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六六章 入四象殿
    “天璇借法,群星辟邪”

    无边的星力,汇拢而来,一束束冲湖顶上方照射而下,暂时定住了这只‘剑魍,的身躯。

    仅仅只是一瞬,可对庄无道而言却已足够。一套三十六面的九宫都天神雷旗阵,就已环绕着,布在了这只忄魍,的周围。

    这套旗阵,在他抵御方孝儒那六道天斩魔蚀日神雷,时,就已接近损毁。

    不过勉强还保持着完整,依旧能够使用。

    阵法完成,庄无道再此手持灵决,口中再次真言念动。

    “都天御道,雷狱炼魔。”

    三十六面阵旗,一丝丝的都天神雷,将这十丈方圆之地,完全化成了雷电之海。

    阵中那只三阶忄魍,一声哀嚎,不过其体内的阴煞之力,却是异常的强横,仿佛无穷无尽一般。强抗着阵中的二阶都天紫雷,从旗阵中强行穿出。

    这一次,庄无道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那燕鼎天就有把一颗黑色丹丸,遥遥打至。

    血烈大日神焰爆裂,立时就把这忄魍,的大半黑雾阴煞,烧灭了八成。

    远处也传来燕鼎天的轻笑声:“庄兄好不厚道,莫非这时候还要藏着掩着

    庄无道摇了摇头,并不去理会。他是还有许多手段未用,几张符宝都还藏在袖中压着。

    哪怕燕鼎天催迫,也未有丝毫动用之意。他与燕鼎天不同,此人身为大灵国皇子,能够获得的资源,甚至还在中原三圣宗的秘传弟子之上。这次又准备充分,身上光这‘血烈大日神焰,就不知带了多少。

    他庄无道,又如何能与这人比得?

    前面的路途还长,而此时他身上,总共才只这么几张符宝在手。不省着点用,真到关键之时,才会有更多底牌可施展。

    这时他身侧的这头三阶忄魍阴煞已经残存不多。庄无道御剑一刺一绞,就迫使那团黑雾,再次散开。而庄无道的目中,也精芒微闪。

    一丝意念,已经牢牢锁住了这只忄魍,的精神核心。

    大悲赋,挑剑式

    雷杏剑簪剑尖的一个上挑,就已将忄魍,最核心的那点阴煞魂元击碎。

    所有的黑雾,顿时无所依凭,纷纷散开,归于寂灭。

    庄无道却知,自己击杀的这两头剑魍,并未真正的‘死,去,只是暂时沉睡而已。

    只需几千年后,就可在本身依附的剑器中,再次重生。

    终归是这些剑魍,还有着破障。实力层次虽入了三阶,战斗方式还只是筑基境层次,才被他们轻而易举的击杀。

    再观那边智渊与燕鼎天二人,却是陷入苦战之中。智渊此时抛出了一个火焰牢笼,将一头忄魍强行镇压在内。而人则立在牢笼之上,手中五环锡杖,或挑或点,抵御着另一头忄魍,的阴寒剑光。

    这和尚不止术法强横,武道却居然还更在术法上。以杖为棍,挥展开来,仿似盘龙玉带,密不透风,使人叹为观止。

    佛法果然是极其高深,以一敌二,智渊居然也能勉强支撑。

    燕鼎天那边,则是重新召出一口绣着紫金龙纹的弯刀,刀影如轮。说不上是实力全出,然而对应这只三阶忄魍,之余,却还能分出不少余力,以两枚‘血烈大日神焰,助庄无道克敌。

    而此时两人,也明显舒了口气。以三敌五,三人可能有些凶险,然而以三敌三,那就要轻松得多。

    庄无道正欲援手,先将燕鼎天那边的剑魍斩杀。却忽的心中一动,目光投向这白玉桥,左面一侧。

    想也不想,就是一拳捣出,大摘星手隔空四百丈发力,打在一处原本空无一物的虚空。

    而后下一刻,就听一声厉吼。一团黑雾,在那边现出了身影。

    “这是,三阶法魑?”

    燕鼎天的面色,沉凝如水。这法魑与他们身周的几只剑魍,虽都是同一阶位,然而若论到棘手难缠,前者却要远胜

    隔空施法,放在其他所在还好,然而在此处,禁法明显保存比较完整。在场三人,根本就无近身的可能。

    可这念头才闪过,就见庄无道,又探手往那边一抓。

    伪玄术,移星擒龙

    摄劲强吸之下,那只法魑虽是黑雾翻滚不休,却依然被庄无道强行以磁元之力抓摄着,迅速接近,到了白玉石阶之上。

    而后庄无道的雷杏剑簪,已是带着浩瀚的都天神雷,从这邪物上方,势如千军地劈斩而下。

    “庄施主这门拳法,当真有趣,了得以磁元之力为基,与我寺的擒龙手,却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智渊的语气,更为佩服,有五体投地之感:“这次幸有庄施主同行,否则只我二人,也只能望风而逃了。”

    燕鼎天的面上,也恢复了笑意。氵法魑,之属,能施展的术法极其单一。既然已被拉到了近前,那就已不足为患。

    倒是差点忘了,在场就有智渊与庄无道二人,前者精通擒龙手,后者亦擅长隔山打牛,还有这种磁元摄力,都刚好克制着术修一脉。

    仅仅一刻钟,剩余的三只剑魍与那法魑,都陆续被解决。庄无道主攻,二人援手,配合起来也越来越娴熟。那燕鼎天身上的‘血烈大日神焰正是天下阴邪之物的克星。

    往往庄无道将这些剑魍法魑压制之后,就是一枚打来。这四只邪魂,不是当场重创,就是直接寂灭散形。无一只能够从他们四人面前,穿空逃遁。

    而在解决之后,三人也不敢继续在此处逗留。不约而同都加快了步伐,走过了这座白玉石桥。石桥之后,就是四象殿。

    这殿堂修的宏伟无比,门却极小,只能通行一人。三人鱼贯而行,而庄无道就在通过之时,感觉到这门棂之前,有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阻力。一丝寒凉之力,蔓延过全身上下。与他之前在道业天途之上,通过七百七十七级之时,颇有几分相似之处,感应却又更为明显。

    顿时心中明悟,这是离寒宫,检测灵根天资之法。不过手段,却又比离尘宗的第三条道业天途,差了些许。

    庄无道又望向了前面,那智渊与燕鼎天二人,都全无所觉,顿时就明白了过来。

    这三人中,估计只有他的天资,是勉强达标。三阶的天品伪灵根,只能修到金丹境为止。

    在拥有练虚境,甚至合道境强者的离寒宫眼里,这样的灵根天资,恐怕是不值一哂。

    不过庄无道也不在乎,他现在越来越感觉自己的元魂之力非同一般。

    能在筑基境的初期,就把神念修至两千丈,这天一世界除了魂体可与他比拟的聂仙铃之外,只怕无人能够办到。

    而天生战魂,既然连传自上古年代的天机碑都不能识别,又何况是离寒宫

    庄无道只忧心自己通过外四殿的门禁都是险险过关,那内四殿,他未必就能顺利进入。

    过了小门,眼前就是一片宽敞大殿。殿外全都是湖水,殿内却是无一滴水液。

    那四面墙壁,总共有四副图形。玄武朱雀青龙白虎,四只神兽,栩栩如生的绘制在墙壁之上。

    这应该就是燕鼎天所言,离寒宫九大传承功法之一的‘四象化神决,。不过绘制在此间的,多半不是完整的版本。

    只是此时,包括庄无道在内,三人都无心去看这门百万年前名震一时的功法究竟。目光都不约而同,注目在石殿之内,那几具尸骸上。

    与外面的情形完全不同,这五具尸骸在这四象殿内,却是经历百万年而不腐,就好似才刚死亡不久一般。

    死因各异,不过身上都有着整齐无比的切割伤痕。庄无道仔细看了几眼,只觉那几处伤口不但整齐,更平滑无比。不像是被利刃斩割,倒似是天生如此一般。

    只有一人例外,盘坐在最中央处,面容枯槁,身上虽有不少的伤痕,不过都并不致命。

    此人尽是最后的元气亏损耗尽,油枯灯尽而死。

    “都是金丹境界”

    燕鼎天看了一眼上方,原本这殿顶中央有个穹顶。然而此时却已大半坠落了下,剩下的也残缺不全。

    “这几位应该是为攻打此处的阵眼,结果与此处镇守的离寒宫金丹,同归于尽。”

    说到此处时,燕鼎天的脸上以浮起了惊喜的笑意:“看来我三人的运气不错”

    言中对此处五大金丹之死,毫无半分感概。的确是好运气,五位金丹,五枚小虚空戒。都能与庄无道,在第二层获得那两枚相当。

    不过由此看来,当时天下间的修行资源,确实是被离寒宫占去了大半。

    只是小虚空戒内的东西,也有些失望。没有灵丹,也没有蕴元石。大殿之内散落的蕴元石粉末堪称海量,可五人的小虚空戒内没有。

    所携之物,都是伤丹伤药,与战斗相关。可见此处争斗的双方,都是怀着破釜沉舟之意。

    好在小虚空戒内还有几件备用的灵器,以及大量的符篥。而殿内散落的诸般器物中,也有两件保存完好。

    而紧接着,燕鼎天随后又从那离寒宫金丹修士的虚空戒中,寻到了三枚未曾施展的符宝。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