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五零章
    “离尘庄无道,正榜排名第二十五万四千二百二十三位,拳法第九万八千二百六十二位,遁法十三万二百二十四位——”

    “——练气境十二重楼,练气境正榜排名第四,拳法第一,遁法第一。剑术榜上无其姓名,术法榜上无其姓名,潜力榜上无其姓名——”

    耸入云端的明翠峰峰巅,宏法真人的法架之前,一个红袍女修正手持一本金色书册,高声诵读。而唇角旁,则微含讥讽之意。

    “只是颖才榜第二么,我还以为,这一届上的颖才榜,他能冲上第一位。

    “痴心妄想”

    在红袍女修的对面,另有一位面相约五旬左右的老人,正神色淡淡的品着茶:“之前那方孝儒等人,都未曾真正发力,以避那重阳子锋芒,而今又岂能再容另一个太平重阳出现?只是此子,依然能排在颖才榜第二,倒真是出乎意料。方孝儒身具不灭道体,司马云天的蕴剑元胎,法智的迦叶佛体,这一阵子可是轰传台下。三种道体佛胎,昔年可都曾横行于世。几年潜藏忍耐,隐伏不发,怕是那几种秘术,也已修成。庄无道何德何能,可与这三人并列?”

    “无非是那天品灵根不过按理而言,此人在潜力榜上的排位,应该会掉落一两个名次才是。”

    红袍女修似也觉疑惑,继续往后看着,然而一行令她感觉刺目的字体,蓦然跳入眼帘。

    “——此子实力,观月实难评断。将之暂排于颖才榜第二,居于方孝儒之后,实为权宜无奈之举。大胆猜测庄无道,实力当能与方孝儒比肩,并驾齐驱,甚至更在其上。今届颖才榜,此子实可与方孝儒,可比列第一位。事实如何,可留待日后印证。”

    “比列第一?这观月散人,莫非是脑里面进了水不成?不灭道体,当年的不灭道人,他岂能不知?以一人之力,抗衡玄圣宗十二元神境真人而不败,可谓绝世罕见的道体灵胎。哪怕方孝儒在潜力榜上,只有第八。也非是庄无道可以比拟”

    红袍女修,已是忍不住,冷笑出声:“还是说他在前一年颖才榜上,对庄无道评价太高,一时下不了台?那法智司马云天,只怕也绝不会心甘情愿,居于庄无道之下。”

    “只是初稿而已,还未有定论。”

    那五旬老者,言辞倒还算是中肯平和:“庄无道毕竟是我离尘宗第二位通过第三条道业天途之人。天道盟对他评价高些,也是应当。再者此人在颖才榜上的排名,即便再低一两个名次,又能有什么差别?他依然是道门天骄,我离尘诸宗翘首以盼的栋梁。此为小节,其实无关紧要,叶涵师妹无需太过在意。

    “怎能不在意——”

    那叶涵正说着话,上方处的宏法真人却已是睁开了眼,目透怒火:“本座将这颖才榜的初稿提前寻来,可非是让你二人,争论这庄无道排名几何”

    声如擂鼓,带着雷霆之怒,震得这整座殿堂,都在微微发颤。

    叶涵只觉耳膜刺痛无比,面色发白,神色惶恐的,看向了上座的宏法真人

    “还请师尊明示”

    宏法斜目睨视了这红袍女修一眼,眼神中既有无奈,也有失望之意。

    “何不再翻一翻这颖才榜,看看我离尘宗,到底有多少人,在这榜单之上

    叶涵不敢怠慢。匆忙翻着书页,而后若有所思道:“总共有三十一人,其中宣灵山十一人,我明翠峰九人。”

    这个比例,对于离尘宗而言,还是很不错的。即便是中原三圣宗,也不可能每一年,都在颖才榜上,常年保持三十个以上的名额。今次离尘宗能够在这五百人名单中,占据三十一席。说明自家宗门气运,正显旺盛飞腾之势。

    想必这届的颖才榜发布之后,天下诸宗与散修,都不敢再小视离尘。

    不过叶涵却终于心中了悟,宏法的怒因何在。这一届,宣灵山十二人,明翠峰才只九人。

    而就在几年之前,明翠峰才在大比之中,招收了数万弟子。其中英才不少。却依然不能超越宣灵山。

    对于正极力追赶,试图超越宣灵的明翠峰而言,这的确是不能容忍。

    “此事魏枫师弟,难辞其咎”

    五旬老者亦一声冷哼。面露不满之色:“若非是他私心太重,擅权妄为,我明翠峰何至于此o”

    若然盖千城那三人还在,其中至少有两人,可以勉强登上颖才榜单。不使宣灵山专美于前,至少可以平手。

    “怎么能这么说?”叶涵甚为不满:“魏师兄也是为我明翠峰的嫡脉传承,不被奸人所夺再者那盖千城三人天资,也不是最顶尖之流。这一代弟子中,就至少有十余人可与之比肩。只因修行较晚,家势稍弱,所以不能出头。只需精心培育,迟早可以追上。”

    “真是如此么?”

    老者冷笑:“我恐他们最终出头之时,这明翠峰内又有人看不惯,要在背地里插上一刀,捅上一剑。能够平安活过筑基,就已谢天谢地。”

    见叶涵明显有些气虚词穷,老者也不为已甚,神色认真看向了上首的宏法真人:“师叔,外人只知我明翠峰声势大盛,外似光鲜,甚至隐隐压过了宣灵山一头。却不知我明翠峰内斗,严酷甚至还在那含光山之上。历年都有出色弟子因此死伤,近的就有盖千城与虞安君。不但峰内因此人心不齐,金丹数量,也远不及宣灵山。所谓攮外必先安内,若不能革除此积弊,使明翠峰上下精诚一致。只恐我明翠峰一脉,不等追上那宣灵山,自己就要先行崩溃。”

    “然而吉明师侄,我明翠峰内斗不绝,究竟因何而起?”

    对老者的言语,宏法并不置可否,反而反问一句。

    吉明道人稍稍意外,不过依然不假思索的答道:“是因我离尘宗职位有限,每年分配的丹药灵器,都远不足我明翠峰上下使用。”

    “一语中的”

    宏法赞许的微微颔首:“我离尘宗,有道馆真人三百四十五位,离尘本山加上几处道宫,总共有执事一千七百二十四人。然而全宗上下,却有近七千。不对,到上月为止,一共有筑基修士七千四百人有余。都对这些可积累事功,有格外供奉的职位,虎视眈眈。放诸于明翠一峰,筑基境弟子总共一千二百人,有职司者才不过四百,还有七百余人,在盯着那些职司,嗷嗷待哺。试问又岂能不争夺?不内斗?”

    “我明翠峰脉要想上下精诚一致,就需使至少近半人,有足够的资源,有积累善功的途径。可这些职司,不可能凭空腾出。”

    宏法冷冷一哂,带着说不出的嘲讽意味:“要么离尘宗继续扩张,那么就是从其余二山七峰口里强夺吉明你说,我该如何选择?”

    “这个——”

    吉明哑然,面含苦色。离尘宗实力尽复往昔,然而大规模的扩张,在诸宗牵制防范只下,却又力有未逮。宣灵山一心求稳,更愿步步为营,蚕食周围。明翠峰一脉,对扩张则更为迫切,更愿速胜鲸吞。

    然而几年来,离尘宗则屡遭挫折,明翠峰主持宗门大政,勃发显得过于急躁。屡次劳师动众,不但毫无所得,反而损伤惨重。仔细算来,也只有东离国方向,有所突破。可那也是因宣灵山庄无道绝地反击,布局大胜移山,与明翠峰可没什么关系。

    比较之下,尤显明翠峰一脉的无能自私。而此时宗门内早有异声,弟子大多都已对夜君权这个轮值掌教生出不满之心。

    外扩乏力,而从宗门内部夺食,也一样是遭遇重挫。原本势力渐衰,后继无人的宣灵山,是他们最佳的掠夺对象。然而自从庄无道如彗星般崛起,宣灵山一些后辈弟子,也陆续发力,名跃颖才榜单。离尘宗内的形势,已渐渐倒转。宣灵山一脉的地位,也再次稳固,欣欣向荣。

    “这庄无道,起来的也真不是时候”

    叶涵一声冷哼,不满道:“有时候,我真恨不得此子,如那灵华英一般,早早死了于净,看着实在碍眼。”

    “混账”

    宏法真人一声冷哼,而后目视吉明:“吉明师侄,对于此子,你又是怎么看?”

    “我却是觉得,此一时彼一时。这庄无道,颇值得我等期待。”

    吉明挑了挑眉,顶着叶涵似欲杀人般的目光道:“不止是我,明翠峰上下等人,此时也对他心存期冀。若此子能如六千年前,那位玄萧祖师一般惊才绝艳,哪怕只有玄萧祖师一半成就,离尘宗的未来,也值得期冀。未必就定要,盯着离尘宗这一亩三分地内斗不休。”

    “你也是这样的想的?”

    宏法真人神色淡淡:“可又如何保证,离尘宗重振崛起之后,我明翠峰一脉也能得益?师侄须知,明翠宣灵积怨已深,我只恐日后离尘宗威临东南,我明翠峰却积弱式微,沦落到如那水云峰与素云峰般的地位。”

    “这个——”吉明一阵失语,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

    而此时宏法真人也已拂袖而起道:“吾知师侄与我意见相左,也毋须师侄你一定认同我意。这次唤师侄过来,只因深知师侄你调教弟子之能,烦请师侄从今日起,开始负责我低辈弟子的修行指点。为我明翠峰日后计,请吉明师侄务必尽心尽力,莫要推脱。至于门内纷争,师侄其实无需在意,只需管住分内就可。”

    吉明无奈,只能附身应命,宏法真人则已踱步行往了殿外。临走之前,目光却又瞥了一眼叶涵手中的颖才榜,唇角不可察觉的一哂。也莫名的,感觉浑身一松。

    还以为此子,真能如当年的玄萧一般,日后可横扫一界,一手遮天。可究竟还是被人压下了一头,也终究非是另一个太平重阳。

    此界中英杰蜂拥群起,哪怕似玄萧祖师那样的人物复生,也只能泯然于众人。此是离尘宗的不幸,却又是明翠峰一脉的幸事。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