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三零章 宁真衅战
    “自观星台一别,我等这一日,已经有半月之久”

    那宁真一身素白羽衣,头戴星冠,明眸皓齿,说不出的风流倜傥。

    “庄无道,不知你可敢与我一战?”

    他声音清冷,平平淡淡的语气,可却使这片的上方,所有的修士都侧目而望。

    许多人第一时间,就认出二人身份。庄无道自是鼎鼎大名,颖才榜第二十六位,许多宗派都已有其画像。

    而另一人,同样名气不小,中原宁家最杰出子弟。在赤阴城数月,不想认得也认得了。

    便连那法智与方孝儒,亦是望眼过来,神色间饶有兴致。显是对这二人间的纷争,亦颇为关切。

    庄无道心中微叹了口气,转过了身,眼神怪异之至。他本来想要在进入第三层之前,尽量避免麻烦,不要惹人注目。然而眼前这个‘麻烦却似乎不会轻易将他放过。

    “敢或不敢,一言可决”

    那宁真冷笑着:“不要告诉我,颖才榜第二十六位,离尘宗这一代的本山秘传,竟是个无胆怯懦之辈?那未免也太让人失望——”

    庄无道的双眼微眯,这句话既然从宁真口里说出来,他不战也得战。自己的名声可以毫不在乎,却绝不可丢了离尘宗的脸面。让门内之人,有了话柄。

    这可不是在宗门之内,众目睽睽之下,他无路可退。

    没怎么犹豫,庄无道就已言辞冷冷的应对:“有何不可?你要斗法,我接着便是。”

    既然一定要自取其辱,那么他也不会给这人留什么颜面。

    “不是普通的斗法而已”

    宁真摇着头,面上含笑,那眸中却毫无温度,反透着几分狰狞:“我今日是欲与你分个生死,此处数千道友皆可见证。你我二人生死自负,胜可无责,死去的那位,事后也不可追究。”

    “决出生死?”

    庄无道笑了,微挑的唇角,含着无法言喻的讥诮,依然是之前的那一句。

    “有何不可?”

    真正是不知死活之辈,今日拿这宁真的人头立威,似也不错。

    “这是同意了?果然爽快”

    宁真哈哈大笑,也再不多言。手结剑印,身后锵啷,一声,竟赫然是数十道剑光脱鞘而出。

    盘旋飞舞,有如一条条矫健银蛇。声势浩大,铺天盖地般的疾斩而来。

    而在下方湖泊,整整六具身高二十丈的庞大巨人,忽然从湖面之下,拔空而出。整整十二只巨手,往庄无道所在的位置,合抱而来。

    “是至少二阶中期的黑巾力士——”

    四周的散修,都纷纷发出了一声惊呼。黑巾力士乃是水系术法,是一元重水所聚,力量不如黄巾力士,耐力亦不及绿巾力士,然而亦是阻断山海之力。无绿巾力士的坚韧与无限再生之能,然而亦能刀斩不断,剑斩不碎。

    而二阶中期的力士,更远远超出了练气境的层级同时召唤出六具,这宁真的魂识之强,更已超出绝大多数筑基修士。

    庄无道并不在意,插在发髻间的雷杏剑簪,雷光乍闪中,骤然飞空而起。见风就长,化成了一道长约三寸的黑色飞剑。

    而也没见庄无道怎么结印,整个天空,就已电光闪烁。

    “都天御道,神雷天殛”

    有如晴空霹雳,整整六道雷柱陡然灌空而下。每一道雷柱,都已沛然不可当之势,将一具二阶黑巾力士,强行打散,粉碎开来。

    而雷光四散,静水湖上千丈方圆,都弥漫着紫色的电蛇。

    不过就在那些水巨人,纷纷碎散在时。那些飞来的剑光,也已将庄无道的身躯,笼罩合围。

    总数四十九口,自成章法,隐然一个剑阵,在庄无道的身周成形。

    而那宁真,则在此时发出了一声狞笑。

    “所谓练气境第一,也不过如此伪无双,剑阵,七杀剑轮”

    瞬时无数的剑光绞动如轮,一丝丝的银白剑气透出,纵横交错。隐然形成了七股,往中央处交合而去。剑光浩烈,杀机森然

    “不过如此么?也许阁下之言,说的有些道理。”

    庄无道嘿然一声,甚至看都未看一眼,手中剑诀一引,虚空传劲。那雷杏剑簪,就在身周二十丈外,划出了一个圆形的轨迹。而后这黑色剑影,就有如一条活着蛟龙,直指远处宁真。

    任你万剑来,我只一剑去

    伪无双,生死别

    源自天地阴阳大悲赋的剑术神通,第一次在人前施展。

    他这次是存心立威,免得以后,一些阿猫阿狗都敢来挑衅。故此将刺剑术与拔剑术两式玄术,也同时融合在内。本就已达至二品圣灵级水准的玄术神通,又再次提升

    浩大无边的剑气,涤荡着四方空际。周围那所谓‘七杀剑轮几乎是一触就碎,那一丝丝白色的剑气,甚至还未靠近,就已自发的溃散。根本就无资格,接近庄无道的身躯。

    而这浩瀚无边的剑意,还只是刚刚宣泄。如潮般,席卷扫荡眼前,所有一切

    这一刹那,这静水湖之上,所有观战的修士,都是面透骇然之色,都能清晰的感觉到,自身体内的生机,正被某种莫名的力量剥夺。周围的情形,也印证他们的感应。那湖下的水草,湖畔的植物,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迅速枯萎着。

    都毫无犹豫,本能的各自运展开防身之术,隔绝这凌压千丈剑意,这才感觉身躯转暖。

    而此时在庄无道的对面,宁真的眼神,则是惊怖那剑光之前,他是首当其冲,亲身感应着这霸道莫名,似凌驾于诸天之上的剑意。

    死亡的气息,已悄然攀上了他的身躯,使宁真的肌肤,都笼罩了一层死灰之色。

    全身悚然,在那剑意直指之下,宁真感觉自己动弹都是万分艰难。却又心知,此刻不动则必死无疑,而宁真的眼中,在恐惧之后,便是疯狂似野兽临死之前般的狂乱

    “命无双,黑帝法身”

    宁真的气息顿变,整个身躯开始膨胀,肌肤之外则都覆盖上了黑色水液。难以言喻的威严,瞬息弥漫开了。也使宁真的心神,在那剑意锁定压制之下,稍稍挣脱一线。

    随着他的右手一张,成百上千的冰盾水盾纷纷生成,层层叠叠的阻拦在了身前。

    五道云旗,同时从宁真的袖中飞出,俱是二十四重法禁,顺势间就有一层五色光膜,将他身影包裹在。远处那些白色剑光,尽管在那‘雷杏剑簪,的冲击之下,溃不成军,却依然在坚持。以百折不挠的气势,近乎疯狂的阻扰拦截着

    庄无道挑目诧异的看了远方一眼,面上多出了几分认真,这宁真为人,固然狂妄自负,不过倒还真有几分本事。

    他看错了,此人的实力,还要稍稍胜过他那兄长萧丹一线

    只是庄无道的眼神,依然是轻蔑无情。

    二品圣灵这他一剑,岂是那么轻易就能阻拦?天地阴阳大悲赋,绝代仙王创出的剑术,又岂是凡俗术法所能抵御

    按部就班,庄无道以意念真元,引动剑光。历时将近二年,他依然无法彻底掌控住这一剑式,无法自己。

    不过此时此刻,他也无需掌控。只需顺势而为,引导微调,然后势如破竹,一鼓作气的,将这式剑术神通的最大威能施展,完完全全的展现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十年一瞬,生死两分

    剑出之时,便是生死之别

    “嗡”

    天地之间,一阵凄厉的剑鸣骤然而生。声出之时,雷杏剑簪之上勃发的剑气,又激增十倍。

    重压之下,那数十道白色剑光,首先粉碎。而后一层层水壁破散,一层层的冰层粉碎。

    摧枯拉朽,根本无法抵挡哪怕一息时光,就被黑色剑影,冲击到了宁真的身前。

    而那五面云旗,也只稍稍坚持了那么一瞬,就已现出了裂痕,开始崩溃瓦解。

    仅仅只是二品神通的剑威,就已使这套中品巅峰的灵器,再无法支撑。而那剑劲,还依然是隐而不发

    宁真的面色煞白,目中的疯狂已悄然消退,只剩下了恐惧绝望之色。

    一股前所未有的悔意,在心底之内弥漫,啃噬着心脏。

    庄无道则眼光漠然,毫无停手之意。斩了这宁真,固然得罪了宁家。然而离尘宗远在南疆,与中原世家本无交集,杀了又能怎样?

    然而就在那五面云旗彻底破碎,剑影距离宁真的脖颈,只差毫厘之时。

    庄无道的心中,又警兆突生。视角余光,已望见另一道墨色剑影,斜刺里飞空斩至,直指他的身躯所在。同时一个声音,远处传至。

    “在我面前,你敢杀他?”

    声线冷清,带着化不开的寒意。

    而那道墨色剑影,也同样是剑威赫赫,凌空而至,声势仅仅只在他这一式‘生死别,之下。

    庄无道的意念,更是在先一步就有了感应。

    观其来处,正是玄圣宗——司马云天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