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三八章 不战而退
    迫人的剑气,猛地散开,不止是强行压灭那些阴冷火焰。更使下方的地面,凭空沉落数尺

    里面那青袍修士的身影显现出来,一身道袍却已是千疮百孔,破破烂烂。

    便连脸上的面具,亦出现了些许坑洞,眼中则是怒火狂闪。手中的血红剑影,在将雷杏剑簪格开之后。青袍修士的身形,在空中却又骤然窒了一窒,而后排山倒海般的阴冷火焰,从其体内狂涌而出。

    整个人,宛如是化成了一头阴蓝凰鸟,便连声音,也带着无与伦比的威严

    “原本是爱惜你才,怜你性命,却不知进退竖子你当死而无怨”

    “小心了,这是阴凰临世连脉通窍后的二品神通,至少动用了五处灵窍。此人所修,确实是赤阴凰神经”

    云儿再次出声示警,话音未落,就有千百道血红剑影,状似疯狂的刺击而下。

    一丝丝的阴蓝剑气,仿佛是凤凰的羽翎,一片片,一层层的飞坠,滔天的剑潮,几乎将下方庄无道的整个人,都彻底淹没在内

    庄无道‘嘿,的一笑,丝毫不惧,身周磁元罡气再增。而那雷杏剑簪上,也挥出了厚实的土黄罡气。

    “命无双,牛魔乱剑”

    模仿云儿的手法,庄无道直接以剑带拳,往上连续重斩,声势或者不如头顶上方,那巨大的阴蓝凰鸟,磅礴剑潮。然而剑势之沉重,却还更有胜之

    九十九八十一剑,几乎每一剑,都带着五百象以上的劲力。两口剑每一次交击,都是声闻数里。散开的剑气剑罡,更在地面打出无数的坑洞,使周围沙尘起扬,碎石四射,

    而就在那漫天的红色剑影,阴蓝火凰,在八十一次重剑挫击之下,声势稍滞之时。庄无道身影也已被那一道道连绵不绝的剑力压迫,重新坠落地面。

    迎着那千万片的剑劲,庄无道身周的磁元剑圈,也已被压落到只剩方圆三丈。在这滔滔不绝的剑势抗攻下,完全缩成了一团,勉力的抵御。只闻一连串的铿锵,之声,又如雨打芭蕉,连绵不断。

    而眼看庄无道编制出来的剑圈,就要被那些赤红,强行突破斩碎之时。庄无道却又猛地剑势一敛,再猛地斩出,身行复又冲霄而起,一道凄厉无比的白光,同时闪耀天地。

    “斗转星移,拔剑势”

    刹那间千万道剑气,随着庄无道这一道剑光,斩向了天际。

    于脆利落的一剑过后,整个天空都似被雷杏剑簪割裂开来那巨大的凰影,漫天剑光,亦都毫无悬念,被庄无道这一剑而断

    那青袍修士的左边肩侧,亦再次闪过了一道血光。道衣破碎,肩侧大量的血肉,都被削落下来。整个左臂,几乎都被庄无道斩断。

    好在那青袍修士退的及时,一个瞬闪,就飞退出数十丈,远离开庄无道剑势笼罩之地。

    然而庄无道真正的杀着,却是‘大悲剑气,第二道剑气注入,连同之前青袍修士体内剩下的残余,顿时在其体内爆发,翻江倒海,使青袍修士的浑身上下,都爆开了几个血洞,染红了衣袍。

    庄无道眯着眼,根本就没有收手之意。哪怕眼前之人,九成可能是赤阴城的金丹修士,也不打算就此罢休。

    既已生死相搏,哪里能容得他迟疑犹豫?

    “大裂石剑”

    同样以剑代掌,借助还未散去的千里磁杀。庄无道的这一剑,虽远不如‘诛神式,的迅捷,然而亦是远超练气之境。而剑势之强,更仅在之下

    青袍修士体内的大悲剑气爆发,遁速骤降,身影几乎停滞在了原地。望见这一剑斩来,瞳孔之中,顿时全是惊骇之色。

    而后身影一幻,整个身躯竟然是化成了火焰,任由庄无道这一剑穿行而过。重剑之势,将这团阴冷凰焰绞成了粉碎

    不过依然有星星点点的火光四散了开来,其中一点,远落到了数百丈外。而后‘篷,的一声,火焰复燃,再次跳动燃烧,再次现出了青袍修士的身影。

    “这是赤阴凰神经中记载的玄术神通,小涅檗可惜不是命神通,他还做不到真正毫发无损。”

    云儿才说完这一句,那青袍修士的口中,就喷出了一团血沫,形状凄厉莫名。不过那声势,却非但丝毫不减,反而更为狂烈。几乎要突破练气境的界限,真元澎湃,压得庄无道,感觉自己都喘不过气。

    “好,好得很离尘庄无道,果然是名不虚传”

    那青袍修士‘嘿,然一声,而后眸中的怒气杀机,竟是奇迹般的平复下来

    “你不是我对手,不过确有与我抗衡的资格。在此死斗,并非是明智之举。不如就此罢手如何?那九枚血菩提,我只要六枚,再把血菩提枝留下就可其他之物,都可归你所有”

    血菩提o

    庄无道心中正奇怪,就听云儿哂笑道:“应该是此人认错了,血菩提亦是菩提中的一种,与龙须菩提相似。不过菩提子的效果,远远不如,除了可复制一次灵窍之外,只能增人一年的修为。”

    庄无道闻言释然,随即便微一摇头,朝那青袍修士道:“绝不可能”

    无论是血菩提,还是龙须菩提,他都不打算相让。换在此人未曾出手偷袭之前,这青袍修士好言与他相商,二人间还有谈谈条件的可能。能够和解,他也不愿与一位金丹冲突。

    可眼下二人既已动了手,此人已在他手中重伤,那就绝无谈和的可能。

    “冥顽不灵”

    青袍修士脸上带着面具,看不见表情,可脖颈之上,却已蒙上了一层青气

    “不再考虑考虑?六枚若是太多,那我只要五枚。真要再动手,我定然会不惜代价,将你诛杀于此”

    “要战便战,废话少说”

    说话之时,庄无道眼里,亦浮起了一层冷厉杀机。而云儿此刻,又在他意识之内淡淡言道:“此人虽是误认,然而迟早有一日会得知此树,究竟是何物,龙须菩提枝乃佛门圣物,得此物立可修成数种佛门绝大神通,更可炼成绝顶法器。龙须菩提子,只需一颗就可使佛修,省却三十年修行。剑主若肯就这些东西,送予佛门弟子,自然是无妨。若然不肯,却是绝大祸事,绝不可走漏了消息。”

    “也就是说,这次最好是杀人灭口?”庄无道在心念内询问。

    “最好是如此不过剑主现在,依然非是此人之敌。”

    “那就交给云儿你来”

    庄无道的神情坦然,眼前此人虽在几十个呼吸内,被他屡次三番的重创。

    然而金丹肉身,自有其神奇处,哪怕被压制到筑基境,亦能在转瞬间恢复大半伤势。

    实力其实并未减去多少,只需重整旗鼓,仍可压他数筹。

    “由我来么?”

    云儿并不意外,不过语气间,却含着几分抱怨:“剑主现在,却是丢给我一个烂摊子。所有的底牌,都快被你用尽了。”

    施展了那么多的玄术神通,换成是她,仅仅只是一式神式就可使此人身负重创。一式拔剑式则有九成九的把握,要了这金丹修士的性命

    “不是还留着一式生死别?也让我开开眼界——”

    庄无道目露期待之色,他也想看看,这一式大悲剑,在云儿的手中使来,会是何光景。

    而之前虽是费尽心力。都不能真正将这不知名的青袍修士重创,可庄无道却并不后悔。

    他总要看看,这些高高在上的金丹修者,与现在的他,到底有何不同,又到底高明在何处。自信这一战之后,他在拳法剑道上的进境,必可再进千里

    从剑窍之内,涌出来一阵阵的热流。代替庄无道的意识,开始掌握住了他的身躯。

    可就在云儿,真正掌控住了那口雷杏剑簪时。那青袍修士,却忽然一声闷哼。整个人身影一幻,向后飞速滑退着。来得快,去得同样也快,于脆利落,转瞬间就已远离千丈。

    “今日就暂且作罢那些血菩提子,我迟早会从你身上取来。竖子,日后我自然可教你后悔终生”

    语落之时,青袍修士的身影,就已然消失在了薄雾之内。进入到目障的范围外,彻底不见了踪影。

    云儿愣了楞,立在原地,一阵哑然。庄无道也觉胸中一闷,感觉就像是自己做足了架势全力一拳,却打在了空处。

    “此人的遁法,应该是赤阴罗霄遁,造诣极深,高妙之极。剑主的磁遁或者不在此人之下,可轮到持久耐力,却是远远不及。我没办法了——”

    说话之时,云儿也把热流散去,重新退回到了剑窍之内。

    而庄无道则是皱着眉,眼含不解的,看着此人离去的方向。

    “不战而退,此人到底是在搞什么玄虚?”

    心中是纠结之至,本以为必可将此人斩杀,却被其临时起意的逃脱。也担忧此人,会泄露出他取得龙须菩提的消息。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