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四三章 配为金丹
    那青袍修士挑了挑眉,而后嘲讽的一声冷哼;“莫非还真以为别人,都拿你无可奈何?似你这样不知自己几斤几两,便如此嚣横自大的后辈,我还是第一次得见。”

    果真就是首先出手,意念起时,瞬时上百只阴蓝火鸟从他身后飞出,往庄无道方向直撞了过去。火星四溅,殿内的石砖灰尘,触之既燃。却无半分的热度,反而使这方圆百丈之内,一阵阴冷无比。

    火鸟袭来,却有人先一步,一道剑光抵近到了庄无道的身侧。

    “一起上么?那就如你所愿”

    后方在法智身侧的司马云天,也漠无表情道:“既是如此,我那好友宁真身殒之仇,不可不报今日莫怪我等倚多为胜”

    那墨黑剑势刁钻之至,自地面前行,接近到青石之后才爆发。猛地往上斜刺。那剑身之上,竟似生出了羽翼,带着海量的青色气旋,宛如毒龙,竟是轻而易举,就破入到庄无道的护体罡气之内。

    “玄圣宗,鸿蒙破气诀。三大玄宗这一代的扛鼎弟子,真是一个胜过一个

    那黑袍老者说这句话时,人居然已经立到了庄无道的身前三尺,后发先至,比那墨色的剑光,还要快上数分。

    套着银丝手套的一双肉掌之上,笼罩着一层紫红罡气。来时无声无息,气势却刚猛霸烈无比。印在那庄无道磁元罡气之上,则如霸王撼钟,然作响,罡劲怒排

    “我与你本是萍水之缘,无恩无仇。可既然事涉龙须菩提,那就怪不得老夫无情——”

    然而这句话才说到一般,黑袍老者的瞳孔就猛然收缩,眼现惊容。

    ‘庄无道,竟然是不挡不接,由黑袍老者这至少六百象劲力的一掌,印在了身上。只身外的磁元罡气再次轻颤,而后那后方飞来的百只阴蓝火鸟,就被一波莫名而至的强绝之力,硬生生的蛮横撞碎。

    再观庄无道,则依然是似笑非笑,毫发无损的立在青石之上。脚下就似生了根,不曾有半分摇动。

    “——剑主注意了,玄圣宗的鸿蒙破气诀,亦是以‘气本论,为基。认为万物皆是由气化生,故而只需破‘气则万物皆可破说来此功,恰是牛魔霸体的克星。玄妙也不下去剑主的乾坤大挪移,可惜立意不错,却根本有误,只能算是三品功法。这乾坤大挪移,也正能克制此功,只因其本身,亦是万‘气,之一。再者此子修行,也远不到家这式剑诀的破绽,就在此处”

    就在那墨色长剑临身的刹那,‘云儿,的手掌,信手在那剑刃上一拍。只有指尖处接触,却在交触的那一刹那,爆出了一连串的的波潮。十指连弹,顺势一引,而后那墨色长剑,就被云儿强行带动,斜斜的上挑。

    那处方向,方孝儒正好是执刀怒斩。被这刁钻的剑势一惊,急忙转攻为守,横刀格挡。刀剑交鸣,那墨色的剑光,毫无悬念的抛飞推开,方孝儒的身影,也被迫推开了半丈,在空中微微一窒。

    而就在此时,庄无道插在发间的雷杏剑簪,也同时穿空飞起。势如白云出岫,一道肉眼难见的黑褐色剑华,带着无量的雷光,抹过了虚空。

    伪玄术,拔剑式

    方孝儒心中惊悚,一声怒啸,拼了命的往后退避闪躲。身影幻化,一分为四,虚实不定。

    不过那雷杏剑簪,却依然准确之至的,寻到了他的真身所在。剑光掠过,顿时带起了一道血光。竟而是整个右边的臂膀,都被这一剑斩下。

    “尔等,却也不过如此。自不量力者,可非是在下”

    “果然是有几分骄狂”

    前方那黑袍老者,又是一掌击来,掌劲之刚烈,甚至还在先前之上。而掌心之内,更多一对剧烈旋转的圆锥,破罡裂气,瞬闪而至。

    云儿这次却没以肉身硬接,手中执着那‘伏魔定山圭,迎上。一团磁元光圈张开,就把那黑袍老者手中的一对圆锥阻住。

    移花接木乾坤挪移

    当那对圆锥,破入磁元罡气之内。那尖锐劲力,却是泥牛入海一般,被‘伏魔定山圭,阻拦着,根本无法寸进。

    不过在庄无道的体外,那磁元罡气却在不断的震颤起伏。只一涨一缩,就有两股尖锐无比的气劲,陡然从他的身后刺出。而那里恰好青袍修士,一剑带着阴冷火凰,袭刺而来。

    气劲交锋,叮的一声震响,那剑尖被反震而回。只有阴蓝火凰依然扑至,将庄无道卷裹在,腐蚀燃烧着他的真元气劲,

    ‘云儿,暂时没去理会,顺势把手内的‘伏魔定山圭,的一带一挑,就已使那力量用尽,满脸错愕的黑袍老人,整个身躯彻底失控,翻卷往上,猛地撞在了殿顶之处。

    那一对圆锥,则始终都被磁元之力吸摄,定在了原地。

    “所谓金丹,也不过如此不过你这对灵器倒真是不错,我收下了萍水之缘,可以因龙须菩提反目,那么在下抢夺此宝,阁下当也无怨言——”

    袍袖一拂,就将这对灵器强行的收入到了袖内。而‘云儿,的话音未落,就忽然‘唔,了一声,灵念感应到又有成百上千枚的冰针,连同三张冰蓝符篥,从殿门之外袭来。

    并非是殿内任意一人,符篥的来处,当是在千丈之外

    这一颗,庄无道心内是冷如寒霜,已认出这出手之人,正是那萧丹他这位‘兄长今日看来也欲插上一脚。而且是一出手,就全力以赴,杀机炽烈

    云儿却并不在意,在她眼里,似这萧丹之辈,就如芥子微尘,多一人少一人都是无妨。

    今日之局,哪怕再增十人八人,也一样无碍。

    “多谢这位,助我一臂之力”

    当那冰蓝符篥爆发,冰冷寂绝的寒流疯狂潮涌而出,‘云儿,却是左手持住那‘龙须菩提枝以枝带剑,半空中只划出了半个圆圈。就使那百枚冰针,虚空一窒,而后就连同浩瀚的寒流一起,被‘云儿,的菩提枝牵引着,与庄无道体外那阴蓝之火汇合一处,往前猛地冲涌而出。

    移花接木乾坤挪移

    空中隐然又是一只禽鸟之形成型,似火凰,又似冰雀,气机凶厉。

    而在,它‘的前方,此时方孝儒的那条断臂,赫然已复原如初。无极符体,御使狼牙大刀,正挥起五丈刀罡怒斩。

    可当望见眼前涌来的寒潮,方孝儒顿时是憋屈之至的一声怒吼,甚至忍不住口出秽言。

    “萧丹,我草你姥姥”

    刀光连斩,把那百枚冰针,尽数斩开挥退,可那续涌而至的寒流与阴火。

    整个人都被包裹在内,而后方孝儒就被这浩大的寒气,硬生生的冻结在内。身体的之外,结出了厚厚的冰霜,冰层之外还有阴蓝之火。

    而云儿御使的雷杏剑簪,亦再次飞凌而去。

    伪玄术,千里磁杀

    只是普普通通的一斩,然而却使方孝孺那冻在冰层之内的脸,也蘧然变色。这一剑被那磁元之力,加速到了极致,而斩去的方向,则恰是方孝孺的胸腹右下。

    就如横练霸体,都有着‘罩门,存在。不灭道体,亦有着自己的弱点与破绽。

    只需此处被斩中,哪怕他的生命力再强,修为再高,也要立时肉身毁弃,命丧黄泉。

    而此时他的身躯,被困在寒潮冰层之内,根本就挣扎不脱

    不过那黑袍老者,此时身影也已重新飞坠而下,一掌从空印落。可能是因之前灵器被夺,自己则被一练气境修士生生挑飞,感觉奇耻大辱,老者的一张脸,已然是铁青一片。

    “在我面前,你也想要行凶杀人?你这竖子,怕是无此能耐”

    ‘云儿,见状不惊不怒,反而是哂然一笑,满含着不屑冷讽之意。

    “你也配为金丹?看不出在下的目的,至始至终都是阁下?”

    手中的‘伏魔定山圭,在身右猛地一挥一带,就使那坠空而落的掌劲,偏折了开来。

    一个刹那就已完成了引劲借劲,真元暗震,隔山打牛,劲传于雷杏剑簪之上。使后者半途中就一个转折,斜斜一剑,拔空而起。

    诛神式

    虽无‘大碎云然而此时庄无道的力量,却也已暴增到了接近一千象之力。

    威势之盛,甚至还超出了真正的诛神之式而黑袍老者的瞳孔,也陡然收缩,全是惊恐心悸之意。

    “诸位,请助我一臂之力”

    隐有预知,如若被这一剑击中,他今日一定会死

    那司马云天不说话,阴冷着脸,近身一剑斩出。这一刻赫然也是倾尽了全力,墨色的剑气吐出,只有三尺,却更是凝实。直削庄无道的头颅,剑势快极,带起了一串残影。

    “他二人么?怕是难帮得上忙”

    云儿正眼都未瞧一眼,左右的菩提子,信手挥出。妙至毫巅的一拨,敲打在司马云天的剑身之上,就使那剑光蓦然间偏折,转而击下了另一侧的青袍秀士。

    伪玄术,移星换斗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