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一八章 太平萧丹(第三章求月票)

第三一八章 太平萧丹(第三章求月票)

    赤阴城座落于天一西南一处三角河洲之上,在三条大河的交汇处,方圆百余里。

    城池雄伟广大,然而当庄无道乘坐的灵骨宝船降下时,船上诸人最为惊异的,还是此处充沛的五行之灵。

    那南屏诸山与天南林海,虽亦是世间少见的灵地,然而灵脉散居各处,并不统一。

    故而离尘数十万弟子,需要分据诸山,各建洞府。而此处赤阴城,却似将整个西川之灵,天地精华,都聚于一地。近百万弟子居于城内,那修行所需的五行之灵也足够取用,甚至绰绰有余。

    “这就是赤阴城?好一块钟灵毓秀之地。”

    “如此浓度的五行之灵,传说中仙人居住的上界,也不过如此了吧?”

    “只地方小了些,不如我离尘山本山宽阔广大。不过也有好处,此处赤阴城的御守之阵,怕是要强过我离尘山数倍。”

    面积狭小,大阵守护也自然更牢固。不似离尘山的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需要护持数千里方圆之地。

    “然而我离尘山有诸多子阵,总数有三十万座。而此处赤阴城地域太小,若赤阴城弟子人人都建子阵,哪里施展得开?”

    庄无道立在船头,默默听着诸人议论。也觉两宗的守御大阵,应当是不相上下。

    赤阴城的大阵,只需护持百余里地面,守御之力自然更强一些。然而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的威能也不弱,有数十万子阵支撑。

    赤阴城以守为主。而离尘本山大阵,则是主攻。

    离尘本山地域太大,若只是守,哪里能守得过来?绝不可能面面俱到,处处周全。所以阵法以攻为主,以南明离火与都天神雷克敌。三五位元神境联手,也扛不住六阶都天神雷的一击。这也是当初那位使离尘宗崛起东南的怒江祖师智慧所在。

    “是云琴师妹”

    旁边师曼真的面上,浮起了一丝笑意,眼望着下方处,等候的一个娇俏人影。

    “之前师尊病势复发,师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请你过来。”

    庄无道亦循着师曼真的目光扫去,恰与羽云琴的视线交触。庄无道眸中闪过了几许波澜,而后就又淡去无痕。分明可见,此时羽云琴的气色,明显不如上次分别之时,略显憔悴。

    灵骨宝船落定时,羽云琴就踏着一口飞剑,朝庄无道方向御空而来。然而却也有不识趣之人,那李昱首先就遁空而起,哈哈大笑道:“云琴师姐,别来无恙,可还安好?”

    那羽云琴的面色微青,正欲说话时,那姬奇武亦是一声笑道:“与羽师妹一别近年,我亦甚是想念。师妹来自,可是为迎候我等o奇武受宠若惊。”

    仅仅只一眨眼功夫,羽云琴就已被之人缠住,身周几乎水泄不通。明明是眼现不耐,却又不得不巧笑嫣然的应付着。

    庄无道唇角微抽,差点就笑出了声,心想这也可算是自作自受了。他都再懒得去看一眼,径自步下了楼船。

    师曼真却颇有些尴尬:“师妹她平时,其实极厌烦应酬,更喜清净。性子温良贤淑,虽不能似凡间贤父相夫教子,然而必可为师弟良配——”

    “我可没说她喜好招蜂引蝶她性情如何,也与我无关。”

    庄无道哑然失笑,这女人与温良贤淑四字,沾不上边吧?他这次来,只是为那‘赤阴玄明煞,而已,从没想过要与这女人凑在一堆。

    只是听师曼真之言,却似有此意。

    这赤阴城真就舍得?这羽云琴一旦成了他的道侣,那时此女虽还未脱离赤阴城,事实上,却也不算是赤阴城的人了。

    此女身拥超品灵根,又名列在颖才榜上,赤阴城当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将此女,远嫁外宗。

    除非是逼不得已,否则羽云琴的道侣,只会从赤阴城弟子中挑选。

    不解的摇了摇头,庄无道而后直接问道:“我大约何时能够见到羽真人o

    “这个——”

    师曼真的神态,有些迟疑踌躇:“师尊他近日事务繁忙,如今又有为师妹招亲之事,我看看能否在半月之内,让你与师尊见上一面。”

    庄无道闻言知意,这次赤阴城请来的医修,绝不止他一人。方才灵骨宝船上,就有三五位之多。

    之前赤阴城是不敢宣扬,只能在自家势力及盟友离尘宗内,小范围的请高明医者,为其疗毒。

    如今在掩饰不住,自然是不用再顾忌这许多。而他庄无道的医术,在离尘宗内虽已小有名气,然而放眼整个天一诸国,就根本排不上号。

    不过临来之前,他也料到了这情形。

    “师兄无需为难,我知晓轻重的。”

    庄无道并不觉失落,不过旋即他的的脚步,就忽然定住,目光死死的望向了身前。

    那是一个同样二旬左右的少年,面貌与他,赫然竟有几分相似,只是更为英俊。同样是面色阴冷,目光闪烁不定。

    师曼真先是不解,然而当望见对面,那与庄无道有四分相似的面孔,这才恍悟。而后眉头深皱,默然不言。此二人之间的事情,他不好置喙。

    数息之后,那少年却是首先一笑,露出了一口细白银牙:“我与二弟,说来已有十年不见。这些年,不知可还安好?”

    “太平道,萧丹”

    庄无道深吐了一口气,就仿似要胸中所有的戾气怨恨吐出来一般,而后将眼前少年视为路人,从此人身旁越过:“我与沈家并无关联,与你萧丹更无关系。请萧兄慎言,莫要让人误会。你家的灵奴沈林,萧政俱都身亡在我手中,虽说死有其因,几人自取其咎。然而若你有什么不满,尽管来寻我便是——”

    话音未落,庄无道的脚步再止。只听‘哗,的一声脆响,他身前的地面,俱都结出了一层薄冰,须臾间弥漫百丈。

    看似无害,庄无道却能感应到,那薄冰之下,隐藏的森然杀机。

    “原来你也知,打狗需要看主人?我萧氏的家奴,你也敢动手杀人。我该说二弟你是胆大包天,还是缺了教养?那个庄小惜,就把你养成这副德性?”

    萧丹冷笑,走到了庄无道身旁,并肩而立:“我知道,近年的颖才榜,二弟你高据第二十六位?练气境中,拳法第一?”

    “萧兄慎言,莫要自取其辱才好看在此处是赤阴城内,我可饶你一命。然而我庄无道教养不好,忍耐实在有限。”

    庄无道双拳紧攥着,青筋浮起,十指扣心。胸腔内似有一头名为狠戾,的凶兽,欲破胸而出。

    眉心处更隐隐跳动,现出了几丝若隐若现的黑气。魂念内的那颗魔种,也急剧的膨胀着,到了爆发反噬的边缘。

    这萧丹,莫要惹他动怒杀人他虽视之为路人,可体内却毕竟还有着同样的血脉。

    然而再怎么容忍,也有极限尤其此子言中,辱及亡母。

    “饶我一命?”

    萧丹再似听到再好笑不过的笑话般,莞尔道:“当初那个可怜兮兮的小孩,居然已如此目中无人不过说来也确实让人沮丧惭愧,我萧丹修行至今已有十年,都未有名列颖才榜上。只有今年,勉强突破十二重楼境界,才侥幸名列其中。排位却只第四百四十三,与二弟相差四百——”

    “所以呢?”

    听出萧丹言中的挑衅之意,庄无道反而平静了下来。

    “所以我想要看看,二弟你的手段,是否真能压我四百个位次那颖才榜,又是否真的名副其实?”

    说话时,萧丹的身侧,竟然聚结出一片片的雪花,纷舞落下,美轮美奂。

    而萧丹的手,也轻描淡写的,往庄无道的肩侧拍去。

    “萧丹,这里是赤阴城莫要放肆”

    师曼真的眼中,一丝怒意闪过。隐约察觉,萧丹此时展现的实力,远超意料。那颖才榜,只怕是远远低估。

    他刚欲动手阻拦,可在望了庄无道一眼之后,却忽又止住。反而是脸现讶色,微有不解。

    萧丹却全然不觉,仍旧是:“赤阴城的规矩,我萧丹自然知晓然而我与自家的二弟叙旧亲近,当无妨碍。”

    他说话时,身侧的庄无道,却全无闪避之意,只定定的站着。萧丹的讶意闪过,就又笑容依旧:“忘了说,我这个无能兄长,侥幸天机榜中排位十万三千零四百五十位,练气境中第二。就不知比你这拳法第一如何?”

    一掌拍下却更加速了几分,当触及庄无道肩侧的刹那。萧丹蓄势已久,泼天一般的寒力,就蓦然从他的掌上爆发,潮涌而下。

    庄无道肩上的衣物,瞬时便已结冻。可就在那覆盖上的冰层,要往下继续扩展蔓延之时,所有的冰寒之气,就又往相反的方向反噬延伸而去。

    萧丹根本来不及反应,他的手臂就被一层厚厚的冰霜冻住,甚至一直延伸到了胸腹之间。

    一时间,他也来不及惊讶错愕,鼓起体内所有的真元法力,或吞蚀或抵御,百般的抵抗,才没使那冰霜继续扩散,将他的整个人,都全数冻在冰层之内。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