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四六章 独斗群雄
    石殿之内的气氛,再次一阵僵冷。哪怕是一直未曾参与的燕鼎天,也是可清晰分明的看出,此时的庄无道,比之先前还要更为轻松得多。

    一番借力打力,化劲卸劲,挥斥自如。似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六大练气境的几次联手攻势,完全化解开来。

    “这可就有趣了看来那位前辈的运力如一,留劲之法怕是没用,借灵器之力也不太灵光。”

    燕鼎天冷嘲热讽的说这句话时,庄无道遥空再用‘伏魔定山圭,一指,就使司马云天隔空打出的九枚九阳噬火神雷,完全偏离了方向,直接飞向了殿外千丈处。使那处正施展术法的萧丹,不得不狼狈遁开,原本所立之地,尽数化为火海。

    燕鼎天见状不禁是唇角微挑,露出意外的笑意,竟反而是替在场六人出起了主意。

    “不如再试试术法?你们六人联手,即便只用术法,想来也都足可掩死庄道友了——”

    然而这句话才刚落下,那萧丹又是几道符篥过来,凌空化成三道寒气凛然的冰环,将庄无道笼罩在内。

    也在下一刹那,庄无道左手再以龙须菩提枝带剑,划出了半个剑圈,体外那磁元力障再次轻轻一涨一缩。而后所有的寒气,再次汇合那青衣修士的阴冷火凰,猛地全砸向了身侧持剑再次斩至的司马云天。

    若非是司马云天闪躲及时,立刻挪移至五十丈外,差点就也如先前的方孝儒一般,整个人都被冻在了冰层之内。

    侥幸逃过此难,司马云天却不禁怒生无名,眼神冰冷的扫了燕鼎天,还有那依然石殿之外的萧丹一眼。

    尤其是后者,前者还只是说些风凉话,那萧丹给他的感觉,却是非但不能帮上忙,反而是给此处添乱。

    而那青衣修士,更是同样面色铁青。术法之力,似乎更不受控制,他此时出剑,亦不敢轻易使用赤阴凰神经。

    此时殿内殿外的几人,都生出了同样一个念头,这又到底是什么功法?如此的诡异难测?

    使三大圣宗的传承弟子,两大金丹修士联手,都无可奈何

    “不对”

    那黑袍老者忽然一声轻咦,看向了庄无道的脚下那块青石:“他是在借力破解法禁”

    方孝儒愕然望去,心中亦是一惊。这才发觉,此处入口的禁制,赫然已被庄无道解开了大半。只差些许,就可将那门禁彻底破开,进入三层。

    适才诸人出手,大半的真元法力,都被庄无道直接给‘借,去打回。而剩余的部分,竟然是被导引而下,在青石之下不断的攻城略地。借助此处诸人合力,破解着下方的法禁。

    赫然仅只以一人之力,就已快完成了需要至少三人,才能联手办到之事。

    此时石殿之内,不止是黑袍老者停住了动作,方孝儒与青衣修士等人,亦纷纷住手。

    气氛不止是僵冷肃杀,更多了几分尴尬。便连心性刚毅决然如司马云天,此时亦是眼透迟疑。

    继续战下去,似乎只会助庄无道,更快的破解门前禁法。可若是就此收手,那难道就这么放任庄无道就此安然无事的立在那里,看他们的笑话。

    “现在才发觉么?不嫌太晚?”

    燕鼎天面上那玩味的笑意,愈发的浓郁。不过在此时此刻,六大练气巅峰虎视眈眈之下,却颇有些不知死活的味道。

    燕鼎天在诸人怒目注视之下,却似毫不在乎,指了指自己的脚下道:“与我无关,想必诸位,不会牵连无辜?”

    也不知何时,燕鼎天已经停止了在青石之内,灌注真元。之后所有的禁制的破除,都是由庄无道独力为之。

    黑袍老者目透凶厉之色,杀机闪烁,不过也不愿在将庄无道解决之前,再节外生枝。

    一个庄无道,就已使诸位都无可奈何。再多增这一个实力不明的散修,只会更加难缠。

    此时此刻,他也说不清自己,到底是为夺那龙须菩提子,还是为了自己折损殆尽的颜面。

    方孝儒三人,俱是练气境中最顶尖的人物,出身三大圣宗。而他与青袍修士,则更是封印了修为的金丹。

    今日却连这一个小小的练气境都无法拿下,甚至自己还被斩断双足。传出去,只怕天下人都无法置信。在场之人,都要沦为笑柄

    战又不能,退又不可,他这一生,还未从遇到这种两难的困境。完全不知,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在场这六人,除了萧丹之外,其余五人中每一人,都有着能与庄无道接近甚至超越的实力。

    可在偏偏联手之后,这庄无道反而更是立于不败之地难以撼动。

    云儿则依然默默立在原地,眼神平静无波,却含着再分明不过的轻蔑,似是高高在上的雄鹰,在睥睨着诸人。

    又好似在说——就凭尔等这一群土鸡瓦狗,何足一哂?

    “我觉他这门功法,应该也是以气本论为基”

    司马云天闭着眼,思索了片刻之后,忽然再次开口。就如振聋发聩,使殿内诸人,都是微微一竟。

    “气本论么?应该不会错了”

    黑袍老者稍作沉吟,眼里的森冷杀机,再次转炽:“既知他功法根本,你我都可有以应对之法。事至如今,诸多难道还欲有所保留。今日若任他安然离去,那就真是奇耻大辱!”

    “说得不错”

    那青衣修士一声‘嘿,然,而后身影浮空,浑身的衣袍,都烈烈作响。

    “我可不愿,这次离寒宫事后,从此再无颜面见人诸位心有顾忌,便由我来抛砖引玉如何?”

    罡气鼓荡,隐隐已超出了练气境的极限。青衣修士的身后虚空,也似被一股强横的力量破开,浩大的气息,冲涌而来。

    “降神之术”

    便是云儿,此刻也不禁仰头上望,目中掠过了几分讶然凝重与认真之色。知晓接下来,只怕才是真正开始。

    ‘赤阴凰神不但是赤阴成一门传承功决,也是一位天神之名。天仙界赤阴宫供奉的赤阴凰神,乃是赤阴宫的护法神兽之一,借助赤阴宫之势,名传千万世界,是有亿万人同时供奉的神祗。本身虽非神王,却有神王之实

    这青衣修士以降神之法,哪怕只请来‘赤阴凰神,亿万分力量,也非是凡俗修士,能够抵御抵挡。

    而此时在青衣修士的身后,也隐隐可见,虚空中一只巨大凤爪,蓦然间伸探而出。

    “竖子,你还有空分心?”

    一声轻喝,在庄无道的耳旁炸响。那黑袍老者,也不知何时,再次悄然无息的到了庄无道的身侧,一双肉掌竟赫然膨胀近倍。金色的手套外,则满布着腐死之气。

    威势之盛,赫然毫不在空中那只凭空现出的之下。分明是集合了数种玄术,聚合无一,隐隐然正是此前庄无道曾经接触,腐骨噬心掌的气息。

    云儿蹙了蹙眉,这次终是弃开了手中的龙须菩提枝,一掌‘大裂石,印出,毫无怯意的迎击过去。

    当双掌交迎,仿佛是两头巨兽对冲,使周围数十丈虚空,都似在往外膨胀一般。

    巨大的力量,将百丈之内,几乎一切都全数掀起震飞。

    “不知老夫这一式‘大煞噬心你滋味如何?”

    黑袍老者一掌之后,就已抛飞退开。云儿却必须蹙立着青石之上,依旧稳固不摇的同时,唇角也溢出了一丝鲜红血液。

    不过眼神却依旧镇定,面上那淡漠之意丝毫未退,反而多了几丝冷哂。以为掌上含运煞力,就无法借劲化力?

    连脉通窍,斗转星移

    这一式专用于借劲化劲的玄术神通,云儿直到此刻才使用出来。刹那间由黑袍老者冲涌入庄无道体内,所有的残余的真元掌力,乃至煞劲,都又全数聚合,汇入右掌。

    借劲化劲,是愈发的得心应手,游刃有余

    “既然是以气为本,那么这煞力自然也是气,你这老头,怕是想的有些差了——”

    那阴蓝火焰包裹中凤爪击下,瞬时就将庄无道体外的磁元罡气,狠狠抓出了一个缺口。

    不过就在要触及庄无道身躯之时,云儿也一掌翻起,猛地逆迎而上。

    乾坤挪移,大煞噬心

    再一声震天巨响,漫天的寒阴火焰炸散开来,弥漫四方,遮蔽住了所有人的神念视线。

    而就在这阴焰之中,一道笔直的剑光,自虚空飞闪而逝。同时一声轻吟,亦同视响彻殿内,

    “如风吹水自成纹,掷剑挥空无朕迹”

    回风舞柳,一剑无迹。诸人心有感应之时,那剑已然穿至庄无道的身侧,以破山裂石之势,同样轻而易举的破开了磁元罡气。

    却又闻一声剑鸣,同样黑墨色的剑影,自漫天火影中斩出。双剑再次交击,雷杏剑簪编织出一重重的剑影,在那墨色长剑之下,不断的溃散崩解。雨打芭蕉般的不断敲击抵挡,一层层的抵御,似溃不成军。

    却在最后一刻,司马云天面上露出喜色之时。那道剑光,还是偏移开来,完全脱出他的的掌控。一个旋动,那墨色剑光就已更胜先前之速,反刺而回。依然是一剑瞬闪,无痕无迹,却更凌厉了数倍

    乾坤挪移,移花接木

    “——如风吹水自成纹,掷剑挥空无朕迹”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