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三二章 离寒剑魍
    “也还是要谢”

    庄无道摇着头,语气诚恳:“刚才很为难,真战起来,颇有些麻烦。”

    “以庄兄之能,想来是胜券在握。”

    那燕鼎天淡然道:“那司马云天固然留有余力,然而我看庄兄,却也是游刃有余。”

    别人不知,他距离较近,却是更看得清楚些。方才庄无道的一身真元,还用不到六成。

    “或许是吧?未真正战过,难以判断。”

    庄无道摇着头,不置可否那司马云天,他心中并无忌惮。然而关键是此处地方不对,而要想速胜此人,只怕倾尽全力都难办到。

    此人方才与他对抗的剑术神通,虽不如他,可亦是二品层次

    不过他此时无意在这话题上多作纠缠,径自一揖道:“燕兄此番相助,庄某记下了。日后有缘,自会偿还时间不早,庄某先走一步,告辞”

    他虽是对这燕鼎天,心生出几分好感,然而也绝无与这燕鼎天一起同行之

    不但是对此人还有些警惕防备,更因他许多事,不愿让这人知晓。

    “也好”

    燕鼎天也无意挽留,却将一枚木符遥遥丢给了庄无道,目中满含深意:“你我可在第三层入口处再见若是庄兄先至,可以用此符联络燕某。最多三日时间,燕某便可赶至,若然失约,庄兄可以自由行动。我这边,自然也是如此

    “我记下了”

    庄无道点了点头,便也御空而行,在众多人视线中飞至湖畔,穿入到那薄雾之内。

    才刚一进入,庄无道就已感觉到幻觉频生。眼前忽而是康庄大道,忽而是楼台亭阁,不断的变化着。

    景象真实无比,光影也完美无瑕,一不注意,就会被蒙骗。

    他却是早有准备,并不在意。早早就已聚灵于目,并不受这幻觉所迷。

    水湖之畔,是一大片的林地。哪怕是时隔百万年后,也保存完好。更有不少兽类,生活在内。不过这里面更多的,还是各种兽尸,到处都是森森白骨。

    似这种灵地,养出四阶的大妖都不出奇。可观此处的各种兽类,大多都是血统不错,然而无一只能达到二阶。

    应该是此处阵法之故,妖兽一到二阶就被斩杀。还有那数目近万的忄魍亦是屠戮妖兽的凶手。

    林地之后,则是一片真实的建筑群。一眼望去,都是成片的围墙。百丈余高,几乎分割了此间天地。弯弯曲曲,蔓延近百余里。外围有数十个入口,里面全是阴沉森冷,深不可见的巷道。

    这就是第一层的迷宫,加上此处的水雾幻术之后,哪怕练气巅峰的修士,也难安然从迷宫绕出,到达第二层的入口。

    按照师曼真给的地图,静水湖附近的迷宫入口,最为凶险。历年中都有赤阴城弟子,栽在此间。最佳的办法是绕道,从其他方向进入。

    庄无道却不在乎,随意选了一条,就跨入了进去。

    其实以他之意,是本欲直接将那些围墙一路破开。然而当望见墙面之上,那些隐蔽的符文之后,就打消主意,明智的放弃了捷径,选择正面挑战这座迷

    迷宫里面的巷道,几乎每一年都有变化。不过羽旭玄给的那册地图,却并未失效。赤阴城七千年来,已大致摸清楚了,这迷宫变幻的规律。

    庄无道就受益匪浅,一路行去,不多时就已能分辨路径,到了迷宫的中央

    此时这附近,已无其他的散修存在。在这狭小巷道中行走,显得逼仄之极。云儿的三千丈灵念,也不能大范围的展开,被这重重高墙阻拦遮挡,无法伸展。

    “往左边直走,二百四十丈,有四株三阶玄牝阴草,一百年的年份,很是不错。”

    听着云儿的言语,庄无道皱眉,有些不情愿。这离寒宫遗址第一层内的灵物,早已被赤阴城搜刮的差不多。不过离寒宫内常年灵气逼人,远胜过天一世界。

    从几千年前开始,这里出产的灵药,就已成为赤阴城在离寒宫内的主要收获。

    每隔个十年,离寒宫内总有大量的高品质的灵药出现,采之不尽。赤阴城也几乎将此处,当成了药园。每年有弟子出入离寒宫时,都会洒下大量的灵药种子,等待以后的收获。

    不过这些东西拿回去,最多只能换三五十枚三阶蕴元石。对于曾有数十上百万善功在手的庄无道而言,实是看不眼。

    “剑主岂不闻,积少成多之理?玄牝阴草还算不错,非是封灵之地这样的特殊环境,生长不出。我也需借此物,测探那天地元灵的方位。”

    庄无道这才容颜微动,走到那几株‘玄牝阴草,旁,开始动手采摘。

    而就在他把根茎拔出之时,庄无道的指尖处,就忽然一丝电流闪烁,探入到了地底深处,向下蔓延深入着。

    世界几乎每一株草木,都会连接着一条地脉,或大或小。尤其是高阶的灵草灵木,都会自发的将周围地气,引导至根茎所在。

    此时云儿,就是借助‘玄牝阴草,根部的地气,来探查附近。不过结果,却使云儿颇是失望。

    “这一层内,应该没有。并非是封灵之地的中央不稳,只有到第二层再看看。”

    庄无道早已料到,并不觉失望。将剩下的几株‘玄牝阴草也同样收入到了指间的小乾坤戒中。

    而也就在此时,他意念感应中,一股股阴寒之力,悄然已至身周二十丈处。且数量不小,整整有着二十余道气机,前后左右的围拉。

    本来换作是平常的环境,他早该发觉。可此处的白雾围墙,都在拦阻着他的灵念。让这些鬼祟之物,接近到了身侧。

    大约云儿是有感应的,不过估计是对这些东西瞧不上眼,并未出言提醒。

    “唔?”

    庄无道一声闷哼,抬起头,眼神冷肃。而后果见周围,一只只阴寒身影,在悄然抵近。

    正是忄魍庄无道已经一路遭遇到十五,六只。要么是被他直接打杀。要么是主动退走,不直接接触。

    此时却已有二十之数,其中相当于练气境十重楼的忄魍就有三只。前后左右的围着,气息凛冽。

    甚至左右两面墙壁之后,庄无道也隐约有些感应。

    这些高大围墙,对修士而言是个障碍。这些忄魍却可自如穿行。

    “云儿你不是说,这些忄魍,并无灵智?”

    那些阴魂中有好几只,庄无道曾经在前面见到过。

    “是没有,然而他们主人炼制之时,也会让他们知晓最基本的避凶趋吉之道。实力相差太巨,即便拼命也无作用,反而白白损耗了这些忄魍,积累的灵气。要知一只剑魍复生,至少要十年时光,要复原到与剑器法禁相当的境界,也往往需百千载的时光。”

    又道:“我看它们,应该是被你身上的剑意吸引。退走后徘徊不去,一直在外围聚集到现在的数量。”

    庄无道却也不管这到底是什么缘故,一个招手,几道火星飞溅。四道巨大红巾力士,就已凭空生成。

    高有五丈,亦是二阶的力士。浑身红光闪烁。身躯之内,全是挑动的火焰

    似这种火系术法,正是这些阴魂的克星。而此时庄无道的发髻内,那雷杏剑簪,也化剑飞出。雷蛇般的紫电,蔓延周围百丈,如一张巨网,将此间之地,尽数笼罩着。

    庄无道的大悲剑意,也已冲凌而出,冲击着这石巷每一个角落,凌压千丈方圆。

    不过也就在这时,那三只练气境十重楼境界的忄魍,一声惊叫,在感应到庄无道剑意的第一时间,都飞速抽身而退。化作一道道惨绿色的剑影,向外飞遁。其余的忄魍也争相仿效,飞速的撤离。

    反而是庄无道,楞在了原地,眼现不解之色,还未真正开打。这些忄魍,就已遁走,到底是什么道理。

    “剑魍因剑而生,对剑意感应最敏感不过。是剑主你剑意太盛,让它们感觉不敌。”

    云儿一边说,一边欣慰的赞叹:“剑主的剑术,这一年来的确是大进了。

    庄无道满眼的纠结,并未因云儿赞赏就开心。既然知晓,这些忄魍迟早会被他身上的剑意吸引,再次汇聚过来。他自然也没了留手之念。

    四只二阶火力士探手一抓,就各自将一只忄魍生生的抓住,以熊熊之火强行烧灭。而那雷杏剑簪,也剑影一闪。

    大悲赋,拔剑式

    肉眼不可见的黑色剑光,忽然在前方划出了一条一闪即逝的弧线。弧光过处,七道惨绿的剑影,被彻底的斩裂开来,发出了凄厉的哀嚎。

    庄无道再剑决一引,把那雷杏剑簪,收回到了身前。

    “都天御道,神雷天殛”

    整整十道紫雷,从空中猛然降落,穿过那些阴魂剑影在后,在地面各自击出了一条深坑。

    十道衤绅雷天殛已是庄无道能够感召的极限。而混杂二阶的都天神雷,也在接触的瞬间,就见这些忄魍打成了粉碎。

    魑魅魍魉,最惧雷火之物。而混杂入部分神霄紫应雷性质的都天神雷,正是这些鬼魅之物的克星。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