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六二章 剑魍之遁
    那只忄魍还欲继续追击。庄无道却已是一个闪身,到了一人一鬼之间阻截。黑色的鬼雾,却全不理会,直接一分为二,欲从他身边绕过。

    庄无道哑然失笑,一个弹指,就又有千只星火神蝶,从他袖中飞舞而出。

    按说一切接触石明精焰的事物,都会石化。不过这些星火神蝶的火力,已经能够内束。平时焰力内蕴,只有当庄无道意念动时,才会爆发开来。

    而就是这一刹那,就有大量的黑雾,被纷舞的星火神蝶化成了石渣,在水中沉下。

    忄魍,也顿时一声厉嘶,庄无道这一击,虽未伤到它的根本,却也使它受创不浅。

    也终于认识到,此间三人,实力最强,有将它杀伤之能的,是庄无道,而非是智渊。

    黑雾一聚,剑光一折,一道匹练般的剑影,直接就将千只的星火神蝶斩灭挥碎了大半。而后向庄无道的头颈处斩落,剑势滔天,如一挂星河。

    “婆娑多尼,不动阿含印”

    远处智渊再次结出法印,将一道金光,遥遥打入到了庄无道的体内。

    庄无道顿觉浑身一轻,体内的力量,也随之爆增,几乎提升近倍。知晓这是智渊的佛法加持之效,顿时轻声一笑,而后也是一掌拍出。一式大摔碑,同样击在那阴冷剑身上。

    这一掌,亦同样高达一千二百象力,不过庄无道却未使用任何的玄术神通。脚下也岿然不动,似如山岳。

    反倒是那只忄魍,手中的阴蓝之剑,被他一掌强行拍碎

    行无忌与碎山河拳意压下,更使那些黑雾全数收缩,再不复之前魔焰滔天之势。

    忄魍,其实并无实体,那剑也非实质的剑身。全是依靠自身所依附的剑器,强聚剑气,再抽取天地间的庚金之灵化成。虽非实剑,却同样有伤人之能,不过较之那些真正的灵剑,还是有极大的差距。

    这也是庄无道,闻说这只三阶忄魍,后,悍然不畏之故。

    “庄兄果然了得”

    燕鼎天大笑出声,他身形就立在不远处,然而并未出手相助。而是将十二枚‘青眸神珠,洒开,又连续打出十几道符篥,四面八方的悬浮。就这么简单利落的,布置出了一个小小的灵阵。

    “九宫八极,龙焰焚城”

    随着那些符篥燃烧,整整十七条火龙,从四面八方冲击了进来。使这一千丈方圆,仿似化成了火焰之海。

    真正是烈火如炉,焚金噬铁。更在外围处,形成了一层强横的符障,封锁住了这百丈空间。

    即便庄无道,也不由暗赞了一声字。这只三阶忄魍最使他们忌惮的,非是其剑术或者其他,而是那神出鬼没之能。燕鼎天以法阵封住了百丈之地,又以术法召来龙焰大火,密布于此。此獠的任何动静,任何的变化,都再不能逃过三人的灵觉。

    烈焰之中,那忄魍,一声惨烈的嘶嚎,终于现出了真身。却是一尊只有六寸高的人影。穿着一身道袍,身形矮小,双眼血红,满脸的灰黑戾煞之气。

    虽是身在火焰之中,然而浑身上下,却自有着一层阴寒邪力,护着它不被火焰所伤。而之前散去的长剑,须臾间就重新聚行,以刁钻之至的角度,从下至上,再一剑凿击。快若迅雷闪电,目光几乎难以捕捉。也因其阴魂之体的优势,突兀之至。

    “是阴魂法体?”

    庄无道惊咦了一声,眼含讶色。这只忄魍分明是离寒宫拘生人之魂祭炼而成。生前应当是筑基巅峰修士,几乎完整保留了此人的剑术水准。而阴魂法体,是指此獠已凝聚成了魂身,可以算是初步的魂修了。忄魍,与修士,最大的不同,就是无有灵窍,所以同阶战力远逊色。而拥有阴魂法体则不同,以魂为体,可开魂窍,有独立的灵智。与那些普通的忄魍简直是两种迥异之物。

    只是可惜他眼前这只,依旧还被那剑器束缚着,并无力脱离独立。

    那剑劲阴森,满含着阴邪之力。庄无道不敢贸然以乾坤挪移之法借力打力,直接剑诀一起,那口雷杏剑簪立时带着满天的紫雷,与那阴蓝剑光交击。

    铿的一声锐响,阴寒邪剑稍触即散,然而也瞬间再凝聚,直刺他眉心。庄无道无奈,只能再以心念引动,使雷杏剑簪再次抵御在了眼前。

    而这次那剑,还未靠近,就已化成了烟雾散开。而紧接着又是一连串的光影变化,二人出剑的速度都是极快,一息就有对击三十余剑。

    雷杏剑簪与都天神雷本就有克邪之能,又经智渊的‘不动阿含印,佛法加持,挥动起来剑光辉煌浩荡,可以尽扫邪氛。然而耐不住这只忄魍,百万年积累,阴魂煞力,无穷无尽一般。那口邪剑瞬间就与庄无道交击了不下上百次,也崩散了五六十回,然而总能瞬间恢复,剑势总是散而复聚,聚而复散,飘忽不定。

    以庄无道的剑术造诣,居然也是居于下风,只能被动守御。之前还只是分出部分心神御剑,一部分注意力在窥测这只忄魍,的弱点,一双拳蓄势待发

    渐渐的,庄无道却不得不投入全部的心力,与之斗剑,尽量适应着对手的剑术节奏。

    好在这只忄魍生前的剑术也只是筑基水准,此时灵智,也远不足以使它的剑法灵活变化。而此时附近,还有智渊与燕鼎天二人助阵,并非是他孤军作战。

    也不知何时,智渊已从虚空戒中,取出了一只五环锡杖,杖尖柱地,口念佛经,宝相庄严。

    双足之下,以那杖尖为核心,张开了一个巨大的‘zh,字佛文。

    “婆须多弥阿,不动伏魔印”

    历经整整十息才完成了这印法,那‘zh,字佛文,也忽然轮转升空而起。至诸人头顶的百丈处,而后又蓦然坠落。无数的金色的经文,围绕着那‘zh,字旋转。宛如一个金色的巨钟,猛地罩下。

    燕鼎天在外围完善阵法,使那十七条火龙声势更是浩大,噬咬那忄魍,之余。更是遥空御使起那戒刀,激起了刀身之内佛门宝光,斩向忄魍,。

    也不知此人,修行是何功法,佛家法器,居然也能用得似模似样,毫不见半分滞阻。

    那忄魍,也分明感应到了危机,连续数剑将雷杏剑簪避开数分。而后猛地以剑插地,强行破开了身下石板,顿时无数的戾煞之气与五行之灵,从那石板之下冲涌而出。

    而那三阶忄魍,也借势而动,竟然是以身化剑,聚起一口十丈剑芒,冲天而起。把那空中落下的‘zh,字佛文,顷刻间搅成了粉碎。

    “孽障”

    智渊的面色发白,气机浮动,分明也是受到了冲击。那锡杖杖尖再次一敲石板,而后又一团佛光,在杖尖处聚集,

    “阿含多舍瓦,不动千手印”

    虚空之中,忽然伸出了数十只臂长十丈的佛掌,也俱都是佛威浩瀚,朝着那忄魍,化成的剑光抓去。

    剑魍再次化成黑雾聚成人形,先是又一口阴寒之剑凝结。而后一化二,二化三,三道剑光轮着一个绞动,就把那数十佛掌,尽数斩断。而燕鼎天斩去的那口戒刀,也毫无悬念,就被这只三阶忄魍顺手击回。

    一番应对,竟是有条有理,把三阶的强势,尽显无疑。简直可称是轻轻松松,就把三人的联手合围,轻易破开。

    庄无道却反而微笑,眼神隐泛亮泽。他的神念,终于捕捉到了这忄魍,的真正弱点与核心所在。意念立时死死的紧锁着,任何此獠如何变化,也不离分毫。

    这忄魍,别处躯体,被斩断之后可立时又重生复合。唯有此刻被他锁定的这一点,才是这邪物精神意念的核心。

    “都天御道,神雷天殛二位请助我”

    一道巨大的紫雷击下,与雷杏剑簪融合一处。剑势也拔空而起,穿行如梭

    秘式,即便非是玄术神通,也有着快捷人寰的剑术。

    “庄施主果然大能,智渊佩服”

    智渊明显也察觉到了庄无道的意图,大笑中只口诵佛号,立时就有一层金光,也同样加持在了剑身之上。而燕鼎天则亦是手持印决,招引之下。足足七道火龙,冲涌而上。缠卷着雷光中的黑褐色剑光,借势助退。

    那只三阶忄魍则发出了一声声嘶力竭般的怒吼。自庄无道锁定住了它的元魂核心时,就已慌张失措,连续斩出数十上百重剑光,密布身周试图抵御。而身躯则不断散而又聚,聚而复散,试图摆脱庄无道的魂念锁定。

    只是庄无道的剑意,始终凝守如一。那枚雷杏剑簪也是如此,在智渊燕鼎天的加持之下,一剑之威,这一击甚至足可抵得金丹修士。

    势如破竹,洞穿那重重的剑芒,可就在庄无道将要把这只三阶忄魍一剑粉碎之时。

    三人却只见上方黑雾一幻,那只忄魍,居然就也不见了形迹。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