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六零章 阴冷入骨
    燕鼎天口中的禁地,就在距离三人相遇之处的一百六十里外。正是那枚衤绅木牵机引指向的方位。

    而使燕鼎天断臂逃遁的,却是一只三阶初期忄魍,。

    这已是金丹层次,即便真正的实力,远不如真正的金丹修士与三阶妖修,可也远远凌驾于许多筑基后期的修者之上。而其寄托的剑器,至少也是四十重以上的法禁。

    庄无道听了之后,倒是颇感兴趣。这离寒宫第三层,只能容许筑基修士与二阶的妖兽邪物存在。

    燕鼎天去过的那处禁地,却有着三阶初期的忄魍必定有什么不同寻常处,使人好奇。

    虽说是此去吉凶难测,然而这世上又有哪一样事没有风险?只需在他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就可一试。

    关键是燕鼎天所说的一样东西,让庄无道颇为心动,必欲得之。

    也不止是他,便连智渊,也颇为好奇。此番与燕鼎天同行至此,就是为往那禁地一行。

    至于那镇龙石,庄无道却是无所谓。且不说那龙气一说,虚无缥缈。即便是真,燕鼎天得到了,也不过就是使大灵国更强一些。

    离尘宗地处南面边陲,与中原大灵国隔着数十万里地方。大灵国势在怎么鼎盛,也与离尘宗没什么关系。

    花了三日时间,三人终于寻到了燕鼎天所说的位置。这里却是一个方圆百余里的湖泊,湖水碧蓝清澈。不过当人用眼望时,目光也很难穿透水内十丈。

    “这就是离寒宫的禁池宫据说百万年前,只有能从禁池宫中全身而退的弟子,才有资格成为离寒圣子。”

    见庄无道与智渊二人,皆是满脸的疑惑,燕鼎天笑着解释:“所谓离寒圣子,就等同于庄兄在离尘宗内,本山秘传弟子的地位,离寒宫却以圣子圣女来称呼。”

    庄无道这才释然,可当目光在湖泊之上扫过时,眼中又浮起了疑惑之色。

    既然名为‘宫那就应该有大量美奂美轮的奢华建筑才是,然而此处只有湖,而没有所谓的禁池宫。

    这次同样未等庄无道询问,燕鼎天就已主动解释道:“这禁池宫,本应该是在中央处小岛上。然而百万年时间,这一层离寒宫世界,也历经沧海桑田,那小岛不知何故,已经沉入到了水底深处,在湖下三千丈。”

    智渊闻言,顿时大皱其眉:“燕施主该早提醒我二人,这里需要用到避水术。”

    镇龙寺地处天一西陲,那处土地都较为于旱,更有大片的沙漠。镇龙寺弟子的武道,一向称雄于世,然而在避水法门上,较之其他的宗派,却要大为逊色。

    庄无道却是无可无不可,他的磁遁之法,陆地水上都一样。不客气的说一句,除了那些专修水遁之人,任何遁法在水,都会被他克制。

    “避水之法其实无需担忧,我这次进来的时候,带来了三枚二十四重法禁水遁珠,由天道盟的几位炼器大师亲手炼制。即便修习火系功法之人,亦可持此珠在水下行动自若。除此之外,里面的诸般禁制,我都有准备。曾命人收集了许多离寒宫的功法,然后制作道符。”

    燕鼎天说到此处时,就又无奈的一叹:“只是那三枚水遁珠与符篥,连同我那枚虚空戒,都一起掉落在了禁池宫内。不过距离宫门不远,只需进入之后片刻,就可以寻得。那时我等三人,都无需再担忧湖水限制。说来实在丢人,其实在我得到古书中记载,禁池宫内最多也只有二阶等级的忄魍,与氵法魑,守护。所以遭遇那只三阶忄魍,时,根本就未曾想到。一时大意,才被其所趁。”

    “既是如此,倒是可以一试。”

    智渊稍作沉吟,便决断道:“此处来者,绝非只我三人。那枚虚空戒,也有可能被人取去。就以燕施主失落虚空戒之地为界,如能顺利寻回燕施主失物,就继续深入。若是不能,那就退走为上就是不知,那只三阶忄魍我三人联手后可有把握除去?”

    这句话似在问二人,然而目光却看着庄无道。三人之中,无疑是以庄无道实力最强。

    若说谁能除去那只三阶忄魍也是庄无道最有这个资格。

    “可以试一试”

    庄无道的话并未说满,眼神专注的看向水底:“和尚你所修之法,可是‘不动明王印法,与擒龙手?即便打不过,我三人逃总能逃得掉?”

    “庄施主真是慧眼如炬”

    智渊闻言挑眉:“贫僧所习,正是不动明王印与擒龙手”

    燕鼎天也微微笑道:“那便由我先行引路”

    话音落时,燕鼎天就已当先踏入到湖走,步步走低,直至沉入水内。智渊则是先口诵佛号,使一团金光笼罩周身,这才随在燕鼎天之后入水。

    而就在二人身影,皆沉入湖面之下时。庄无道却转过了身,凝眉看向了之

    “云儿,你可是又感应到了什么?”

    这一路与燕鼎天二人同行,云儿却是出人意料的沉寂,一直都缩于剑窍之内,不曾与他有片语交谈。

    关键是庄无道自己的灵觉,也感有异,总觉自己身后似有什么东西,只是未能确证而已。

    他是天生战魂,魂识修行起来事半功倍,一发不可收拾。已能覆盖周围二千丈,已是筑基后期修士的水准。

    然而云儿却比他更远,至万丈开外。必定是察觉到了什么,才会如此。

    “确实是有人窥伺,神念之广,不在云儿之下。我需小心翼翼,避免接触,才能不被其察觉。”

    云儿声音凝冷:“此人修为,至少也是筑基巅峰,真不知他是如何进来的。按说即便是金丹修士的化身之体,事前准备再怎么充足,进入这一层后,也只能在筑基之后再提升三五重楼的境界而已,不可能如此快法。此人瞒天过海,进入到第三层,必有所谋,剑主需小心了。”

    “是么?”

    庄无道的眼漏深思之色,金丹境的恐怖,他是深有体会。

    如黑袍老者叶真,与那不知名的青衣修士,任何一人,若非是云儿,他自己最多能撑过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之后,就是他身死之时。

    同样的修为,他还能勉强抗衡。可一旦这些金丹修士,获得筑基后期的修为,那必定是碾压一般的效果。

    “我原以为此人,是为那燕鼎天与那镇龙石而来。如今看来,却也未必然

    云儿继续道:“此人的目的,很可能是剑主你。就是不知此人,到底是何目的。总之不可能是为了龙须菩提——”

    “我晓得”庄无道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渐渐沉了下去。

    若是为了‘龙须菩提这人早就可出手抢夺了,却一直等到现在,都未出手。

    庄无道真想不通,自己身上除了这件佛门圣宝之外,还有何物值得图谋?

    这大约也是云儿为何会以为,这人的目的是燕鼎天与镇龙石之故。

    细细想来,也只有一种可能——

    思及此处,庄无道就意念微动,将那枚雷杏剑簪取在了手中,面上满是无奈之意。云儿的语中的暗示,其实再明显不过。除了羽旭玄为他留下的这个祸端,就再无其他的可能。

    他当初接下这枚雷杏剑簪,以为最多也只是练气境的对手。然而到了现在,却颇有一种被坑惨了的感觉。

    “云儿你若与此人战,能有几分把握。”

    “实力若相差太大,云儿也无能为力的。一巧能破千斤,然而亦有一力破十会之言。”

    云儿说完这句,才转而安慰道:“剑主且放宽心,此人至少到现在,还无对剑主动手之意。此人真要是为你而来,这座禁池宫,倒是可以利用一二。利用禁法之威,应该可以与他周旋一二。”

    也就是说,这禁池宫他是飞入不可了?而且可能是唯一的生机?

    庄无道还欲再说些什么,灵念就感应到燕鼎天与智渊二人,都纷纷止步。

    知晓这二人,多半是生出疑惑之意。庄无道也只能作罢,同样踏入到了水内。

    而一进入到湖水,他的身周就自然生出了一波磁场,笼罩周围百丈方圆。

    不只是庄无道自己,在水中的遁速,陡然加快。那燕鼎天与智渊两个,也都感觉身影一轻。顿时纷纷一笑,继续施展着遁法,往禁湖的深处游遁。然而入水之时,庄无道却不自禁的一个寒颤,不知为何,浑身上下都阴冷入骨。待要细究,却又找不到缘由。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