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二七章 皇室子裔
    庄无道双眼不由微阖,这燕鼎天说是未必能抵达第三层入口,然而言语间,却有着无法言喻的自信。尤其最后几句,更有着压迫一般的气势。

    “可以”

    既然都已说到这个地步,他实在没有不同意的理由。无论如何,都是有利

    在他的同门中,确实无人能有与他联手的资格,包括那莫问在内。

    而赤阴城,虽有诸多英杰,实力甚至不在羽云琴之下,却可惜与他立场不同。

    “那就一言为定”

    燕鼎天轻点了点头,而后笑着走开:“我就不再扰你观星,待离寒宫遗址开启之时再见”

    庄无道稍作沉吟,就又压下了对此人的疑惑,继续观测。不止是天璇星位,其他的星位,亦可做为借鉴。不止是他自己修行,能有裨益,日后指点聂仙铃时,也能有话可言。

    仅仅半个时辰之后,这观星台上的水幕,就开始消散。在场大多修士,顿时都眼透遗憾之色,可惜这时间太短,根本就无法尽观详尽。

    不过那宏真真人,明显没有继续启动观星台之意,在一旁负手笑望。众人也只好打消了心中的期盼,纷纷向宏真施礼告别。

    法智是第一个离去,庄无道则是向那燕鼎天颔首示意之后,也走出了观星

    而后就听云儿的声音道:“这个燕鼎天,很是不凡呢剑主与他结交,需得万分小心。”

    “你也如此以为?”

    庄无道眉头微挑道:“我也觉此人不同于寻常修士,只怕他的修行资质,乃至战力修为,都更在那司马云天与法智之上。散修之中,亦能有如此人物。百年之后,天下十大散修中,只怕定有其一席之地。”

    “散修,那可未必”

    云儿嘿然语道:“我说啊不凡,是指他的身份。这个人,只怕是皇族子弟,不过国力不弱,且是有资格继承皇位之人。”

    “皇族子弟?”

    庄无道有种想要回头去望的冲动,不过此时离观星台已远,估计也看不到

    “云儿你又是怎么知道的?难道皇族子弟的脸上,还能打上标记?”

    “简单,似这样的人物,总不免凝聚些人心信念,红尘浊气。”

    “红尘浊气?那不该是神祗?”

    云儿对他说过,人心信念是人之期盼,愿望,意愿,心愿。而红尘浊气,则是欲望欲念所聚。

    传说中的神祗,需得搞据九重云上,不入凡尘,避免被红尘浊气沾染。

    也不乏因被人之欲望玷污沾染,堕成邪神的例子。

    “国之王室也有,无论大小,只是信念浊气的程度不一而已。”

    云儿纠正道:“其实还是有不同的,国主人皇,虽聚人心,然而往往只能一世而终。身死之后,国民有几个会记得死去的先皇?将愿望继续寄托?不过一国之主,也的确是修行神道的绝佳方式。天仙界中,那些史有记载的明君,基本都在死后成功封神,而且神位不低,往往都是一方大帝之流。”

    “原来如此——”

    庄无道皱了皱眉,感觉二人间的言谈,有些走题了。

    “你的意思,是说他身上汇聚的红尘浊气与人心信念比较浓厚?比之那陆沉君如何?”

    “是陆沉君五倍之多”

    云儿沉吟着道:“此人应该还只是皇子太子之流,以我估测,此人所属的皇室,国土至少超出了东离百倍”

    庄无道面色顿僵,变得凝冷严肃起来。国土超出东离百倍,这天一世界中,只有一家——中原正溯大灵皇朝

    无独有偶,就在庄无道,为那燕鼎天的身份而惊异之时。后者此刻,也正与一人议论着庄无道。那是一位白衫秀士,一头飘逸白发,双目黝黑深邃,身躯高挑秀雅。

    “你见了那庄无道o感官如何?”

    “可以说是出乎意料”

    燕鼎天笑着,笑容依然是那般的好看:“此人极其自信,不是目无余子的那种狂妄,而是真正胸有成竹。睥睨这世间一切,却绝不会因此就轻视对手。也极其聪慧,能够在无名山,挫败太平道图谋,果有其因”

    “如此说来,殿下是颇看好他o”

    那白衫秀士更为好奇:“此子出身离尘宗,与中原并无太多关联,又是赤阴城的盟友,倒是能为殿下所用。”

    “还需再看看不过此等人,绝非是池中之物。我观他性情,有如孤高之鹰,是一心向道的那种,岂会甘居人下,为我爪牙?最多也只是合作拉拢,说什么为我所用,就有些过了。”

    燕鼎天摇着头,兴致却极佳:“不过这一次,若能有此人相助,我进入第三层的把握,就至少有六成你们天道盟的评定,这次确未有误。未来的颖才榜第一,或者有些夸张,却定是可与法智方孝儒比肩并列之人”

    “殿下要入第三层,也只有寻他之助了。只可惜,我早早就已入筑基,不能助你。”

    那白衣秀士微叹,而后又眼透异泽:“说来不久前有个传闻,可能殿下不知。据说那离寒宫第三层中,不但能解开离寒宫大半法禁,更有那羽旭玄的救治之法,也不知这传言,到底是真是假——”

    “管他这传言来处,本就可疑。赤阴城不会蠢到,故意将消息外泄。说旁人造谣,又煞有其事。到底是何用意,实难揣测。”

    燕鼎天明显不怎么上心,冷然道:“我只关心那件东西若此处真如赤阴城宣扬的那般,是离寒宫的真正遗址,那东西就必然存在。此物我势在必得,绝不容它落到他人手中。其余一切,都与你我无关,哪怕那羽旭玄亲口央求,也是一样”

    今时之赤阴城,风波诡谲,作壁上观,置身事外才是良策。

    “然而不借助赤阴城之助,以殿下之力,到时只怕是势孤力单。”

    “不是有那位庄道友么?”

    “然而殿下不是也说,这位难为你所用。”

    “虽是如此不错,然而此人,却有个放不下的心结。”

    “心结?是重阳子么?”

    白衣秀士发觉自家这位殿下,对庄无道的了解,远比他想象的,还要更为深入。

    不过这父子二人间的仇怨,他也隐隐听闻。毕竟那颖才榜的文字,已等若是赤裸裸的揭开这父子二人间的疮疤。

    “北方那人,我看他是永世都放不下的。再有此人幼时贫苦,心狠手辣,却偏又对下层贫民心存怜悯。都是可以下手之处——”

    燕鼎天负手身后,依然在仔细琢磨着庄无道这个人。

    性格可谓复杂之至,越城中既想断绝牵绊,又心存不忍,直到最后顺水推舟。明知自身重情重义的性格不妥,也无法改变。

    “你说我若是应允,未来可与他合力联手,应对太平道如何?”

    “可这个许诺,是否太遥远了?”

    “我若是他,多半会答应下来。”

    燕鼎天嘿然一笑:“再说吧,一切都是未知之事。”

    ※※※※

    从观星台回归之后,庄无道就莫名的有种紧迫感,悄然加快了‘离世荡魔决,的修习。

    还有那一式花接木在离寒宫内,他不能冲击筑基境,自然也无法冲击第二个本命灵窍。

    不过坤大挪移,的技巧,庄无道却准备尽量做到娴熟,能够运用于实战。

    也就在一个半月之后,庄无道的‘离世荡魔决终于完成了入门阶段。将一双羽翼,完整的与躯体融合,任何剑术、拳法、术法,都可增添半倍之威

    这个半倍,只是量化而已,必须视情况而定。有时增强,有时减弱。

    不过此时庄无道,哪怕普通的一掌八倍之力大摔碑手打出,也从之前的三百二十象力,增加到四百八十象力。

    至于一掌十二倍力量的‘大裂石则可打七百二十象力。不逊于之前,使用血猿变时的八百象力多少。

    而且对身体毫无负担,由一双羽翼来承受,连续使用一日一夜都无妨。

    极致之力,或者不如以前,然而庄无道的实力,却非但未曾减弱,而且是大幅度的增强。

    肉身再无隐患,庄无道能够毫无顾忌的,施展出全力。而且更为持久,似林海集那样的状态,甚至可坚持一日一夜之久。

    而就在离寒宫开启之前,师曼真与羽云琴再一次来拜访。后者是放心不下,要找庄无道再亲自确认。而师曼真,却是奉师命而来,将两样东西,亲自送到他手中。

    那日师曼真说是要过些时日,才能给他看诊的报酬。然而羽旭玄,明显是不愿亏待了他。

    其中一件,是一册图纸。正是当年羽旭玄进入到离寒宫第二层入口的路线图,除此之外,还含着赤阴城几千年来,数十代人对离寒宫的探索。包含了离寒宫,近七成的法禁变化,大致的结构。

    而第二件,却是一件二十四重法禁的灵器。以铁木雷杏制成的木簪,最高可以祭炼到五十五重。

    可以当成剑使用,亦可插在发间。能增所有雷法三成之威,御剑之时,则雷光大放,可使群邪辟易。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