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四一章 不自量力
    望见门外二人,方孝儒这才释然,眼露欣慰之意。也立起了身,走到了庄无道立着的那快青石之前,负着手,眼神漠然的注视着庄无道。

    “这个位置我要了,给我下去”

    声音平淡,就好似在吩咐下人一般的理所当然,卓然傲立,说不出的儒雅倜傥。

    后面进来的法智与司马云天见状,都挑了挑眉,而后都是早料到会是如此一般,再无异状。

    那黑袍老者眸中略含不悦,不过此时,却也没有为庄无道出头的道理,只往旁询问道:“可要暂时停下?我可等你——”

    “用不着,前辈只管破禁就是。”

    庄无道摇着头,双眼微阖着,以掩饰眼里的冷厉杀机。不过却全无理睬这方孝儒之意,依然是自顾自,把真元灌入至脚下的青石之内,一重重的破解着此处门前的禁制。

    知晓此等人,你若上心了,就真是趁了对手之意。直接无视,才是最好不过。

    方孝儒见状哂然,用那好似看小丑一般的目光,看了庄无道一眼。而后蓦然大袖一拂,挥起一股雄浑之力,往庄无道的身上拍去。

    “我说了,给我下去没听见么?”

    “听见了又如何?凭你也配?”

    庄无道早有防备,此人既然是出言挑衅,又岂会善罢甘休?见那方孝儒大袖挥来,也同样信手一袖挥出,直接就是全力以赴。真元灌注,使道衣的袖袍如兵刃一般锐利坚实,足足四百象力,挥入其中。

    石殿只内,立时是‘轰,的一声闷响,四处烟尘四散,其中更夹杂着衣帛撕裂之声。

    方孝儒的衣袖,在巨力交锋之下,直接撕裂。人也往后倒仰,连续退出了数步,这才稳住了身影。

    不过人不怒反笑,咯咯笑了起来:“胆量不错,居然敢跟我动手?不过你这一身蛮力,倒真是了得。”

    庄无道闻言无语,听此人之言,方才先动手的居然是自己。不禁暗叹,他虽掌握了厅无忌,的拳意,可这种完全不讲道理的霸道,却可能永远都学不

    “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阁下既要动手,那么无道奉陪便是”

    “好一个然后人侮之就凭你庄无道?我偏要辱你,你能奈我何o”

    方孝儒哈哈大笑,而后翻手见就把一把长约两丈,闪动着湛蓝光华的狼牙大刀取在手中,半空中挥出了一道宛如月轮般的弧光,向庄无道的脖颈处,猛地重斩而下

    “既然不愿让,那就给我去死”

    刀视沉如千钧,半途中又似有玄术催发的气机波动荡漾开来。使那狼牙大刀骤然加速,完全自人视野中消失,仿佛一道略光,掠至庄无道的脖颈一层。

    然而庄无道的雷杏剑簪,却早早已挡在了这里。他的坤大挪移已经完成至第二重天境界,此时现学现卖,也不用相应的玄术抵御。直接借力化力,而后移花接木,一剑反削

    “人需量力而为,我看你,却真是一个无自知之明的蠢货”

    黑色的剑光,反击之速,竟反而更在那狼牙大刀之上。方孝儒的瞳孔一缩,而后人若奔雷急电一般,倒退而回,瞬间就闪身至四十丈外。险险躲过了庄无道的剑锋,不过那剑气余劲,却依然在他道衣上,削出一条深深剑痕。

    方孝儒的剑眉到竖,眼里的怒火几乎化为实质。而此时的庄无道,也无追击之意。心中警兆大起,生出几分凛然之意。

    灵念感应,那法智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他的身后,居然也是杀机满溢,手执着一把红木禅杖。浑身上下,皆隐放佛光。宏大的意念,则如潮般澎湃涌来。

    “施主注意了,这可不是我法智偷袭”

    那方孝儒见状愕然,而后嘿然哂道:“法智和尚,旁边还有的是位置,何必定要与我争抢?我与他此战,无需他人插手相助。”

    随即又用开玩笑的语气道:“莫非你这六根不净的花和尚,也是欲抱美而归?”

    “方施主说笑了”

    法智并不在意,目光紧紧的盯着庄无道的背影:“法智一意修佛,女子在我眼中,与骷髅无异。此番奉师命来此,非是为那羽云琴,而是不久之前,师门在前人典籍中查得。这离寒宫遗址内第二层中,有一株龙须菩提。贫僧侥幸不辱此命,终于寻得此树,却不意晚来一步,那九枚龙须菩提子,与二十万年孕育的龙须菩提枝,已经被人取走。”

    庄无道的心中不禁微沉,他之前还在担心,那青袍修士会走漏消息。却不意这边已经有人,知晓了究竟。

    果然就听法智又继续道:“幸在法智临来之前,带来了师门一张小贝叶灵符。追溯过往,推测前因。知晓这些龙须菩提子诸物,有七成可能落在庄施主的手中。”

    “那龙须菩提,我亦亲眼见过。还在法智之前,被人取走,当真可惜。”

    司马云天的眸光闪烁,而后那口墨剑,也从他的袖内滑出。

    “不过我听说‘龙须菩提子,此物,乃天地奇珍。凡人服食三枚就是极限,再多用一枚,就是剧毒。换而言之,此人身上,至少有六枚‘龙须菩提子,可对?方孝儒你与他之战,我也不愿插手。不过既然是此物,那就也怪不得我。此物我司马云天势在必得”

    “我知道”

    方孝儒一声冷哼,转而目视着法智道:“那‘龙须菩提枝,你自可取去,那六枚‘龙须菩提子归了我与司马云天如何?

    全然将眼前的庄无道,视若无物。眼神自信笃定,似他口中言及之物,依然唾手可得。

    “尔等,也是名门弟子——”

    右边青石上的燕鼎天,终于皱眉开口:“这莫非是欲以多欺少?不觉羞耻

    “与你无关,给我闭嘴莫要自取其辱,我方孝儒不介意刀下多一亡魂

    方孝儒大袖微拂,一股罡气拍击过去。动作随意,仿佛是在挥斥着微不足道的蚊蝇。

    “你——

    燕鼎天的面上,一阵血色潮红,眼里怒意狂涌。最后却似乎仍有忌惮,强忍耐了下来。

    方孝儒讥讽的一笑,继续询问着法智:“和尚,到底意下如何?难道你以为,自己可以独吞?”

    “‘龙须菩提子对我宗至关紧要。”

    法智稍作沉吟,便又摇着头道:“此物恕难相让,我宗几位前辈,正需这龙须菩提子,修行一种禅功。不过我燎原寺可以另取价值相等之物来换取不会比龙须菩提子稍差”

    “既然如此,那么也算我一份如何?”

    突兀的话音响起,庄无道却是心神再次一沉。不用回望,就知是十几天前曾与他有过一战的金丹修士。

    果然只顷刻之后,又一位青袍修者,踏入殿内。脸上依然戴着面具,而身上的衣袍已换过一件,不复十几前被庄无道挫退时的狼狈。

    “不知阁下是?”

    那法智眉头紧皱,侧过了身,眼现惊疑之色。“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金丹修士,即便是出身燎原寺的他,也不能不忌惮几分。在此处离寒宫遗址,金丹的实力,几乎无敌。

    不过法智却也不惧,他敢将‘龙须菩提,之事,光明正大的说出来,就自有底气。

    “我是谁,何必定要追根究底?也与你无关。只需你们燎原寺,事后把东西送至我指定之处便可。那六枚‘龙须菩提子我会带走一半为质。”

    那青袍修者嘿然冷笑,朝着庄无道指一指:“还不动手么?再迟一点,恐怕此子就要入第三层之内,逃之夭夭。”

    庄无道听在耳中,心中微叹,知晓今日之事,是绝难善了。而下一瞬,便见那黑袍老人,亦似笑非笑的从青石之上走下。

    “龙须菩提么?老夫亦颇感兴趣只是,菩提子只有六颗,菩提枝只有一根,我等五人该怎么分?”

    “怎么分都不会有人满意。”

    方孝儒冷笑:“将这样东西从他手中拿过来,然后各凭本事就是”

    庄无道并不在意,知晓大战将起,全神戒备的同时,也在心念里与云儿说着话。

    “四面楚歌”云儿不但无半点紧张,反而语气中带着几分调侃之意。

    “剑主处境,看来有些不妙”

    庄无道并未有丝毫慌张:“你可有把握胜之?”

    “以一敌五,二大金丹,三位练气境中的顶尖人物,巧妇亦难为无米之炊

    庄无道也隐隐有所预料,剑灵并非是万能。

    “那么全身而退——”

    “且慢,我可没说胜不得”

    云儿所话时,一股热流已自剑窍中涌出,开始接手掌控庄无道的身躯。

    “换在十日之前,我无法办到,可此时既然剑主,都已将乾坤大挪移完成第二重天,我可勉力为之。你这门功法,最适群战。对手越多,越是不惧以一敌五又如何?剑主可看我如何破敌”

    就在庄无道的意念,彻底退入识海旁观时。那方孝儒的狼牙大刀,也已首先横斩而至

    狂风扑面,刀劲冲凌,云儿身影却依然立于原地,不闪不避,只伸出手指,在那刀锋处轻轻一弹。

    同样是乾坤挪移之法,却更显轻描淡写,从容自若。

    “不自量力的蠢货,滚回去如何?”

    ‘当,的一声沉闷声响,那方孝儒果真连人带刀,一起倒飞而回。甚至无法自控身躯,猛地撞在了几十丈外的墙壁上,使殿内尘沙俱下,整个人几乎镶嵌在了墙壁之上。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