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三七章 移花接木
    惊呼声突如其来,云儿的身影,也化成轻烟,缩入到了轻云剑内。庄无道心中警兆大起,往身后望去。发觉来的不止是人,还有一口血红色飞剑

    此人远在二千丈外,就被云儿感应。然而遁速之快,实是超绝于世。只用了短短三息时光,就已掠过这整整千丈之地,到了庄无道的身后。

    而就在发觉庄无道的身影之后,此人也毫不犹豫,就已用神念将他锁住。人与剑合,飞凌斩至

    被云儿提醒之后,庄无道根本都来不及反应,这血红色的剑光,就已到了他身后百丈。剑尖处罡气吞吐,足达十尺,显出这持剑之人,强横雄厚有如涛海般的浩瀚真元。而那凌厉的剑意,更如一把利锥,破入到庄无道的眉心之内

    庄无道只觉魂海一炸,就防如有一把尖锐无比的利器,钻入进来。

    不过好在此人的念力,还未超越练气境的层次太多。

    这是金丹强者脑海中闪过这个意念,庄无道想也没想,就已施展开最近这段时日,钻研最多,也最为熟悉的拳法。

    “移花接木,给我回去”

    庄无道意念猛地勃发,行无忌与碎山河拳意相融一体,直接将就那直刺而来的剑意,全数震散。

    同时间一层厚实无比磁元罡劲,瞬间密布身周。拳势则正面引着那赤红色的剑光,猛地一拳捣出

    离世荡魔劲加持,极致四百象力的浩烈一拳,直接把那剑罡粉碎。可就在他的拳,与赤红血剑正面交错的刹那。却又忽然一变,一泄一带,引劲导劲。

    这个哪怕平常练习时,庄无道做来又感觉异常艰难的拳架,在此刻生死压力之下,竟然是流畅无比,行云流水般的完美。

    把那凌厉的剑力泄开,而后绕着他身周的磁元罡劲游走。甚至肉眼,都可见庄无道体外的气罡波动。

    仅仅一圈之后,这攻伐而来的剑力,就又被庄无道倒轰而回。其中三成的劲力,在庄无道导力之时散去。却还剩下七成,被庄无道控御着与大摔碑手融合,一掌拍回。势如排山倒海,浩荡恢宏

    “当”

    一声震响,来人发出‘诶,的一声惊咦,整个就被这庄无道这一掌,震飞到了数百丈开外

    甚至无法在空中化解,双足踏地,如犁一般,在地面划出了两道百余丈深痕之后,这才止住了身影。

    却是一个青袍修士,脸上带着白色的面具,看不清面貌,也不知年纪。

    只能从那眼眸中,看出几分诧异之色。

    “你是庄无道?”

    青袍修士停在了三百丈外,手持血剑,森冷的杀念剑意,依然将庄无道遥遥笼罩在内。声音沙哑,带着颐指气使的气概。

    “怪不得,天道盟会评价你是炼气境第一。只这拳法,确可排入天机碑十万名之内。我怜你天资,不忍你这等天才就此陨落。把方才你所得之物尽数放下,我可任你离去——”

    那话音却戛然而止,青袍修士心中一阵警兆大起,直觉一波异样的磁力,忽然从庄无道的身周散开,蔓延到千丈开外。

    同时间五尊五丈余高,满身雷火的力士巨人,也从地面拔地而出,分据五方。

    而庄无道这一刻的气势,也骤然转化。就在青袍修士说话的时间,就已完成了玄术‘大碎云,的蓄力。探手一招,将那雷杏剑簪握在手中,体内的剑窍,瞬时就分出了一道大悲剑气,注入剑身。

    剑意直指,凌厉无匹

    “连窍通脉,秘式,诛神”

    庄无道的身影一闪,整个人化成了一道轻烟,消失在了原地。在双重磁场加速之下,身速剑速,都已超过了极限

    本就已是接近金丹修士的元磁遁法,此时更增十倍之速!快的无法形容,也不可思议

    只一个闪烁,就到了那青袍修士的身前。

    此人出手偷袭之时,就已显出此人,对他方才收取的宝物势在必得他庄无道,也绝不可能放弃。

    既然无有和解的可能,那又何需废话多言

    金丹修士,哪怕修为封印到了练气之境,实力也依然强他数筹。此时此刻,只有玄术神通,只有出其不意,才能有几分胜算

    他想要看看,云儿不出手的情形下,自己是否能有与这金丹修者抗衡之力

    那青袍修士的眼中,先是错愕,不解,接着是凛然,惊畏,不可思议一声轻啸之后,亦是人影化烟,飞速的后退。掌中的血红剑光,匆匆忙忙的挥出了一道剑影,意图阻拦。

    可任是青袍修士的反应如何的迅捷,那雷杏剑簪依然抢在了血色剑光之前,刺击而至,庄无道完全不为青袍修士的剑势所动,依然直来直去,剑光所指,依然只有此人的胸口一点。

    “叮”

    再一声金属交击的颤鸣,就在那庄无道的剑影,就要穿胸而过时。那血色剑光,终于赶至。千钧一发中,格在了雷杏剑簪的剑刃末端。

    二人高达数百象的力量在剑刃之间骤然激撞,然而庄无道这一剑蓄势而为,不止是快若疾电。更力量十足,大碎云加离世荡魔决,整整八百象的力量,灌注于在这剑身之内

    直接就使那血红剑影反弹而回,而庄无道的剑势,却仅只稍稍偏斜。依然是穿胸而过,只位置稍稍偏移了几分,‘蓬,的一声带起了大片的血肉,血光溅撒。

    还有更多的大悲剑气,疯狂的注入到了这青袍修士的身躯之内,四处横冲直撞

    那青袍修士发出了一声惨烈无比的嘶吼,声音既惊又怒。受伤之后,他人却不退反进,整个身影盘旋拔升而起,驾驭着那血色剑光猛地怒斩而下。

    当剑光坠落,竟赫然是一道巨大的阴绿色火凰,亦随在那血色剑影之后,猛地飞扑而下。剑势迫人,可那滔天涌来的阴冷炎力,亦使人有窒息之感

    “剑主小心,这是二品连脉玄术,出自赤阴凰神经,凰炎昭天不过此人这式玄术还有破绽,在剑势左上——”

    云儿出声示警时,庄无道却根本分不出心神去听,已然全神贯注于上方的剑势。

    他看不出这人的剑势,破绽在何处。不过也依然有应对之法,之前的那一式花接木使他自信空前

    伪玄术,斗转星移

    身周的磁元罡气,猛地再增数倍。庄无道手中的雷杏剑簪,也凛然无惧的往上迎击。与那血色剑光,碰撞交击。

    随着那巨大火凰飞坠而下,庄无道整个身影,都被包裹在了阴冷火焰之内。爆裂声响中,又夹杂着一声声清脆的剑击之声,十几个呼吸间就是成百上千次的碰撞。

    直到那火凰渐散,化为大团的火焰。那剑光交击声,也依然不曾停止。

    而此刻庄无道的双足,也已沉入地底。一道道沉雄无比的剑力,不断的重斩而下,哪怕是力量强绝如他,亦是感觉吃力之极。不过最使人心悸的,还是那剑势的变化,高妙莫测,至少胜过了那司马云天三筹

    不过庄无道此刻,却并不感觉恐惧。反而是浑身上下,都热血燃烧,沉着无比的应对。

    在不断的格挡破解之余,不断的将体内的大悲剑气斩出,引发这青衣修者体内的残余剑气。

    而此时每接一剑,庄无道都能感觉自己的剑术,又有些许进境。之前云儿教过他的剑理,再次浮现于心念间,感觉无比的透彻明显,剑势变幻,拈之即来。卸力化力,得心应手。

    金丹么?此人的修为,或者胜过他不可以道里计,可论到剑术,却也不过如此

    已能渐渐感觉到,此人的剑力,一波衰过一波,远不如最开始之时。

    之前的那式诛神,虽未能将此人诛杀重创,然而伤势亦是不轻。而那蕴剑诀‘大悲剑气,的刁钻凌厉,庄无道更是深有体会。此人若不能及时将剑气驱除,只会越战越弱。

    果然仅只片刻,那青袍修士就一声闷哼,再一剑之后,借助反弹之力猛地升空而起,脱离开与庄无道的接触。

    而就在此时,庄无道的眸中,却是精芒爆闪。

    想就此脱身,重整阵脚?那有这么轻易!

    “乾坤挪移,移花接木”

    剑势挥动,庄无道身周的火焰,忽又重新汇聚。一头阴蓝色的火凰,再次成形,只是比此人的那一式篁炎昭天,招出的火凰,小了一半。庄无道一剑上挑,以超拔之势,冲霄而起,带着后方浩荡的阴冷火炎,直凌于空。

    而此时那青袍修士猛张双眼,面上全是不可置信之色。

    “凰炎昭天?你这是什么鬼剑法”

    惊呼之时,青袍修士手中的血色剑影一个呼吸之内,就斩出了千百重的剑光。却拦不住庄无道的上挑剑影。这看似坚不可摧的剑幕,被一击而碎。而那阴冷火凰,亦将青袍修士的整个人都包裹在内。

    不过下一刻,那阴冷火焰之内,亦同时有十数道剑气斩出。将那些阴冷火焰,全数压灭。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