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一九章 打杀无妨(四更感谢精确盟主)

第三一九章 打杀无妨(四更感谢精确盟主)

    萧丹的右手被冻结之时,庄无道的肩膀,也已从他的掌下脱开,若无其事的往前行去。

    脚踏在前方冰层上的同时,炽黄色的火焰,也从庄无道的脚下扩散开来。将百丈之内,所有的一切,都化为石质。薄冰之下的杀机,也完全化解无迹。

    “无能?只有这一句,你说对了。我若有你这样的废物兄长,那就真是羞于见人。”

    此时周围几个萧丹的随从,都是目露凶芒,围拢了上了。庄无道却浑不在意,冷声一笑。

    ‘咔嚓,一声脆响,庄无道脚下的地面,似蜘蛛网般的开裂。同时一股浩大的拳意散开,笼罩着这千丈之地,使萧家这几个筑基境修士的面色,都微微一变。

    强横无边的势压,扑面而至。在几人的眼中,庄无道的身影,仿佛膨胀了近倍。

    仿佛是一只横行无忌的神犀,又好似一只有着粉碎山河之力的血猿。

    在庄无道的身上,又巧秒的融合在了一处,毫无不谐。魂念亦是浩大无边,整整五百丈范围,都俱被笼罩。

    沉重磁元之力压迫,使诸人都感觉身上,似背负一座巨山。虽未出手,然而却也然将几人的信心与战意,完全摧垮

    这时候才想起,眼前此子,是曾经一战中,毙杀八位筑基境。颖才榜上,名列第二十六位,被天道盟评价为不逊色于太平重阳的后起只秀。

    虽为练气境,然而在场诸人,却只恐无一人,能抵御得了一合

    庄无道则似笑非笑,目里杀机浓重。

    “曼真师兄,这几个灵奴,我打杀了无妨?”

    “师弟你莫要说笑”

    师曼真看看四周,面上全是苦笑之意:“他们若不主动动手,还请庄师弟给我赤阴城颜面。这几人真若敢冒犯师弟,不用师弟你动手,曼真自然会将他们解决。”

    “是么?可惜了——”

    庄无道颇是遗憾的一叹,将周围几个萧家的灵奴,完全视若无物,负手前行。

    不过仅只这片刻耽误,那萧丹已从冰层中挣扎了出来,俊俏的脸色,赫然是阴沉似水,牙关紧咬,额角处青筋暴起。

    “庄无道你是想死——”

    七个字,几乎是一字一句从嘴里吐出来。而萧丹的身后,已然是寒气席卷,化成了一只只晶莹剔透的冰鹤,气息冰寒冷冽。

    不过萧丹的这式术法,还未完成。一股莫名的拳劲,突然间隔空捣来。

    数只冰鹤,瞬时粉碎,而剩余的拳力,则直捣在萧丹的胸口处。萧丹淬不及防,整个人踉跄退出十数步,竟是站立不稳,坐倒在地。同时一口鲜血,自口中喷出。而萧丹的瞳孔,也顿时猛张,现出骇然之色。

    隔山打牛三百二十象力

    他只听说,这庄无道最高掌力,可至八百。却全不知,此子还曾修习成此等秘术!

    而庄无道甚至头也未回,身影已直接消失在街角处。

    “人贵有自知之明你却连自己有几斤几两都不清楚,废物无妄。然而似你这般,也是奇葩。萧兄你该庆幸,这里是赤阴城内。”

    萧丹面上涨红,也不知是羞是怒。师曼真也是眼含恼意,皱着眉,眼神冰冷的扫了萧丹与其身周诸人一眼。

    “萧道友,无道师弟是我宗贵客。若是他在这里出了什么差错,我赤阴城上下都难交代。也请萧道友注意礼仪,离尘宗本山秘传,身份可比拟金丹修士。便是贵宗的金丹长老在此,也需礼敬有加。言尽于此,曼真告辞再有下次,我赤阴城便恕不接待了。”

    说完之后,师曼真就已拂袖御空而行,追着庄无道的身影离去。

    萧丹却仿似未闻,瘫坐在原地,眼神涣散,面色阵青阵白,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便连身旁几个灵奴搀扶,也未理会。

    直到半刻之后,一个老者现身往这边行来,望见萧丹之后,面色一怔。

    “丹少爷,这里到底是发生了何事?”

    老者步履依然不乱,行至萧丹之后,抓住了萧丹的右臂。萧丹也不再拒绝,顺势起身。

    “我无事,只是被一只丧家之犬,咬了一口而已。”

    轻描淡写的语气,冷意却无以言喻。而老者亦面皮微动,心知此间之事,并不简单。

    “是老奴罪过,不该轻离。以为赤阴城中该当安全无虞,疏忽大意,使得丹少爷受伤至此——”

    “与你无关,这是我自找的。那天道盟的评判,确有几分根底。那家伙的实力,确实在我之上。

    萧丹嘿然冷笑,而后深吸了一口气:“礼叔,那个庄无道,我要杀了他不管父亲他会怎么想,我这次都定要杀了他不将此子碾为肉泥,难泄我恨

    “庄无道?是烈少爷?”

    那老者恍然明白了过来,萧丹为何会愤恨至此。而后毫无犹豫,就微微点

    “老奴明白了,此事我会尽力代丹少爷筹划。”

    那个贱婢之子,本就不该活在这世上。

    ※※※※

    庄无道在赤阴城内的街道行走着,这里除了五行之灵丰盛之外,其余看来与普通凡人的城池,并无什么两样,不过却又别有一番风味。

    许多赤阴城弟子,甚至在自家居住的屋宇前,摆着小摊。街道上,比剑斗法之人,随处可见。

    一些宽阔之地,更可见数百人聚集,就这么席地而坐,听着那些得道的筑基金丹,讲法论道。

    不过庄无道却都无心去浏览,只觉此刻胸内,满腔的郁怒无处宣泄。只能漫无目的的疾奔行走,一点点的压制住心里怒腾的戾意杀机。

    也不知过了多久,庄无道的心境,才又逐渐平复。眸瞳的凶横红光,亦渐渐消散。

    而云儿的声音,也终于能传入他的意识内。

    “刚刚剑主的情形很危险,魔念炼神大法已经在开始反噬了。”

    “我知道”

    庄无道闷声应着,正因感觉到了危险,他才匆匆离开。

    “剑主方才,明明感应那萧丹已起杀机,为何又忽然将他放过?方才是此人主动出手,剑主即便杀了他,太平道也无话可说。我知道剑主,是想将那个萧丹彻底废掉,也觉此法可行。可剑主为何突然放弃?”

    庄无道默然,不只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无名山一战,剑主能毫不犹豫,就出手将那些明翠峰弟子陷入重围。林海集内,也能无情将海涛阁上下屠戮。为何今日,突然手下留情?已经不是这一次,剑主每次遭遇萧家沈家之人,都是如此。无半点的气概——”

    “云儿,够了”

    庄无道微微一叹,哪怕是在母亲病死,他情绪最偏激之时,也没想过要拿这萧沈二家怎么样。

    唯一想要的,就是让他那父亲,在母亲坟前认个错,烧一刀纸,磕个头。

    大约在心底之内,他还是在渴望亲人,还是将他那父亲,还有那萧丹,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不能说是么?我只是提醒剑主,日后定需注意而已。我可不希望有日,你因心慈手软而死。”

    云儿也知庄无道的底线,就在要将庄无道触怒前的边缘,果断住口。

    “不过剑主方才那一式乾坤挪移,使得当真不错。”

    方才反弹萧丹拍来的寒气时,庄无道并非是运用玄术星移而是移花接木。

    是第一次将自己参悟出的拳法,运用在实战之中。

    “我蓄势已久,事前准备了数息,算不得什么。”

    庄无道并无什么喜色,战斗中瞬息万变,他哪有那么多时间准备o

    “要完成这式玄术神通,还远远不够。”

    “也不差多少了,毕竟剑主这次要凝聚的花接木并非是拳式,而是辅助的玄术而已。可以使剑主能够更准确的判断劲力走向,调动磁元之地,化气引力。这就轻松得多,我看做多只需数月——”

    庄无道正欲答话,却忽的心中微动,看向了身侧,师曼真不知何时,已追了上来,满脸的笑意。

    “那萧丹隐藏了不少根底,真实实力,应该在颖才榜前二百位之内。无道却能不费吹灰之力,一拳而败,看来这大半年来,师弟的修为进境不小——”

    “不对”庄无道摇头:“那萧丹的实力,应当在颖才榜的前百之内,方才他并未全力以赴。”

    他亲身与萧丹接触,对于他这个兄长的修为战力,自然是更清楚许多。

    “前百?”

    师曼真不禁一楞;“这又是为何?”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