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五八章 九重法禁
    手忙脚乱中,庄无道终究还是把方孝儒丢落的那些灵珍奇物,都保住了大半。包括了那些养神丹,与优昙果。

    即便不能将方孝儒一举诛杀,那就需尽量挽回损失。待得所有散落的灵物,都被全数收取。庄无道就再一个闪身,在雷电风暴中急速穿梭,一直遁到了二十里外,庄无道这才站定。而后就这么立在云空中,眼神疑惑的看着自己手中一块,略有些奇形怪状的骨骼。

    看似与兽骨无益,然而触感却是有如温玉,极其舒适。更与他体内的气机,隐隐相合。且沉重异常,仅仅是两个拳头大小的一块,却重达百象以上。以庄无道的力量,竟差点就无法托稳,方才收取时,也耗了他不少气力。

    “这就是云儿你所说的坤元沉仙骨,到底是何物?”

    “所谓坤元沉仙骨,乃是陨落的仙人或者妖仙之骨,在坤元之地,养蕴了百万年之久而成。剑主手中的这块,不似人族骨骼,应该是后者。仙骨得坤元地气滋养,乃是炼制土系法宝的绝佳材料。我看这一枚,至少也是五劫之前的遗物,只可惜原本这骨头的主人修为差了些,肉身也是平常无奇。不过此骨,依然可炼到九十八重以上的法禁。能借助坤元地气,强悍异常。”

    云儿在剑外化出的虚影,出现在了庄无道身侧:“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里面的骨髓,经历亿万年的坤元地气蕴养,已经转化为坤元玉髓,是剑主淬炼体质的绝佳灵物此物乃可遇不可求的奇珍,真不知那方孝儒,到底是从何处寻得的,也不知是否还有其他妖仙遗物与仙骨存在。不过他应该是不识得这坤元沉仙骨的究竟,否则绝不会轻易将此物抛出。”

    庄无道神情凝重,仔细翻看这手中这枚妖仙之骨。仔细观察,才可见那似如白玉般的骨质中,还有着一些白金色的细小丝线,肉眼几乎难以辨查。而整块骨骼圆融一体,不但一丝裂痕缺损都没有,更无什么可以利用的缝隙。

    信手又招来了那枚雷杏剑簪,真元灌注,试着在仙骨之上刺了一剑。却立时弹回,仙骨之外连个白点剑痕都未留下。

    庄无道见状不禁蹙眉:“要将这里面的坤元玉髓取出来,怕是要费些功夫

    “自然,仙人之骨,凡兵难伤。又何况是此骨在坤元灵地,蕴养了不知多少年。剑主你的雷杏剑簪,实在差得太远。至少也需七十五重法禁以上的灵宝,才有可能。”

    庄无道下意识的就觉头疼,七十五重法禁的兵器,他至少要练虚,甚至合道,归元境界才能御使。不过也不意外,此物能祭炼到九十八重以上的法禁,那已是接近仙器等级了。

    一百零八重法禁同时加持,就可化为一条仙禁。

    不过,要破开此物,应该还有希望。

    “普通的兵器不行,那么轻云剑如何?”

    “我么o”

    云儿轻笑了笑:“轻云剑的品阶又远超坤元沉仙骨,不过现在是只有九重法禁,力有不足。只需剑主把蕴剑诀修炼到第六重境界,或者使轻云剑,再恢复五次。即可将这坤元玉髓斩开”

    “轻云剑,九重法禁o”

    庄无道把意念沉入到了自己的剑窍之内,果然见那轻云剑,与以往有了许多不同。

    此时不但朽迹已尽,古朴的剑身之上,更暗蕴华光。重要的是,在本来该是混沌一片的剑内,庄无道更能清晰的感应到,里面的几道法禁。

    高深奥妙,超脱俗流,无与伦比,远超过他所知的任何道家禁纹。

    九条法禁,整齐的排列在剑身之内,刚好行成了一个可无限循环的圆,自成体系。

    此时的轻云剑,与普通的下品灵器,看起来已没什么不同。

    换而言之,这口神剑,他已经能够以神识御使,飞剑斩人

    “日后轻云剑,每恢复一次,都可增加九重法禁。只需十二次,就可恢复到仙器层次。”

    云儿侧着脸,眼含感激之色:“云儿要多谢剑主,若非是你,轻云剑只怕几百万年都看不到恢复的希望。”

    “互惠互益,你我本是一体,何需言谢?”

    庄无道失笑,心里却是在计算着。十二次,才能将轻云剑恢复到仙器层次——然而他到登仙境时,最多也只能把蕴剑诀修炼至十重楼的境界。

    换而言之,他现在到登仙境,只有八次恢复轻云剑的机会。另还有三次,恐怕都需要寻到足够的天地元灵来弥补,用来修复这口神兵。

    还有那坤元玉髓,轻云剑每一次恢复,就可增加九重法禁。五次之后,也就是五十四重法禁而已,不过是中品法宝的层次。

    然而轻云剑乃是七劫之前的神宝之一,哪怕重伤之后,材质也远非雷杏剑簪这样剑器可以比拟。同样的法禁层次,轻云剑的锐利坚韧,胜过雷杏剑簪至少十倍甚至二十倍都不止。

    斩开坤元沉仙骨,并非难事。

    现在他唯一的问题,是他能否在元神境,天一界的道途巅峰之时,破开这坤元沉仙骨。

    元神境,那时他应该可把蕴剑诀,修到五重天境界。然而轻云剑,也仍需再恢复两次才可。

    即便这封灵之地藏蕴的那股天地元灵,他能成功取得。剩下的一次,依然是有如天堑,横在了他眼前。

    “也就是说,这坤元玉髓虽好,然而我现在,也只能看着眼馋?”

    知晓了究竟,庄无道心里的喜意,瞬时就淡了几分。或者这真是罕世难见的奇珍,不过却不知他日后,能否有机会用得上。

    这一界修士,只能修到元神境为止。越空破界,又希望渺茫。

    “此物的妙处,剑主你是不知。效果强出那‘冥狱腐魔参,不知多少,更可助剑主将体内骨骼,转化成‘坤元灵骨,。完成之后,就是天品的土系行根,牛魔霸体的效果,也可倍增。这也是十大后天道体中柏圣体‘万古元胎,及十大后天战体之一‘真武圣体,转化,必须的步骤之一。”

    云儿这一番解释,却丝毫都没能提振起庄无道的精神。不过剑灵,明显也不在意。

    “不过我现在更好奇,那方孝儒到底是从何处取来这妖仙之骨?不说那妖仙遗物,便是那‘坤元之地就可能数种价值不在坤元沉仙骨之下的奇珍。

    “唔——”

    庄无道扫了一眼四周,确证了这方孝儒,已经不在这封灵之界。也印证了云儿之言,这第三层离寒宫的封禁,已经有了不该有的破绽。修士可以直接从这一层,出入离寒宫遗址。

    不过方孝儒,凭借的却是一张五阶道符之力。那张符篥的珍贵,估计已不下于符宝。应该是乾天宗赐给他,最后的一种保命手段。

    庄无道在离尘宗是本山秘传,然而从宗门获得的资源,与方孝儒完全不能比拟。

    “让此人逃了,却是有些麻烦——”

    庄无道并不畏惧那乾天宗,忌惮是这方孝儒的性情。这人明显是个不死不休的,又是不灭道体。打蛇不死,后患无穷,日后还有得麻烦。

    “坤元沉仙骨可遇不可求,那方孝儒剑主能败他一次,自然也能败他第二次。”

    云儿闻言摇头:“不过只是小小的不灭道体而已,不成气候,剑主何需放在心上?再说这次剑主的收获,也是不小了。”

    庄无道唇角抽了抽,也只有云儿这样,才会将这天一界中最顶尖的体质,完全不放在眼里。

    不过说到收获,他倒还算满意就是。四阶优昙果,三阶紫昙凰卵,五株巽风赤阳草,二阶血神龟王兽的甲壳,无论哪一样,都可在宗门内,换取五十万以上的善功。更不用说,还有上百枚的三阶蕴元石与数瓶依旧完好的养神丹。

    方孝儒身上,应该还有些灵物留存。不过这应该是其大半家底了。

    “其他先不提,云儿你既然醒来,就说说看,现在你我该行往何处?”

    那法智与司马云天,早已逃得不见踪影,不能再追了。而燕鼎天给的衤绅木牵机引也至今都寻不到人。

    他走了这一千里路,至今也没发现有多少有价值的灵物奇珍,对这第三层,依然是茫然不知究竟的状态。

    这一层中,其他的庄无道都不在意,只要寻到第四层入口就可。

    “这个——”

    云儿的神情,颇是踌躇:“我也不知呢之前一直都在沉睡,需要跟随剑主走上一段时日,才能推演这一层法阵的究竟。”

    庄无道闻言不禁讶然睁目:“云儿你不是有占卜之法?拿轻云剑随便丢一丢,居然就能指明方向,寻得龙须菩提那样的奇珍。亏我还这么期待。”

    “占卜之法,讲究的是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此刻时机不对,故而难测天机。再者此法终究非是万能,不然做什么都无需准备了,只需事情占卜问卦一番就可。”

    云儿理直气壮,面上毫无愧色。接着忽然神情微动,看了一眼远方:“有人来了,是那个燕鼎天。看来剑主,再无需为难了。”

    庄无道顺着云儿的视线,眺目远望,可远处的空际,却空无一物。正心忖这云儿,该不会是感应有误时。就见几十里外的空际,有两个身影正往这边遁空而行。

    其中一人,正是燕鼎天。而另一人,却也是一位和尚。同样是一副沙弥打扮,不过气质面相,都与法智迥异。

    庄无道顿时便明白过来,云儿这次恢复之后,神念感知必定又再次爆涨。

    能感应百里,云儿神念覆盖,至少可达方圆万丈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