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六一章 三阶剑魍
    潜入五百丈时,湖中就有许多凶猛的鱼群,纷纷扑来,其中大半已经入了阶的妖类。

    不过只要是真正入了二阶,开了灵智的水妖,都可感知三人的难惹。

    纷纷躲避在水中深处,远远的窥探着,不敢轻易靠近。

    这禁湖之中,百万年都无有人迹,不知孕育了多少水妖。凶猛扑来,气势简直可称铺天盖地。

    不过在场三人,虽都是武道中的翘楚,然术法也很不弱。

    智渊手持不动明王印法,行在水中,如踏白莲。自然就将一波宏大的佛威,引至此间。自然就使那些水妖鱼群,戾气尽消,畏首畏尾,不敢靠近。而庄无道则更简单一些,一个弹指之后,就是千枚火蝶就从他袖中,纷纷涌出。

    此时庄无道入了筑基,已然可将石明精焰之威,发挥至少五成。这些星火神蝶,若是修为不够,只要稍微碰触,就是立时石化,绝无第二种下场。

    燕鼎天则是轻车熟路,带着二人到了那禁湖宫前。这里以前,果然是有一处小岛。湖中央的地势,远高于周围。

    而三人还未靠近,就可看见那前方,放出了辉煌的紫芒。远隔十里可见,便是这里的湖水,也无法阻挡。

    仔细再看,却是一座足有数十里方圆的建筑群。所有的楼台宫宇,都是以金玉砌成,经历百万年而不朽。范围极为广阔,三人所窥,其实只是冰山一角,绝不止是一个入口。

    而这片宫宇的上方处,则是一口青色圆镜,位于最中央的位置。距离宫宇刚好三千丈,离湖面不远。有无数的紫红色符文,似水帘一般的垂下,将整个宫殿都笼罩在内。而此处的灿烂紫光,正是这面圆镜发出,

    庄无道仔细看了一眼,就知此物,看似孤悬于空,其实周围法禁重重,是整个禁湖宫的核心。

    若欲直接从宫顶上方靠近,只会尸骨无存。唯一安全的途径,就只有位于那禁湖宫的几个宫门。

    自然,若是有元神境以上的修为,也可不惧,直接强取也是无妨。

    “咦,居然还是少见的空间类法器,六十五重法禁的法宝,这面镜有些意思。炼制之人,必定是精擅此道。只可惜剑主,即便将此物拿到手,也无法御使。”

    云儿一声惊叹,颇为奇异:“有这样的手段,也就难怪他们能建成这处封灵之地。这离寒宫,虽非是天仙界的大宗传承,却必定极擅空间之法。”

    庄无道一边留神倾听,一边随着燕鼎天前行。直到宫门前站定,燕鼎天才又回过身,向二人苦笑着一摊手。

    智渊首先会意,将一枚戒刀递了过去,歉意道:“这是我新近得来的一件中品灵器,佛门戒刀,施主用来可能有些不适。然而智渊,也别再无他物。”

    庄无道囊中却是大有富余,从方孝儒那里收获甚多。还有那黑袍老者叶真,也给他遗留了不少好东西。

    他将那些自己用不上的,一并都招出来,任由燕鼎天挑选。

    燕鼎天的眼神微亮,而后想也不想,就将方孝儒两面‘紫灵云牌收取了过去。

    此物的护身之能,的确堪称强劲,使用得好,可以保住一条性命。

    而后却是一套名为‘青眸神珠,的青色石丸,亦是一件奇物,可攻可守,亦可附加灵识,查探气机。是那宁真的小虚空戒中,少有的几件不被煞气魔息沾染的灵器。

    燕鼎天也不贪心,取了这两样之后,就不再动手。径自盘坐了下来,将这几件灵器稍加祭炼了一番,可以勉强御使之后,这才首先行入到宫门内。

    “诸位小心,那只三阶忄魍极擅隐匿遁形之法,出入不定,神念难查。我之所以重伤而逃,并非是全因大意。而是这只忄魍,出奇不意,出剑时就已在我身侧。”

    燕鼎天以那一套‘青眸神珠,开路,当先走入到宫门之内。而智渊则是道了一声“无量寿佛”,手持着不动心照印,与庄无道并肩而行。

    镇龙寺的不动明王印法,对于邪魅魍魉之物,天生就有着克制之能。而不动心照印,则有开通心眼,窥照邪物之能。

    这也是为何,庄无道说智渊既然修有‘不动明王印法三人足可在这禁湖宫中全身而退之故。

    他对于之前走过之路,明显记忆极深。带着在这宫宇之中,连续几个转折,恰到好处的,躲过周围那些禁法。不出片刻,就来到了一处小庭院内。

    明显可见,此处曾经经历过一场大战,周围一片狼藉。庄无道抬目望去,赫然就见一条断臂,落在了百丈开外。周围还有两件损毁的中品灵器,应该是燕鼎天逃离之前掉落之物。

    燕鼎天先他一步望见,先是轻松了一口气,眼神庆幸,而后又摇头苦笑:“让二位见笑了,不过幸好,还未被取走。那只三阶忄魍应该就在附近

    探手遥遥一抓,燕鼎天就将那半截残臂取回到了手中。而后一道火炎自他的手中燃起,把那截残臂,面上则是无悲无喜。

    然而庄无道却能隐隐感知,燕鼎天这寥寥的几个动作,又透出了几分从容若定的味道。

    显是这些事物到手,使燕鼎天恢复了一些自信,不复第二次进入禁湖宫时的忐忑。

    “施主,此处周围,应该并无邪祟”

    智渊身周依然是佛光隐泛,脸上则全是疑惑之意。

    ‘不动心照印,覆盖之下,任何邪物进入这万丈之内,都不可能不被心照印感知。

    “是么?我也不知。”

    燕鼎天不解的微微摇头:“或者已经离开了此间,不过我当初受伤的时候,也是感应不到那邪物踪迹,然后突然之间,就在我身周。按说我有此物在手,那些魑魅魍魉之类。应该难以近身才是。”

    说话时,燕鼎天将一枚藏在衣下玉佩拿出,泛着一层清光,周围三十丈,俱在此物笼罩之下。

    庄无道顿时只觉这周围气息一清,湖水中一些污秽之物,都被扫除一空。

    而就在这时,庄无道忽有感应,一到阴寒之至的剑气,陡然而至。就在那智渊的身后,距离甚至不到三丈,

    燕鼎天紧随他之后察觉,面色骇然失色:“和尚你小心”

    十二枚青眸神珠,立时就砸了过去,然而这时却已鞭长莫及。那智渊则脸色铁青,双手印法变化,结‘不动护身印,。同时一枚舍利子,飞空而起,到了头顶上方。

    然而那剑光,却凌锐犀利到了极致。智渊身周的罡气佛光,仅仅只一刺一扯就粉碎开来。他头顶上的舍利子,亦是在的一声金铁交击的重鸣之后,蓦地抛飞而起,被强行震开。

    智渊也极力的躲避,然而依然难以完全把那剑势躲过。也就在那阴寒剑气,将要及身之时。

    庄无道以探手一抓,一式摘星手,将智渊身躯抓摄,往旁猛地带开了二十余丈。刚好使那阴寒之剑,落在了空处。

    “嗯?这是?”

    智渊一身冷汗,心中侥幸感激之余,也暗暗诧异。庄无道这一式,与他们镇龙寺的擒龙手,有颇多相似之处,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本质不同,用的是磁元摄力。

    “和尚可莫要发呆”

    庄无道一边出声提醒,一边眉头紧皱着,看向不远处,那个藏在黑色雾气中的身影。状似人形,然而却飘忽不定。只有一双满含着森冷恶意的血红双眼,死死的盯着二人。

    燕鼎天的十二枚青眸神珠砸过去,那只忄魍却是全身化雾,四下散开。接着又在二十丈之外,接近智渊处重聚身影。使那些青眸神珠,全数砸在空处。

    不过庄无道亦在此时口念灵言,头上的发丝,皆倒竖而起。一丝丝的紫色雷电蔓延开来,扩张百丈。

    “都天御道,神雷诛邪”

    整整九道三寸长的紫色雷剑,瞬时成形,四面八方的攒刺过去。那忄魍,身周的黑雾,被紫电一炸,就被扫灭清空了大半,不能再复先前闪避青眸神珠时的方法。不过却也在这一瞬间,连出九剑。把那九道紫色雷剑,全数击碎。而后一提剑光,又往智渊方向怒斩而去。

    可能是认为,此处三人,只有智渊对他的威胁最大。剑式追击,不依不饶

    “无量真佛”

    这次智渊早有了准备,趁着庄无道出手牵制之时,一连三重法印结出,使得右手处金光灿烂。一掌拍击,周围的湖水‘篷,的一声闷响,庞大的力罡,将周围水液,全数排开到了百丈外。

    智渊毫发无伤,却被剑势所逼,飞退了整整百余丈。面色也有些发白,凝声道:“果然是三阶忄魍好生了得”

    他这一掌,以不动明王印法与玄术神通,蓄力到了巅峰。一掌拍出,力量几达千象。

    哪怕筑基巅峰,硬接后也要受创不浅。可远处的那只忄魍却只是身影晃了一晃,就若无其事。

    不过好在这一掌之后,也真正使他脱离了危险,将双方的距离,拉开了百余丈。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