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四五章 欺人太甚
    “这还用发愁?乾天宗方孝儒,身具‘不灭道体潜能榜中,虽只排名第八。然而‘不灭道体,的恐怖,可谓天下皆知。八百年前,那位不灭道人的魔威,可是传说至今。以一人之力,抗衡玄圣宗十二元神境真人而不败。天下间诸般道体,谁有这样的威风?”

    元宁散人浑不在意,似乎观月散人为难之事,对他而言根本就不值一提。

    “此子灵根不俗,有乾天宗的资源,练气境中武道第二,再有不灭道体。一百年后,必定是能太平道重阳抗衡的人物。颖才榜第一,当之无愧。不是暗中还有消息,他已修成了乾天宗秘法无极符身?”

    “说得有理”

    观月散人微一颔首道:“那么第二位,你意何属?”

    “自然是司马云天”

    元宁散人答的毫不在意:“蕴剑元胎,三千年前,此种道体亦有记载。同样拜在玄圣宗门下,也曾横行一时,所向无敌。身具金系天品灵根,是潜力榜第二位资质还更在方孝儒之上。此外悟性也是惊人,玄圣宗鸿蒙破气决与回风舞柳三十六剑这样的功法与御剑术,居然都已修至第二重天。亦有秘术在身,实力不俗。”

    这一次,观月却皱着眉,不置可否。元宁散人略一思忖,便又笑道:“那么法智如何?此子身具迦叶佛体,修的是般若金刚经,与大力降龙神通,拳法练气境中第二人。又修有诸般佛门术法神通,论到真实实力,只怕还更在前二者之上。说来这一期的颖才榜,多半会让天下筑基修士,无地自容。颖才榜上的前三,居然都是练气境界。”

    “那么庄无道,又该排在何处?”

    观月散人注目着那石碑,此时石碑之上,赫然正显现着庄无道的一应信息,在天机棒上的诸般排名。

    “正榜排名第二十五万四千二百二十三位,拳法则是第九万八千二百六十二位。此子的排位,这一年来,升的好快”

    元宁散人侧目望去,同样微微惊叹:“确实如此,前一阵我才看过,拳法排名依然在十万以下。今日却已是入了十万名之内。真难相信,此子才只练气境。可惜此人,潜力榜上许多信息依然隐藏,不知究竟。不过大约这世上,应该再无有能胜过不灭道体,蕴剑元胎的道体。天资灵根虽高,日后却未必是方孝儒的对手。”

    “以你之意,该是如何?”

    “前三位不行,第五位却定可有其一席之地”

    元宁散人稍稍斟酌了一番,便又笑道:“第四位赤海霄,虽是散修,然而一身修为,却绝不在大宗弟子之下。重阳子那一代人陆续结丹之后,筑基境中,当以其为首”

    “第五么?我也是如此想的,只是不知为何,总觉有些不妥。排位似有些低了。”

    观月深深皱起了眉,陷入了沉吟,而后试探着询问:“我欲将这庄无道,定在第二位,你觉怎样?”

    “第二位?仅在那方孝儒之下?”

    元宁讶然,倒不是为庄无道这出乎意料的排名,而是观月语气。这一位素来极有主见,是独断专行的性子,甚少会询问旁人。

    似今日这般的神态言语,看来是真的毫无把握,在迟疑犹豫中。

    “这是否拔的太高了?”

    说着句话时,元宁忽想起了观月,在前次颖才榜上的评语,忖道莫非是他这位顶头上司,顾及自家颜面,下不来台。

    忽又省起一事,元宁笑道:“反正只是初稿,距离正式发布,还有一月之期。我听说这几人,如今都在那离寒宫遗址之内,几人间多半会有交集。尤其那方孝儒,性格外谦实傲,一旦有机会,必定会主动寻庄无道一较高下就是。我等仔细打探,一个月后,再做决定。”

    “道友你是理解有误。”

    观月何等聪颖之人,只闻元宁的语气,几知后者的所思所想,顿时失笑摇

    “我之所以犹豫,不是把庄无道定得太高,而是低了。有心将他定在第一,又无太多把握。不过,待得一个月后定论,倒也使得。不过,这初稿之上,却不可就此使其据于第五。可将之排在方孝儒之后,排于第二。至于我的点评,也需修改。此子实力,难以评断,名次亦无法定论,似有与方孝儒并驾齐驱之能。其实当与方孝儒,并列第一。”

    元宁散人简直就无法理解,观月为何对庄无道,如此看重。此子天资悟性,固然是高绝,然而只宗派资源一项,就已逊色方孝儒不知多少。更有着不灭道体的差距,双方差距,可谓是天渊之别。

    不过此时,他也不愿违逆了观月之言。

    “那就依道兄之意将那庄无道排在方孝儒之后。”

    心中则想着,最多一两个月,离寒宫那处有了结果,尘埃落定,观月散人的脸上,只怕更会难看。

    还有那庄无道,被捧上了云端,摔下来时只怕会更狠。被方孝儒那样的人盯上,真不是什么幸事。

    不过只需能保住性命,敞开心胸,此时的经历,未尝不是一种磨砺。

    ※※※※

    离寒宫第三层入口,石殿之内,方孝儒此刻却在庄无道那大气磅礴的拳意压迫之下,渐渐的汗透重衣。

    意念挥展,庄无道的气势稳固如山,岿然不动。哪怕是面对黑袍老者与青衣修士这两大压制了修为的金丹,也能不遑多让甚至还更胜一筹

    而方孝儒则是首当其冲,庄无道的大半魂念,都遥锁在他身上。眼里神情淡漠清冷,就如望一个死物一般。

    又好似被一只无比凶猛的野兽盯住,自己只需稍有动弹,就可能有丧命之危。

    下意识的,方孝儒就想要动用自己虚空戒中的几件符宝。然而仔细深思,却又强行克制了下来。宗门赐他之物,并非是用在此间,只能是离寒宫最后,那处关键之地。

    而诸人中最先动手的,却是藏在石殿千丈之外的萧丹。五枚符篥遥遥打来,在殿中塑体化形,五只身形硕大的冰人,蓦然间汇聚拔起。而后各自一拳,猛地朝庄无道所立之处砸下。

    二阶玄冰力士,每一具都有着超过八十象力,拳如巨锤,挥动时似山摇地动。

    然而才刚与庄无道体外的磁元罡气接触,这五只巨大的玄冰傀儡,就毫无预兆的一声‘篷,然作响。巨大的身躯,都然裂解,化为了冰层碎片,碎洒于地。

    而庄无道立于原地,却连一个手指头,都不曾有过动弹。

    法智是后续跟上的第二个人,既已心生杀意,一出手就是无比的果决凌厉。手中的禅杖挥击,隐然有一条巨龙盘旋于上,直接便扫向了庄无道的后心。宛如是韦陀执杵,法相庄严。

    ‘云儿,轻一拂袖,那面磁元灵盾就已飞出,护在了身后。这面祭器经历数次血祭,早已被强化到坚硬无比,不过法禁却只有十九重,远不如那法智手中的禅杖。

    可当那看似力沉千钧的禅杖击打于上时,却连一丁点罡风溢劲都无有。明明是力量高达数百象,这刻却说不出的绵软无力。杖上盘旋的龙形气劲,则似遇到了一股莫名的摄力。直接从盾上流失散化,循着庄无道身外磁元力障盘旋游走,完全不受法智的控制。

    “怎么可能?”

    法智的身躯也微微一震,面上彻底变了颜色。正面交手之后,他才真正领会到了这庄无道的难缠,为何似黑袍老者这样的金丹修士,也屡次三番的,被借劲化劲。

    他方才分明已运劲如一,更保留了四分真元以备应急。然而依然没能阻止,自己的力量,被卸走借移。而眼前这面磁元灵盾,更好似有一股吸噬之力,粘着他的禅杖,使他体内的真元,也不受控制的游走而去。法智试着挣扎,竟然一时无法脱身。

    而后就眼见这庄无道,持着那‘伏魔定山圭,挥出,来自于他龙形气劲盘旋于上。轻轻一砸,就把青衣修士刺来的剑光,硬生生的弹飞了回去。

    磁元罡力,再一阵肉眼可间的波动,就把青衣修士的部分剑力与阴蓝之火接引而来,朝着他反噬而至。

    “施主真可谓欺人太甚”

    法智一声冷哼,把红木禅杖,强行收回,主动推开了百丈开外。而后口念出一句佛偈,立时一座三层金塔,猛然从他身后拔空而起,往庄无道头顶坠落下去。

    “欺人太甚么?我说过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燎原寺的是般若金刚经,与大力降龙神通,也不过如此”

    云儿‘嘿然,一笑,就似身后长了眼睛。微一拂袖,就有一道真元挥出,虚空传劲,隔空打在那三层金塔之上。不过却非是要将这三层金塔打飞击退,而是盘旋着引力化劲,轻轻松松就使这三层金塔偏斜了方位,转而往前方的方孝儒猛地飞砸过去。

    而后者则是既惊又怒:“法智和尚,你在捣什么鬼”

    那三层金塔力沉千均,亦有九百象力,轰击在狼牙刀上,便是强如方孝儒,亦觉胸中一闷,快要吐出血来。

    更忌惮庄无道的凌厉反击,毫不犹豫就撤刀飞退。法智则站在千丈之外,面皮发紫,根本不知该如何解释才好。

    好在‘庄无道,这时,又用龙须菩提枝,再次在司马云天的剑身上,轻轻的一拨。

    又是一般的借劲化力,移花接木。司马云天的剑,就再次偏斜,刺向了黑袍老者。后者早有防备,险险的避开,使咽喉与剑影擦肩而过。然而老者蓄力已久一掌,自然也就挥在空处。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