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五七章 坤元沉仙
    二人皆是聪明绝顶,才智超绝之人。仅只三言两语之间,就已猜出了之前庄无道与方孝儒一战,所有的真像。

    “方孝儒也算我们这一辈中,最出类拔萃之人,修行天赋或者不如我。不灭道体的战力,却尤在我的蕴剑元胎之上,怎的在庄无道面前,就如此不堪?

    双方距离,依然还有着二十余里。看着被赶羊一般,狼狈逃遁中的方孝儒,司马云天眼神茫然的询问着,不过却并不奢望,法智会给他回答。

    只因他自己,就知晓答案。不是方孝儒不堪,而是庄无道此时的实力,实在太强。

    “眼下的情形,却是有些棘手了——”

    “莫非司马道友,还有与那庄无道有一战之意?我却是要退了”

    法智的眼神坚决,沉声道:“既然今日无有把握,将这庄无道诛杀,那么你我再卷进去,只怕于事无补。那借力化劲之法,若不能寻个办法破解,终究还是拿他无可奈何。”

    知晓庄无道对他的杀意,更在那方孝儒之上。难保他二人出手之后,庄无道不会舍方孝儒而不顾,转而将他攻杀。

    “和尚你退意已决?”

    司马云天却并不意外,不过右手执剑,青筋暴起。有心出剑一战,却知若战事一起,自己绝难全身而退。

    知晓今日之事,乃是自己剑道修行的最大挫折,是日后未来难以挥去心魔。合三人之力,他却提不起对庄无道出剑的勇气。

    他强绝同辈的剑术,使他几乎所向无敌。而对同辈修士的碾压,也给他带来无与伦比的自信。信心越强,他的道心也就越是完美,一身剑术,也能完美的发挥。

    这本该是个良性的循环,却在这庄无道面前,彻底的粉碎破灭。

    “也对,连一成的把握都没有,不战也罢。只是如此一来,方道友他——

    他二人若就此退走,方孝儒无疑将真正陷入到绝境。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个道理,司马道友应该比我更清楚才是。关键是你我即便到此时,也不知这庄无道,最后到底还藏着什么样的手段。而方兄手中的两张符宝,其中之一却已落敌手。你我若是就此贸然卷进,结果也不过是在此人剑下,再多一亡魂情非得已,也就只好对不住他了。今日换成是司马道兄与我被庄无道追杀,方道友那边也多半会束手旁观,不会有第二个选择

    法智语气冷漠,已是踏着脚下的一件法轮,往远处退离:“即便他要怨也只能怨自己无能,道缘浅薄。贫僧这就先走一步,告辞”

    司马云天暗暗一声叹息,看了那仓惶中的方孝儒一眼,又目光深深注目着庄无道。心中一片茫然,离寒宫之后,此人必定将是金丹境之下的天下第一人,颖才之首真不知这世间,到底还有何人可制。

    却也知此处再多留无益,就在庄无道的那张天斩魔蚀日神雷符,引发之前。司马云天就也御剑而起,化作一道流光,紧随在法智之后,飞速遁离。

    而眼前之景,不只是那方孝儒彻底愣住。便连庄孝儒,也一阵发呆,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这远处逃离的两道身影。

    忖道现在自己的武道气势,莫非已经强到能够令司马云天与法智这样的同辈英杰,也望风而逃的程度了?

    直到被方孝儒撕心裂肺的怒嚎声所惊,庄无道才恍惚回神。再看向远处那满身伤痕的身影时,眼中就不禁透出几分怜悯之意。这个天之骄子,此时的情形,也的确是怪可怜的。

    “法智司马云天好、好、好——”

    一连说出了三声好字,方孝儒的语气是悲愤恨极,戾气冲霄。说到后来,竟而是哈哈大笑:“哈哈好得很,想不到我方孝儒,居然也会有今日你等今此所为,我方孝儒必谨记在心,绝不敢忘”

    最后一丝希望破灭,再次沉沦绝境。方孝儒此时语中所含的恨意,还更在对庄无道的怨恨之上

    庄无道暗暗摇了摇头,心知此时火候已到。方孝儒的战意斗志全无,求生逃命之念也该被消磨的差不多。当下便欲剑符合发,将这方孝儒一击斩没,

    然而下一刻,却见方孝儒发了疯似的又开始逃遁,这次却是根本不顾及这离寒宫内的禁法。仅仅一个呼吸之间就穿行数里之距。更是将自己身上携带着的无数灵珍,都一股脑的抛丢在身后。

    ——丹药、灵器、符篥、各种收集来的灵药与灵器材料。无一不是精品,至少有三成的灵物,都是四阶以上。此刻方孝儒却全无珍惜之意,全数丢向了后方。

    庄无道目瞪口呆,他目光犀利,看见那些灵物中。光是有着‘养神丹,标签的药瓶,就有十个大瓶之多,能装百枚丹丸。其余还有他曾经头疼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四阶地心元核,品质甚至还在夏家赠送给他的那枚之上

    更使人心惊肉跳的是,那些被激发出来的禁法,周围一大片地域,都已是雷电交加,风刃肆虐。方孝儒抛出来的这些东西,有一大半在落地之前就被这些雷电撕裂碎散开来。

    庄无道并不在意,依然是眼神坚定,遁法如梦似幻,紧随着方孝儒身影遁行追击。这附近的发禁,大多都已被方孝儒激发,所以他只需小心,被余势波及即可。

    然而方孝儒却接着又把更多的灵物,抛洒了出来。

    “四阶优昙果,我哪怕死了都不会留给你三阶紫云凰卵,一旦孵化,天下护驾中可排入前百。今日我方孝儒既然已经死定,那么毁了又怎样?”

    果然是两样东西,被方孝儒往旁处遥空打出。一紫一篮,紫的自然是紫云凰卵,是火系奇禽,同时具有部分凤凰与三足金乌血脉。由三阶紫云凰的卵孵化,一出生之后,就是一阶后期的幼禽。的确有资格,进入天一界的灵宠护驾前百之例。也是一种极好的坐骑,遁速不弱。

    而四阶的优昙果,更是一种罕见的天地奇珍,又名优昙婆罗,与‘龙须菩提子,一般,是佛家圣果。可助人明心见性,退避心魔。更可借之修成佛门数种呼风唤雨的神通。

    方孝儒的这一枚,同样是个亚种的优昙,然而亦是价值练城。那法智看到了,只怕也要争抢。

    不过这两样奇珍,却未损毁在周围的禁法风暴中。而是被方孝儒的真元护持,遥遥飞向了远处。

    庄无道神念洞察,眼看得分明。知晓这两样奇珍,也只是被方孝儒暂时护住而已。方孝儒灌入的真元有限,一旦无人接手,这些奇珍迟早要被毁损在那些雷蛇风刃的轰击之下。

    心中不禁一乐,方孝儒这是要用两件灵珍牵制,换自己逃得性命么?

    倒也还算是聪明机敏,不过他庄无道,又岂会为眼前这些许小利所动——

    “优昙果与紫云凰卵你也不心动是么?”

    方孝儒嘿然冷哂,又将两个事物先后抛出:“那么这几株三阶巽风赤阳草如何?还有这些三阶宝禁符。”

    巽风赤阳草,可助人修行风火二系的功法,更能淬炼肉身。方孝儒一共抛出来五株,合起来价值更在优昙果之上。而三阶宝禁符,则可将所有三十七重以下灵器,提升三重法禁。这等样的珍宝,方孝儒居然随手就洒出了三张。

    庄无道面皮顿时一阵抽搐,已多多少少感觉有些肉疼。这些东西,一旦方孝儒身死,本该都是他的。

    仅仅一瞬,方孝儒的身后,又现出了两道红光,一大一小。

    “二阶血神龟王兽的甲壳你也不要?”

    可能是已经彻底的绝望,方孝儒肆意疯狂的大笑着:“对了,我这里还有四阶斩铁星金。庄无道你一样都别想到手”

    只说两件东西,却把他那小虚空戒内,几乎所有的藏物,都全数丢了出来

    庄无道原本都不打算去理会,心想这些东西,毁了也就毁了的时候。沉睡在他剑鞘之内的云儿,突然又一声轻咦,开口道:“那是坤元沉仙骨,想不到这天一界中,居然还有此物?剑主,坤元沉仙骨对你至关重要,可千万莫让这东西给毁了。坤元沉仙骨固然万法难伤,然而里面的坤元玉髓,却是稍有动荡,就会尽毁。那才是关键——”

    语声中竟含着几分轻颤,分明是强抑着激动之意。

    庄无道挑了挑眉,眼神略有些不甘。这方孝儒至今还未放弃逃生,显然是还有着什么手段,可从他眼皮底下逃离,缺的只是一次时机而已。

    此人明明已经被他逼迫到了绝境,却又不得不停住手,放纵此人逃离,确是使人无比的烦恼。

    不过却深知云儿的见闻广博,能够令她都觉震惊之物,必定是稀世罕见的奇珍。又加上那一句‘至关重要庄无道不用想都知自己该如何抉择。

    毫未犹豫,庄无道就分出了真元道力。将方孝儒前后抛出的诸般灵珍,全数护住。

    方孝儒死里逃生,也大喜过望,哈哈大笑,蓦地又从袖中取出一张道符。只见灵光一闪,周围的天地似被撕裂,而后方孝儒的身影,就彻底消失在了原地。

    “庄无道,后会有期今日这奇耻大辱,方孝儒定然谨记于心,不敢或忘”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