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二六章 观星台上
    一路随着宏真前行,不多时就走到一处小湖畔旁。而后一行人,都在湖中一处石台之上停下。

    ——此处莫非就是赤阴城闻名于世的观星台?

    看着石台旁的一架正在运转中的浑天仪,庄无道心里才升起这个念头,就见不远出那宏真真人已然手持诀印,开始做法。一层水幕,忽然从周围湖泊中升腾而起。而后围拢成一个半圆球体,将整个石台笼罩在内。

    当庄无道仰头上望时,心中微微一惊。有一种自己与天上星空的距离,陡然被拉近的感觉。

    却是整个星空,都被上方的水幕放大了十数倍,完整的展现在了他的眼前

    而此刻庄无道最关注的,自然是那天璇星的真正方位。

    “原来是在此处”

    庄无道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这天璇星的真正方位,比他原本肉眼观测到的,至少偏差了三寸。

    这个‘三寸指的是在地面观望天空。真正的距离,可能是数十亿,甚至数十亿万里的差别。

    “这星光也会扭曲?”

    “自然,太阴吞噬之力,太阳极斥之力,都可扭曲星光。还有其他种种,都可使星位产生偏差。”

    “怪不得”

    庄无道眉头一挑,神情更是专注。一旦确证了真正的天璇星方位,他所修《天璇照世真经》中的诸般术法,就可以更准确便捷的借引星力,可使术法的威能直接提升半成左右。

    而平时修炼这门功法时,更可有事半而功倍之效。

    怪不得,天下间修习星象类功法的修士,都对赤阴城的观星台艳羡有加。甚至会千方百计,求得在此间一观诸天星辰的机会。

    “其实剑主现在所观的天璇星位,仍旧有些偏差。这座观星台,能够修正种种异力造成的偏差。然而到底只是元神层次,作用其实有限。”

    “我明白”

    庄无道并不怎么放在心上,对于前二任主人,俱是绝代仙王层次的轻云剑而言,此间天一界的一切,都不值一提,不能入眼。然而对于庄无道来说,这次的机会,却是弥足珍贵。

    对他日后冲击功法的第三重天境界,大有裨益。

    不过此时庄无道却不可免的稍稍分神,感觉有一人已行至他的身后。

    感应气息,正是那位不知姓名的黄脸青年。

    “庄兄观的是天璇星?如此说来,庄兄所修,当是天璇照世真经了。”

    明显有着搭话结识之意,庄无道回过身,仔细打量着眼前之人,尤其是面部。眼中恰到好处的,流露出疑惑之色。

    “阁下是?”

    不知为何,他总觉此人的五官,有些不真实。然而仔细看,又看不出什么异常。

    直觉毕生所见,气质特异之人,无过于眼前这位。哪怕是夏苗,也不能与之比拟。

    “吾名鼎天,九鼎的鼎,苍天的天,燕鼎天”

    燕鼎天微微一笑,明明是普通的五官,笑容竟是意外的好看。

    “一介散修,出身中原。与赤阴城一位金丹长老有些关系,才有缘至这观星台一观,让庄兄你见笑了。”

    “燕鼎天o燕道友——”

    庄无道略做沉吟,而后好奇道:“我所修正是天璇照世真经,不知燕道友可有何指教?”

    “庄兄这门功法,分明已至第二重天境界,我哪里敢班门弄斧?指教万不敢当。”

    燕鼎天摇着头,目光意味深长:“只是更好奇庄兄这个人而已,我至赤阴城已经数月之久,最想见的人之一,就有庄兄。可惜庄兄日常闭门不出,缘悭一面,直到今日才算了了心愿。只觉庄兄风采,果然不曾使人失望,不愧是颖才榜上第二十六位,练气境中第一人——”

    只是他话音未落,不远处就传出了一声嗤笑。庄无道循声望去,赫然只见一个青衫少年,正语含讥诮的自言自语。

    “练气境中第一人?不过一介小宗派的门人而已,名不出南疆,也敢号称练气境第一,岂不让人笑掉大牙?这世间自从有了封绝石与神绝无印符,天机碑前百之下,就再做不得准。天道盟勘定的颖才榜,也未必就能使人心服口服

    说话之时,那少年也转目望来,眼含挑衅之色:“说来我也欲领教一二呢某人到底凭何,高踞颖才榜三十之列,被天机碑认定为拳法第一。”

    庄无道皱了皱眉,就不愿去理会,直接将之无视。若有不服,手底下自见真章便是

    此番离寒宫遗址开启,有的是机会让此人领教。

    反倒是此刻机会难得,观星台启动的时间有限,实在不值得,为此人耽误哪怕一息。

    庄无道并知此人身份如何,也懒得探究。那燕鼎天却认得,语气悠然道:“这位姓宁,名唤宁真,是中原宁家的子弟,实力很是不俗。两年前,就已入练气境九重楼境界。只因天机碑上,还查不到其姓名,才未能名列颖才榜。”

    中原宁家,正是中原四大世家之一,独立于宗派之外,与皇室效力,又若即若离。实力之强,不逊色十大宗派。至少如离尘宗这样的垫底之流,还真不被世家中排位第二的宁家放在眼中。

    “宁家么?”

    庄无道面色平淡,继续隔着水幕,眺望着那天璇星:“只是这人并不值得我去在意,他的姓名,与我何于人言语,我又何需放在心上?燕道友就是要与我说这些?我还以为燕道友,与寻常修士,会有不同——”

    翱翔于空的雄鹰,又何需在乎地面的鼠辈,在说些什么?

    燕鼎天则是微微动容,收敛起了笑意。知晓自己,还是有些小视了身前之

    那宁真却是面色铁青一片,眸中的怒火,已在爆发的边缘。哪怕庄无道反唇相讥,都不至于使他如此暴怒。恰恰是庄无道的无视,让他戾气横生。

    不过恰也在此时,他身侧另一人,却突然开口。

    “赤阴城的观星台,也不过如此。宁兄,你我该走了,莫要丢人现眼。这里是赤阴城,需给主人几分颜面。”

    宁真双拳紧握,发出‘咯吱,爆响。不过对此人之言,却出乎意料的驯肝卩

    便连庄无道,也惊讶无比。斜目看去,只见那正是司马云天。

    此人出身玄圣宗,名字虽也不在颖才榜上,却无任何人敢于小视。在那羽云琴的语中,更是将此人与法智方孝儒二人,同等视之。

    同样出身中原三圣宗,司马云天比之后二者,却还要更年轻两岁。

    而就在走出观星台之前,司马云天却又突然驻足回望。

    “庄兄的拳法,我亦有意领教一番,看看颖才榜第二十六,是否言过其实?希望离寒宫遗址那一战,庄兄不会让我失望。”

    说完之后,又深深看了庄无道一眼,司马云天才与那宁真一并走出石台,离开这水幕之外。

    “中原三圣宗出身的弟子,一向都是如此自负。”

    那燕鼎天摇着头,满脸的不以为然,又道:“最近宁家势衰,不得已与玄圣宗结盟。这些年,几乎已沦为玄圣宗附庸。观那宁真,就可知这宁家,越来越是不堪。”

    庄无道不予置评,再怎么不堪,宁家也依然是四大世家之一,实力可与离尘比肩。

    那宁真也是不弱,至少有着不逊于羽云琴与萧丹的实力修为,很是不弱。

    “不过大约庄兄,也不感兴趣。”

    说到此处,燕鼎天终于进入正题,正色道:“让庄兄见笑了我寻庄兄说话,其实是为了那离寒宫。庄兄想必也知,似我这样的散修,往往都是势孤力单,难有应援。不似你们诸派,有那么多的师兄弟,同盟友人可以借力。”

    “哦?然后呢?”

    庄无道是兴趣淡淡,散修处境再怎么不佳,也轮不到他来负责。

    只是略有些意外,当年羽旭玄进入第三层受挫,应该还是机密才对。

    此人身为散修,消息却如此的灵通。

    “我听说那离寒宫的第三层,需得三五位修为资质俱都相当之人联手,才能进入”

    “你之意,是欲与我联手?”

    庄无道终于再回过了头,侧目而望:“怕是要让燕道友失望,我这里,却是不愿人进入离寒宫第三层内。”

    “可是为羽云琴?”

    燕鼎天笑了笑,并不意外:“我来赤阴城之意,并不在羽云琴,因自身之故,只怕也无法与人双修结伴。只是想要入那离寒宫第三层内看一看,寻一寻机缘而已。”

    庄无道摇了摇头,只凭这几句,说服不了他。

    “庄兄难道就不想入第三层一观。”

    燕鼎天言语间,满含引诱之意:“其实依我看,庄兄与其堵门,将所有人得罪。倒还不如领先诸人一步,进入到第三层内。再者,我虽欲与庄兄联手,可若我二人,都无缘找到第三层的入口,自然也一切休提。不如这样如何?你我尽量在第三层入口处会面。庄兄你可先尝试阻挠,而若到事不得已时,我会尽量助庄兄首先进入第三层。庄兄也需保证,我能入那离寒宫第三层内。可否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