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五四章 不过如此
    玄术神通催发,那方孝儒狼牙大刀近百丈的刀气横空斩落。不但是气势磅礴,那周围整片天地,也为之暗了一暗。

    天空烈日,似乎蒙上了一层薄幕黑砂。而那些周天星力与太阳真火,都被强行扭曲,汇聚在狼牙大刀上。使两丈刀身之上,都燃起了熊熊的烈焰。仅只是刀气余劲,就使周围数百丈里,所有的树木花草,都冒出了火苗。

    外围都如此,庄无道身在刀劲漩涡之内,正撄其锋,一时更觉是五内如焚,火劲燃体。心中不仅暗暗诧异,二品圣灵级别的玄术,连脉通窍之后,威能接近中阶的极限。他之前在第二层时,并未见过。应该是方孝儒筑基境之后,凝炼而成的全新玄术。威势迫人,确是了得,大约也是方孝儒敢于再次正面挑战他的底气所在。

    不过,却是正合他意庄无道也恰好想知道,他新完成不久的玄术神通,究竟威能如何。

    “不错,略有长进,这就是你的本钱?可惜神通新成,又忘了要聚力为一

    本命无双,移花接木

    就在狼牙大刀斩来之时,庄无道的周身,也现出了一层轻薄不可见的无形力障。

    那刀气沉重,将庄舞蹈外围的磁元罡气,几乎立时就被压得粉碎。可就在这层护体罡力,堪堪就要崩溃瓦解之时,庄无道蓦地拳架一震一抖。然后那百丈刀气就蘧然反弹,由锋芒尖处开始逆反,所有的刀劲,连同强聚而来的周天星力,太阳真火,几乎全数都倒转而回,逆向反扑,同样是声势浩大,不逊分

    方孝儒淬不及防,险险就被他发出的这一式驱日吞阳,给正面轰中。立时一声怒啸,原来飞扑而来的身影瞬间止住,而后仓促倒退。半空中在一息之内,连续斩出了四十八刀,又将五枚紫青色的云牌抛出抵挡,才将这那百丈的炎火刀气全数化解。

    而此时庄无道的反击,也是接踵而来一刀黑褐色的剑影,就藏在炎火刀气之后,悄然紧随而至,直到前方罡劲碎散,刀气崩溃之时,才猛地爆发。一瞬间,千万重的剑锋层叠而起,如澎湃不休的浪潮一般,从方孝儒上方临空罩下。

    一式‘生死别只是出自天地阴阳大悲赋的普通御剑术,并非玄术神通。此时庄无道,却已在云儿的运剑中,领悟了部分生死奥义。又力量大增,以虚空传劲之法,能远隔数千丈注力剑身。

    使那剑势之强,只仅逊色之前在二层石殿时仅只一筹。难得的是,庄无道并未引发玄术无双,又是在那道驱日吞阳,刀气的掩护之下。暴起发难,突兀到了极致。

    “哪怕已筑基,你也不过如此”

    剑劲乱斩,那五面二十二重法禁的紫阳云牌,在九百六十象的剑力斩击之下,立时破碎其一

    而后那滔天的剑光,如水银泻地般汹涌而入。

    方孝儒面色苍白如纸,眼神既有屈辱,又有惊悸。不过仓皇之下,却并未就此手足失措。重哼了一声,一道紫金色的符篥,蓦然从袖中飞起在空间,形成一个紫金色的大鼎,将他身影,牢牢的罩住。

    虽是符篥,防御之能,却比二十二重法禁的灵器还要更强许多。庄无道的雷杏剑簪斩在其上,居然全数都被挡住弹开,不能寸进。

    不过当剑潮将尽之时,那紫金色大鼎,光泽也转为稀薄,接近淡化消逝。

    “惊云破日今日老子说了要你死,就绝不食言”

    那狼牙大刀再次挥动,又是一道浩瀚的刀劲横空怒啸,将方孝儒身前的残余剑光一扫而空。那刀势不绝,依然遥遥指向了的庄无道。

    而此时的方孝儒,又将一枚同样紫金色的符篥,取在了手中。口中灵言突出,就将催发。

    “吞天蚀日,乾天斩魔给我死来”

    这封灵界内明明是晴空万里,却凭空一道浩大的紫色雷光,从云空内劈斩而下。雷光如柱,又似长茅,仿佛似要将天地劈成了两半。

    庄无道第一时间,就认出这是的‘符宝方孝儒施展的,正是元神修士录于符宝之内的玄术神通。

    今日的方孝儒,却是将所有压箱底的手段,都施展了出来。

    却并不惊慌,庄无道反而‘嘿,的一笑。相较于当日他在离尘本山道业峰顶处承受的劫雷,此时贯空打来的雷光,无疑强了数十倍之多。是真正玄术级的四阶雷法,哪怕是封印于符篥后,威能降到了不足原本三成,也仍旧远远凌驾超越于普通的三阶劫雷之上与节法真人赐给他的本命符宝‘上霄阳炎计都雷符,威能相当,稍胜一筹。使用出来,便连非夜晚全盛时期的月熊道人,亦需忌惮一二。

    然而此时的他,却已是筑基,修士较之那日,他实力增长,又何止数十倍o

    右足一踏,顿时整个天空震荡。方孝儒那道首先斩来的刀劲,又是瞬间反转,猛地逆反弹回。

    而庄无道本身则依然不避不闪,只是随手一拂,一套‘九宫都天神雷旗阵就已插在四面八方,准确的钉入了周围各处地脉灵潮交集之地。双手则如抱一球,拳架舒展之时,是说不出的圆融完满,无漏无缺。

    乾坤挪移,斗转星移!

    “轰”

    一声重响,那漫天的雷光,几乎将庄无道整个人彻底的淹没。三十丈内,全是蓝色电光,在纵横闪烁。庞大的雷球,也将地面的泥土,全数粉碎,化为齑粉。

    方孝儒拔空而起,把反弹而来的刀气化解。手中则继续握着那金色符篥,眼漏狠戾冷笑之色。毫不停顿,接二连三的催发。一连五道巨大的蓝色雷柱轰然击下,轰打在了庄无道立身之处。

    直到那‘符宝,上的光华渐淡,方孝儒才眼透肉疼之色,止住了灵言手诀。不过下一刻,当那巨大的雷球电光,渐渐散尽。里面的人影,稍露端倪之时,方孝儒脸上的冷戾之意,顿时褪尽,面上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那庄无道立在原地,一身上下,居然依旧完好。只一身道衣,已是千疮百孔,接近破损。

    绝大部分的雷力被庄无道汇以花接木,与星移,导引化解,通过那套‘九宫都天神雷旗阵灌输往地下。还有一部分,则是化成了一个小型的雷球,被他‘抱,在身前双臂间的那个‘圆,中,不停闪烁流动着。

    而在庄无道的身周左右,还另有一波波的紫色的电光溢散开来。二阶的都天神雷,在那乾天蚀日神雷的轰击之下,明显溃不成军。不过却依然在坚持,不断的抵御,不断融合不断的吞噬——

    方孝儒胸内,顿时就仿佛是被插了一刀,抽疼郁闷无比。

    “庄无道,你疯了”

    眼前的情景,简直是让他难已自信。连续五道天斩魔蚀日神雷一件价值可比拟法宝的符宝,庄无道却只是损伤了一件道衣,一套阵旗小损而已

    不但是未曾受伤,更是试图以自身,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吞噬着那些天蚀日神雷,中的部分特性

    庄无道在原地,则是纵身长笑,说不出的快意。第一次对自己创造这门乾坤挪移,这门玄术神通,有了十足的自信。

    一年之前,他在离尘本山道业峰顶,倾尽了全力,也没能完全抵挡住那‘神霄紫应雷,的轰击。

    然而一年之后,凭借星移花接木,这两门玄术,以及牛魔霸体。庄无道却能在乾天宗四阶天斩魔蚀日神雷,的轰击之下,仅只是受轻伤而已。

    “动用符宝么?原来中原三圣宗的扛鼎弟子,也不过如此而已。似你这样的废物,都能有出头之地,也怪不得乾天宗这二十年来,会被区区一个太平重阳压得喘不过气。吾修之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且再接我一剑如何”

    庄无道本是不喜欢废话之人,此时却是兴致盎然,口化毒舌,极尽讥笑嘲讽之能事。

    而就在方孝儒气得面色铁青,快要将手中的符宝,再次激发之势。蓄势已久的雷杏剑簪,已带着漫天的雷电,再次飞斩千丈之外。

    连脉通窍,拔剑式

    剑光赫然凝成了一条细线,一个闪烁就已飞至。方孝儒早有准备,依然是以四面云牌抵挡,然后再一次唤出那金鼎符宝。幻化出金鼎之形,护住了自己的周身。

    然而甫一接触,其中两面云牌就迅速在剑势冲击之下瓦解。而后一波更为宏大的天蓝色雷光,自庄无道的剑身之内,猛地爆发

    此时千丈之外,庄无道正以手持诀,唇噙冷笑。

    “吞天蚀日,乾天斩魔”

    一声爆响,那紫金大鼎赫然应声而碎。雷光同时散尽,那那黑色剑华,却更是耀眼刺目,剑气冲霄。

    横空掠过,立时一道血光飙洒。仓促暴退的方孝儒,亦一声惨烈嘶嚎,赫然大半个右半边身躯,自肩侧部起,被这一剑硬生生的强行斩落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