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二五章 真人宏真
    从羽旭玄的静室走出的时候,师曼真一直过了许久都不曾说话。神情怔忡,失魂落魄。

    庄无道也心知自己方才的言语,会对师曼真造成何等样的冲击,也同样是知趣的沉默着,闭口不言。

    直到二人走过了几条街道,师曼真才轻吁了一口气,向庄无道深深一礼:“师门不幸,让无道你见笑了。这一次,曼真真正是感激不尽。”

    “曼真师兄说这些还早。”

    庄无道摇着头,语气安慰道:“只是无道的猜测而已,许是胡言乱语,也不一定,未必就会如我所言。”

    “或许是吧,我也希望如此。”

    师曼真强自一笑,眼中却透出愁意怒色:“然而曼真细想那蛛丝马迹,不是那人的可能,还真不多。之前不注意还好,现在回忆,却觉那人最近行为,确实诡异。”

    却不说卩人到底是谁。不过庄无道,隐隐却也能大致猜到几分。

    “不管是不是,还是需先及早给旭玄师叔解咒。那夺舍噬魂,以旭玄师叔的修为,只需小心防范,就不会被人所趁。死咒解开,则毒素自去,一枚火玉丹即可。”

    “这是自然,之前师尊他是不曾防备。如今得无道你提醒,若还寻不到应对之法,那师尊他也有愧术法天下第三之名。说来我这一生最庆幸之事,就是在那天南林海中遇见师弟,将你从离尘宗请来此间。”

    师曼真说着话,又对着庄无道深深一鞠躬:“只是师尊之事,还请无道师弟代为隐瞒一二。未曾证实定论之前,此事不好宣之于我。”

    “自然”

    庄无道点头,慎重承诺道:“我知晓轻重,此事绝不会从我这里透露半句

    心想若非是羽旭玄与自己师尊的交情,自己又身份特殊,是离尘宗本山秘传。换成自己,只怕都有杀人灭口的冲动。

    在一切笃定,盖棺定论之前,的确不可宣示于外人。

    “还有那三件奇珍”

    师曼真说这句话时,明显有些气虚:“原本我宗有诺,谁能为师尊他彻底驱除羽蛇化寒毒,便可在我宗宝库之内,任取三件奇珍。我赤阴城绝不会自食其言,然而如今多有不便,时间恐怕需退后些许时日,还请师弟见谅”

    “这个倒是无妨,羽师叔病因是否是源自羽蛇死咒,此事还未真正证实,无道怎敢厚颜取筹?”

    庄无道失笑,摇了摇头。反正那‘赤阴玄明煞,他已经到手,赤阴城承诺的三件奇珍,晚一点也没什么。

    他可没什么高风亮节,也绝不会不好意思。明明有好处,却推拒不要,那是蠢货。

    离世荡魔决的第一层,他就已经消耗了七十万善功有多。仙境之前,就还有整整八层的离世荡魔劲,需要的财力之巨可想而知。

    而在离世荡魔决之外,还有绝尘固山决。‘离世绝尘只有二者合一,才能发挥这两门秘术的最大威能。

    而即便最乐观的估测,那绝尘固山决需要的财力,也应当与离世荡魔决不相上下才是。

    二人正说着话,师曼真却又皱了皱眉,看向了对面远处。到了口边的话,也忽然止住。

    庄无道顺着他的视线望去,而后就见一群人,正向这边走来。

    为首一位,却是一位貌似七旬的道装老者,慈眉善目,脸上满是刀刻般的深纹,唇角含笑。

    望见此人,师曼真面色微变了变,随即又隐去不见。恭恭敬敬的侧立在一旁,俯身一礼。

    “师祖安好?曼真给您请安了”

    庄无道闻言,双眼顿时微眯,一丝异芒自眸中闪过之后,也同样一礼:“节法弟子庄无道,见过宏真师伯”

    早听说羽旭玄有一师尊,名为宏真,亦为元神后期,乃是赤阴城前代顶梁柱般的人物。

    然而近年因寿元耗尽,渐渐隐居不出。赤阴城九位元神境,也并未将这一位计算在内。

    然而因羽旭玄之故,此人在赤阴城内的地位依然尊崇,师曼真也需以师祖称呼。

    而他却无需如此,节法真人与羽旭玄是平辈论交,与宏真真人,亦是同一辈的人物,彼此以师兄弟来称呼。

    反正这修行界的辈分乱得很,基本以修为论高下。然而也有父子师徒间的牵扯,极难厘清。

    “你就是庄无道?毋庸多礼。”

    那宏真饶有兴致,驻足上下打量了庄无道一眼,而后一声赞叹:“修为气度俱佳,果然是人中龙凤,当世少有。不愧是颖才榜第二十六位,我赤阴城的后辈,百余年内都无人能与你相比。”

    之后才看向了师曼真:“我听说无道除了拳法是练气境第一之外,医术也很是不错,成功为你除去腐骨噬心掌力?你这次带他来,是为旭玄诊治寒毒,结果如何?”

    “师弟医术,的确是超人一等,比寻常医修超出不可以道里计。”

    师曼真神色一阵黯然,竟然是道出了几分实情:“竟然看出师尊当年,是中过玄阴虹羽蛇的死咒。猜测这寒毒反复发作,是与这死咒有关。不过具体的解毒解咒之法,师弟他也束手无策。”

    “是么?”

    宏真的面上,掠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阴冷,尤其是目光掠过庄无道之时,瞳中精芒隐现,而后微微一叹道。

    “并非是猜测只凭此言,就可知庄贤侄的医术,确实胜过寻常的医修许多。万请贤侄,再为我那徒儿想想办法。不求完全驱毒,能够缓解一二也好。

    “赤阴城与离尘宗同气连枝,已有万载岁月。羽师叔有难,无道安敢不全力以赴?”

    庄无道说话之时,目光却在关注着这宏真真人的身后,那几名随行之人。就在师曼真说起羽旭玄身中玄阴虹羽蛇死咒,寒毒难以治愈时,几人都神色有异。

    看其服饰,应该也不是赤阴城的弟子。尤其是内中三人,一个是十六七岁的光头少年,身披沙弥袍服,眼睑半垂着,似老僧大佛一般的气度。另一个,却是十六七岁的温文少年,俊雅如玉,亦是眼含好奇的向他望来。

    而最后一位,面貌五官却是普普通通,是一为面色泛黄的青年,怎么看都没什么异于常人处。

    然而此人站在那里,却给人以一种异乎常人的存在感。

    三人虽都是练气境。然而却精气神俱佳,气血充盈,不同与寻常修士。

    便是庄无道,也无法猜度这三人的真正实力。可惜他的五百丈魂念,不敢在宏真面前班门弄斧,也不敢有所失礼,无法仔细探查这三人的情形。

    莫非就是燎原寺法智?

    庄无道心中暗暗思忖着,僧人打扮,实力可能不弱于他的年轻一辈俊秀,除了燎原寺的法智之外,他就再想不到其他人。

    至于另两个,他却猜不出来。传闻中的乾天宗方孝儒,已年龄二十。修士不到筑基,无法驻颜。

    不过那位少年,明显还要更年轻一些。另一位,则相貌实在太过平凡,与传闻中美如冠玉,儒雅端方的方孝儒,有着极大的差距。

    不过更令庄无道奇怪的是,师曼真明知有外人在场,也依然对羽旭玄的伤情,直言不讳。

    以师曼真的性情,绝不会自做主张。那么此刻这番言语,只可能出于羽旭玄的吩咐。

    “这二位,一是玄圣宗的小友司马云天,一是法智和尚,出身燎原寺,与庄无道你一样,都名列颖才榜。其余几位,亦是诸宗诸派俊杰。你等修为相仿,又是差不多的年纪,日后可好生亲近年轻人,就该多交些朋友。”

    似注意到庄无道的目光,宏真笑着给在场几人介绍着,言含笑意,似温厚长者,令人如沐春风。至于那位黄脸青年的身份,却并未特意提及,似乎此人的身份,在他眼里不值一提。

    介绍完了诸人,宏真又善意道:“如今赤阴城上下事忙,便是我这行将就木的老头也需要劳动筋骨,接待诸宗来客。这几位要见识一番我赤阴城的观星殿,偏我那几位师弟都暂时脱不开身,只能把此事推给我。不知无道师侄,你可也对那观星殿感兴趣?”

    庄无道眉头微挑,已经有了几分意动。赤阴城的观星殿,早年就闻名于世。因位置特殊,可以准确的观测诸天星辰。

    是所有修行与‘星象,有关功法的修士,梦寐以求之地。

    庄无道修习的是《天璇照世真经》,亦是星象类的功决之一。也知晓以肉眼观测群星,往往与那群星的真实位置也些偏差。

    而此刻唯一使他犹豫的,就是身旁的师曼真。不过后者却已一笑道:“师祖亲自开启观星台,这机会可是难得,庄师弟绝不可错过。”

    人却是已后退一步,让开了道路,眼含鼓励之意。

    庄无道于是再无犹豫,朝着宏真一礼:“那就有劳师伯”

    无论这位宏真真人,是否的师曼真口中的卩人羽旭玄有何打算,这都只是赤阴城的家事。他身为外人,最好是置身事外,莫要参与。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