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五五章 没有日后
    “庄无道,你这个杂碎你这个混账,狗杂种你给我记住了,我必杀你必有一日要杀了你”

    断去了一臂一腿,方孝儒惨嚎过后,依然是元气十足,发了疯般的咒骂着。浑身上下显化符篥,不灭道体,无极符身,只数个呼吸时光,方孝儒的身躯就已恢复如初。手足俱在,完好无损,只因失血太多,面色无比苍白,

    “穷此一生,我若不使你死无葬身之地,永世不得翻身,我方孝儒誓不为人”

    声传四方,方孝儒却毫无再恋战之意,身形狼狈,猖狂无比的往东面逃遁

    庄无道哂然一笑,探手一招,便将那到随着断臂掉落的金鼎符宝,招到了手中。灵念之随意一扫,就知这也是一枚货真价实的四阶符宝。内中同样录有一门名唤‘金鼎天罡气,的四品神通,可以瞬间引发,能够抵御所有四阶以下的术法十息时间。即便到此刻,这张宝符,也依然能够施展至少十五次以上

    若非是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将一道近乎完整的天斩魔蚀日神雷,反击,几无可能破开这‘金鼎天罡气,的防护。

    ,庄无道顿觉心中一松。这次对方孝儒动手,总算是没有亏到家。纯论价值,这枚四阶的防御类符宝,却是要比他的那件道衣珍贵得多。

    只是庄无道仍觉心疼,这件道衣宗门为酬他在无名山的大功,由门内两名最出色的炼器师,为他特制而成。哪怕用到金丹境,也不会落伍过时。

    然而穿在身上还没到一年,就被方孝儒几道天斩魔蚀日神雷,毁去。说心中没有遗憾怨念,那定然是假的。

    对于远处那正飞遁逃离的方孝儒,庄无道本就已恨得牙痒痒,此时自然愈发的看不顺眼。

    随手将手中的符宝收起,庄无道又飞空而起。意念牢牢遥锁那方孝儒,不紧不慢的遁行。

    他的磁遁之法,别说筑基,便是元神境之下,也是绝世无双。此时却是不紧不慢的跟随在后,一步步的踏空而行,不慢一分,也不快毫厘。往着远方的身影,庄无道满眼的哂意嘲色。

    “日后?必有一日要我死无葬身之地?方兄难道以为自己,还有日后?”

    声音平淡,却带着万古难化的冷意。方孝儒心中才刚一惊,而后就觉有一股突兀而来的劲力陡然从身后传至。拳劲迅猛无匹,几达六百余象

    这是——

    “隔山打牛?”

    方孝儒身躯微震,而后又是‘轰,的一声震响。那拳力被他临时化解了大半,却依然被一部分冲涌入体。猛地一口鲜血吐出,肺腑皆伤。

    “我日你姥姥,秘术隔山打牛,天下第二散修顾云航什么关系?”

    庄无道懒得答话,看着方孝儒开始还是气虚,声音嘶哑。可转瞬之后,语声就又恢复了洪朗。就知此人的伤势,又已恢复了大半。

    乾天宗的秘术无极符身,可以使人的力量与恢复力大增,第一层就可强化至少四成,只比离世荡魔决稍稍逊色。除此之外,还可以提供超出同阶修士三倍已上的真元与体力。唯一缺点,就是从此之后,不能再使用术法。

    然而搭配上不灭道体,这缺点已经不成为缺点。秘术与道体结合,使得这方孝儒,成为一个异常难缠,几乎难以杀灭的存在。

    乾天宗看重有加,将此人当成未来的栋梁弟子极力培育,绝不是没有道理

    然而这个,只是对他人而言,绝不包括他庄无道

    “还有气力说话,你这不灭道体,果然不错。”

    在百丈空中信步而行,庄无道浑身衣袍鼓荡,罡劲浩烈,萦绕周身。拳隐于袖中,也没怎么做势,就又是一道拳劲猛然捣出,

    这却非是大摔碑,而是庄无道大摔碑,潜龙摄虎,以及隔山打牛秘术后的‘大摘星手,。

    远未曾像那乾坤大挪移一般的完善,甚至第一重天都未有踪影。然而用来应付眼前之景,却已足够

    只见数千丈之外,整片空域的气流都被突然炸裂开来的罡劲挤压,向外排开。在人的视野中,造出仿佛一种整片空间,正在膨胀般的效果。

    而那方孝儒,也再次遁光一沉,把大半的拳力化解后,差点就内息崩散,坠落在地。好在到最后时刻,总算是稳住了身影。

    然而还未等他体内的内伤完全恢复,身后的庄无道,就紧随着再一拳,复又虚空捣至。依然是六百象力,霸道无比

    如击败革,闷响声中,方孝儒的口内,不禁又是一口血沫吐出。六百象的拳劲,本来哪怕是以隔山打牛之术,他也可轻松抵御。

    然而此时庄无道的每一道拳劲,都是恰在他伤势愈合之前。体内的气机滞结,大部分的力量,都被不灭道体强行抽取,恢复肉身。而哪怕是他的无极符身秘术,也无法提供足够的真元道力。

    还有那枚‘雷杏剑簪庄无道的御剑术超绝同辈,此时主要的力量,虽不在剑上。然而那剑每一次近身斩至,方孝儒都需聚精会神,警惕有加

    而每一次化解那虚空拳劲时,方孝儒根本就做不到以全部的力量去抵御,甚至都无法聚出三成之力。五脏六肺都是伤上加伤,渐渐沉重。

    而这还仅仅只是开始,之后庄无道几乎每飞空十丈,都必有一拳隔空打来。而每一拳出,都有至少六百象力

    仅仅不到半刻钟,方孝儒就已双目尽赤,眼神癫狂愤恨,却完全无可奈何。这才依稀间明悟过来,这庄无道根本就是故意如此。不紧不慢的追赶,保持着足够距离。在超远之距出拳,使他一次次受伤沉重,却完全无法反击。

    分明是要以这隔空杀人的拳劲,消磨他的气血精元。要使他的无极符身,再无以为继要将他的不灭道体,彻底的打散

    有心逃脱,庄无道的遁法阵道,却又远在他之上。方孝儒每增速一分,庄无道也会随之增速,而每放缓身形,庄无道也会随之降下遁速。

    步骤始终都是不急不缓,不焦不躁,气度从容不迫,而又绰有余裕,如经验老道的猎人。双方始终隔着两千丈的距离,不曾增一分,也不曾少一分。

    而那股森冷强绝的杀意,则依然死死的将他锁定着,不偏不移有如钢针,直刺心神,使人感觉如芒刺在背。

    “庄无道,你莫要欺人太甚”

    方孝儒再一声怒喝,只觉是憋屈之至,胸中滔天的怒火,都无法宣泄。心中则冰凉一片,首次感觉,之前自己选择逃遁远离,实在是再愚蠢不过的念头

    留下来死战,尽管非是庄无道之敌,可能更为凶险。却不至于如现在一般,落到只能挨打不能还手的境地。

    “欺人太甚么?”

    庄无道唇角旁流露出的嘲讽意味更浓:“记得之前在下就曾说过,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此之谓也。无道试问阁下一句,离寒宫之前,我庄无道与你方孝儒,可有恩怨?”

    “我日你先人”

    方孝儒一声大骂,而后半空中将手中一枚红色的木符捏碎,又再次取出了那张天斩魔蚀日神雷符,。

    一层红色的血光,瞬时将方孝儒的身躯笼罩。即便硬抗着庄无道的虚空六百象力拳劲,也只稍稍摇动,不曾破碎。

    不过就在方孝儒,要将那天斩魔蚀日神雷,再次引发之时。庄无道又摇了摇头,满眼的无奈叹息之色。

    “这可不乖,你今日就这样安心受死,岂非再好不过?”

    伪无双,捣虚

    一拳击出,依然是无声无息。可你隔空传过去的拳力,瞬间就暴增到了一千二百象。

    那看似牢不可破的红色血光,瞬时就粉碎开来。浩荡的拳劲,直击方孝儒的胸腹。

    而后‘扑哧,一声轻响,可见方孝儒整个胸部都碎开,被硬生生捣出了一个巨大的空洞。所有内脏都被打成了碎片,血肉四处喷洒。方孝儒的整个右边臂膀,也再一次被拳劲强行打断。他手中那张天斩魔蚀日神雷符宝也因体内的真元道力中断,骤然停止了下来。随着那断臂,从半空中跌落

    方孝儒先是不敢置信的看了自己的胸前一眼,而后脸上的神情,就近乎扭曲惊恐,惊惧,愤恨,杀意,戾气,无奈,种种情绪都交杂在一处,呈现在那眼眸之内。

    而这一次,哪怕是身有不灭道体,方孝儒也无法在瞬息之间完全恢复伤势,只能神经质般的痛哼,神智接近迷失疯狂。

    “无道,庄无道我定要杀了你,有生之日,我定要你尝尝今日我方某之痛不对,一定是百倍,千倍”

    “我说了方兄你,从此再没有日后”

    庄无道袍袖轻拂,拳劲暗震。依然是摘星手一拳六百象力,隔空送至二千丈外。顿时又是‘噗,的一声,血浆飙洒之声。这次方孝儒的整个腰部,都被粉碎。整个身躯,几乎拦腰而断

    此等样的对手,他断不会容其在眼前逃离,免得日后麻烦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