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三四章 占卜之法
    再仔细观望了片刻,庄无道不禁倒吸了一口寒气。那剑痕不深,却可见那始作俑者,高妙至极的剑术。

    那些灰烬,亦至少是三阶以上的灵火,烧化而成。却不是他这般,只能催使石明精焰三四成的威能。

    除此之外,就别无其他的痕迹,然而仅只是他此刻看到的,就已让人心情沉重。

    这二人出手,都不如真正的金丹修士,然而层次确实是金丹无疑。

    普通的练气境修士,可没有这般高妙的剑术,也没有如此出神入化的御火之术。

    尽管这二人的修为,俱已压落到了练气境界,战力也依然强悍之至,非是寻常的练气修士可以比拟。

    哪怕是庄无道,在这二人面前,也没有丝毫的的胜算。

    “确实是金丹”

    庄无道看着远方,猜测应该是这两大金丹,进入第二层之后遭遇。而后在此处稍触即退,互相试探之后,就分头离去。

    “实力当是势均力敌,遁法也很不弱。就不知这二人,是为何而来?”

    这一次,赤阴城突然将离寒宫开放,情形确实诡异。中原三圣宗联手施压,羽旭玄可能会被夺舍的真相。庄无道隐隐能感觉,有一个绝大的风暴,正在身边成形。

    原本是与他没什么关系,然而想及发髻间的那枚雷杏剑簪,庄无道又觉心情沉重莫名。

    “确实是有些不对——”

    云儿亦柳眉微蹙,不过言语间依然轻松平淡:“剑主是担心这二人,会与你冲突?他们实力确实强过剑主许多,不过剑主也不用太放在心上。真要到不得已时,就由我来应付。这已超出剑主能力之外,让予我也没什么。”

    庄无道这才醒悟过来,自己还有着剑灵为后盾。他已许久都未借云儿之力克敌,根本就忘了,关键之时剑灵还可代掌他身躯。

    同样的练气境实力,金丹修士的武道术法修为,绝非他能比拟。然而云儿,却是水准远超天一界当代的宗师

    心中顿觉一松,而庄无道再看那剑痕与灰烬时,也发现了更多的线索。

    “赤阴城,赤阴奔雷二十四剑——”

    这其中使剑的一人,必定是出身于赤阴城,正传御剑术《赤阴奔雷二十四剑》,可谓是威名赫赫,天下皆知。

    羽云琴与他切磋较技的时候,就曾经使用过几次。故而庄无道,对这套剑术的劲力走势,还算熟悉。

    “剑主,可以动身了”

    云儿忽然出声提醒:“后面已经有人到了,这多半又是一位金丹。唔,至少有九成可能——”

    庄无道身躯微震,往后看了一眼。却因‘障目法,的缘故,无法望见这第四位进入之人,到底是何模样。

    心内则是震动莫名,加上这一人,他在离寒宫遗址内接触到的金丹境,已达三人之多

    也不知后面,还是否有其他金丹存在?

    也没怎么犹豫,庄无道就以磁遁之法,往东面方向遁空疾行。他心中隐生忌惮,即便有云儿在,并不畏惧。然而在确证这些金丹境的真正目的前,庄无道都会尽量避免与其接触。

    第二层的雾气远不如第一层,然而致幻之力却还更在第一层之上。且周围诸般的法禁,也增加了数倍之多,凶险莫测。

    好在到了这一层之后,云儿的灵识再不受限,可以提前感知危险,指引庄无道前行。不但可以避开那些禁制,便连这一层的忄魍,氵法魑也没碰到几只。

    开始还只是云儿在他身外化形走路,后来那轻云剑,于脆是从他体内的剑窍飞出,在上方三百丈处飞翔。而云儿就跪在了轻云剑身上,驾驭着轻云剑,在半空中划出各种样的曼妙轨迹,灵动莫测。

    庄无道在下方,只需随着轻云剑前行就可。隐隐也能望见,那剑灵眼眸中隐含的畅快与欢喜。

    心中不禁一阵触动,这轻云剑,大约也真是被束缚了太久。在他手中,似今日这般自由自在的飞空,还是第一次。

    想想都可知,昔年绝代仙王手中,威震诸界的随身神兵。却一朝没落,几十万甚至几百万年,都只能随缘飘泊。屡遭挫折,沉浮无定。到与他相遇之时,更已是朽败不堪。

    如今能够再一次翱翔于空,恢复有望,剑灵的心情可想而知、

    对于云儿,他越来越无法将之只当成剑器之灵,而更像是一个有血有肉的

    “剑主你现在是欲直入第三层,还是在这第二层内,再寻一寻有什么奇珍

    似乎是在空中玩够了,云儿又驾驭着轻云剑飞坠而下,到了庄无道的身侧

    庄无道闻言若有所思,望了前方一眼。羽旭玄将他进入离寒宫遗址第三层的路径,完完整整的纪录在图上。

    然而此时的第二层,与羽旭玄当年时的情况,已大相径庭。只从这地形变化,就可知一二。

    同样的位置,地图上的山丘,已化为了水泊。之前的密林,现已是千丈高

    地形如此,就更不用其他。

    然而那册地图中,最为宝贵的,还是羽旭玄在图上纪录的那一套,通过法阵禁制,灵脉走势,来推测第三层入口位置的方法。

    换而言之,他只需在这第二层,不断的触发禁制,试探阵法,查探五行之灵的循环的走向。就可确定那第三层,入口何在。

    有云儿的陪伴,他在这第二层,则更是如鱼得水。

    然而此刻就过去,是否也会与那三位金丹相遇?即便过去了,是否又能等到足够的人,一起进入第三层?

    可若是去得晚了,也可能会被其他人抢先一步——

    沉吟了许久,庄无道依然是难以定夺。

    “在这第二层缓一缓倒是无妨只是这时机难以把握,云儿你有何建议?

    “当年羽旭玄,用了两个半月,才抵达第三层。”

    只是千里方圆之地,羽旭玄却用了近三个月时间,才找到三层入口。看似是不可能之事,其实并无半分夸张。

    所以赤阴城,才会以半年为期。每过一个月,开启一次离寒宫门。

    “云儿不知,能得羽旭玄当年笔录的,到底有几人。不过云儿若全力而为,最多只需半月,就可使剑主,寻到那三层入口。却不知剑主你,需时几何?

    “至少一个半月”

    这句话说出口时,庄无道就已醒悟了过来。方孝儒与法智,实力最多与他相当。而在阵法禁制上的造诣,这二人固然是出身中原三圣宗,可他亦有云儿指点,也应该相差不多。

    “换而言之,我现在有一个月的空暇?那就以一月为期,在这第二层搜寻看看,有什么其他的灵珍。”

    相较于那第一层,离寒宫的第二层还是一片处女地。赤阴城进入此间的修士,总共也不过是一百五十六人。分布在这最近三千年中,也就是每隔二十年,才只那么一人而已。

    而这一层,范围更是广达千里。故此许多天地灵珍,得以保存下来。

    庄无道这一路,只走了不到五十里,就已看了两种四阶灵草。还有一小片大约五十株的钅,是制作飞剑的上佳材料。其中四株,最高达十万年的年份,是货真价实的四阶奇物,淬炼之后,可以祭炼到四十五重法禁,有望进入法宝之列。最低的,也生长了至少五万年,亦能炼出上品灵器级的飞剑。

    庄无道光是砍伐,就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若非他力气奇大,又有‘轻云剑,这样看似腐朽,其实锋锐无比的神兵在手。换成其他的练气境修士,根本无可奈何。

    可惜更高年份的没有,多半是生出灵智,化体成妖后,就被离寒宫内的禁阵诛灭,打成了飞灰。能够在这封灵之地,生长十万年之久,而未生灵智的草木,这四株钅,可谓是绝无仅有了。

    就只这些竹材,价值就已相当于那一套极光冰魄剑阵的一半。

    庄无道可以对第一层,那些别人‘吃,剩下的东西不在意,在第二层,却绝无法淡定。

    “此处的灵珍甚对,外界稀有。运气好的话,剑主兑换绝尘固山决第一层与离世荡魔决第二层的善功,也能在这里凑齐。”

    云儿也颇有些为难,茫然的眼望着四周。她能推算出第三层的入口,却不能知那些奇珍分布的方位。

    “有个办法,我且试试看,应该有七成灵验——”

    这么说着,云儿却是双手合十,念念有词,遥遥御使着那轻云剑冲霄而起,然后猛然松开控制。剑柄往下,倒栽坠落。

    落在地面后,弹动了几次,最后又晃了晃,才稳稳落地。可见那剑柄向西,而剑尖处,则赫然指向了东面。

    “剑尖向东,指东面大凶,必有兵戈杀伐,九死一生。剑柄有穗,穗为五谷之果实。剑主你从这里往西面走,必定大有收获。”

    “这就是你说的办法?全靠运气?”

    庄无道此刻是满头的黑线,额角处青筋暴起。忖道这与迷路之人,用木棍来随机指定方向有何区别?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