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六五章 合力诛邪
    燕鼎天看着那碎裂开的墙壁,神情一阵怔忡。许久之后,才深吸了一口气道:“我明白了”

    百万年前的那两人,是情急逃命,慌不择路的从这禁湖宫的东面逃亡。根本就无法顾及此处,其实已大半失效的重重禁制。

    只怕这两位,到临死之时,也不知不知自己究竟是如何安然逃生的。

    “庄兄好敏锐的灵觉”

    智渊也一声赞叹,含着佩服之意。不过看着前方骤然宽阔起来的视野,还有这周围一切,智渊又不禁自嘲的一哂:“不过庄兄发现得也实是晚了一些,原来这一日一夜中战战兢兢,全是无用。”

    庄无道摇着头,忖道他自己哪有这样的水准?这里的禁法,虽是徒有其表,然而看起来却也吓人。

    听到燕鼎天放弃之言,心中亦是冰凉一片。最后还是因云儿的指点,才能洞悉这其中奥妙。

    信步而行,庄无道首先迈入到那面断墙之内。眼前依然是由石质墙壁围起来的巷道,只是当看清眼前之景时,庄无道却是浑身发冷、

    只见此间,竟然是倒了满地的尸骸。总数几达二百,分布在这小巷内。不止是那阴森邪气,远胜过之前湖中十倍。更还有着一层灰白色尸气,覆盖在了脚下半尺处。

    “果然已化成了邪灵之地”

    智渊亦随后进入,立足在此地的瞬间,就有一股股浓郁的灰白尸气与阴寒戾煞,缠卷而来。

    似乎天生智渊身周笼罩的佛光相克,这里的一切力量,都自发的沸腾翻卷,要将他排斥出去。

    智渊毫不在意,身侧燃烧的手抄佛经,火焰更炽热了几分,燃烧的速度也陡然增快。轻轻松松,就将此处的诸般异动,强行压制了下去。

    “然则此处,似乎并未有邪魂存在?”

    “要么是去了他处,要么是已被噬魂。”

    燕鼎天又试着翻看了几具尸骸一番,然而都是稍一接触,就与那断裂的高墙一般,化成了灰沙散去。

    不禁一阵摇头,按说不至于如此。离寒宫的遗址内,五行之灵鼎盛。哪怕一般的灵器,在历经百万年后,也都不会轻易腐朽破碎。

    只因此处的死气尸力实在太盛,这才如此。

    “这些人,应当都是死于此处禁法之下。不过也将此处的禁法,破坏了大半。其余地方,我看也是差不多的情形。就不知那星海殿与四象殿如何,是否保存下来?”

    对于燕鼎天所说的‘噬魂包括庄无道在内,都不怎么放在心上。

    这里最多,估计也只能容许三阶阴邪存在。一旦超过了这境界,即便这禁湖宫的法阵不起作用,离寒宫设在第四层的主阵,也会将之斩杀。

    不过不放在心上,却并不就意味着三人心下就会放松。反而更是警惕,不敢有丝毫的疏忽。

    再之后一路往前行进,就顺畅了许多。那些禁法还有不少残存,然而破绽处处。三人一旦窥知了虚实,突破起来是毫不费力。

    不过只用了半刻,眼前几座巨大的殿堂,就已遥遥在望。

    这里本该是个小湖,而这九座白玉殿堂,就坐落在小湖泊之上。周围处,则是一片偌大庭院,方圆足有十里之地。

    不过随着这座禁湖宫,沉入到了湖底,无论是那小湖泊也好,庭院也罢,都已不存。

    三人只可惜此处的灵药灵珍,庄无道就望见了十几种外界罕见的奇花异草,都已在水中枯萎。

    “那就是禁湖九殿,建在湖中,以白玉桥连接。昔年离寒宫弟子,若能进入四象殿,那就是四象圣子,传承离寒宫的四象化神决。若能进入星海殿,那就是星海圣子,传承离寒宫七杀无妄剑。这门剑法,又名诛仙神决。既是剑决,亦是一门极其高超的修行功法。传说是这世间,少有的二品功决,能够直指归元之境。可惜离寒宫灭之后,这门功法就已失传——”

    燕鼎天对离寒宫的传承,简直可说是如数家珍。而庄无道听到‘七杀无妄剑与神决,之时,眼神却微有异样。不过瞬间就隐去无形。

    “以云海殿为核心,星海殿,断浪殿,烈阳殿,羽衣殿环卫左右,是为内四殿。而四象殿则在更外围,是外四殿。来者需从外四殿,进入内四殿,再达到云海殿——”

    燕鼎天一边说着,一边扫望着四周,面上隐泛笑意:“万幸,你我三人,似乎是第一批抵达此间。”

    环顾这九座殿堂附近,的确是无有人迹的模样。只可惜这庭院附近,也满布尸骨,让人心内生寒。

    燕鼎天昂首踏步,第一个走上那白玉石桥。踏足其上的刹那,燕鼎天先是一阵凝眉,而后就不去在意,继续前行。

    当庄无道也走到那白玉石桥上时,才知究竟。这石桥之上,竟然生出一股强横无比的粘力,通过之人,都需要提聚起足够的力量真元,才能白玉桥上抬步前行。

    庄无道不禁看了看上空,那个作为整个阵法核心的古镜一眼。瞬间就放弃了,从上方游遁过去的打算。

    只因心念内,感应到了无比凌厉危险的气机。似乎早要稍稍提起这个念头,就会立时死亡一般。

    好在这白玉桥,对旁人而言,可能是举步维艰的天堑。便是燕鼎天与智渊,神色亦颇为吃力。庄无道却凭着自己的一百二十象力,轻松自若,如履平地一般。

    “没有阴邪煞力沾染,再非是邪灵之地。这里的禁法,要比外面完整——

    燕鼎天正说着话,面肌就一阵鼓动。抬手一招,就有数道火龙,缠绕住身躯。那口始终浮空警戒着的戒刀,亦旋斩而上,带起了一串凌厉的刀气。

    “来了选在这个时候,灵智不弱。”

    这次竟是足有五只三阶忄魍,穿空而至,出现在了三人身周左右。之前都不见踪影,这时候当三人在白玉石阶上,难以移动时。却一齐出现,呈围杀之势。

    燕鼎天那十二枚青眸神珠则首当其冲,在那乍然而起的阴冷剑光之下。当场就有两枚,粉碎了开来。

    那边智渊的形势,亦是吃紧。身侧的佛经燃烧之速,瞬时加快了数倍。双手结出早就准备多时的不动牟尼印,身后隐隐现出一个十丈高的金色佛像,把大手一罩,护住了智渊身躯,这才勉强抵住。

    此时来袭的忄魍虽有五只。然而这次因三人都已防备着空间穿梭之法,尤其注重身周的气机变化,都未曾在一开始,就落入到殒身险境。

    庄无道却也知此时,万万留手不得。雷杏剑簪,蓦然间放出万千的雷华。

    伪玄术,拔剑势

    大悲剑意加持,除了都天神雷缠绕之外,剑身之上,更燃烧起了石明精焰

    雷光火影中,剑势一掠而过。将正上方执剑刺来的一只忄魍直接剖成了两半。

    忄魍,无有实体,庄无道也做不到,一剑就可将这三阶的邪物了结。

    然而都天神雷,可克制所有的阴祟邪物,再有大悲剑意的冲击。这一剑斩过,是实实在在的直接将这只忄魍,重创。

    嘶嚎声中,这只忄魍,还来不及聚形,智渊就已一挥手中的五环锡杖。一道金色佛光,遥空打来。

    “我来助施主一臂之力。”

    那佛光化成星星点点的金光散落,使忄魍,恢复聚形的速度,陡然放缓。就好似变成了慢动作一般,放缓了至少十倍。

    而那燕鼎天,更是手拿出一颗指头大小的黑色弹丸,遥空往这边一弹。

    “若在此处缠斗太久,必定还会吸引其他的邪灵。两位道兄,切莫有保留之念”

    话音未落,那黑色弹丸就陡然炸开。瞬时放出无量光明,刺目的淡金血焰,从里面爆开。

    血烈大日神焰

    庄无道一眼就认出此物来历,双眼在光芒烧灼之下,亦觉刺痛。下意识的,就要闭目。

    不过却强忍着,继续发动着术法。

    “都天御道,神雷天殛”

    灵言吐出,庄无道的身后,瞬时一团雷云浮起。庞大的雷光,汇聚如柱,猛地灌击而下

    紫电漫卷,终将这只三阶忄魍,的残余黑气,全数一扫而空。

    此时三人联手,通力协作。再无保留之下,竟是十个呼吸之间,就已将这头来袭的剑魍,彻底打碎,归于寂灭。

    而此时的雷杏剑簪,已经在与另一只剑魍在坚守。几息之内,就已对撞数十击,剑气四溢。

    这一只三阶剑魍的剑术造诣,却又远胜过庄无道遇到的那第一只,不过却远没有后者的飘忽难缠。更倾向于大开大合,剑势堂皇正大,然而阴邪鬼物使用这样的剑法,本就是错了。那阴邪之剑,可以散而重聚,可那剑路变化中,却是留下无数的破绽。

    庄无道没耐心与此獠斗剑,片刻之后,雷杏剑簪就抓住这只剑魍的一处空隙。

    穿入进去顺势一绞,就把这只剑魍暂时斩成了粉碎。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