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三五章 龙须菩提
    “怎能说是全靠运气?这是流传千古的占卜之法——”

    洛轻云满脸的无辜,眨着眼睛,煞有其事道:“是我记忆中的一种,可惜不怎么完整。其实最好是用龟壳或者桃木,灵性越浓越好。不过神剑有灵,用轻云剑代替也是一样。剑主由此去,定有所得”

    语气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占卜之法——”

    庄无道半信半疑,上下看了洛轻云一番。也不知这剑灵,到底是否在糊弄自己。易术星象他也学过一些,方才可没看出什么门道。

    不过以这第二层的丰饶灵力,无论朝哪个方向,收获都不会太差才是。

    “果真?”

    “自然是真,剑主可以不信。”云儿莞尔一笑:“不过绝不可往东面走。

    “你这法门,可否教我?”

    “不能剑主你学不来的。”

    庄无道愈发的怀疑,不过此时此刻,无论往哪个方向走,其实都无所谓。只能靠运气,指望自己那虚无缥缈的仙缘,。

    “算了,我就信你一次”

    转身往西,依旧是庄无道走在地面。而轻云剑则翱翔飞空,指引方位。

    短短四日之后,庄无道却越来越怀疑自己的决断。似乎之前的运气,都已经在前面寻到那片锌竹林时用光。这四天来,庄无道未预见任何三阶以上灵珍

    反而是那些四处游荡的忄魍,与氵法魑越来越多。在四天前,庄无道在这第二层,还能一日行走二百里。现在一天下来,最多五十里就算不错。

    大部分时间,都需应对各处潜伏的法禁,还有那些鬼魅邪物。

    他本来打算一个月时间,将这东面几百里方圆,一寸寸的仔细搜寻,扫荡一番。现在就只能撞运气,走到哪里是哪里。

    也确证了自己,这次应该是被云儿给忽悠了。

    好在庄无道心态不错,深知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的道理,并不就此生恼。不过在第六日之后,庄无道就不再刻意走向西面,而是改为漫无目的任意游走,随缘而定。

    不过就在第十日,云儿却又跪坐在轻云剑上,再次从天空滑落了下来,面色凝然。

    “剑主,往西北侧走,我感应那边,似乎有些东西——”

    “又是这么说,已经不是第一次”

    庄无道用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云儿:“该不会又是什么二阶的灵药,或者三阶?”

    “这次不同的,灵机变化,与之前迥异。此处的五行之灵,是这一层中,最为稀薄之处。可我观这附近地脉,绝不至于如此。”

    云儿摇着头,柳眉紧蹙,眼中既有不解,也有深思:“而且,剑主就不觉奇怪?以此地灵气之盛,胜过你们离尘宗的药园不知多少。哪怕随便一株杂草,在此处成长万年之后,也能有不错的品阶。可为何这数百里地域,却一株四阶以上的灵药都未见。还有一物。气息似有些熟悉应该是我以前见过之物。

    “你的意思,是弱肉强食?”

    草木之属,也与走兽飞禽一般。品阶越高,生存力也就越是顽强,大多都会本能的掠夺周围一切五行之灵,化为己用。甚至一些更为霸道些,甚至会断绝附近,所有其他草木的生机。

    若是此处附近,真有这种等级的奇珍,那么他这几天在附近寻不到什么好东西,也就解释得通了。

    不过此刻庄无道关注的,却是云儿的后一句。

    “你以前见过之物?到底是什么?是在那七劫之前,还是七劫之后?”

    神兵器灵见过之物,岂非寻常?不过若是七劫之后,那也不用在意。云儿后面十几任剑主,都未有人能入筑基境界。而若是七劫之前,那就多半是来自于那天仙界——

    “是七劫之前——不过,我说出来剑主可能不会信。”

    云儿答话时颇为犹疑,居然有几分吞吞吐吐的味道:“我现在记不起,那到底是何物。不过,那气机却定是神器,与我几乎同一等阶的神宝之流无疑

    “神器o”

    庄无道闻言生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绝不可能简直就似听到了一个再荒诞不经的谎言,面色怪异无比,想要发笑。

    然而随即就见云儿的眼神,是异常的认真。不同于先前,他追问‘占卜之术,时的躲闪游移。

    而庄无道的面色,也渐渐凝重。

    “西北侧可对,云儿你在前面引路,去那边看看再说”

    距离应当不远,过去看看也没什么损失。反正他这几天,也是漫无目的的四处乱走。

    走到二十余里外,庄无道就已能遥遥望见了一座石坛,精神不禁一振。

    在羽旭玄的那册地图记载中,这些法坛,通常都是离寒宫储藏灵器之所。法坛可聚集天地之灵机,使坛内保存的灵器,不会因时日推移而有所逊色。

    也是一种试炼,离寒宫弟子,只有破开法坛周围的禁制,才能取得灵器。

    之前十几日,庄无道已经遇到了好几座法坛。可惜内中之物,都已被人取走,剩下一座空坛。

    然而此处却不同,隔着千丈之地,庄无道就能望见,那法坛之上,那两件灵光闪耀的器物。

    而云儿此刻,亦同样发出了一声惊呼:“居然是此物,那是龙须菩提”

    上方的轻云剑,竟而是直接抛下了庄无道,飞坠而去,落在了法坛附近。不过却不是法坛的正前方,而是侧旁一株矮树。

    庄无道目光追寻着云儿身影,遥遥望去,而后面色亦是微微一变。

    “这是,菩提树?”

    菩提乃佛门圣树,果实有启人智慧之能。佛门弟子,若有什么经文,什么功决悟不通。一枚菩提果服下,往往都能豁然贯通,意会领悟。

    以菩提制成的佛珠,亦有清心静神,抵御心魔之能。中原三圣宗之一的燎原寺,就有九十九株十万三千年份的菩提树,每十年一结果。被燎原寺视如珍宝,小心呵护着。

    也因这每十年三千六百五十枚四阶菩提子的产量,被天下寺院视为佛宗,稳稳压了镇龙寺一头。

    而庄无道眼前的这株,年份只怕亦在十万年以上

    “不是菩提树而是龙须菩提。传说中一位绝代仙王种下菩提之时,恰好渗入了青龙之血,由而变异,成为菩提树中的异种之一。你看看这些枝叶,可像似龙须?”

    庄无道一阵无语,他连‘龙,到底是什么模样都没见过,哪里知道这像不像是龙须?

    “此物有何用?莫非也是如那普通菩提子一般,可启人智慧?”

    相较于这颗树的名称与模样,他更关心这颗树,到底有何功用?

    “差不多,不过效用更强。普通的菩提树,每十年可结三十六颗菩提子。而龙须菩提,则是二十万后,才算成熟。之后每一万年,结子九枚。其果实的功效,可想而知”

    云儿定定的看着果树之上,那九枚果实:“这颗龙须菩提,已接近五阶,至少三十万年的年份。四阶的龙须菩提子,每服一颗,都可在极限之上,再增二象之力”

    庄无道楞了楞,眼神凝然。他现在的极限,是四十象之力。也就是说,他只需将这九枚‘龙须菩提子,服下,就可再增十八象之力

    “不过所有生灵,最多只能服用三次。再多的话,就会化为剧毒。”

    庄无道心中暗忖,只能三次么?那也很不错了。再增六象之力,他的力量,已可超越真龙然而云儿下一句,却又使他胸中再次一悸。

    “此物还可复制灵窍,筑基境之下,三阶以下的玄术都可复制。而且是一枚就可增两次神通”

    庄无道的双眼微睁,看向那株‘龙须菩提,的目中,赫然精芒四射透着强烈的渴望之意。

    随即庄无道,就又注意到下方,还有着近三百枚的‘龙须菩提子,。不过那外皮之上,却蒙上了一层灰色。

    除了之外,还有两株烧焦了枯树。应该是在这百万年中生出灵智被离寒宫内的阵法摧毁,好在还有一株‘龙须菩提,生存了下来。

    而下方的这些菩提子,多半就是这三株‘龙须菩提,的果实,在成熟之后坠落——

    庄无道心中微动,仔细注意。若是这些落下的果实,也有同样的功效。

    “不用看了,似‘龙须菩提,这种圣树,固然夺天地之造化,却也繁殖艰难。虽是每万年,就有九枚果实,然而能发芽成长的,不足百分之一。果实坠下,要么是成长为又一颗‘龙须菩提要么就是假种,落地的瞬间,就会化为石质。”

    云儿毫不留情的,打击着庄无道心里的贪念。

    “自然,这些石化的‘龙须菩提子,并非全无用处,以之制成念珠,无论是清心明神的效果,还是增人智慧的功用,都强过普通菩提子十倍亦可制成一整套的灵器,用来砸人,每一颗都有比拟殒星之力——”

    “少说废话”

    庄无道不耐烦,又再看向了法坛:“这里的法禁,我该如何破除?”

    无论是这‘龙须菩提子,也好,还是那法坛上的灵器也罢,他都势在必得

    至于那所谓衤绅器他早就忘到了九霄云外。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