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二一章 离寒遗址(第二更求月票)

第三二一章 离寒遗址(第二更求月票)

    真正开始熔炼这对羽翼的时候,庄无道才知云儿所言的跟难,二字,根本不足以形容修行这门秘术之苦。

    第一步是蚀骨将这对离世荡魔翼,与自己的肩胛骨,熔炼在一处。好似是从自己身躯之内,伸长出去的一般。

    第二步则是‘血炼每日以精血浇灌,输入其内,以真元法力时时祭炼

    若说前者只是形似而已,后者却是真真正正要将这对羽翼,炼成自己肉身一部分。使羽翼与身躯,完全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而第三步,则是这一步,是最为痛苦的一个步骤。每次都需抽拉自己的魂念,覆盖在这对羽翼之上。使庄无道的元魂,完全适应这对羽翼,也使二者,能够真正契合。

    只是血炼,最多只是让庄无道的肉体,凭空多出一部分,是属于‘多余,的结构。日久之后,依然会被他的身体排斥。

    只有完成之后,才能使翼身一体。

    庄无道却觉痛苦之至,每一次都需承受撕裂之痛。以他广达五百丈的强大魂念,居然也是被折磨的,近乎萎靡。

    初步的融合完成时,庄无道的魂念,直接缩水了整整十丈范围。也就是说,普通情形下近两个月的魂念修行,付诸流水。

    还有真元,亦是损耗了不少。使他的修为,险险从十二重楼的巅峰跌落。

    代价之重,哪怕根基深厚的庄无道,亦觉心疼无比。

    “这门秘术,真的有人能够修成?我感觉整个人,都快要垮掉”

    说这句话时,庄无道浑身上下都在抽筋,承受着裂魂融身之苦。

    “能够炼成之人,的确是少而又少。七劫时代,修成第七层以上‘离世荡魔决,的,不超过百人。不过剑主你以为,那绝尘子为何要在每一个世界,都留下一座九转道途,来试炼弟子?更立下规条,只有通过九转道途本山秘传,才能修习三种本宗正传秘术?”

    云儿在旁好似观众般,神色淡淡的看着庄无道,被折磨的死去活来。

    “错非剑主有着‘天生战魂只是抽魂,这一步,就足可使普通修士,魂裂而死。又若非剑主的三阶天品隐灵根,也不足以支持剑主,完成蚀骨,与‘血炼,。”

    庄无道面色涨红,此时根本就已说不出话来。浑身麻痒,浑身骨骼之上,都好似有麻痒在爬。而血肉之内,则好似有万千蚯蚓丨在里面钻动着。

    不过过程虽然痛苦,庄无道却绝无丝毫放弃之意。

    他此时已将离世荡魔决的第一层初步完成,虽未完全炼化,却可初步的使用,一双羽翼,已可叠加到三层离世荡魔劲。

    也就是无论是术法,掌力,都能最高增强三成。尤其是雷法,增长至少六成之巨

    而且对肉身,真的是毫无负担,完全由他这羽翼来承受。随时随地都可以施展,无需特殊的准备。

    也绝非灵器,完全是自己身体一部分,不用消耗真元,来催动法禁,也不用刻意分化神念去御使。负担轻松的多,与自己的双臂双足没什么两样。

    平时不用,则可收在背后。薄如蝉翼,可以缩入到衣内,看起来只是他的肩胛骨,比别人稍厚一些。

    又或者是化成布帛形状,披在自己身后,宛若是多了一层血色的披风。

    只是如此一来,他的几件道衣,都需稍加改造一番。之前使用的离尘制式道衣与地蚕内甲,早已淘汰。庄无道现在身穿的,却是无名山战后,离尘宗特地嘉奖的一件特制离尘道衣。

    依然是离尘宗特有的样式,不过袖间却有三道金纹。法禁则高达二十四,却不用庄无道消耗多少真元。道衣所用的材料,也无一不是精品,三千年份的地蚕丝,四千年份的地火树脂,还有三阶的金乌藤叶。

    不但使道衣的防御之能,巨幅提升。更可对加强术法,有一定增益。尤其对磁元罡力与石明精焰的操纵,更为轻松。且潜力更强,能最高祭炼到三十九重,进入法宝层次。

    而他若不想这件道衣从此报废,就不得不花费巨金,请炼器师在尽量不影响品阶的情形下,在道衣背后处开出两条缝隙。

    除此之外,‘离世荡魔决,还另有一处不便。这门秘术什么都好,唯一使人遗憾的,就是排他性极强。还未完成,那云体罡身中的‘罡身,术,庄无道就已无法使用。那血猿变还好,除了施展起来,已经稍显滞碍之外,其他就无妨。

    不过庄无道估计,当他的这对羽翼,彻底的融入躯体之后,血猿变多半也将与他无缘。

    然而一得一失,用残缺的血猿变秘术,来换这门可随时使用,毫无副作用的一对羽翼,依然是再划算不过。

    血猿变胜在爆发,而离世荡魔决则胜在持久全面,其实两者高下难分。然而后者,离尘宗却有着完整传承。更还有一门绝尘固山决可以期待。

    若说庄无道还有什么不满,就是练成这一对羽翼之后,感觉自己已经不像是一个人了。

    “剑主你还真说对了”

    云儿对此,却是似笑非笑:“顶尖的仙修,那些站在天仙界顶层的仙王人物,是否还算是人类,真是不好说。”

    ※※※※

    修习离世荡魔决,闭门不出,并不就意味着庄无道,对外界的情形一无所知。

    师曼真与羽云琴时不时的,总会到他这里来坐一坐。也有离尘宗弟子,偶尔拜访。

    羽云琴更多是为试探确证庄无道的实力究竟,师曼真与他闲谈之时,却着实给他带来不少外界的消息。

    此时天下间的强宗大派,都陆续有人赶来。不止是太平道与离尘宗,除了乾天宗,玄圣宗,燎原寺,天道盟这些中原大宗,还有西域镇龙寺,在天下十大宗派中,排名第六,以及排位第八的灵天阁。同在北方,位置却偏向西北一侧的金衍宗。

    只除了远在西海,几乎不与天一修界接触的西海封神宫。天下十大宗派,有九个宗派都有弟子前来。

    而除此之外,次一等的宗派世家,更有上百之多,人数接近万人。大多实力不弱,灵根潜力亦都不凡,是人品才能俱佳的一时俊杰。

    也惹得庄无道,看向羽云琴的眼神,变得怪异无比。

    “你还真是个香馍馍,只是一个太阴清体而已,怎就这么夸张?真有这么多人,为你神魂颠倒,要抱得美人归?在我看来,也没什么。就不信如法智,方孝儒之辈,也会为你心动。”

    “庄无道”

    羽云琴咬牙切齿,而后嫣然一笑,不在乎的反讽道:“随你怎么说你若是嫉妒,就直接明说便是。”

    师曼真以手扶额,眼神无奈,不过还是耐心为庄无道解释:“并不只是全因云琴招亲,本来这次,只是我宗弟子,加上离尘宗,太平道,乾天宗,玄天宗几家,不过六七百人而已。然而大约半个月前,师尊说天下英杰群聚于此,机会难得。将会开启上古遗留的离寒宫,谁能首先走入到第三层,便是群英之首,可以为云琴道侣故而各宗各派,都有弟子前来。”

    “离寒宫?”

    庄无道楞了楞,他这段时间闭门修炼,很少见客。前一次见师曼真,就是在半月之前,这个消息,他还真不知晓。

    不过离寒宫,他是有所耳闻的。传说大约在百万年前,西川之地的繁华,更盛中原之地。

    此处也有个冠绝天下,占据了天一半壁江山的大宗‘离寒宫之后也不知多少年。

    天一西川之地,渐渐没落。而‘离寒宫也消失无迹。

    直到七千年前,赤阴城在一万两千丈的地下,发现了离寒宫的一处遗迹。

    怀疑那就是离寒宫的本宫所在,不过却未经证实。

    一切都隐藏在迷雾之中,天一诸国有详细记载的最远历史,也只到一万七年前。

    后世之人,根本无法准确知晓,那个传说中几乎一统天一界的强横大宗的具体情形。更不知离寒宫的真正位置,到底何在。

    不过——

    “可我记得,从未有人能进入离寒宫第二层内?包括当年,羽旭玄师叔本人。”

    庄无道似笑非笑的看了羽云琴一眼,看来那羽旭玄,到底还是不愿把自己的爱女,交予他人之手。

    “无道你说的其实不对”

    师曼真摇头:“其实当年师尊,以及进入到了离寒宫第二层,只是对外秘而不宣,外人不知而已。也不止他一个,包括师尊在内,我宗进入到第二层的,已有一百五十六人之多。师尊则更进一步,到了第三层的入口,只因独力难支,才没有继续深入。不过师尊曾言,那时若有三位资质实力相当之人一同入内,进入第三层轻而易举。所以这一次,难保有万一发生。乾天宗与玄天宗,镇龙寺,俱都是当世显宗大教,岂会任由师尊他糊弄?若一点可能都无,又岂会同意。”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