那不死不休的决然

    眼神凛冽,今日此地,要么你死就是我亡

    “大胆”

    远处那文博一声冷喝,就欲执剑上前。然而却有人先他一步,立在了三人之间。

    “文施主,最好莫要把我二人当成死人才好。”

    燕鼎天也是摇头:“以大欺小,本就不对。这人对庄兄动手,可谓卑鄙无耻,更是我罕见。即便死在庄道友的剑下,也是咎由自取。”

    那飞鹄子则是头疼的揉了揉额角道:“终究是有一场同行之情,不好就这么动手,不如二位停战罢手如何?”

    庄无道全不理会,掌实追击压迫,几乎每一掌都有着七百象力,势沉如山,力若千钧。

    阳慎的修为实力,本都在庄无道之上。然而此时体内受伤不浅,断去了一臂,又是仓惶劣势之中抵御。一身力量十成发挥不到七成。而每接一掌,更有近六成的力量,被庄无道以移花接木,借力打力之法反攻而回。

    一时之间是狼狈之至,连使两个水分身术,加上数式玄术,才勉强稳住了阵脚。

    而直到五脏六腑,都齐齐受损之后,才渐渐摸索出,防御庄无道花接木,的法门。而就在可刻,庄无道的一只肉掌,也猛地膨胀,染上一层微薄血色。身影先是退后数尺,而后猛地又加速冲击

    伪玄术,大碎云

    十六倍力量,加上五层离世荡魔劲的叠加。是庄无道这一掌之力,直接攀升到两千五百象的极致伟力。拳意冲击,也似真正有了震撼山河之势。

    阳慎面色大变,倾尽了所有的力量,把仅余的一只手掌挡在身前。身周则浮起了无数的符篥,一层层的水罩罡气层层叠叠张开。

    却全被庄无道强行轰开,只是稍一接触,阳慎的另一只手臂,就也同时折断。人影踉跄而退。

    胸中这一刻是憋屈到了极致,明明这庄无道的实力,还差他一线。若步步为营,稳扎稳打,哪怕庄无道的奇功异法层出不穷,他也依然有着足够的胜算

    可就因一时轻视大意,却被逼到了这样的境地。望着庄无道那抵近的肉掌,阳慎的眸中,更流露出一丝恐惧之意。

    “庄无道,你莫要得寸进尺”

    “得寸进尺又如何?人敬我一尺,我便敬人一丈”

    就在庄无道的掌势,冲击身躯之前。阳慎也施展出了一式水分身,身影再化为三,遁向了远处。

    不过就在阳慎逃离之前,庄无道的大碎云,却已将他的护身道衣强行打碎。撕裂粉碎成无数布片,飞扬四散。

    而庄无道也探手一招,将那口雷杏剑簪召回到了手中。至于另有口飞剑,阳慎早已无力御使,已然不足为患。

    而庄无道的意念,亦再次逸散了开来,牢牢的掌控着,这周围两千丈之地

    如蛛网一般。远处那三道水分身,只需任何一点异常,都可被他清楚查知

    手中则剑势虚划,带着玄而又玄的意味,一股庞大的磁元力场,也笼罩住了周围三千丈之地。

    千里磁杀

    大碎云

    刺剑式

    秘式,诛神式

    一道黑色的剑影,蓦然间如瞬影流光,穿越了百丈虚空。七尺长的剑芒喷吐,直指那阳慎的六阳魁首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