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四四章 颖才新榜
    那青袍修士的眼瞳中,明显郁闷憋屈之至。却不得不将刺向庄无道的剑势撤回,转而抵挡着司马云天偏过来的黑色剑光,与之碰撞交缠在了一处。之前二人,俱是全力施为,不曾留手。此刻双剑交锋时,立时间火花乱溅,剑气劲罡四溢。

    而远处的黑袍老者,则已是满目的绝望惊悸。四周无援,那雷杏剑簪只一个闪烁,就已到了他的眼前。黑袍老者身影拔升,以接近金丹境的遁速,不断的飞退闪避,遁法飘忽有如鬼魅,却依然不能摆脱雷杏剑簪的追袭。

    眼见就要被雷杏剑簪追上,破脑而入,却忽然一道黄色的玉钵,又凌空而至,拦在了他的身前。

    云儿不禁挑了挑眉,早在这玉钵飞来之前,他就眼先一步就感应到了身后的法智出手。不过也不算是太出乎意料,剑诀一引,那雷杏剑簪就凌空变化,由忄式顺理成章的变化为沫剑式,。却依然是剑速迅捷之至,从玉钵的下风穿过,而后再一个忄式就将那黑袍老者的一双腿,于净利落的齐膝斩断

    那老者一声惨呼,身影依然在暴退着。直到远离开两百丈外才止住。悬浮于半空,双足滴血,几乎将身下地面彻底的染红。面色凄厉狼狈,眼神凶厉愤恨之外,又夹含着深深的忌惮。

    此时殿内诸人,都是一阵哑然,包括已从冰层之内,挣脱出来的方孝儒在内,都是微微变色。

    交手至今,加上殿外的萧丹,五人合力围攻,并未有多少留手。然而庄无道至今依然屹立在青石之上,未曾动摇哪怕半步。反而是他们五人,有两人受伤。方孝儒断去了一条手臂,虽及时接上,然而也损耗了不少元气。而便连黑袍老者这样的金丹,也是齐膝之下,俱被一剑斩断。好在金丹修者的元气充足,除了身形遁法略有不便之外,并不影响战斗。日后亦可断肢接续,重新接上

    然而重要的却是眼前,哪怕他们几人联手,也似是拿庄无道完全无可奈何

    “我早说过,此子借劲化劲的手法古怪,需要小心防范,聚力为一定要多用术法灵器,留三分气力真元”

    那青袍修士一声冷哼,对眼前的战况,明显是颇为不满。

    “却偏有人不记得”

    黑袍老者的双目微睁,眸里闪过一丝厉色。真若是如青袍修士说的这么简单,此人施展的赤阴凰神经,也不会被庄无道屡次卸力借力。

    可最后到底是顾忌庄无道,黑袍老者又强行按耐了下了怒火,默然无语。

    ‘云儿,也用视角余光,扫了此人一眼,唇角微扯了扯,就不去理会。

    这一套乾坤大挪移,固然是由庄无道自创,可其中至少一半的手法,都是来自她的指点。又岂只是借劲化劲而已?真如此人之言,倒确实有那么丁点麻烦,然而也仅止如此

    倒是身后法智的动静,让她与退居意海的庄无道,更为在意。

    之前的法智,只求龙须菩提子与菩提枝能够到手就可。此刻在他的身后,却是杀机凌厉,毫不掩藏。

    加上这一位,也就是六人。

    燕鼎天语含不屑的一声嗤笑:“法智和尚,你之意,莫非也是欲上插一足,要与他们联手?他们几人,无论谁胜了,那龙须菩提都可归你们燎原寺。何需如此迫不及待?”

    “贫僧却非是为龙须菩提”

    那法智摇头,目射精芒,坦然言道:“是庄施主这一战,让我心有戚戚,亦深感惶然不安。今日机会难得,法智实不敢错过,也不愿庄施主这样的人,生离此间。”

    燕鼎天楞了楞,而后面色就平复下来。此刻的庄无道,的确是使人心悸。

    力敌六大练气境中实力最顶尖的修士,居然可以不败不但不败,更反伤二人哪怕当年的太平重阳,怕也不及此时的庄无道

    法智会在此时生出杀意,绝不奇怪。

    换在平时,庄无道藏在宗门之内。哪怕中原三圣宗,也不可能千里迢迢,遣修士赶去离尘山将庄无道斩杀。

    离尘虽弱,然而离尘本山‘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与传法十殿。只要有一元神坐镇,立敌十位二十位元神,都不在话下护持自己弟子,轻而易举。足可让三圣宗,都无可奈何。

    果然是锋芒太盛了

    庄无道心中微叹,却知自己,若不愿将手中之物向人,那就根本没得选择

    他倒是能够忍辱负重,受得住这口气。然而若在方孝儒逼迫之时退让,把手中的龙须菩提子与枝条奉送。

    事情传出,天下之人该怎么看他庄无道ol丨内弟子,怕也是难能谅解。

    离尘宗立派万年,即便是面对中原圣宗,也从未如此窝囊。

    北方那人,又将会如何看待?怕是最终只会把他,当成一个笑话罢?

    不能有凌压天下英杰的气概,自己又有何资格期冀日后,与那人比肩?甚至超越?

    “云儿,既然已代我出手,为何又迟疑犹豫?

    “诶?”云儿扬了扬眉:“剑主察觉了?只是因剑主心有顾忌,我这里亦有克制,不敢太露锋芒。剑主这么说,也是下定决心了。”

    “这可不似是云儿你的性子。真要如前次吴京道馆时那般,我还能拿你怎么样?”

    庄无道不由失笑:“仔细想想也是,我又何需畏畏缩缩o出身市井,可能是我最大的弱点,习惯了委曲求全,习惯了挣扎求存。行事之时,就不免有了些小家子气,计算与顾忌太多。你不是说我缺少磨刀之石么?这中原三宗,却是比那盖千城等辈,要更合适得多。今日可全力以赴,无需留手”

    “嗯”

    云儿重重应了一声,眼中是光彩四溢,神采飞扬。从方才开始,她确已压抑了许久。

    “也就是说,这几人,我都可杀之无妨?”

    “我无所谓,一切以脱困为先。只是现在伤势可会影响?”

    他的乾坤大挪移,还不能完全卸力,方才独战五人,肺腑内脏多多少少受了些冲击。尤其是云儿出手,依然还有顾忌暴露,不敢锋芒太过的情形下,内伤难免。

    “小伤而已,剑主有牛魔霸体在身,不值一提。”

    背脊微挺,‘云儿,只一个小小的动作,一股强横莫当的拳意就已伸展开来。

    行无忌与碎山河,两股拳意交融一体,哪怕是在六大练气巅峰修士意念锁定之下,也仍强行撑出了一片自己的天空,笼罩弥漫住了百丈方圆之地,

    而在场诸人,都亦是气机一窒,明显感觉到此刻庄无道的气势,与之前迥异。

    更为霸道,也更圆融,深不可测,仿佛只需‘云儿,随意一拳打出,就可抵定山河般的气势

    ※※※※

    数十万里外大灵国京天机堡,大雪飘飞,寒风袭人。街道之上,几无行人,地面的积雪已足达三尺。

    在石堡之内却又是另一番情景,依然是温暖如唇,不过此时在天机碑前,却并未有多少人。只有几十位天道盟修士,正立在天机碑的基座之上,查询着一个个人名。

    而观月散人,此时就立在百丈之外,远远的望着。此时已是寒冬之末,距离初春仅只数日,也到了新一期的颖才榜排定之时。

    “今年的颖才榜,真是尤其精彩。一旦刊出,必定又是天下震荡,动静还在前一年之上。真可谓英杰济济,才俊辈出。远胜过几年前的死水一谭。说来自从重阳子横空出世,连霸颖才榜第一位。这天下间可是足足沉寂了八年之久,无人敢与之争锋”

    元宁散人立在一才,性质勃勃,碑上每一个人名出现,都使他兴致勃勃。

    “有了庄无道这条鲶鱼,这天下诸宗,看来都是坐不住了。”

    北方有鱼命为鲶,以诸鱼为食,生性好动。北方渔夫运送湖鱼之时,总会将鲶鱼混入其中。可使那些鱼类争相逃命活动,以免气衰而死。

    “何需意外?天下间有一个重阳子,就已多余。中原圣宗,岂会容另一个重阳子出现?自那沈珏拜入太平道,前后三十余年,三大圣宗整整一代人的信心意志,都被其消磨打压。败于其手的天纵之才,不计其数。毁于他手的英才,也以十计。三十年中,天下间成就龙华金丹者,不过七人,六转以上,更仅只一位。未来真正能有大成就,能够证得元神者,只怕缪缪。三圣宗若再不奋发,三百年后,元神修士只怕都要断代。”

    观月散人淡淡一笑,眼中却透出几分愁容:“我实不知老友你,为何还有心情调侃,我这里却是头疼的要命,是这一期的颖才榜,到底该如何排定才好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