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六四章 陡有其表
    “百万年前,陨落在这禁湖宫内的修士不可计数,然而也有最后侥幸逃生之人。我就是得了其中几人事后留下的笔录,才知此间大概,也总结出了进入禁湖宫,可能最为安全的一条路径。”

    说到此处,燕鼎天颇为自信的一笑:“禁湖宫的关键,是在云海殿。昔年大夏皇朝与诸宗联手,是从西面攻入的禁湖宫。在那云海殿前,就整整殒落了二十四位金丹。那西面的宫中,埋尸不下于万具。”

    “你是说,当时大夏朝强攻的是禁湖宫西面?”

    因这燕鼎天的隐瞒,庄无道对此人的评价,已下降了一个层级。此人可交,但也需防范。

    故而对此时燕鼎天每一句话,都留神注意。免得一不小心,就被此人给卖了。

    “可我们三人,现在是在禁湖宫之东——”

    也意味此处的禁阵,可能是完好无损。

    “且听我说完”燕鼎天微摇着头道:“那笔录中曾有记载,这处离寒宫天境,似是成了一片被诅咒之地。当时死去的数万修士,有许多人并非是身魂俱灭,本可在超渡之后转世重生。然而当时就有不少,被此间一种莫名之力强行拘束,脱离不得。甚至有些死后不甘,戾气较重的,当场就转化为怨魂。”

    诅咒之地?

    庄无道若有所思,想起了云儿当初就曾说起。这处封灵之地,已被天地业力所沾染。

    似离寒宫这样的宗派,迟早要被天地之力反噬。再联想之前,离寒宫的大能修士全数遭劫而死,愈发印证了云儿之言。

    “如此说来,那西面宫中,这百万年时间,可能早已化为邪灵之地?数万筑基境,哪怕只有三分之一转化为怨魂,也足可使人毛骨悚然。非是金丹境界,绝难全身而退。”

    智渊沉吟着道:“然则总比这东面好,我观这里的禁阵依然完整。当年数十万修士攻打,都损伤惨重。只凭我等三人,又怎么可能闯过?”

    “那是有离寒宫人镇守,才会有如此多的死伤。如今那云海主殿,空无一人。此处的禁法,等于是废了大半,只有被触动之后,才会激发,何用担忧?

    燕鼎天见二人都满脸的不以为然,也是心知肚明,知晓庄无道与智渊为何会有这样的反应。

    即然这禁湖宫被离寒宫之人,当成了守御这一层离寒天境的核心要枢。

    那恐怕这里,就再非只是一个试炼弟子之地那般简单,而是一座货真价实的杀阵

    三人从禁法可能最完整的东面入内,其中凶险,自是可想而知。哪怕此间已无人镇守,也不是三个筑基境修士能够挑战。

    微微一笑之后,燕鼎天也终于吐露实言:“二位道兄,其实大可放心。我燕鼎天,总不可能为自己选一条不归死路。燕某收集那几份前古时留下的笔录中,其实有二人,是在禁湖宫大战尾声之时,从东面宫门安然逃出。若只有一人那就罢了,却有两人如此,就不能不令人在意。燕某大胆猜测,这禁湖宫地脉被打断之后,东面方向的禁法看似乎完整,其实已经有了许多破绽。而我三人走的这条路,经禁湖九殿中的四象殿,星海殿,最后到达云海殿。这一路,可能不会遇到什么战死之人的遗珍,然而遭遇大量怨灵的可能,也少而又少。只需寻到此宫禁法的破绽,必可安然入内,也能抢占先机,似危实安。言尽于此,是否随我入内一行,二位可仔细思量一二。”

    庄无道与智渊再次面面相觑了一眼,而后都哑然失笑,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心动之意。

    接下来不再墨迹,燕鼎天当先而行,二人则亦步亦趋的紧随。彼此间不离三丈,恰是一个三角状的阵型。

    燕鼎天之前虽是遮遮掩掩,不说实话,然而做起事来,还是颇有但当。

    独自一人走在前面,遇到什么危险,他也是首当其冲。

    而智渊既已知晓了此间的究竟,防备之法也是大变。将整整一册数千页的经文招出,然后以此为烛,点燃起光明佛焰。哪怕是在水中,也依然不熄不灭

    经文是智渊亲手抄录的《地狱往生经》,也不知费了他多少时日才写就,总共只有六百字的经典。以蝇头大小的文字,抄写了万余遍。此时燃起,立时就有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辉,散开三十余丈,把周围照得宛如明昼。

    将周围萦绕的阴邪之气,尽数驱逐消弭。

    也不再用不动心照印,智渊直接念动起‘大悲渡灵咒,。倒不是以为自己,真能超渡这禁湖中的怨灵,而是这些怨魂邪物,天生就厌恶这超渡往生之力,会本能的避开,不愿靠近。

    对高阶的邪物,譬如那只三阶忄魍效果寥寥,然而也颇胜于无。反正似不动心照印这类的印法,也对之无用。

    庄无道对智渊念出的咒语,却是颇感兴趣。《地狱往生经》与《大悲渡灵咒》流传甚广,便连他也曾读过。然而若无佛家传承的特殊法门,读出来与念出来的,都只是普通梵文而已。

    就如书写道家符篥一般,转折笔画都有讲究。也似他的阴阳大悲赋,一字一句,抑扬顿挫,每一音念出,都与常人不同。

    然而庄无道只听了一小段,就眼神失望的不再去关注。只专心一意的将那千只星火神碟散开,预警周围。

    智渊的发音之法,他其实已大致掌握。甚至智渊体内的真元循环,他也能推测出几分。可惜这佛门咒法,却必须有虔诚的信仰才可,庄无道自问是无法做到。

    燕鼎天果然是对禁湖宫多有准备,虚空戒内不知有多张的符篥。俱与百万年前的离寒宫,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其中更还有不少,是于脆模仿离寒宫一些功法效果。

    一路遭遇到的那些法禁,三人穷尽了手段,都无可奈何。然而只需将这些符篥打出,难关总能引刃而解。

    这禁湖宫之设,一是为离寒天境第三层的守御中枢,二则是离寒宫为试炼弟子。

    与之前那两层是一样的情形,只需离寒宫传承的功法,到达一定层次,就可轻松突破禁制。

    燕鼎天以符篥来代替,效果也仅只差了些许而已。

    不过这十数里路行来,三人也是近乎一无所获。也不知是离寒宫在大战之前事先收起,还是已被其他人取走。

    至于此处的邪灵忄魍也不知是因智渊‘大悲渡灵咒,起了效果,还是其他什么缘故,这一路都再未遇到。

    而就在三人,渐渐接近这禁湖宫的核心区时。燕鼎天的眼神,已是凝重无比。

    庄无道亦有所觉,之前他们在这宫中行走虽慢,然而至少还能稳步的推进

    然而到了此处,却是举步维艰。半天的时光,也不过只前进了十余丈而已

    无论是神识感应,还是以灵目之术感应,都可觉周边的禁法,密密麻麻。也不知有多少余重,蕴藏着无尽的杀机。

    此时已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之局,一旦处置有误,此处成片的禁法都会被引发。

    即便三人都自问实力不弱,亦不免头皮阵阵发麻。

    “看来燕某却是要让二位道友失望了——”

    燕鼎天眼神异常阴沉的看了远处,已然遥遥在望的几座巍峨大殿一眼,面上全是懊恼失望,不过情绪却还算平稳。

    “我手中的符篥,还只剩最后三十张,此处距离最近的四象殿,却还有三里之遥。一直到至今,也没发现什么破绽。此时退走,还来得及。看来我燕鼎天,是注定了与那枚镇龙石无缘。”

    声音果决,没半点拖泥带水。显是拿得起,也放得下。

    “可都已经走到了此处——”

    智渊却略有些不甘,三人行至此处,已经花了整整二日一夜。耗费不知多少心力,不止燕鼎天耗费了不下三百的符篥,便是他,也焚烧了整整七部手抄的佛经。

    “和尚你所有损失,出去之后,都由燕某来补偿。”

    燕鼎天的面色有些发白:“再继续下去,只是浪费时间而已,随时都有丧命之险。即便侥幸闯过了,估计那边的诸般千古遗珍,也已被中原三圣宗——

    这句话还未说完,就见庄无道忽然退后三步,四下看了一眼之后,就往右侧直走。

    “庄兄o”

    燕鼎天满脸的疑惑,这禁宫之内是个道路曲折,回寰旋转的迷宫。而庄无道走去的方向,却正是一面高墙。

    一直到那墙壁之前,庄无道才止住了步伐,手指在这面墙上敲了一敲,而后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下一刻,庄无道便直接就是一掌,以大摔碑手法拍在了这高墙之上。

    “无道,你疯了?”

    燕鼎天与智渊都是大惊失色,正欲应变。却见那墙壁一声‘闷,响,一大片石墙坍塌了下来。化成了粉末,在这湖水中四散飘扬,绞浑了一片水域。

    庄无道立在随水流卷起的灰沙之中,拍了拍手,淡淡道:“只是陡有其表而已,这里的禁法看似完整,其实早就已经无用了。应该是百万年前,就已如此。否则这面墙壁,也不会朽化至此,一触就碎。我们之前小心翼翼,反而是走入歧途。”

    正因不敢太过小心,始终不敢有太大的动静。也就一直没能够拆穿此处禁法空虚的真相。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