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四九章 冲击筑基
    “其实若非不知那几人有何底牌,云儿亦只能代替剑主半个时辰,根本就不用固守原地。”

    远离开燕鼎天之后,云儿就又神色不安的,在庄无道的身侧现出身影。

    “使剑主受此重创,云儿有愧。”

    庄无道闻言哑然失笑:“这与你何于?祸事也是我自己招惹来的。”

    这一战,云儿的确是没有发挥出他全部的实力,远超同阶的遁速,根本就未曾发挥。只能被动的,立在青石之上挨打。

    不过考虑到那时的境况,也只有如此才最是妥当。况且他也答应过羽云琴,尽量先于诸人之前,进入第三层,不好食言。

    “不过,那个人,真的未死?”

    “金丹修士,哪有那么容易死去?那只是一具可临时寄体的身外化身,还有部分魂魄而已。若是真正的金丹肉身,哪有那么容易将他四肢俱断?”

    云儿摇着头道:“不过此人付出的代价不少,分魂裂魄,本就是不得已而为之之策。使用此法,一般都无法晋升元神。即便是那些寿元将尽的修士,也不会轻易使用。一旦化身有损,也会创及本体。再者我那一剑,直问生死,直指元神。他即便能躲过这一劫,估计也没几年好活。”

    “是这样?”

    庄无道眼神有些怔忡,那样强横的金丹修士,就这样死在了自己的剑下?不对,是云儿。

    换成是他自己,今天六人中任意一人,他都需全力以赴。尤其那两个金丹,哪怕是新掌握了第二重天境界的乾坤挪移大法,也不可能胜过。能够安然逃得性命,就算很不错了。

    还有那一剑,那才是真正的生死别?

    平时梦境里习剑,总有些模糊。平时练剑之时,也总觉得差了些什么。直到今天云儿亲自出手,对那法智使用,他才隐约感悟到,这一剑的真髓。

    相较起来,他那日一剑‘生死别,击败宁真,又以剑劲余势,与司马云天斗个不相上下。之后便自鸣得意,以为自己剑术,已经出入门径。

    如今看来,却是有些贻笑大方了。

    右手虚划,在身前勾勒出剑痕,庄无道渐渐失神,渐渐沉浸到方才云儿用出的剑势之中。

    不过下一刻,就被云儿的话语惊喜。

    “剑主,你此时有伤在身,不宜悟剑”

    庄无道抬起眼皮,颇有些懊恼的,瞪了云儿一眼。他好不容易,悟到了一些剑理,被云儿这么一打岔,就忘去了大半。

    不过也知这剑灵是为他好。悟剑之时,他物我两忘。而体内的真元气血,却会自发的跟随剑势剑意涌动激荡。

    只会使他肺腑伤势,更为沉重。

    “我知道了,不悟便是”

    遗憾的一声轻叹,庄无道转而就开始望向周围。看看附近,有无能安静养伤之所。

    这是云儿却又好奇问道:“剑主之意,是真欲与那燕鼎天联手么?”

    “我还在考虑”

    庄无道满脸的为难,眼神犹疑不定:“不过此人提出的条件,确实有让人心动之处。可问题是,对我而言此事实在过于遥远。”

    北方太平道,是天下第四大宗派,与赤阴城并驾齐驱,实力差相仿佛。

    不止他庄无道,在这北方道门面前如蝼蚁一般。离尘宗,也同样不堪与之比较。

    他心里绝不愿走到那一步,却又隐隐于感。无论是离尘宗还是他,只怕都免不了,有与那太平道全面冲突之日。

    “我倒是觉得,剑主你可与他联手试试看无妨。”

    “嗯?这又是为何?”庄无道颇为奇怪,自从血祭之后,云儿就很少会干预他的决断。遇到这种事,通常都是默不作声,以免影响到他。

    “我观此人面相不俗,是人主之像。”

    云儿语气颇起怪异:“似乎这天地间的气运,都只钟于他一人一般。剑主虽有先天魂体,然而相较于燕鼎天,却还是要远逊于他。”

    “气运?”庄无道不禁失笑:“云儿你是剑灵,难道除了卜卦之外,也能观气不成?”

    修士中的术算星象之学,他其实到现在都还是半信半疑。人之命运,怎可能通过这些小道窥测?

    “轻云剑曾有一段时间,是一位人皇佩剑,所以对龙气感应,特别灵敏。

    云儿不理庄无道的耻笑,神色认真道:“我不知那大灵国,是否还有其他的皇子。然而即便有,可能也再无人能超越过他。而常胜不败之道,就是要学会选择,要时常与胜者站在一起。所以此人,剑主是真的可以结交。”

    “这个燕鼎天,居然被你如此看重?”

    庄无道双眼微阖,陷入深思,而后仍是摇头道:“我再考虑一二,到时候过去看看也无妨,若风险不是太大,帮他一把也无妨。就当是为日后,留一条人脉。”

    随即又皱起了眉,语气奇怪道:“这里有些古怪,灵潮起伏不定,有时候强过第二层数倍,有时候又如死地一般,半点五行之灵也无。怎么回事?”

    早在初进入第三层时,就已觉情形有异了。到此刻,只是确证而已。这一层的五行灵气,的确是潮涌不绝,不断动荡起伏。宛如失控了的野马,四下冲劲游走。

    “剑主也已察觉了么?”

    云儿似早有预料,庄无道会这么问。“是这一层的禁阵,已经有了破绽,才使天地之灵动荡。我观这一层,已经可以允许筑基修士存在呢剑主稍后就可尝试,在此冲击筑基境界。否则之后再面对那些金丹时,只怕绝无胜算。”

    “冲击筑基境?”

    庄无道略有些不解:“冲击筑基倒是无妨,然而我该怎么回去?”

    即便第三层能够容许筑基境存在,第二层与第一层却依然被离寒宫禁阵压制。

    他要想出去,终究还是需原路返回。那时候他一身修为,又该如何压制?

    “若我所料不错,这第三层,应该就可出去。此处乃封灵之界,本该密闭无隙才是。不过既然此处禁阵有了破绽,那也就未必能再如以前那般天衣无缝。我观此处灵潮动荡的轨迹,也料定这第三层,必有一两个裂隙存在。不但里面的人可以从此出去,说不定外面的人,也可以进来。不过却需这离寒宫内,有人接应。”

    庄无道心中微震,隐隐领悟,为何师曼真那日会说。羽旭玄所谋之物,自己会亲自来取,无需他人代劳。

    赤阴城开放离寒宫,怕也是为凑齐足够的英杰才俊,来打开第三层的入口

    就是不知,最后接应羽旭玄进来的,又会是哪一位?

    筑基境么?其实来离寒宫之后不久,他就已经有足够的把握。冲过这瓶颈,凝练本命灵窍。只是因离寒宫之故,压制忍耐了三个多月。

    对这一境界,他也是倍感期待。

    “还有那方孝儒三人,那中原三圣宗,剑主打算怎么应付?”

    云儿又再次把庄无道的思绪打断道:“剑主说的轻松,不过我却知剑主这一次,是真正惹到了大敌。还有那龙须菩提子,一旦消息传开,只怕还会引来更多的人争夺。”

    “还能怎么办o只能凉拌”

    庄无道‘嘿,的一笑,并不曾把此事放在心上。龙须菩提子与菩提枝,他倒无需怎么担忧。只要能带回到宗派,就可无妨。

    这两样灵物,若是在他手中,天下只要稍有些实力的修士,都会起意争夺

    然而若是换成离尘宗,那么哪怕燎原寺,也不敢妄生贪念。只能好声好气的,与离尘宗协商。

    至于那所谓中原三圣宗,就更是不用理会。那中原三圣宗的眼中,离尘宗固然只是边陲蛮荒之地的道家宗门,然而也同样意味,这三大圣宗对离尘宗鞭长莫及。

    离尘宗与赤阴城不同,与中原之地隔着一条藏玄大江,数十大国。中间还有着三十余个中型宗派,两大修行世家。

    中原三圣宗,怎么都不可能把势力触角,延伸到东南之地。

    今日即便宰了那法智,燎原寺又能怎样?最多也只能遣人责问离尘,通过赤阴城对离尘,间接施压。又或者派出三五个弟子南下,伺机将他诛除。

    然而这些,对他而言,皆是不痛不痒。就如移山宗近在咫尺,离尘宗也无可奈何。燎原寺虽强,却也无力使离尘宗屈从。

    大不了他这一辈子,不出入中原之地便是。

    “剑主倒真是洒脱,不过这一战之后,剑主必是树大招风。真的无妨么?

    便连身为剑灵的她,也隐隐为庄无道担忧。若有可能,云儿自然是希望庄无道能以世所无匹的锐气,斩碎一切阻碍。然而理智却告诉她,他二人的实力依然孱弱,这绝不可能。

    “做就做了,哪里有那么多后悔?”

    庄无道哑然失笑:“云儿你与其代我心忧这些,还不如先我寻一个可以藏身,冲击筑基之地。“

    “早就代剑主寻得了——”

    云儿的眼神也轻松起来。目光似能穿透过那浓雾,看向了远方某处。

    “只是剑主不先看看,那个叶真留下的小虚空戒内,到底有何遗物么?里面有个小惊喜呢”

    庄无道这才想起,云儿离去之前,曾将叶真所有的遗物,全数收入到了自己的袖中。

    心念一动,庄无道就将藏在自己袖内之物,一一翻出。首先自然是那双金丝手套,是一件二十四重法禁的中品灵器,可增拳力,可抗兵刃,水火不伤,恰是他能用得上的。

    只是这手套之内,有几丝煞力沾染。他想要使用,须得向将这手套净化之后再说。

    而小虚空戒内,则更让人失望,除了一些丹药符篥之外,灵器倒是有着不少。让而大多都是魔道法器,不是煞力太重,就是沾染了魔息。

    他庄无道也常用血祭之术,然而本身并未修习魔功邪术。这种魔道之器,还真是用不上。

    “果然是魔修一脉”

    庄无道若有所思,而后就又寻到了云儿所说的小惊喜,。赫然是两张符宝,一为‘玄阴六壬雷符是三阶符宝,内中封印着十五道玄阴六壬神雷,每一道,都可相当于金丹修士减半之后的四品玄术神通之威。一为魂百毒符也同样是三阶。展开之后,会形成一层名为魂百毒障,障膜,不但具有奇毒,可封印魂识,更可有防身护身之能。无论拳力剑劲,还是术法,都难打破。

    也不知这是那叶真自己制作,还是从他处得来。亦都是魔邪之物,不过这‘符宝,与魔器又有不同。庄无道只需激发就可使用,并无妨碍。

    可惜那叶真,可能是为隐藏实力,才未使用。却是到最后,都未有使用的机会,被法智的明王转身轮困住,又死在云儿的生死别剑下。

    有这样两张符宝在手,庄无道就只觉心中一定。这次离寒宫之行,他的保命之能,又陡增数倍。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对手,都不会畏惧了。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