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四七章 明王转身(加更补偿)
    司马云天的面上,少见的流露出慌张之色。明明是他自己的剑,依然与他意念相连,却完全不受他控制。穿空而来,快的不可思议。

    “流云拂”

    关键之时,司马云天身影疾山,及时把一把拂尘挥出,千万道银丝漫卷,将那剑光死死的缠住拉扯。

    这才免了被这一剑穿胸之危,不过司马云天却也同时口中一口郁血吐出,说不出的郁闷懊恼。

    明明修为差不多,力量仿佛。然而在这庄无道的面前,他却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在大人面前挥舞兵器的小孩,非但是拿对方无能为力。反而随时一个不小心,就会将自己给伤到。

    墨色的剑光打回,那漫天的阴蓝之火,也顿时收束。再次化成了凤爪之形,把后方那只无声无息打来红色禅杖,强行迫退。

    “无量真佛法智一生,从未遇施主这般棘手之人。然而天下功法,有生就有克”

    法智口念佛号,后撤一步。双手持印,胸襟敞开,露出里面一枚精巧的佛像项坠,身上同时放出了三层金光佛影。

    “尸罗波罗蜜,金光缚轮”

    一个巨大的金色佛轮,蓦然现于殿内上方。一条条的金色锁链坠落往下,有如大蛇,往庄无道的手足四肢延伸纠缠过去。完全无视了那磁元气罡,似乎转瞬之间就可把庄无道整个人,牢牢的捆住。

    可当这些锁链,接触到庄无道的身躯时。却仿佛庄无道的肌肤之上,涂着一层油脂。滑腻异常,使这数百条金色锁链,完全无法沾身。每每才一接触,就会滑开,更不用说缠绕。

    “你这和尚,老老实实等我把这龙须菩提子与菩提枝给你不好么?为何还要自寻死路,插上一手?天下功法,是有生克。然而你这金光缚轮咒都未掌握完全,为何要用出来丢人现眼?”

    什么?

    那法智楞住,总觉得此时庄无道的声音语气,略偏阴柔。然而他此刻更在意的,还是这言语中的戾气杀机。

    下一刻,就见上空处的金光缚轮咒,突然一个旋转。而后那总数九十九条锁链,竟是全数转向他席卷而至。

    法智一声怒吼,禅杖顿地。立时间一层层佛经文字,显现虚空,宛如墙壁。却被这些锁链一击而碎,然而四肢俱都被纠缠捆锁,整个人都被这些锁链,硬生生的吊起在了空中。任是法智如何挣扎,也不能逃脱。

    “叮”

    一声刺耳的金属颤鸣,破空斩来的狼牙大刀,击斩在了横空阻拦的雷杏剑簪上。

    刀剑交斩,火花四溅。方孝儒死死的咬着牙关,刀势却不能再有寸进。反而是剑身之上,反震之力,越来越强。

    正僵持不下,云儿忽的轻吹了口气。方孝儒却顿时一惊,就如一只受了惊的兔子,毫不犹豫的借反弹之力飞身而退。无极符体,催至最大,狼牙刀带起一道道刀弧螺旋,准备抵挡防御着庄无道可能的反击追袭。

    连续数次交手,他已经被庄无道借力化力的手法,打得是草木皆兵,杯弓蛇影。宁愿谨慎一些,也不愿再丢人现眼。

    云儿哑然失笑,全不去理会。而他的身侧,也再次传来那黑袍老者的沙哑声音。

    “没用的蠢货,居然还是乾天宗这一代的栋梁子弟——”

    那一双肉掌,再次拍来。掌上萦绕的灰白死气,又浓厚了数分。黑袍老者的声线,也前所未有的凶厉。

    “大凶罗睢,竖子可杀”

    此时的云儿左遮右挡,几件灵器,都已来不及回援。不过庄无道在意海之内,却毫不担忧,知晓剑灵费尽了思,制造出此刻的独战之局,就是为了此刻。

    几件灵器,各有需御守之人。然而也意味,此刻这黑袍老者,同样是孤立无援。

    云儿面上却无表情,眼中亦是毫无异色。同样是一掌大摔碑印出,再次对轰。

    三掌交触,先是肉身之力碰撞,真元冲击,而后一层层浩荡无边的煞力,汹涌而至。

    庄无道的身躯,竟是终于站立不住,后撤了半步,差点就退出青石之外。

    而就在黑袍老者的目中笑意隐含,才现出几分得色时。忽又面色一变,发现那冲出他体外的煞气,竟又从庄无道的肉掌之上,倒涌而回,更夹含着一丝丝死亡气息。引得他体内的腐骨噬心掌魔功,动荡汹涌,反噬五内

    而那双肉掌,则与庄无道的手,似彻底粘在了一处,想要挣脱都不可得。

    “你这是,到底什么法门?”

    黑袍老者眼里的讶色,已转为惊恐。体内的煞气,正是沸反盈天,四下暴走,五脏六腑之内,都被这腐骨噬心煞力侵蚀。

    “此为移花接木乃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云儿淡淡的言着,乾坤挪移,绝不止是借力化力。有时候强行取借,也可使得。

    黑袍老者的浑身上下的肌肤,已经蒙上了一层灰色,甚至可见一层层死皮,从他地上掉落。

    而腿部的伤口,无论骨骼血肉,都是泛着灰白之色。那腐骨噬心之力,依然是源源不断的被‘庄无道,强行提取,反过来灌输冲迫入入体。黑袍老者又抬眼望了望四周,只见那方孝儒有如惊弓之鸟,法智仍被自己的金光缚轮咒捆束。而司马云天与青袍修士,则俱被‘磁元灵盾,与‘伏魔定山圭,阻拦,不能靠进。

    四下无援,而体内腐骨噬心煞力的暴走,也接近极限。黑袍老者猛地一咬牙,提起最后的真元,决然无比的在手臂肘部炸开。赫然是硬生生的,把自己的一双手,强行炸断。而后狂吼了一声,连续飞退到了数十丈外。黑袍老者整个人,接着就化作了一道红光,往殿外急冲而去。

    不止是此刻的庄无道,让他心惊胆丧,不敢再继续死斗。也更是为防范这殿内诸人,四肢俱断,他一身战力,剩下不到一成。只需任何一人生出歹念,他今日就绝无幸理。

    云儿也不去理会,首次转过身,目光落在了法智身上。眼里一抹杀机微闪,而后探手一招,把那口雷杏剑簪,又召至到了自己的身前。

    黑褐色的剑身,此刻却闪耀发亮,流露出一丝丝的电光雷华,形炽天电网,剑气吞吐。

    “你想作甚?”

    法智瞳孔一缩,下意识的就感觉不对,心神惊悚,一股危险之至的感觉,涌起心头。

    然而身上的金色锁链,却一时又挣扎不开。

    “今日此间一切,由你这和尚而始,不将你诛杀,我又如何能心甘?佛家讲的是因果,而杀人者人恒杀之。和尚你既起了杀意,我自也可送你回归西天净土”

    云儿说话时,神情是无比的严肃认真。双手捏着剑决,将庄无道体内的真元,化成了一道道符印,打入到了雷杏剑簪之内。

    伪玄术,大碎云

    伪玄术,大裂石

    伪玄术,拔剑式

    伪玄术,刺剑式

    连脉通窍,生死别,起

    “剑主看清,真正的生死别,该是这么用的”

    一连五处灵窍,俱被云儿一一引发。雷杏剑簪剑起之时,整个石殿之内,都似失去了颜色。

    所有人都动作一窒,愕然失措的,望着那道飞凌而起的剑光。层层叠叠的剑影笼罩而下,渐合为一,直指法智的眉心一点。

    而仅只是这剑势余波,就使石殿的门口附近,大片的石墙崩塌。

    法智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吼,身影膨胀,如怒目金刚,奋力将缚于己身的金色锁链,强行寸寸崩断。

    然而当挣扎开来之后,法智眼中却依然不见喜色,反而更是悚然失措。

    发现自己,根本无法自己规避,也无法抵挡。隐约可觉,那剑光所指,已经牢牢的将一条若有若无的线,遥锁住了他的神念,定住了生死。

    感觉这条线不断,那么自己哪怕是躲避,哪怕是成功的抵挡,未被这那雷杏剑簪临身,也依然难逃命丧之局

    想要逃生,除非是有人,代自己赴死

    法智也不知是否自己的错觉,可他素来灵觉敏锐,精通佛理,丝毫都不敢冒险。

    视角的余光,恰望见那黑袍老者的遁光,从他身旁掠过。

    心神一动,法智就毫不犹豫的,从袖中取出了一张金色的佛偈。

    “佛不见身知是佛,若实有知别无佛。智者能知罪性空,坦然不怖于生死。叶施主,今日请代我一死拘那含牟尼,明王转身轮!”

    佛偈化开,刹那间,法智与那黑袍老者之间竟赫然出现出一个巨大的光轮。光轮转动,二人凭空就调换了方位。

    那雷杏剑簪声威赫赫挟万千紫电轰然刺下,瞬间洞穿了黑袍老者的眉心。老者的眼中,先是满含着不甘愤恨,接着就是光泽渐散,归于寂灭。

    “阿弥陀佛贫僧有愧,此番回归燎原必为施主诵四十九日地狱往生经,以超渡施主亡魂”

    那法智立定之后,同样满身是血,满脸的愧色,俯身朝黑袍老者深深一礼。而在场诸人,面色则都是说不出的怪异。

    一位叱诧风云的金丹修士,就这么死了?死在庄无道与法智的‘联手,之下?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