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四八章 从容而退
    “不过只是叶真一具化身而已,死了也不过就折寿十几年,又不伤根本,用得着你来为他超渡?”

    那青衣修士一声冷笑,语气中却颇有几分兔死狐悲之感。

    金丹修士,能把自身修为封印,肉身却无法压制。在这离寒宫中,同样会处发禁阵。

    他本身是临时造出了一具身外之身,强行分割了部分元神操控此躯,才能进入。这黑袍老者的情形,多半也是如此,付出绝大代价。

    之所以想要抢夺菩提子,就是听说这菩提子,也有着恢复元神伤势之能。而龙须菩提的功效,更在其上。

    却一言不发,默默的看着那黑袍修士的尸骸。只有他心里最清楚不过,即便黑袍老者的本体在离寒宫外还能存活,只怕也没几年寿元。

    那一剑斩下的生死之线,分明可斩断生机,直伤根本,连万里外的本体,多半也无法幸免。

    既然能用第三层的腐骨噬心掌,那么这人,多半是那叶真无疑。据说此人本来就已不剩多少寿命,如今化身被斩,又被这一剑正面击中,只怕真是活不了多久。

    而当他再看庄无道生,眼里已经不止是忌惮,还有一丝隐约的畏惧。知晓眼前此人,今后几十年都将成为压在他心头上的巨大阴影。

    法智突然间想起,为何十四年前,他那位天资高绝丝毫不下于他的师兄,会在与重阳子一战后,就此意气消沉,光环尽去,沦落于普通弟子无异。

    此时此刻的庄无道,也同样有着使他高山仰止,难以企及的绝望。

    “明王转身轮咒?你这是前人留下的佛偈?有些意思,算你逃过了一劫—

    云儿探手一招,就把那雷杏剑簪,再次收回到了身前,而后目光环视了诸人一眼。

    “尔等可还欲再战?我仍可奉陪。”

    言语平静无波,却是无法言喻的霸道。青衣修士面色青紫,却再无丝毫的战意。

    司马云天默然,眼帘低垂,以掩饰着目里的怒火憋屈。而方孝儒则是面色平静,之前的狂狷桀骜,荡然无踪,又恢复了一派儒雅之状。似乎眼前之事,与他无关。

    “既然诸位都不愿再战,那我便先行一步,告辞”

    不知何时,此处那扇门外的屏障,已经打开。不过只有从青石之上,才可以横空渡过。

    云儿轻蔑的收回目光,把诸般灵器,还有那黑袍老者随身的一枚须弥戒连同一双金丝手套,也尽数召回到了袖内。而后就这么施施然的,走入到那第三层的门内。

    “今日之事,还不算完。到第三层,无道自会向诸位一一讨教”

    那燕鼎天微微摇头,朝着在场诸人笑了笑,随后便也随着庄无道的身影,踏入到了门内。

    他方才一直站在青石之上,也算是协同之人,同样有资格进入。

    青衣修士只能静静的看着,脸上虽被一层面具遮蔽,眼神内却说不清的憋屈愤懑。

    手握着剑,双臂之上青筋爆起,几次松紧,最后仍是无奈放开。

    明知方才那一剑,可能是庄无道最强一击。明知此子,多半也无什么余力,否则绝不会就此罢休,早早的离去。

    然而他就是提不起勇气,继续搏杀。不敢试探,到底此子极限何在。

    且即便此时出手阻拦,又哪里能拦得下?门禁已开,此时的庄无道可进可退,已据不败之地。

    心中更是阴冷无比,庄无道最后离去时的一句,让他心中无端端的一阵发紧。

    知晓到第三层之后,多半要面临庄无道的疯狂报复。六人合力都无法,那么若单身遭遇时,又会是何等样的下场?

    而此时石殿之外,那萧丹则是静静肃立着,面色忽青忽白,也不知道在想些的什么。

    静默了良久,直到一束红光,越空而至,冲入到石殿之内。赤阴城飞鹄子化去遁光,现出了身影,而后惊愕的看着这四周一片狼藉。

    “这里可是发生了何事?可是我错过了什么?”

    包括那青衣修士在内,在场五人都不约而同,侧过了脸,都是说不出的羞惭尴尬,几乎无地自容。

    ※※※※

    从第三层门口踏出时,庄无道就已再压制不住伤势,一口鲜红血液,猛地从口里吐了出来。

    云儿的意念,已经退回到了剑窍之内。他却需承认着体内的翻江倒海,与肺腑俱裂之痛。

    第二重天境界的乾坤大挪移,只可以化解反弹他人击来的四成劲力,若遇术法,则还更少一些。

    哪怕施展星移,这门玄术之后,也只是把这数字,提高到七成半左右。

    而剩余的两成半,就需庄无道自己来承受。石殿内一番搏杀,被六人合力围攻,他伤势早已不轻。只是一直被云儿压制着,没有展现在外。

    换成了庄无道自己,却无这么高明的调节气血之能。重新掌控身体后,就立时伤势爆发。

    其实云儿本可操纵他身躯半个时辰,大可再与那五人战上一阵。只因他肉身,实在承受不住,才选择了退走。

    淤血吐出,庄无道就感觉自己体内,好过了不少。不过也免不得元气大损,体虚疲弱。知晓此时,自己最需要的,就是先寻一安全隐匿之地养伤。

    “燕道友,适才多谢。无道需觅地养伤,就先行告辞了。”

    适才这燕鼎天,虽为他说过话。然而庄无道却绝不可能,就此对这人百分之百的信任。尤其是在这伤弱之时,更不会与之同行。

    一个燕鼎天,他倒是不惧,不愁此人能玩出什么花样。然而若再联络他人,那时又该如何?此人可是有着五阶的信符在手,哪怕是在这离寒宫内,亦可联系数百里外。

    “庄兄果然是受伤了。”

    燕鼎天微微一笑,眼里退去几分玩味,多了些认真之色:“不过庄兄,可否再听燕鼎天一言再走?”

    “嗯?”庄无道扬了扬眉,做洗耳恭听状:“燕兄尽管说来无妨”

    这说几句话的时间,他还耽误得起。

    “燕某是想拜托庄兄一事”

    燕鼎天知晓庄无道急着离去,便毫不废话,直入正题:“大约一个半月之后,可否请庄兄,帮我收取一件宝物。那时可能有一场大战,我一人独木难支,需要庄兄鼎力助我。”

    “原来如此”庄无道闻言,却并未有应承之意:“可我为何要助燕道友

    只是方才,为他说几句公道话的恩德,怎足使他豁出性命,浪费这许多时间?

    燕鼎天也不意外,笑着反问:“听说庄兄与北方太平道,有着一些恩怨?那件事物,对我至关重要。今日庄兄助我,他日庄兄要对太平道有何动作,与其为敌时,燕某必是庄兄忠实盟友。这个承诺,燕某会以元神起誓,绝不违约

    “太平道?”

    庄无道目中微缩,仔细打量着眼前的青年,面透深思之色。北方太平道,那个庞然大物。自己有一天,会与其为敌。

    自己与重阳子,真的就无和解的可能?他所需的,其实只是重阳子再他母亲坟前,低个头,道声歉。

    目光迷茫了片刻,庄无道再回过神时,却微微颔首道:“这倒是可以考虑,不过,就只燕兄你一人,怕是份量不够,除非是大灵朝廷或者天道盟这般,我才能考虑”

    若真有与整个太平道为敌的那一天,多一人两人帮手,又有何用?

    “原来庄兄已经猜到?”

    燕鼎天语气明显颇是惊讶,而后就淡淡笑了起来:“我燕鼎天,如今不过只是大灵国一个不受看重的皇子,又怎能代我父皇承诺。不过燕某野心不笑,也意图染指皇位。一旦取得那件东西,倒有七成把握,可以入父皇之眼,成为皇储之一。若有朝一日能够登基大宝,定不会忘庄兄今日之助。

    “也就是说,都只是空头承诺而已?”

    庄无道转过了身,毫无留恋的离去:“我需再考虑一二,迟些再给燕兄答复,告辞”

    实则这第三层之内,无有特殊的联络之法,一旦分离,就难有再见之日。

    “可若我说,那处地方,可能也有庄兄所需之物呢?”

    燕鼎天并不沮丧,转而又把一面紫红色桃木符,向庄无道抛飞过去。

    “庄兄可再考虑一二,即便燕某最后未能得获皇位,亦可有自己的封地,而且多半就在北方。此时麾下,已有九位金丹,皆可为庄兄助力”

    庄无道把那衤绅木牵机引,接过,若有所思的再看了燕鼎天一眼,而后就微微颔首:“我知道了,必定会仔细考虑。”

    这一次庄无道的语中,却多了几分认真。九位金丹,也算是一份不小的势力。

    第三层与第二层,情形差不多。只是范围更广,幻雾更浓。

    庄无道使用磁遁之法,只遁出了七百丈左右,就不见了燕鼎天的身影,神念也同样感应不到。

    发现此处,他需更加的小心。这次法禁更为密集,除此之外,随着他逐渐深入,发现身躯越来越是沉重,几十倍重力,开始加临于身,使庄无道行动时,倍感艰难。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