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五三章 有来有往
    三十六日之后,庄无道蓦然间一声清啸,宛如凤鸣,传彻数十里方圆之地。他隐身的这块洼地,瞬时有无数的小型兽类被惊动,向四面八方奔逃着。

    庄无道无暇理会,径自从地面浮空而起。而后在那微风吹拂中,感受着体内的一切。筑基境之后,他的力量,已经增至到一百二十象力。增得不多,只涨了不到三倍。是因牛魔霸体,修至第二重天境之后,使他提前具备了部分筑基修士才有的体质。

    然而仅这身力量,在筑基境初期修士的层次中,却已是绝无仅有。甚至绝大多数后期,都远不如他。

    倒是体内的真元,筑基境之后,质与量都提升了十倍都不止。还有神魂,以前最多能笼罩六百丈范围,此时却增到了整整两千丈。哪怕是在离寒宫内,被阵法与幻雾压制,也依然可扩张到一千五百丈外

    不过得益最大的,应该还是剑灵。此时的云儿,已经在他的剑窍之内沉睡。而那轻云剑,则是闪烁微光。一些朽迹已脱落,剑身之上又增了几个玄奥不知意味的符文。

    随着他修为提升到筑基境界,这轻云剑明显又恢复了不少。剑窍继续扩张,而内中蕴育的剑气,也一举增加到了二十八道。距离蕴剑诀第三重天,八十一道剑气的境界,已然不远。

    庄无道甚至已感觉自己体内,已经有两个窍穴正在发热,只差一步,就可感知到准确的方位。

    估计这次从离寒宫内返回,他只需再勤奋苦修一段时日,就可再打通两处伪灵窍,再修成两门剑术神通。

    不过此时说这些还早,说是只差一步,然而这一步,却需整整一年时间。他对天地阴阳大悲赋其余的十几个基础剑式,还远未到可以凝练神通的地步。

    庄无道又把心念,沉入到胸部中央,那处新开的本命灵窍。灵识可以感知此处,赫然有三个孔窍。两个孔窍,乃是天生就有。而另一个,却是由冥海九窍石复制而来。

    晋阶筑基,庄无道只用了半月时光。剩下的十几日,都是为炼化这枚冥海九窍石,复制本命灵窍。

    他这次终是把这枚冥海九窍石使用了,使花接木,这门本命玄术,在筑基境界,就可在一日之内,连续使用三次。

    试着催发这门本命玄术,庄无道立时就感觉,自己对周围气机的感应,赫然已细微到了毫巅。

    周围吹拂过来的微风,天空照下的星力,自然澎湃的天地之灵,来自地下的磁元力场。一切细节,都逃不过他的感应。

    自己的体外,则似出现了一层无形的薄膜,只要庄无道愿意,可以将任何指向他的‘力无论是何等样的形式,反弹近七成。

    随着庄无道意念一起,远处百丈之外,就凭空一道风刃现出,在地面上划出一条薄如蝉翼般的深痕。犀利无匹,一直斩入打破地下伸出,整整四十余丈

    而哪怕筑基境初期的修士,肉身的强度,也不过如此。

    这仅只是他以花接木,神通,将刮过来的风力,压缩反弹后的效果。而这一击,就有能比拟二阶中品术法之威

    真正实战,庄无道自然是无法轻松办到,毕竟花接木,的承载能力有限,乾坤大挪移至今也只能转嫁反弹四成劲力。

    然而随着他修为增加,乾坤大挪移完善,这花接木,的潜力,也将是无穷。

    “可惜就是寿元耗得太多,这一枚冥海九窍石,就至少又去了十年的寿元

    庄无道有些唏嘘,加上‘冥狱腐魔参他此时至少减了三十以上的岁寿。这冥界中的灵珍虽好,可普通人还真无福消受。

    好在筑基境界之后,他的寿元最低都可活至一百八十岁。哪怕减去了这三十,也仍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

    接着庄无道,又尝试了一番其他的玄术神通。发现每一种伪玄术的威能,都有一定的增强。

    比如那‘石火力士‘千里磁杀‘千里雷狱这些术法类的玄术,就整整增了近四倍之威。

    而似大裂石与大碎云这般,依然只能打出十二倍与十六倍的力量,不过加上他现在的一百二十象力。一掌之威,强的是一塌糊涂。

    同样是三品的玄术,筑基境与练气境间的威力差距,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其实当灵窍增扩之后,按说这些玄术都能在原来的基础上,再扩展衍增。比如大裂石,庄无道可用灵窍内剩余的空间,继续完善,最多能改善到十四倍的力量。

    不过这些都需一两年以上的水磨功夫,时间不够,庄无道也就只有等离寒宫之事了结,日后再说。

    只是这接下来,又该如何行止?庄无道的眼神迷茫不定,此时云儿依然在沉睡,不能给他丝毫的建议。这第三层又实在太过广阔,三千里方圆,灵潮起伏动荡。根本不知从何处着手,往哪个方向,才能寻到第四层入口。

    而后庄无道,就又想起了当日,那燕鼎天之约。

    当初是以一个半月期,说起来,时间也差不多到了。只是自己到底是否要相助,庄无道仍旧心存犹豫。

    “人主之像,气运——”

    庄无道微微摇头,依然存疑。不过,与此人联手试试看倒也真的无妨。若那燕鼎天所谋太过凶险,超出他能力之外,大不了自己中途撤离就是。

    此时反正无事,庄无道信手就又从小虚空戒内,招出了那枚衤绅木牵机引一个道诀就将之引发。

    不过这枚桃木符,却并未立时飞走。而只是晃了一晃,就遥遥指向了东面

    显然这衤绅木牵机引,的主人,此时已在千里之外,暂时无法联系。只是指出了大致的方向,正是东面。

    “东面么边到底有什么?”

    庄无道侧过身,看向了大日初升的方向。可能是这一层封灵之地更广大,这天地山河,日月星辰,都更真实得多。包括那轮太阳,炙热的太阳真火,简直就能以假乱真。

    也没怎么犹豫,庄无道就已离地飞起,往那边遁空飞去。他的元磁遁法,本就是可比拟金丹。此时筑基境之后,愈发的迅速。一个时辰,就可飞空数百里之遥。

    只是受限于第三层的重重禁法,庄无道只能以龟速在这一层的百丈空中行进。好在他的神念大涨,几乎不逊色于云儿这次恢复之前,而阵道上也有了一定根基,还不至于在此处寸步难行。一个时辰,依然能够飞行二十里路,一日时间,则是二百余里的。

    这一层的幻雾,远强过第二层。然而庄无道越靠近东面,眼前那朦朦胧胧的薄雾,就越是稀少,甚至消失。视野渐渐宽阔,远处的景致一览无余。

    不止幻雾,便连那禁阵也是如此。漏洞与破绽增多,本来该是一个细密的渔网才对。然而此时这渔网,却出现了大片本不该有的空洞。庄无道的遁速,也悄然加快了。

    直到第三日,庄无道依然不见燕鼎天的踪迹,而手中的衤绅木牵机引亦同样不能催发。

    不过燕鼎天虽未寻得,庄无道却远远的,望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气质儒雅出尘,面貌清俊秀逸。身背着一口两丈长的狼牙大刀,正往西面飞空而行。

    “方孝儒?这可真是撞得巧——”

    庄无道的眉头微挑,眼露意外之色。不止是因半途上遭遇的这个人,而是因此人的气机真元,较之第二层时,也同样有了极大的变换。

    只是一个半月不见,此人亦已是筑基境界

    那方孝儒也紧随其后,察觉到了庄无道的存在。顿时面色微变,转过了头,下意识的做出防备之态。

    “庄无道,是你?你想作甚?”

    “我想作甚?”

    庄无道闻言,不禁呵呵冷笑,眼里闪过了一丝狰狞凶戾色,言语毫无半分温度。

    “来而不往非礼也,以直报怨方是君子所为。你说呢,方兄?”

    光挨打不还手,可不是他的性格。之前在第二层被六人合围,虽是因法智而起,可最先动手的,却还是眼前这位。

    以他的性情,又怎能没有回报o

    方孝儒面容扭曲,而后就一声怒哼,拔刀而起:“还真以为你可吃定了我便是今日不曾遭遇,我也欲寻你再战上一场今日既然遇见,那就择日不如撞日。驱日吞阳,给我去死!”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