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二四章 羽蛇死咒
    羽旭玄是元神境顶峰的修士,哪怕是金丹修者,也无能力为羽旭玄探脉查气。

    庄无道就更是不堪,需要由羽旭玄主动把真气收束,让开窍穴。才能把真气倒入羽旭玄的体内,观其径路状况,五脏六腑的详尽。

    大约一个十个呼吸之后,庄无道的面色,就变得是精彩之至。羽旭玄并未将所有一切都全数敞开,始终有所保留。

    无法知其病情轻重,修行的功法,到底是如何循环运转,一些灵窍的方位,也遮蔽隐藏。

    这也在庄无道意料之中,羽旭玄不独对他如此,其他医修为羽旭玄探诊时,多半也是一样的情形。不可能真就把所有一切,都敞开来让别人窥视。

    不过只凭他此刻能在羽旭玄体内感应到的,就以足可确证羽旭玄的病情。

    而使庄无道面色怪异的,正是羽旭玄体内羽蛇化寒毒的真相。

    在剑灵梦境的模拟中,这本是被他认为,最不可能的一种。

    一个小周天之后,庄无道把手收回,再略观了一眼羽旭玄的气色,就皱眉不语。

    羽云琴沉不住气,首先焦灼问道:“父亲他体内的魔毒,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可有办法治愈?”

    “羽师叔身上的魔毒,确实是羽蛇化寒毒不错,不过——”

    庄无道眼神怪异的,看了羽旭玄一眼;“确实是有些奇怪。”

    羽旭玄面色平淡,无喜无悲,只静静的听着。

    师曼真则是眼眸微亮道:“无道你可是看出些什么?”

    知晓庄无道若非是有所得,断不会这般吞吞吐吐,故作高深。

    “无道侥幸,查知了几分究竟——”

    庄无道轻轻颔首,却并未理会师曼真与羽云琴二人脸上的惊喜,语音悠悠,意味深长道:“不过这真相,无道却不好说,也不知该不该说。”

    “嗯?”

    羽旭玄讶然的一声轻咦,仔细注目看了庄无道一眼,而后饶有兴致的笑道:“事无不可对人言,有什么不好说的?贤侄大可直言无妨”

    庄无道闻言挑了挑眉,他并不能知羽旭玄之言,是否真心实意。不过无妨,到底如何,稍后就能知晓了。

    “既如此,那就请羽师叔屏退左右——”

    此处除了他们四人之外,还有几个道童,在维持室内四角鼎炉内的火焰。更有两个灵奴,在为羽旭玄准备着外敷驱寒之药。

    “有些意思”

    羽旭玄目中异泽微闪,就挥了挥手。那些灵奴道童都忙躬身一礼,纷纷退出了静室。

    庄无道却仍不说话,而是看向了师曼真与羽云琴二人。前者还没什么,羽云琴却柳眉怒挑,眼透嗔色。

    “他二人无妨。”

    羽旭玄这次却摇着头道:“且我这病,也没什么见不得人处。无道你什么话,尽可说了。”

    “既然如此,那就恕师侄直言。”

    庄无道也无所谓:“无道斗胆请问师叔,可是别有图谋?身中这羽蛇化寒毒,可是故意如此,为迷惑某些人的耳目?”

    侧旁的羽云琴膛目结舌,而后眸现怒意。师曼真则是怔了一怔,满眼的诧然。

    羽旭玄亦微觉意外,不过却不惊不怒,极有风度的问道:“贤侄为何会这么说?羽某若真有此意,至少不会瞒着自己女儿,更不会牺牲云琴的未来,被迫为她招亲。”

    “只因羽师叔所中之魔毒,确实是最纯正不过的羽蛇化寒毒,既未变异,也非是混毒。羽师叔所修功法,亦不会对这种毒素,产生任何影响。”

    庄无道几乎一字一句,言辞尽量清晰道:“无道排除了所有外因,只有一个结果。按理而言,羽师叔体内的魔毒。应该是早就被火玉丹与三分凰血丹解去了才是。”

    羽云琴闻言冷笑:“哪有人故意有毒不解的?我看还是你庄无道的医术不到家——”

    “云琴住口”

    羽旭玄一声轻喝,而后神色认真,对庄无道凝声解释道:“如此看来,无道你医道的本事,却是还要强过你离尘宗绝轩长老。确实不错,我体内之毒,确实被火玉丹三分凰血丹短暂解除过。不过不管你信或不信,这都非我情愿。我只能告诉你,我身上的寒毒,确非故意为之。这个世间,也无人值得我如此布局图谋。”

    旁边二人,顿时肃容,面面相觑着。知晓庄无道方才之言,并非是无的放矢。

    “是这样?”

    庄无道身躯亦稍稍后仰,既然不是羽旭玄故意为之,那就只剩下两个可能了。

    仔细看着羽旭玄,不似撒谎,庄无道便又继续文:“羽师叔得罪了,师叔之言,我自然是信的。不过师侄这里,还再有一问。师叔可是曾经服用过羽蛇胆囊?”

    “胆囊?”

    羽旭玄茫然不解道:“羽蛇胆囊,又有何用?”

    “据我所知,有一种特殊的毒掌,需要用到。也常年会有羽蛇化寒毒缠身,不过看师叔情形,也不太像。”

    庄无道摇着头,所有的原因都已排除,现在只剩下最后一种。

    “那么师叔现在,就只有一种。当年你诛杀那头羽蛇之时,是否曾有意,将之炼化为灵宠战兽?”

    “嗯?”

    羽旭玄霍然起身,一双细长的凤眼微微一眯:“你怎知道?也是猜测?”

    羽蛇乃神兽后裔,潜力无穷,他当年遭遇的那只是玄阴虹羽蛇,虽是羽蛇一脉的变种,然而血脉之纯,却已等同于龙族中的蛟蟒。

    且高达三阶,若能收服,对他实力的提升不可以道里计。

    “最后可是功败垂成?那只羽蛇临死之前,曾在羽师叔身上,种下死咒?

    “的确如此当年那只玄阴虹羽蛇,宁死不屈,甚为可惜。我无奈之下,只能将之诛杀,不料却被其当时反噬,种下了死咒。”

    羽旭玄陷入了回思,而后话语一转:“我当年亦担心死咒缠身,所以特意寻了一枚上古传下至阳化咒丹化解。近些年来,也想过自身寒毒反复发作,是与那只玄阴虹羽蛇的死咒有关。故此除了火玉丹之外,也曾在暗中,寻遍了各种解咒之法,然而却毫无效果。贤侄之意,是我体内的魔毒,果真因此咒而生

    “玄阴虹羽蛇么?那就没错了。羽蛇一脉,是天下咒术起源之一,尤其是死咒。死前燃魂,化为怨咒缠身,直至对方身死之后,才会消散。”

    庄无道面色冷肃,他已经有九成把握,断定羽旭玄的病情。

    然而这真相,却也使人一阵毛骨悚然。

    “若我所料不错,羽师叔诛杀那头羽蛇之后,至少十年之内都安然无恙。是在十年之后,才开始发作。”

    “不错,是十三年后”

    羽旭玄的眼中,也透出了几分希望。这么多人,只有庄无道,真正道出了他中毒前后的详尽。

    “所以事后,我也奇怪。首先怀疑的,就是死咒作祟。”

    师曼真与羽云琴,不知不觉间已把背脊挺直。心情既期待,又是忐忑。

    期待庄无道,能道出羽旭玄病情真相,忐忑则是担忧,庄无道会说无救治之法。”

    “果然如此”

    庄无道倒吸了一口冷气,彻底证实了心中猜测,而后冷声道:“玄阴虹羽蛇的死咒,在羽蛇一脉中,尤以难缠著称。一枚至阳化咒丹,并不足以完全化解。然而此丹效用,也足以压制死咒,使这三百年内不会发作。”

    “怎会?”羽云琴半信半疑:“既然是三百年内不会发作,那又为何父亲他——”

    不解庄无道特地提起死咒,到底何意。然而她话音未落,就被庄无道打断

    “所以只能是人为暗中将这死咒转化,别做他用”

    同时被室内三人如炬般的目光注视着,庄无道面色依然平淡沉冷,语音斩钉截铁,一字一顿的言道:“是有人欲借死咒,夺舍噬魂”

    宛如一声炸雷,在静室之内响起。包括羽旭玄三人在内,都微微失神。

    羽云琴随即就好似看疯子一般,看着庄无道:“我看你真是疯了夺舍噬魂?父亲他修为天下第七,谁能夺他之舍?”

    才刚说完,羽云琴就又一楞,望见羽旭玄的面色,竟然是苍白如纸。

    “原本是无此可能,然而借助羽蛇死咒,只需修为与羽师叔修为相当,就有七成可能。”

    庄无道半阖着眼,知晓这句话从他口中说出之时,就会为赤阴城,带来一场绝大风暴。

    “且与羽师叔极其亲近,是羽师叔绝不曾防范之人。”

    “无道你是说——”

    师曼真的瞳孔剧缩,现出难以置信之色。

    修为相当,也就是元神修士。极其亲近,绝不曾防范之人,也只赤阴城内才有。

    这个世间,也仅只那么一人而已——

    羽云琴亦同样猜到了几分,俏脸之上,亦是血色褪尽。眼神犹疑,又惊怒不解之意。

    “原来如此”

    羽旭玄却在此时微微一笑,长身而起:“我已明白了多谢无道贤侄为我解惑。否则我羽旭玄至死,只怕都不能明白究竟。今日就到此吧,曼真你送无道贤侄回去”

    确实直接走出了静室,背影莫名的,给人一种苍凉悲怆之感。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