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五九章 法华智渊
    “——本该是我来寻庄兄,却反而让庄兄四处寻觅在下,燕某实是愧煞,抱歉了”

    燕鼎天刚停下了遁光,就一脸的苦笑,摊着手万分歉意的解释道:“大约半月之前,燕某实在忍耐不住,闯了那处禁地,结果险些濒死,最后仅孑身逃离。一身法器丹药符篥,大半都丢在了里面,那衤绅木牵机引,的总符也在其内。”

    此时的燕鼎天,确实是境况不佳。一身衣物,破损了十余处之多。手上的乾坤戒,也消失无踪。

    右边的衣袖已不见了踪影,以手肘为分界,肤色明显有不对。上臂微黑,下臂泛白。

    只要对断肢接续稍有些经验的修士,就可知此刻燕鼎天的右臂曾经被截断过,不久前才又新生而成。

    不用猜都可知,燕鼎天的的小虚空戒,应该是与那断臂一起,被斩断开来

    “这位是西方镇龙寺的智渊。”

    燕鼎天又为庄无道,介绍着身侧的那位沙弥:“若非是这和尚援手,我这次都未必能够逃脱。也多亏了智渊和尚的高深佛法,我这条手臂,才能这么快就接续再生。”

    修士的四肢身躯,只要不是毒伤煞伤之类的特殊伤势,都可接续重生。然而修为越高,就越是麻烦。

    这智渊能够在十五日内,就使燕鼎天复原如初,一身佛法医道,的确堪称精深。

    西域镇龙寺的大名,他也是久闻大名,如雷灌耳了。

    庄无道看了此人一眼,正欲行礼见过。那智渊和尚却蓦地突兀踏前一步,目中精芒隐透道:“庄施主,我方才听燕施主说起,第二层的那枚龙须菩提枝与六枚菩提子,都在你手中?”

    “嗯”

    庄无道眉头微挑,神色顿时就冷了下来。一丝隐隐约约的拳意,萦绕周身

    这个智渊,莫非也是欲如法智一般,要出手强抢不成?

    “那龙须菩提枝与菩提子,的确在我手中,不知和尚意欲何为?”

    尤其后面四字,一字一音,暗含杀伐。

    “不敢”

    那智渊见庄无道的语气神态,才知不妥,忙又退后一步,眼含歉意:“却是和尚我失态了,那龙须菩提子,事关我宗一位大僧正的生死。龙须菩提枝,亦是佛门罕见的圣物。智渊一时情急,还请施主见谅。”

    佛家等级,比之道门更为森严,并不以练气筑基境来称呼。而是以功果论高低,沙弥,和尚,僧正,大僧正。

    据云儿的说法,大僧正之上,还有权僧正,禅师,先觉,法主,大法主等等,与道门九阶对应。再之上,就是金刚罗汉的果位。

    然而这一界中,佛门却以大僧正为首。到了这个境界,便可执掌一方佛土,与道门元神真人比肩。

    庄无道却似笑非笑,斜目看了那一言不发的燕鼎天一眼。

    “那么和尚你的意思,是想要庄某将此二物相赠?”

    这世上,哪有这样的好事?

    “施主误会?智渊怎敢有此意,也自问不是施主对手。”

    智渊摇着头,肃然解释:“智渊之意,是欲与施主交换。龙须菩提对施主无甚大用,对我镇龙寺而言,却关系我宗气运。”

    智渊所指的宗,却是法华宗。道家有诸多支流,佛门却又有大乘小乘之分,而小乘佛法,又有八大禅宗。

    法华宗,正是其中之一。西域镇龙寺,则是法华宗的祖庭。

    “交换?”

    庄无道这才释然,反而是有些不好意思。方才的姿态,倒是有些咄咄逼人了。这也是两个月来的经历,让他心神始终紧绷,对任何人都心存警惕之故。

    “这倒是使得,就不知智渊和尚,准备以何物换取?”

    若是划算,他自然是想要尽早甩掉这个烫手山芋。

    “五阶的赤练清宁砂四十九颗,据说贵宗的叁法真人,正以五百万善功,收取此物。”

    见庄无道神情淡淡,不置可否,智渊又增了一句:“以我镇龙寺的信用担保,我法华宗诸天神佛见证。不管我智渊,能否将这株龙须菩提枝安然送回。我镇龙寺都会在三个月,将施主之物送至离尘宗。”

    庄无道微微动容,这就有些意思了。

    龙须菩提枝这样的奇珍带在身上,必定会遭无数人的觊觎,尤其是燎原寺,必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可以预见,他之后返回离尘宗时,必定凶险重重。

    智渊之意,是这株龙须菩提枝,今日就可交托给他。这是打算把这烫手的麻烦,立时就从庄无道的手中接过,使他从此脱身事外。

    四十九颗赤练清宁砂,确实不能与龙须菩提枝比拟。然而他走出离寒宫,也未必就能安然将此物带回离尘。

    “可以”

    只略一思忖,庄无道便已有了决断:“就是不知和尚你,是否能做得了主?又该如何证明?”

    只有镇龙寺的背书,以法华宗诸天神佛见证之誓,他才不用惧智渊反悔。

    镇龙寺乃这一界中法华宗的祖庭,又是西域大宗,不会为了这区区四十九颗赤练清宁砂,而毁了自家信誉。

    “贫僧本是新晋弟子,入门不到十年,位卑言轻。然而临来之前,幸得几位师祖宠爱,得授本宗法戒印当可释施主之疑。”

    智渊说话时,将一个小小的血红色印章,托在手中。庄无道目光,顿时就缓和了下来,这就与无名山一战时,节法授予的首座印章一样,持者能有主持方便之权。且有镇龙寺的诸位大僧正的佛法加持,名份更在离尘首座印章之上

    这个智渊,定然是深得镇龙寺的几位大僧正看重。

    “还有那六枚龙须菩提子,我镇龙寺可拿出六枚九曲沙参果来交换。比不得菩提子,然而亦可开灵窍神通,不知施主意下如何?”

    庄无道这就有些犹豫,九曲沙参果生于沙漠地中,藏于地下,亦是最顶尖的奇珍,可以复制元神境以下,三品的伪灵窍,同样也是两次,在窍穴九孔之外,再打出两个孔窍。

    而这天一界中,据说总共也只有四十株沙参果藤,几乎被镇龙寺一家垄断

    不过这沙参果,却只有一桩坏处,那就是一人一生,只能服用一枚。

    迟疑了片刻,庄无道还是微微摇头:“龙须菩提子我最多只能给你三枚,其余我另有一些用处。”

    却是想到了自家的那位灵奴,海涛楼那位前任楼主留下的遗产,他并不觊觎,然而平等交换,总是可以。

    即便是那个传言,是子虚乌有,庄无道也无所谓。只需解开三寒阴脉之困,聂仙铃潜力无穷。归还他这三枚龙须菩提子,或者等价之物,轻而易举。

    究竟还是怜惜聂仙铃的天资,不忍其荒废。

    智渊蹙了蹙眉,不过还未等他说话,庄无道就又开口道:“不过我这里,另还有一枚优昙果,价值不在龙须菩提子之下,亦是佛门圣物。四枚圣果一起,用来交换四枚九曲沙参果可否?”

    “优昙果?”智渊眼里,一丝喜意闪过,而后果断道:“这也使得。”

    优昙婆罗果比之龙须菩提子更难见,更适于参悟佛门的功法神通。后者也只比前者,多出开启灵窍之能。

    二人谈妥之后,交易时也都极其于脆。智渊首先指着法华宗供奉的诸天神佛立誓,而后那法戒印,也在片刻之后,喷出了一束红芒,将从天地间降下的一股冥冥之力,引入戒印之内。

    这是镇龙寺加持佛法意念于其上的几位大德高僧,也认可了智渊之誓。

    无这几位大僧正的同意,即便智渊持着这法戒印也无法使誓言生效。

    庄无道也是爽快之至,就把手中的龙须菩提枝与菩提子,都交付到了智渊手中。

    交易达成,双方都感觉亲近了几分。庄无道也对智渊,颇生出几分好感。

    这和尚不错,性情爽快利落。同是佛门弟子,却没有法智的咄咄逼人。

    至于是否法智的前车之鉴,让智渊转了性情,庄无道就不知了。

    燕鼎天之前不曾插言,此时才微微笑道:“恭喜二位,今日各取所需。既然此事已谐,不如再商量助我取宝之事?庄兄你既已寻到此处,想必也是愿助我一臂之力。”

    庄无道闻言不答,先是深深看了燕鼎天的右臂一眼,而后才问道:“我想知道燕兄,到底想要为何物?在那处所在,又到底遭遇了什么?”

    “燕某所谋者,是一枚镇龙石,据说可镇压皇朝龙气。百万年前,有一皇朝名为‘大夏其国主曾得九枚镇龙石,所以国势大振,极盛之时亦曾占据了天一界半壁江山。据说当年的离寒宫,就是因与大夏皇朝两败俱伤,这才突然衰落,在短短百年之内,就销声匿迹。而大夏朝的九枚镇龙石则早早就已散落不知去向,我是从上古一些残典中,知晓这离寒宫的第三层,可能有一枚镇龙石存在。”

    燕鼎天也没怎么犹豫,就苦笑道:“吾听人言,若能得此物,必可得大灵国龙气聚于一身。所以冒险入离寒宫一行。却没意想,自己会落到差点身死魂灭的下场。”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