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一七章 乾坤挪移(第二章求月票)

第三一七章 乾坤挪移(第二章求月票)

    “以其人之道,再还治于彼身?”

    云儿陷入了沉吟,也眼现出了几分认真之色:“你仔细说来听听”

    庄无道也不怯场,朗声道:“道书有云:夫人之生本为混沌之气,气生精,精生神,神生明;本于阴阳之气,气转为精,精转为神,神转为明;守气而合神,则精不去其形,念此三合为一,久以致理,非同筋力而自然;夫人受天地之中而生者,所谓命也;形者命之舍也,气者命之原也,神者命之制也;形以气充,气轾而形病,神依气往,气纳则神存。”

    云儿若有所思,而庄无道则微微一笑,继续道:“修真之士,法于阴阳;合于术数,持满乾坤,专气抱一,以神为车,以气为马,神气相合,乃可成功;故曰:精有主,气有原,呼吸元气,合于自然——”

    “这是你从节法那听来的道理”

    云儿已经明白了过:“精气神,精是气,气是气,神也是气。万物一切,都是由气而化生换而言之——”

    说到此处时,云儿的语音微顿:“你这移花接木的基础,并不是建在磁元罡力上,而是‘气本论认为万物的本质,都是‘气无所不在。术法是气,真元是气,拳劲剑劲同样是气?”

    “正是”庄无道笑问:“云儿语气似乎颇似不善?不知可能指出我的错谬之处?”

    “没有只是想到一门失传已久的功决而已。”

    见庄无道露出好奇之色,云儿也未让他失望:“是北冥大法,原理也是差不多。‘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也,。又云‘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是固这北冥大法,以积蓄真元为第一要义。真元既厚,天下武道术法无不为我所用,犹之北冥,大舟小舟无不载,大鱼小鱼无不容。”

    “听起来,的确是差不多都是以气为基。”

    庄无道陷入沉吟:“不过也有不同,我之花接木只是将所有一切化‘气,在转移。而这北冥大法却是广纳天地,鲸吞一切。似能吞噬他人的真元,化为己用”

    “正是如此”

    云儿眼含赞意:“能闻弦歌而知雅意,剑主你在节法那里委实学的不错。这人亦是一位绝代仙王,自创的冥大法曾使万界修士都谈之色变。也是第一代剑主,头疼了一生的对手。不过可惜,此人最终陨落五劫之时。那北冥大法,也阴差阳错的失传。不过北冥大法虽未传下,却有许多或仿造,或衍生的功决,吸星神决,化元大法,吞天真决等等,流传于世——”

    “我却不如他”庄无道摇头:“花接木以气为基,以磁元之力为本。我最多只能偏转嫁接,却不能做到真元转换,纳为己用。差了他不止毫厘”

    “也未必就是弱了”云儿笑了笑:“北冥大法固然有吞噬天地之威,然而大量将他人真元吸纳入体,岂能没有隐患?哪怕是以气为基,也不可能做到完全如一。剑主你却是以自身为一小天地,隔绝内外。外不能入,内不能出,抱元守一,更合道家要诣。孰高孰低,难以厘分。自然现在,是远远不如的,剑主你的花接木,才起步,那北冥大法却已称雄一时。不过剑主,你莫非是欲在滴星手,之外,再创出一门修行的功法么?然而你可知,自创功决,修行之难,远超照前人之法修行十倍?”

    庄无道沉默不言,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之前早已承诺过云儿,第个本命玄术,是以攻为主。

    然而最后他选择的,却是这一式同样是有守御性质的花接木云儿此时,多半会是大失所望。

    这也是这一年多来,他都不敢对云儿明言之因。

    “是在道业天途之上,就有此念可对?那一百一十一级,剑主你所思所想,绝非仅只是那两式玄术神通,而连脉通窍后星换斗,只是顺手推舟。剑主的悟性,可能只是天品层次。然而天生战魂,却擅于把握一切斗战之道。”

    云儿一直说到此处,都毫无半点恼意,只淡淡问道:“不知剑主这门功法,可曾起名?”

    “不曾”庄无道摇头,他也只是隐约这个念头而已,自己也未确定,哪里想过此事?

    “那就由我来,剑主这门功法,就唤作坤大挪移,如何?”

    “乾坤大挪移?”

    庄无道‘嘶,的倒吸了一口寒气:“挪移乾坤,云儿你好大的气魄”

    “嗯,牵引挪移,借力打力,固而名为乾坤大挪移。我也期冀剑主这门功决,最终有偷天换日,颠倒天地之能。”

    云儿微微颔首,而后神色认真道:“只是剑主你需有准备才好,你既然已选了这条路,那就绝不可半途而废,无论再怎么艰难,也要再坚持不懈的走下去。”

    “这是自然”

    庄无道亦面色严肃,知晓他若是半途而废。那么一身修为,或者仍有望仙人之境,然而却必定泯然与庸人无异。

    “那么剑主,何不将你现在所思所想,与我一起参详?”

    云儿扬了扬柳眉,露出兴致盎然之色:“我知剑主,定是以牛魔霸体为基。无有雄浑的真元发力,难以导气行力。可是剑主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样的奇思妙想,我却是不知。”

    庄无道大喜过望,剑灵虽是遗忘了许多记忆。然而无论武道还是术法,都是远超此界人物的宗师。

    在他想来,剑灵的见识,可能比不得那些仙王境的人物,估计也差不了太

    有云儿为他把关把关,一起参研,庄无道的信心,简直可称是倍增。

    “剑主很惊讶可对?”云儿嫣然笑道:“我那句话,其实并未说完。你不走前人之路,固然道途艰难。然而一旦能趟过去,真正走出自己的通天大道,那成就也必非寻常仙修可以比拟?历属诸劫以来,有资格问道之人,无极,凰劫,云无悲,这些绝代仙王,哪一个是循前人之途?所以剑主能有此心,云儿其实欣慰有加”

    ※※※※

    与云儿一番讨论参研,庄无道根本就无法止住,白日里沉浸,晚上梦境里,也同样是在研究这花接木,。

    庄无道的设想,这一式玄术神通,同样可维持一个时辰。却更主动,更专精于转嫁。

    他一剑斩出,一拳打去,别人不抵挡也就罢了,若是出手抵御,就有力的产生。而有了力量,就有借力之处。

    所以是攻防兼备,对手若不能脱离花接木,覆盖的范围,迟早要被自己给击垮累死。

    关键之时,以术法双持之术,配合星移,一起使用,更有奇效。

    星移,更擅应付群攻,花接木,则是更多的针对单体。两种玄术,之所以能维持这么久,是因本身就是一种武道技法的缘故。

    庄无道平常时就可使用,而玄术神通,只是将他导力引气的再做增强而已。

    没日没夜的推演,到了第六日,云儿的灵元耗尽,实在撑不住。需要休息,才终于休止。

    而此时庄无道,也按照云儿的建议,重新捡起了‘天地阴阳大悲赋,的第二决。

    乾坤大挪移的前提,是无比雄厚的根基。只有无比雄厚的真元法力,才能完成导气行力,以四两而拨千斤。

    不似那北冥大法,需要本身空空落落,才能收纳他人真元。

    首先自身,需要成为一个合格的天地可不求于外

    而‘天地阴阳大悲赋就有着洗骨伐髓,固本培元之效。

    这第二决庄无道虽有停下一段时间没修习,却并不意味这门功决的进度,从此停滞。

    与之相反,第二决——钅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总共五十六个字,时隔一年之后,庄无道第一次尝试吟诵,就完全道出了,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这十四字,直至‘庄生晓梦,这四字为

    应该是这半年来,以两仪阴阳阵,用都天神雷及南明烈火炼体,同样使他的筋骨经络,大幅度的增强之故,

    庄无道又有感悟,有时候不知转圜的笔直前进,会碰得头破血流。从旁绕开,也不失为一大良策,亦能见海阔天空。

    不过就在庄无道,隐隐看见花接木,完成的曙光时。他乘坐的这艘灵骨宝船,已缓缓降落。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