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四二章 一起无妨
    在场诸人见状都是一阵楞怔,庄无道肉身强绝,纯粹的力量已达练气境巅峰。这早已是不是什么秘闻,几乎人人皆知。

    然后方孝儒亦非弱者,在庄无道横空出世之前,此人是被当世公认的练气境第一人。

    庄无道的修为再高,力量再大。也不可能强到这种程度,以一根手指,几乎以碾压之势,将方孝儒击飞弹回

    只有那青袍修士,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现惊疑闪烁之色,

    庄无道心念内,同样是一阵惊涛骇浪。化劲运劲,云儿在个一弹指之间就已完成。并非是真正的乾坤挪移,借力打力。而只是简单的将方孝儒斩来的刀气化解,然而以己身六百象力,将之轻而易举的击飞

    仅仅只借助浑身磁元罡气的轻颤,就已将方孝儒斩来的刀劲导引化开,隐隐导入脚下青石之内。挥洒自若,运劲之时如行云流水,自然之至。

    明明是他才刚新创不久的功法,然而在云儿手中使,却仿佛是经历过千锤百炼一般,得心应手,游刃有余。

    将他创出这门功法演绎到精彩之至,使人忍不住要拍案叫绝。若说他庄无道,只是出初入门径,那么云儿,就已经是出神如化

    “这借劲化劲的技巧,其实天仙界中许多仙家都是行家里手,轻云剑前的四位剑主,亦都精通此道。然而却无人能如剑主你这般,以磁元罡气为基,又以‘气本论,阐发,演化形成一整套系统的功决。许多奇思妙想,便连那凰劫与洛轻云,也从未有过。尤其是那移花接木,乾坤挪移,借力打力,剑主创造的行功要诀。即便那凰劫剑主见到,多半也要惊叹有加”

    云儿一边在心念里指点,一边说着:“我有跟随几任剑主时养成的见识,武道修养。所以无论什么样的功法,在我手中,都不会太弱。不过今日我施展剑主这门乾坤挪移大法,许多技巧剑主都不必刻意去寻。我是基础在,有足够的武道根基,能参透‘道,与‘力,的本质,才可以将剑主的这门乾坤大挪移大幅简化,然而换成是剑主,未必就能做到。许多东西,在我眼里看来是多余,可对于剑主而言,这些却是不可或缺。”

    就在庄无道若有所思之时,远处那方孝儒已是一声闷吼,如野兽在咆哮,不似生人。一张俊秀清逸的脸,也扭曲狰狞,那双眼则更差点凸出了眼瞳。

    “你这渣滓,杂种好大的狗胆,嘿,看来是真的想死想死可对?”

    一条条赤红色的血线,开始在方孝儒的身上显现。似鲜血凝聚,聚合在肌肤之下。初时看似毫无规律,杂乱无章,然而当一息之后,初步成形。才可见是一道道的血色符篥,玄而又玄,却无有半分诡谲气息。反而是煌煌大气,玄妙无穷,肉眼观之,似能睹‘道,。

    那黑袍老者,立时是白眉微挑。一声轻咦:“乾天宗秘术,无极符体?居然修成了。”

    声出之时,方孝儒就已一个闪身,再次疾掠而出。震天狂笑,强烈的音浪,震得周围烟尘沸荡。

    “既然想死,我便送你一程何如?”

    那狼牙大刀,再次劈斩而下。而这一次那三丈刀锋之上,赫然十丈有余的血红刀罡。方孝儒的身后,更隐隐现出了玄武、青龙、白虎、朱雀四大法象。

    而仅只是余劲,就在周围石壁之上,划出深深的刀痕。周围隐伏的阵法灵禁,也都瞬时绷紧,到了触发的边缘。

    使殿内所有目睹之人,面上都变了颜色。方孝儒的这一刀,确实是席卷天下之威。二品阶位的伪无双乾天四象斩,配合乾天宗秘术无极符体便连筑基后期的修士,怕也能轻松斩得

    刀下的庄无道,却似狂风中的小白花,遥遥欲倒,孱弱之至。

    ‘云儿,却是连看都懒得看一眼,只信手一挥,袍袖拂荡,轻飘飘拍在那狼牙大刀上。

    “废物丢人现眼——”

    依然是从容自若,就似同方孝儒之前挥退燕鼎天,仿佛是在挥斥微不足道的蚊蝇般的动作,毫不费劲。

    然而这石殿之内,却又是一声闷响,大袖与刀锋相撞。庄无道身上的道衣安然无恙,然而那狼牙大刀,却彻底脱出了方孝儒的掌控,翻滚向上,然后‘叮,的一声,插在了上方殿顶。

    而方孝儒的人,则是猛地摔落在了四十丈外地面。坠落之时,整个地上的都微微震一了震。方孝儒的口中,更猛地一口鲜血吐出。身下坚实的地面,则隐隐开裂,可见方才一击,方孝儒身躯承力之重

    石殿之内,顿时一阵死寂,包括那黑袍老者在内,亦同样眼现错愕讶然之色。面上震惊之余,都或多或少,透着几分不解。

    便连修为最高的两位金丹修士,都没能准确查知方才,方孝儒与庄无道交锋之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是感应到庄无道,体外一阵罡气震颤。方孝儒手中的狼牙大刀就已然脱手,人也栽倒在地。

    便是方孝儒自己,也同样眼现迷茫之色,不解自己,到底是如何落败的。

    不过此刻他心理,更多的却是屈辱,远胜过疑惑。面上潮红一片,眸中全是羞愤之色。

    负气而来,认为自己若然出手,庄无道定然不堪一击。可结果却是自己,非庄无道一合之敌

    现实与想象的差距,简直就令他愤怒欲狂想要吻颈自尽,也恨不得要将这庄无道,斩成了亿万碎片

    “噗嗤”

    右旁处的青石之上,燕鼎天顿时忍俊不禁,先还只是一声轻笑,极为克制的手捂着唇。最后似是实在忍耐不住,转而哈哈大笑了起来。

    “妙极妙极这可真是见到了一处好戏,地上的这位道友,真是乾天宗的那位方孝儒?该不会是假冒别人姓名,在这里招摇撞骗?”

    云儿,侧过头,意似友好的朝着燕鼎天微微颔首。此人虽未为庄无道出头,插手相助,却也不曾与他为敌。

    反而之前曾仗义直言,此时也依然在全力以赴,破解着青石之下的法禁。哪怕剩下二人后,这只是徒劳。

    “原来是不灭道体,倒也不完全算是一个废物——”

    视角的余光,察觉到那方孝儒身上的伤势,正迅速服用着。云儿却并不怎么在意,不灭道体听起来很是恐怖,不死不灭,可又哪里可能真的不灭?只是比寻常人,更为耐打而已。

    此等体质,在诸般道体中也还算不错,却并不是十大的先后天道体之列。

    用如视蝼蚁的眼神,俯视了这方孝儒一眼,‘云儿,又嘿然冷笑:“尔等不是要从我手中强夺龙须菩提?怎的还不动手?”

    说完这句,云儿于脆是大大方方,将那龙须菩提枝从虚空戒中取出,以道力托浮,浮在了身侧,眼透讥哂嘲意,神情则说不清的悠闲疏懒。

    “这菩提枝就在我手,龙须菩提子也还剩下六枚。尔等想要,就只管来取便是”

    方孝儒此时已身躯飞浮,从地上再次立起了身。不过这次却未出手,而是眼神凝重阴冷,仔细上下打量着庄无道。即便闻得此言,也未被激怒。

    而诸人则面面相觑,眼中踌躇不决。最后还是那法智,开口一声佛号。

    “此二物,是我燎原寺必欲得之物不知庄施主,肯否相让?我燎原寺,愿以等价之物交换事后必由法智亲手送至离尘宗,决不食言。”

    这句话出,庄无道的神念,顿时就是一阵意动。这不但是个可化解眼前危局之法,也能交换他所需的诸般奇珍灵物。

    便连云儿,也是目泽微闪。她也同样不愿,使自家的剑主,就此身陷险境

    今日的情形,与当日在东吴离尘道馆中,可是截然不同

    然而下一刻,那青袍修士就已嘿然冷笑:“法智和尚你倒颇是大方,可惜这等灵物,我亦欲染指,岂容他一人独吞?旁边那位老头,不知你意下如何?

    那黑袍老者稍稍沉吟,便也微微颔首:“如此灵物,见之有份。道友若愿挑头,老朽自然奉陪。不过此子的实力,确然不俗,我还有些看不透——”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无非是化劲导力之法,只是此子用得巧妙而已。拆穿了也就没什么。只需心有防范,始终聚力为一,就可不惧。”

    这句话,却更似在指点着殿内的几个后辈,青袍修士神情自负:“再就是多用术法,绝不会有错”

    方孝儒闻言深吸了一口气,重又将那狼牙大刀召回在了手中,强压住了戾气杀机。

    “那什么龙须菩提,我可以不要,却定要这庄无道死在刀下。无论是何代价,我亦要他今日死无葬身之地”

    云儿闻言,顿时自哂一笑,而后就彻底淡去了最后一丝侥幸。反而跃跃欲试,战意昂扬。

    “那么还废话做什?今日尔等,可以一起上无妨!”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