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二九章 麻烦来了
    就在师曼真来拜访的第五日后,赤阴城终于正式开启了离寒宫的入口。

    这一日,离寒宫城内城外,数千练气境修士,各自运用遁法,跟随着赤阴城三道元神遁光,往南面穿行而去。

    城内出来的多是出身宗派,又或世家子弟,只有七八百号人。而城外则多是散修出身,或者小宗小派,总数达四五千人。

    这些却有些良莠不齐,有资质修为都不逊大宗修士的后起之秀。也有实力一般,想要在离寒宫内捞些好处,赶来浑水摸鱼之辈。

    然而赤阴城也并不理会,不去驱逐,任由这些人尾随跟来。

    离寒宫的遗址,就在一千里外。庄无道的磁遁之法,在练气境界可冠绝当

    然而在刻意保留之后,却非是第一个抵达。首先赶至的,竟是那玄圣宗的司马云天,第二个是法智和尚,第三个才是庄无道。而第四位,正是乾天宗的方孝儒。

    庄无道还是第一次见到此人,待人和气,温文有礼。使身边之人,都乐于听命。

    然而庄无道在观察了片刻,就得出了一个结论,此人〔谦而实傲,。外似谦逊,其实并未将他人放在眼中。

    离寒宫的遗址,在一万两千丈的地底之下,本需以土遁之法进入。然而这七千年来,赤阴城却在离寒宫遗址的上方,修建了一个石质的甬道,弯曲往下,直到一万两千丈地底。

    更在外布下了一个大阵,守御之能仅逊赤阴城,以防范外人闯入。完全是一副已将离寒宫,视为宗门根本重地的架势。

    光是此刻,这里就有不下于四十位的金丹驻守,元神修士亦多达三位。

    而主持此间诸事的,正是宏真真人。此刻就立在了离寒宫遗址的入口处,向数千修士宣讲警示着。

    “本次我赤阴城开启离寒宫遗址,一是为我宗女弟子羽云琴,寻一良婿。二则是有感天下之物有缘者得之,我赤阴城强自占据,恐有伤天和。故此选在今日开放,给天下修士一次机缘。此番所有离寒宫内之物,尔等只要有缘取出,都可自有,然而离寒宫内凶险重重,所谓生死有命,诸位在里面有什么意外,我赤阴城也概不负责——”

    庄无道并未注意去听。对于宏真的言语,是嗤之以鼻。赤阴城会真的良心发作,把这离寒宫开放卩为何以前没有。

    不过也没必要太深究,庄无道本身更无立场。离尘宗如今,也同样强占了天南林海,不容他人染指。

    他此刻更关注的,是那遗址的入口。却是一扇通体以黑色灵铁打造的大门,高约六百六十丈,宽亦有百丈。左右门上,都各自雕刻着一尊神祗,其他部位则满布着云纹符篥,显得森冷厚重。高大巍峨,威严无比,又栩栩如生,使人仰望时,生出高山仰止般之感。

    此时两扇门旁,都各有十位赤阴城的金丹修士结阵,以真元法力推动着那黑色铁门。

    看起来竟似极其吃力,其中两位修为稍差一些金丹,脸旁都显出了潮红之色。

    然而这二十人合力,也仅只将这两扇宽百丈门,打开那么几线而已,只能供十人同时通行。

    “有趣——”

    云儿忽然一笑,在庄无道意念之内道:“原来剑主这一界,还曾出过合道境的修士,而且不止一位。我观这离寒宫内的阵法,绝非是元神境的手笔。颇有些门道,不可小视。”

    “合道?”

    庄无道心中一惊,他方才只是觉得门内透出来的五行之灵,浓郁非同寻常。这两扇门亦法禁坚固,居然连二十位金丹境联手,也无法破除而已。

    修士九境,练气,筑基,金丹,元神,练虚,合道,归元,大乘,登仙—

    合道境界,距离仙人已仅只三步之遥。天一界百万年前,居然出现过如此大修?

    此时他周围之人,亦无心听宏真言语,目光都只在那两扇门之间的缝隙。

    好在那宏真也是知情识趣之人,只说了几句就止住了场面话,转而朗声交代道:“此次离寒宫开放半年时间,每隔一个月,赤阴城会开启一次大门,以接应诸位。直至半年之后,最后一次。尔等需当谨记在心,切莫错过了时日。我赤阴城过期不候,下一次离寒宫开启,将在十年之后”

    话音落时,宏真身形已经让开到了一侧,开始放诸人入内。

    庄无道是走在最前列的几人之一,临入门时感觉到一道目光。回首望去,只见那羽云琴,正面色青白的,立在了那宏真身侧,目光企盼。

    庄无道安慰性的一笑,颔首示意,就跨步行入。就在踏入门内瞬间,就感觉一股清新之气,扑面而来。

    庄无道只觉口鼻间吸入的空气,竟然都带着甜香。使肺腑一清,感觉说不出的舒爽。体内的真元,也活跃无比。经这浓郁的五行之灵洗礼,自然的就将体内的污垢浊气带了出去。

    而首先入目的,却是一片大约千丈方圆的湖泊,湛蓝清澈,倒映着天空云朵,显得祥和之至。而湖泊更远处,则是笼罩在一片白雾之中。

    庄无道再望了一眼‘天空有云有雾有日有风。虽看不出什么异常,然而可能是心中早有定见之故,总觉这天空有些死板不自然处。

    “难怪了,这里居然是封灵之地”

    云儿用着一副原来如此,的语气说着:“怪不得会有合道境界的修士这离寒宫不全宫上下死绝,简直就没道理。”

    “封灵之地?何解?”

    “拘束天地间的诸般灵脉地脉,独成一小世界,就是所谓封灵之地——”

    似乎感觉到庄无道的不解,云儿更纠正道:“与你想象中的不同,离尘本山与赤阴城,虽也拘了不少灵脉地脉,然而到底还在天一界中。然而这封灵之地,却等于是从这天一界中,强行斩出一块。偏又依附与天一界之内,继续抽取着养份。就好似人身上,长出一颗瘤一般,用寄生蛊虫之类来形容,也不是不可。”

    “换而言之——”

    庄无道扫视了周围一眼:“我现在已不是在天一界内这离寒宫遗址,其实并不在地下?”

    “举一反三,剑主果然聪慧”

    云儿笑着赞道:“埋在地下的,只是进入这小世界的门而已。可能是这离寒宫修士,修到元神境就再无法继续修行,又不能横渡他界,无奈中才想出的办法。在封灵之地修行,可以继续突破,至合道之境,享一千八百年寿元。可惜这些修士愚昧无知,不知此法最伤阴德。天罚之下,此宗修士往往转世重生都不可得,身背无尽业力,沉沦孽火之中。”

    可随云儿的语气,又兴奋起来:“这封灵之地,定有天地元灵存在,也不知道能否寻得?”

    庄无道亦眸中现出一分亮泽,天地元灵,是能修复轻云剑,恢复云儿记忆之物。也是能直接将他牛魔元霸体,毫无后患的提升至第三重天境界的灵物。

    可这份期盼,仅仅片刻就被庄无道压下。这离寒宫地域如此之广,光是第一层试炼之地,就宽达百里范围。自己哪里那么容易,就恰好碰到。

    “无需担忧只要那天地元灵,在周围一百里内,我都可感应。轻云剑身,也可远距三十里外,隔空汲取。此处封闭已有百万年,存留的元灵绝不在少数。剑身第一次恢复,用不了太多。剩下的部分,应该足够将剑主一门功决,再推高一层境界”

    庄无道这才释然,而就在二人交流时,一个人影已悄然到了他的身侧。

    “看来某些人是运气不佳,静水湖,这附近可是赤阴城历年来进入,最为凶险的地域之一。”

    庄无道侧头望,只见正是那燕鼎天。想起此人的真实身份,庄无道不禁面皮微抽。

    “你是说他们?”

    就只这半刻时光,通过黑铁门进入离寒宫内的,就已达千人之多。

    其中就混有不少散修,进入之后,大多都是迫不及待的,往远方湖畔踏水而去,而后身影消失在了白雾之中。

    “不是他们还能是谁?对于庄兄而言,这一层怕是可如履平地吧?”

    燕鼎天冷笑着:“这些人固然是不知死活,然而赤阴城之人,明知此间凶险,也依然任由这些人入内,却也是不安好心。”

    就在他话音落时,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呼。庄无道亲眼望见,那些白雾的边缘处,至少有五名散修的头颅,被几道突如其来的剑光斩下。

    而在那白雾之内,更有数十上百道气机,成片的消失。

    在庄无道的感应之中,只有寥寥几人侥幸得存。而此时在湖畔之上,随后进入的那些修士,都是面色煞白,纷纷止步于白雾边缘。

    “不过换成是我,做法也不会有什么两样。若强行驱逐拒绝,反而招来怨恨,倒不如一起放入这离寒宫,让他们知难而退,或者自生自灭——”

    燕鼎天正这般说着,却忽然一声惊咦,看向了不远处,而后挑唇道:“庄兄,你的麻烦来了。”

    那边厢,宁真正昂首负剑踏空而来。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